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景: 自强不息人生路 难舍难忘故土情

时间:2021-07-04

纪增强 王立峰 张新明

曾昭景,现为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资深专家,2012年,以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顾问的身份,赴韩国参加核电站的安全运行的评审。

作为一位“老三届”的南京知青,他曾经在泰州罡杨插队、教书,在里下河水乡度过了八年时光。每每提及罡杨,他总是深情地说:这里是我终生难忘的第二故乡!

南京知青下乡来

1969年春,随着全国兴起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潮,曾昭景和其弟曾昭昶一起插队到泰州西北郊的水乡,杨庄人民公社罡南大队(如今的罡杨镇罡门村)。老百姓不喊他们的大名,亲切而顺口地称呼兄弟俩为“大曾”和“小曾”。

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来到从未接触过的农村,初来乍到,一切都是新鲜的,但又都是陌生的,真有过把“小麦当韭菜”的笑话。有一次,煮饭时将大米倒进土灶的汤罐里,锅子烧红了,饭都没有煮熟。生产队里的邻居很同情他们,总是手把手教,他们很快掌握了独立生活的本领。当时的生产队队长周树森考虑到大曾近視眼,小曾瘦弱,排工时只让他们跑跑场,割割牛草之类。后来,第一个收麦忙时到了,他俩很自强,主动要求下田捆把,挑把,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双手扶着肩头上的叉子柄行进,坚持挑完最后一个麦把。

当时大队有好几家农户也用上了晶体管收音机,一旦谁家收音机出了毛病,兄弟俩就主动去帮助修理,人家给点修理费,他们从来不肯收取分文。就这样,知识派上了用场,曾昭景兄弟俩觉得没有白上学,没有辜负母亲含辛茹苦的培养和乡亲们的厚爱。

1971年,农村学校教师严重缺乏,公社教育科冒士奎科长看准了各大队云集的“知青族”,从中选用民办代课教师。经过基层推荐,曾昭景到罡门小学教课。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精一行,他从走进课堂的第一天起,就兢兢业业地把知识奉献给水乡教育事业和农民的孩子,在全乡观摩教学公开课中,深受老师和学生们的好评。

纯垛老树发新芽

1974年,曾昭景奉调到纯垛学校任教。纯垛是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古村,历史上曾叫野潼,野潼乡在里下河地区名声远播。1958年成立纯垛人民公社,管辖通扬河以北的,包括现在罡杨全部和九龙、华港部分村庄。自纯垛公社撤并到杨庄后,因地处偏僻,影响力就逐渐减弱了。

同一时期来纯垛学校任教的还有来自上海(李有洪、王苗根、张金根)、南京(刘美霞、毕永生)、泰州(纪增强,乔本书、金萍卿)、溱潼(王庆善、孙杰、过往林、张守成、全畅)等地的知青骨干。这批知青在这里教书育人,给古老的纯垛注入了新的活力,让纯垛这棵老树又蓬发出一枝枝新芽。

曾昭景积极配合校长工作,以校为家,学生是他的亲人,教室是他的舞台。教师们把农村子弟当作自己的亲弟妹,呕心沥血,诲人不倦,数不清的日日夜夜,都是披着星星备课、批改作业;点着煤油灯为学生上晚自习;想方设法找来各地试卷,自己一笔一笔地刻写并油印出来,发给学生们学习。当年,在全公社小学、初中学科会考中,纯垛学校获得五门均分第一的好成绩。中考时,学校考出了两名中专生和一批高中生,轰动一时,群众交口称赞说:偏僻水乡出秀才!下乡知青改变了农村的知识结构,撑起了农村教育事业的一片天地。

1975年至1976年,曾昭景担任纯垛学校小科研课题组长。当年农村学生住家分散,不少学生离学校比较远,中午就吃点从家里带来的冷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曾昭景和课题组的成员就精心研究,成功地建成了“箱式太阳灶”,把一个箱体内壁漆成黑色,箱门用三层玻璃关闭,利用黑色吸热的原理吸收利用太阳能,再把太阳能转换成热能。远路学生早上只要把饭盒放到学校的“箱式太阳灶”里,中午便可吃上热气腾腾的米饭。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纯垛没有通电,学校照明和食堂燃料紧张。曾昭景在日常生活中发现农村牲畜的粪便多、杂草多,于是他着手研究用沼气作燃料和照明。全校师生在校园的西南角地下建造了一座沼气池,直径约5米,深约6米,将收集的杂草、人畜粪便等投放进去,任其发酵。为了解决漏气的问题,曾昭景总是一个人卷裤赤脚跳进装载着粪便的池中,站在临时搭起来的脚手架上,仔细地寻找沼气池壁上的缺陷,再用黄油将缺陷堵住。这临时脚手架类似秋千,人站在秋千板上摇摇晃晃,双腿泡在粪水里。曾昭景冒着落到池底的危险,一干就是几个小时。

1976年我国发生唐山大地震,纯垛和其他地方一样也进入到防震抗震之中。这时,曾昭景便与袁则彬、陈蔼珣、于善玉等师生合作,建成了泰县地震局测报网第一个水乡学校测报站。当年,测报出兴化县4.2级震情和黄海朗家沙6.5级地震,公社接到纯垛学校测报,立即向县里面汇报,县里面还没有接到这方面的任何消息,感到不可思议,地震发生之后,很多人都惊叹不已,泰县和公社领导确切核实这一情况后,对测报站给予了高度评价。

曾昭景还与其他老师一起,利用科学知识,进行动物养殖和植物培植,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为此,泰县文教局破天荒的在偏僻的纯垛学校,召开了全县教育界“五小”(地震测报站、箱式太阳灶、沼气发生池、小饲养、小麦等农作物种植实验)建设现场观摩会。曾昭景代表学校在观摩会上作了交流汇报,深受与会者赞扬。

然而,人生的道路并非都是一帆风顺。曾昭景在从教的几年间,先是坚持教学与温习功课两不误,连续两年报考师范院校,结果却都名落孙山。事后,他托人到县招生办查询,这两度报考成绩都远远高于录取分数线,原因是有人借口曾昭景是“有资本家背景”的子女,对他“一票否决”。

金陵城里铸辉煌

1977 年初春,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曾昭景接到招工回城的通知。面对这片已经火热的土地和浓浓的乡音乡情,他觉得进退两难,恋恋不舍。在同志们的坚持和劝说下,他与纯垛、与老友纪增强等同事们洒泪而别。

回到南京,他当上了南京铁路局的一名建筑维修工。不久,他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发明了一种“电线短路自动检测仪”。一年后,他一举考取了南京化工学院化工机械系,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1985年,浙江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他回南京化工学院(今南京工业大学)任教,与此同时攻读博士学位。

在南京化工学院工作期间,曾昭景先后获得江苏省科学技术协会第二届“中青年科技奖”,江苏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主要完成人之一),国家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主要完成人之一),“化工部先进科技工作者奖”。1994年到美国俄亥俄州作博士后研究。

大洋彼岸乡愁浓

曾昭景先后做过学生、农民、教师,当过工人,又成为大学生、研究生、教授、科学家。他一生无论是在什么座标上,都不忘初心、自强不息,奋发有为,砥砺前行。每每有人赞颂他事业上的成功,他总是说要好好感谢在罡杨的这八年,乡亲、领导、同事们对他的关爱和帮助。

1997年,曾昭景全家搬迁到加拿大定居,与两个弟弟团聚。远在异国他乡,曾昭景思乡之情更怯,每次和罡杨的同事、朋友、学生通电话,他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说不尽的牵挂。尽管自己尚未退休,他总是想回第二故乡走走。

2014年11月,他离开罡杨25年后又踏上这片让他魂牵梦萦的土地,近乡情更怯!在罡门,他来到插队时住房前,虽然早已物是人非,但总能回忆出青春岁月的点点滴滴,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叫出当时邻居小名并握手、拥抱,热泪盈眶。见到纪增强校长,便急切地回忆起四十多年前的悠悠岁月,百感交集,相拥而泣;在纯垛,他握住老同事和以前的学生们的手,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尽的情;他在当年的宿舍窗后留影,在小河的渡口边拍照,仿佛要穿越时空,找回当年那难忘的记忆。

2016年11月,曾昭景再次回到罡杨,当见到一别近五十年的李志坚校长时,紧紧握住他的手,连声说道:“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你!”当看到纯垛村高大的民房,看到罡门村宽广的道路,见到熟悉的面孔,听到淳朴的乡音,他总是兴奋不已。

2018年6月,曾昭景第四次回到泰州,在连续参观了泰州梅园、桃园、乔园、老街和望海楼后,一点也不觉得疲惫,他激动之情难以言表,为泰州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为我们伟大的祖国一日千里的蓬勃发展,感到无限的幸福和由衷的欣慰。

(海陵区委统战部供稿)

(责编  郭博文)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