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拉力遇见圣诞老人

时间:2021-04-28

钱俊

罗瓦涅米之于世界无非是下列词汇:圣诞老人、冬日极光、越野滑雪,这些均与旅游观光有关。然而在“新冠疫情”的阴霾下,拉普兰的中心城市损失惨重,据公开资料,城市收入减少接近95%。

当瑞典拉力赛确定无法举办,WRC首次面临冰雪拉力赛从赛历中消失的窘境时,明知即使承办也将在无观众状态下举行的罗瓦涅米政府立马送出了“橄榄枝”。按照市长乌拉-克利斯卡·瓦尼奥(Ulla-KirsikkaVainio)所言:“危中有机,能让这座65000人的城市通过WRC的画面在全世界范围内做推广,期待能吸引一些观众在疫情后造访我们这座美丽城市。”

罗瓦涅米被芬兰人称为“北极圈的首都”——老实说,从人口规模和战略位置,邻国俄罗斯的“不冻港”摩尔曼斯克可能更名副其实,但萨米人凭借“圣诞老人故乡”这一名头就足够分量了……对那些WRC车手们,来这边想向圣诞老人要的唯一礼物就是比赛胜利!

开聊比赛进程。对“七冠王”塞巴斯蒂安·奥吉尔而言,北极圈周末堪称梦魇。必须要“扫雪”的法国人慢其实在大家的预期之中,只不过在周日深深陷入雪墙让其损失了超过20分钟,只带着可怜的1分离开。不过,拥有大局观的丰田车手非常感激WRC能来到罗瓦涅米比赛。

的确,经历了只有7场拉力赛的2020赛季,2021赛季能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正常推进,甚至还有一场久违的冰雪拉力赛难能可贵——就笔者亲历,这两年服务区位于托什比的瑞典拉力赛一半赛程都是“湿砂石”。对WRC诸多好手,能在蓝天映衬下的白茫茫森林(或是黑暗中)里极速飞驰,享受利用雪墙的极限过弯,已经是超值了!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拉力圈罕见的长时间全油门。作为WRC组的“弱鸡”——M-Sport车队的加斯·格林史密斯在全长19.91公里的Kaihuavaara结束后感慨道:“16秒的全油门,真是太棒了!很幸运能有如此独特的体验。真的很难给非拉力车手去描述这种刺激。”根据车队所提供的数据,在周日的Aittaj?rvi赛段中还有6档的19秒全油门,丰田雅力士赛车的尾速最高为204公里/时,现代i20则故意限制在194公里/时。

如此极端考验下,今年刚拿回WRC独家轮胎供应商的倍耐力交出不错答卷。应用意大利制造商的专利硫化工艺,镶有384颗7mm短钉(外露部分)的SottozeroIceJ1A还克服了比预期中高的温度(赛前测试周-20度,比赛周接近0度),让车手们能尽可能的无需考虑“保胎”,尽量发挥全力。首度参加WRC最高组争夺的“冠军二代”奥利弗·索伯格就用无惧的表现,驾驶现代i20WRC赛车拿下全场第七——整个围场都直言,他是罗万佩拉后的下一个天才!

该聊聊冠军了。2019年世界冠军奥特·塔纳克实现王者归来,以17.5秒的优势击败志在成为WRC史上最年轻分站冠军的凯利·罗万佩拉。后者虽没如愿打破自己的领队雅利·马蒂·拉特瓦拉所保持的这项纪录,却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积分榜领跑者;季军则再度被蒂耶里·诺伊维尔获得,虽然他那位母语为荷兰语的领航马丁·维达格还没清楚的法语发音,令比利时人在不少弯道因为犹豫而损失了诸多时间。

赛后采访里,爱沙尼亚人除了高兴还指明WRC在疫情后竞争方式的变化。“过去,拉力更像耐力赛。今日,拉力越来越多变成了冲刺赛。我们必须从第一公里就追逐极限。他改变了我们的拉力赛战术……”下站比赛将首度在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附近举行。

重设WRC冰雪赛“背靠背”?

当首次WRC北极圈(芬兰)拉力赛圆满成功,以丰田领队拉特瓦拉、现代车手塔纳克等为代表的一众人士纷纷谏言,希望在2022赛季将赛历扩至13站,而增加的分站则是今年因疫情影响而被取消的瑞典拉力赛。

之所以有此提议,是因为冰雪拉力赛无论对车队、车手还是观众都极具吸引力。并且,他们希望能用“背靠背”赛程安排瑞典拉力赛和北极圈(芬兰)拉力赛。毕竟,从罗瓦涅米到瑞典边境只有90公里,到瑞典最北的拉普兰小镇基律纳也就340公里。

WRC上次在同一赛季内举办两站冰雪赛还是2007赛季。当时,在2月份连续两周先后跑了瑞典拉力赛(哈格福什)和挪威拉力赛(哈玛尔),两个服务区的行驶距离仅230公里。你有所不知,冰雪赛对赛车的要求并不复杂,这会与几年前智利和阿根廷之间同为砂石赛,细节大相径庭——需要更多的准备工作不同。塔纳克代表车手们发话:“若有更多冬季赛,我们就能体验到更多乐趣。”

拉特瓦拉则从车队管理者角度去看这个提议。“这样的赛事,不会给赛车太大负荷,也会让轮胎供应商得益——既然为一种(冰雪)拉力路面花了这么多资源研发,跑两站会更有经济性。”

他还透露自己曾与国际汽聯主席让·托德谈过此事。“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再度举办两场冰雪赛。2007年,我们做到了,真让人热血沸腾。车手们喜欢,观众亦是如此。即使通过电视画面,看着也很带感。”曾经的拉力人托德对这个提议的回应是需要可行性评估,并称若要安排“背靠背”冰雪赛则需增加赛季分站数,而不是取消其他分站。

芬兰名将接着表示:“在我看来,若事先在物流、后勤方面进行很好的规划,增加一站赛事完全没问题——陆路运输在那边非常容易。对WRC,最昂贵的物流是我们结束北欧的一场比赛后,就去葡萄牙或更远的地方。如果跑两站,可让两场比赛都按250公里计时赛段的‘短拉力规格来搞,厂商车队只能有一次赛前测试,也可解决了成本控制方面的问题!”

按芬兰拉力赛的赛事总监凯伊·塔克莱宁(KaiTarkiainen)的最近说法,更深层的调研已展开。若能实现,十天里比两场WRC冰雪拉力赛,让拉力圈的所有参与者迸发心中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何乐而不为呢?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