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奇·多布罗纳:为风暴造像

时间:2020-11-18 栏目:摄影世界

张婷

美国摄影师米奇·多布罗纳(Mitch Dobrowner)偏好用黑白摄影的方式拍摄美国西南部的广袤风光。不过,他的镜头所反映出的并非寻常之景,而是极端恶劣天气条件下的风暴、闪电、龙卷风等自然奇观。多年以来,多布罗纳穿行在风暴的边缘,冒险拍摄下风云万千、变幻莫测的气象现象,这些令人惊叹的摄影佳作展现了摄影师强大的内心力量与坚忍不拔的毅力。他与世界分享了他所见到的自然,将其如实地描绘出来,对于他来说,摄影不仅是他身体的延伸,也是一面呈现心境的镜子——只有真诚的热情与完全专注的精神状态才能创造出的内心的风景。

多布罗纳在年少时就受到安塞尔·亚当斯的影响,在日后的创作中,将脱离日常的黑白色调与精湛的摄影工艺相融合,使观者震撼于壮阔而神秘的自然力量,敬畏之感油然而生,也被其深深打动。他的作品不仅记录下大自然的神迹,同时也拓展了艺术摄影的疆域。

对话米奇·多布罗纳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米奇·多布罗纳:摄影是我个人的艺术形式,照片比语言更能表达我的想法。照片能够激发出我内心深处对这个星球的感受。地球上的风暴和风景值得我们崇敬,其壮美让我感到无比震撼和惊奇。这是我在面对它们时的感受,我只想尽力公允地呈现出它们的样貌。现在,我和妻子温迪、儿子约书亚、狗狗杰特和猫咪杰克斯一起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隆派恩(Lone Pine)。

你是如何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的?

米奇·多布罗纳:我在纽约长岛的小村庄贝斯佩奇(Bethpage)长大,十几岁的时候我感到很迷茫。惹了不少麻烦,开始服用药物,还玩摩托车,这让父母很担心。父亲在绝望中给了我一台老式的Argus旁轴相机,让我玩玩。他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举动对后来的我有多么重要。

从最初按下相机快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很快迷上摄影了。我在研究摄影这门技艺时,偶然发现了迈纳·怀特(Minor White)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的照片。总之长话短说,在第一次看到他们拍摄西南部地区的照片后,我决定离开家(当时20岁),辞去工作,并离开我的朋友和家人。在加利福尼亚州,我最终遇到了我的妻子,我们一起养育了3个孩子,并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经营生意和养家糊口的任务比摄影更加紧要。于是那段时间我停止了拍摄。多年之后,2005年初,在妻子、孩子和朋友们的鼓励下,我再次拿起了相机。重新开始拍摄的那一刻,我感到了火热的激情,产生一种对失去岁月进行弥补的使命感,去创作那些能够激发出我对这个美好星球看法的照片。除了我的家人,我对过去那些伟大的摄影师心生愧疚,尤其是安塞尔·亚当斯,不仅由于他们对摄影技艺的执着,还有他们在我十几岁时给我的启发。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们,但他们的启发帮助我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你在美国西南部拍摄了很多壮美的风景照片,这个地区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米奇·多布罗纳:有多方面的因素。首先,我爱上了美国西南部。这是一个充满神秘与灵性的地方。我发现这里比较容易拍摄。我的作品是岩石和环境的肖像照。我觉得你需要热爱你所拍摄的东西。图像需要来自于你的内心。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在西南沙漠地区了解不同的季节、历史和环境,在不同的光线和天气条件下观察。我用自己的方式与拍摄对象进行交流。我努力寻找合适的时间与地点,然后等待大自然向我展示“她”的样貌。我只是等待合适的光线和天气条件。

当我在西南沙漠地区拍摄的时候,由于长时间在野外环境中徒步、露营,睡眠不足,身体会受到很大影响。但最大的挑战,则一直是将日常生活和信息的杂念从头脑中清除出去,这些东西会阻碍我去真正地“看见”。一般我需要适应好几天的时间,才能举起相机。当头脑清醒之后,我才开始接触拍摄主题(不管是风暴抑或沙漠风景)。就像从明亮阳光下走进一个黑暗的房间,眼睛适应之后,才又开始 “看见”了。我知道,一旦头脑清醒了,我就准备好开始拍摄了,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踏实,最终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为什么要拍摄风暴这种恶劣的天气?它最让你着迷的是什么?

米奇·多布罗纳:拍摄风暴天气有助于提高我作为一个摄影师和个人素质。它能让我更好地静下心来,集中注意力。有趣的是,在下车之前,我对即将面临的环境、大气条件,以及风暴的情况,全都一无所知。每场风暴都不一样,站在它们面前会有超现实之感,尽管只是一种自然现象。光线总有不同,构图也在不断变化。噪声、风和周围的人,都很容易会打破你的注意力。多年来,我已经学会如何在拍摄时进入一种禅宗的入定状态。只会听一句话,就是我的朋友罗杰说的:“我们必须离开这里,现在!!”这种状态有益于我作为个体和摄影师的成长。

当外出拍摄风暴时,需要做什么准备?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困难?

米奇·多布罗纳:其实就是对焦的问题。拍摄风暴系统就像是拍摄体育赛事和风景的混合体。正如之前所说,它教会我如何更好地静下心来,集中注意力。主要就是聚焦和进入静心状态。

天气和光照条件瞬息万变,你如何决定每次的曝光时间?

米奇·多布罗纳:其實这全靠本能和经验。做得越多,我就越擅长,因为我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我观察风、光线、景观和风暴本身的具体特性,然后尽我所能加以预判。

为何选择拍摄黑白照片?

米奇·多布罗纳:我拍摄黑白,因为彩色照片对我来说太真实,也太日常了。人眼所见一直是彩色的,而黑白能够诠释我所看到和感受到的现实。虽然我妻子(她是一名设计师和画家)说我是色盲,但我并不是,我知道所有的颜色。我唯一看到色彩的时候是在听音乐的时候,能看到音乐、管弦乐的各种色调。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是我观看的方式。

你作品中的光线和色调细腻而富有戏剧性,是如何达到这种效果的?

米奇·多布罗纳:我把作品看作是用光线、形式,来捕捉自然风景应有的戏剧感和力度的实践。我确实只是想拍摄下我所看到的景象,然后把它带给我的感动呈现出来。从技术上讲,我曾经拍摄胶片并进行暗房冲印,但现在我使用的是数字化工作流程。当我拍摄时,相机就像是我大脑和双手的延伸。数字化的镜头、感光元件、镜头与感光元件之间的光学路径、实时视图、直方图和斑马线,这些共同构成了对于我来说完美的风光相机。因为我用黑白模式拍摄,可以看到拍摄的效果,像对待胶片一样对待感光元件,像拍摄黑白胶片时一样使用滤镜。拍摄时所有的图像都是潜像。我在Photoshop中对图像进行一般程度的减淡、加深,以及亮度对比度控制,与以前我在暗房中的操作类似。纸质照片也是我作品的最终形式,所以重点是在所有方面都尽善尽美,以便打印出最佳的博物馆收藏级别照片。

迈纳·怀特和安塞尔·亚当斯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两位摄影师,他们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米奇·多布罗纳:我17岁时第一次拿起相机,偶然发现了迈纳·怀特和安塞尔·亚当斯的照片。我之前从未接触过这样的摄影图片。他们的作品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对我来说,安塞尔的作品是关于光、构图、从无序中创造秩序、与环境接触,同时强调关于摄影的所有技术问题。他的著作《相机》(The Camera )、《印相》(The Print )和《底片》(The Negative )很快就成为我的圣经。安塞尔·亚当斯对我产生的影响无人可比。我第一次看到迈纳·怀特的作品时,发现其着重在构图中使用光和影。我被这些图片所感染,于是开始尝试超现实的抽象形式,并密切观察光线如何在环境中移动。这让我找到了一份胶片感光度测定的工作,因为我想知道关于胶片的所有知识,而不是被它吓倒,最终我成为纽约市摄影师皮特·特纳(Pete Turner)和桥村奉臣(Hashi)的自由职业摄影助理。这些经验,以及使用4×5和8×10相机、冷光打印机、在暗房制作银盐照片、红外胶片和彩色胶片的各种显影技术的经验,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至今仍是我工作的基础。

还有什么想与我们的读者分享?

米奇·多布罗纳:我真诚地相信应该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保护地球,但我的确不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我只是一个(艺术)摄影师。如果我的照片能够激励和教育他人保护我们美丽的星球,那么我会感到非常荣幸和谦卑。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社会的变化及其对当今艺术和当代艺术家的看法。现在的海量图像和信息对我们已经产生压倒性的影响,但是,艺术代表着平静之所,是一个可以激发灵感,让人们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当务之急的地方。艺术有其内在的价值,和音乐一样,是社会的基石和必要元素,自人类诞生以来,它就一直是我们的一部分。重要的是,艺术需要不断发展,不断给人启迪。而如今我甚至被归为艺术家,这让我感到很荣幸,也很幸运。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