玛丽·安宁:一个女性古生物学家为何被历史遗忘

时间:2021-04-07

伊娃·昂蒂维洛斯

玛丽·安宁和她的狗

“我真的很愤怒,怎么可以有这种事?”女学生艾维·斯威尔在9岁那一年,第一次意识到她的家乡、英格兰南岸的莱姆里杰斯将很久以前生活在这里的一个杰出人物——玛丽·安宁给“遗忘”了。

安宁在当时是一个走在前沿的古生物学家,她的发现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然而在很大程度上,她几乎像从未存在过一样——甚至她出生的这个地方,都没有特别纪念过她。

艾维说,安宁好像是被“消失在历史当中,这让我想要为此做点事情。而我真的就去做了。”

在母亲安妮娅·佩尔森的帮助下,艾维在2018年设立了一个众筹基金,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捐款——包括有远在厄瓜多尔的小孩捐出他们的零用钱。

玛丽·安宁总是会带着她的狗特雷

之后的3年里,艾维的“Mary Anning Rocks!(玛丽·安宁超棒的!)”倡议基金筹集了超过9万英镑(12.2万美元)的款项,还有一名艺术家被邀请创作一个雕像,眺望着安宁完成很多精彩发现的那个海滩。

谁是玛丽·安宁?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玛丽·安宁的化石给地球科学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

现在,她常常会被描述成一个热心的古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但是在她的年代里——她生于1799年——她根本从来没有办法用那样的名词来称呼自己。

她被科学界拒之门外,那些人拒绝认可她的想法,也不邀请她参加科学聚会(当时的女性不被允许加入),但是他们又会欣然接收她的工作成果,拿走她那些详尽的说明,还有她那些精良的标本,却不将功名给她。

玛丽·安宁的一封信,准确地描绘了她1823年的惊人发现:完整的蛇颈龙

艾维说:玛丽对我和我们很多人而言,都非常重要

她撰写的大量论文、档案和信件,还有她画的那些巨细无遗的图例,从来没有得到发表。

安宁小时候是一个贫苦的女孩,只接受过很少的正规教育,但是在12岁的时候发现了她的第一枚化石;然后她开始阅读、观察,通过自学了解到她所知的一切。

几乎每一天,安宁都会冒险走进海浪当中,在当地有各种石化物的沙滩和悬崖一带仔细搜索,通过对数以千计的化石进行收集、清理和分类,来赚取微薄的生计。

莱姆里吉斯位于世界遗产公园侏罗纪海岸,其丰富的化石地质已有1.85亿年历史

“这不是碰巧发现了什么东西然后一举成名的人,”古生物学家托里·海里吉博士说,“她是一个有技巧的科学家,她有一双好眼睛,工作很努力,而且她是每一天都跑出去。”

“她发现了很多全新物种的化石。她会在冬天的风暴过后就跑出去,这个时候土地的塌方会让一些新的化石冒出来,因为她知道这就是她能找到重要新证据的时候,”海里吉说。

安宁总是会带着她的狗特雷一起出去,牠会陪伴她,而且她觉得万一在悬崖发生山泥塌方,把她埋在土堆时,狗甚至可以帮助去找人来救命。

从她的论文纸张的空白处遗留下来的一幅小狗的素描来看,一生大部分时间都独自一人生活的玛丽·安宁,肯定是非常喜爱她的这个小伙伴。

在特雷死于一场泥石流的时候(1833年),差点也死在那里的她极度悲伤,写了一封发自内心的信给她的好朋友夏洛特·穆尔奇森

“或许当我说我的老忠犬死去令我颇为伤心时,你会笑,”她写道,“那个......塌在它身上要了它命的悬崖,就塌在我的脚边……它简直是差一点就让我面对同样的命运。”

安宁的突破在那之前十年就到来了,她是第一个发现史前海洋爬虫类动物蛇颈龙的完整头骨的人,而她在“科學男”中间的名气迅速冒升。

英格兰以及欧洲其他地方的古生物学家会以最低的价钱买走她那些有价值的标配,然后在学术圈里、在伦敦、巴黎和维也纳的博物馆里,当成是他们自己的发现。

这些精细的标本在今天仍然能在伦敦和牛津的自然历史博物馆里看得到,包括一具1.95亿年历史的鱼龙,在它的肚子里还能看得到史前的鱼。

安宁经常为自己没有得到学界承认而沮丧:“世界如此无情地利用了我,我恐怕它已经令我怀疑每一个人,”她曾在一封信里写道。

在她47岁去世之后,世界当然是没有承认她的成就——她的名字几乎消失在历史里。

确实,直到今天,她的名字仍然没有被记入皇家地理学会,甚至连荣誉会员都不是。

艾维的努力

200年里,关于玛丽的一切并没有太多改变,刚刚满13岁的艾维说,所以想出在这里立一座雕像纪念她的主意很容易。

我来自多塞特郡,玛丽·安宁是我的同乡。我是听着她的故事长大的,我自己也经常去收集化石,所以玛丽一直是令我仰望的一个人,她说。

但是如果你今天是一个到访莱姆里杰斯的外来客,除了在当地的博物能知道玛丽·安宁的存在之外,你根本不会知道她曾经到过这里。

安宁喜欢在她的笔记上给自己最好的朋友画速写

安宁的鱼龙令人震惊以前没有人知道这些扁平的圆形鹅卵石实际上是巨型海洋爬行动物的椎骨

有些人住在莱姆里杰斯,住在安宁路上,却不知道安宁是谁。艾维说,当你没有被记住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荒唐。

艾维认为,安宁对于年轻女孩子们以及世界各地那些没有经常被听见的人来说,是一个启发。

我爱玛丽,因为即使她是生在一个女性不受尊重并且被当作一个客体看待的时代里,她仍然做她想做的事情,艾维说。

她也很贫穷,是一个工薪阶层,并非来自富裕家庭,这是我认为她很酷的另一个原因。她在没有任何帮助下靠自己成就了这么多。

她没有让任何事情阻止她做她爱做的事:发现新的海洋爬虫生物,并且试着去了解牠们,艾维说。

艾维也像她的偶像一样,决定要完成一些事情,并且请她的母亲安妮娅·佩尔森帮忙,开设了“玛丽·安宁超棒的!”众筹活动。

目前有计划开发一个应用软件,可以带人去往玛丽的那些重要地点,比如黑崖

为雕像出主意

公众对于这个倡议的响应令艾维惊讶,特别是那些参与其中的孩子们:“我想说非常感谢你们,因为将你们的零用钱捐出来是非常善心的一件事。”

尽管她的倡议现在已经有了一些非常著名的捐助者,像博物学家大卫·艾登堡爵士、作家特蕾西·舍瓦利耶(Tracy Chevallier,她的书《寻找化石的女孩》讲述了安宁的故事)以及好萊坞演员凯特·温斯莱特,她最近在电影《默爱》当中饰演了安宁)等等,但是艾维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小捐助者,包括在厄瓜多尔的一所学校——他们决定在“玛丽·安宁纪念日”穿上维多利亚时代服装来纪念。

因此,她希望新的雕像是“大而且突出的,让你路过不会看不见”——它会给安宁在世界各地的其他粉丝一个机会来到莱姆里杰斯,站在安宁的旁边,眺望“她的”海滩,就像安宁本人肯定无数次看过的那样。

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安宁从事她热爱的事艾维说

最终的地点尚未有选定,“但是她将会是在某处的海岸防护堤上,眺望着,”艾维说。那是当地一座缓慢地倾泻入海的山,它逐渐让地底的侏罗纪宝藏冒出地面。“她大部分最好的化石是在这里找到的。”

对于雕像的设计,艾维的妈妈安妮娅与当地学校一起组织的艺术活动,“这样孩子们就能够参与这个过程,”艾维说。

而她认为,这个过程中最好的一个建议是,所有的孩子们都坚持说,安宁的狗特雷也必须要在当中:“玛丽很爱特雷。你从她的信中能够读到,她常常提到牠。如果雕像当中没有特雷,就不对了。”

来自厄瓜多尔的孩子们与玛丽·安宁雕像计划分享他们的照片

被选中负责这个项目的雕塑家是狄妮丝·达顿。“我们见了8个非常出色的艺术家,我们和他们所有人都谈过话,”艾维说。

我们选了狄妮丝,因为她很和善,而且她创作动物真的非常好。我们认为她会把玛丽和特雷做得很好!她说。

虽然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带来了一些阻滞,但是“Mary Anning Rocks” (玛丽·安宁雕像) 倡议活动已经筹得了足够的资金,让雕像项目得以进行,而且揭幕的日子也定下来了:2022年5月,就在安宁的诞辰。

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够与玛丽产生共鸣,看到她所看到的莱姆里杰斯,佩尔森说。

从现在起我们筹得的所有钱会用来负担最后这个雕像的费用,还会用来开发一个应用程式和互动地图,让玛丽能够走进未来。

我很爱玛丽和她的故事,艾维说。因为这个项目,我懂得了有时候想法是真的很难开始,有些事情非常难,但是有很多善心的人们给了很多帮助。

不仅是我们这些女孩,男孩子们也很爱玛丽,并且也真的希望这座雕像能够建起来。这真的很酷,艾维说。(摘自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编辑/莱西)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