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寻找自我的精神乐园

时间:2021-02-10

王源

每月一会,这是我以文字与大家相会的第四年,因此特别想分享些“我”之外的世界。我相信,除了脚步能够抵达的地方,还有许多是唯有心灵方可触及的角落,那就是电影、音乐、书籍的次元。2021年的第一篇,我想聊聊喜欢的电影。

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29岁时便自编自导了处女作《被称为教授的男人》。浪漫之地出生的导演爱拍浪漫电影,最著名的就是时空三部曲:《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但如果要反复推荐,我第一反应是上映于1998年的《海上钢琴师》。

该片改编自亚利桑德罗·巴里克文学剧本《1900:独白》,讲述了“弗吉尼亚号”客轮上的弃婴“1900”意外结缘钢琴,并启发天赋成为“大师”的传奇故事。“1900”,这个主角名看似随意不着边际,实则意味深长。它代表20世纪的开端,第二次工业革命行至巅峰,人类的生活方式天翻地覆:有人被裹挟着随波逐流,有人在资本和经济中迷失自我,也有人不断膨胀着贪嗔与欲望。

整部电影是由小号手麦克斯的叙述展开的。影片中,麦克斯在一战后的1924年登船,又在二战前的1933年下船,在海上见证了一段繁华年代,也感受着世界的巨大变化。有影评认为,“1900”是麦克斯想象出的人物,是他曾经历过的干净、自由又纯粹的黄金年代。故事结尾,“1900”选择留在船上,麦克斯典当了小号,精神自由和无奈现实就这样展现在观众面前。影片中关于音乐、抉择、归宿的讨论令人印象深刻,而我最喜歡的还是那句台词:“琴键有始有终,琴键是有限的,但你是无限的,在琴键上创造出来的音乐才是无限的。” 人,一直都是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中,创造着无限的自我和可能。

《海上钢琴师》是很经典的音乐题材电影,而中国的音乐类型电影也常有,以“钢琴”为意象的并不少见。去年,我有幸在一档节目中尝试话剧演出,也是一个与音乐相关的题材——《国歌》。我饰演《义勇军进行曲》的作曲者聂耳先生,感触颇多。音乐是“1900”的归宿,也是聂耳的武器,都是他们一生不可或缺的心灵财富。

这就是艺术的价值所在,也希望不论世界如何改变,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精神乐园。

(所有稿费均捐给源公益专项基金,以支持公益事业)

猜你喜欢
麦克斯琴键乐园
木戒指的秘密
“乐园”
立式钢琴调律与维修
布鲁诺
剩余的杏子
《疯狂的麦克斯4》当选 本世纪最佳澳大利亚电影
简述钢琴的产生与琴键的组成
光影协奏曲
原生态琴
哈哈乐园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