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玩具

时间:2020-09-09 栏目:科学24小时

杨虹

“玩具”几乎是每个人儿时必备的物件。可一提到“玩具”,大众的评价似乎总是归于“玩物丧志”、“吃喝玩乐”等等,事实上玩具在人们生活中是重要且必不可少的。玩具的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每件玩具的背后都凝聚了当时人们的智慧与劳动,反映着每个时代的特征,也能折射出当时人民的生活情景。

“婴戏图”之玩具大赏

我国古代玩具发展的高峰是在唐宋时期,尤其是宋代。当时商品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各项工艺技术成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宋人更加关注“人”的理念。玩具不仅可以供人娱乐,而且还可以起到教育的作用,以及凝聚家庭关系。宋代的玩具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工艺精湛,具有科学性和趣味性。以孩童的玩乐生活和各式各样的儿童玩具为主要内容的“婴戏图”在宋代也十分盛行,如苏汉臣的《冬日婴戏图》与《秋庭戏婴图》、苏焯的《端阳戏婴》、李嵩的《市担婴戏图》………从这些“婴戏图”中我们可以一窥多姿多彩的古代儿童生活与他们的玩具。你会发现,古人的生活其实并不无聊。

特别要提到的是南宋钱塘(今杭州)人李嵩,他绘画才能全面,为画院翘楚,尤擅风俗画。他的《市担婴戏图》描绘了充满市井气息的场景:一个货郎挑着盛满货品的货架而来,引得孩童纷涌而至,就连母亲怀里的婴儿也被吸引,有的孩童甚至已开始在货架上把玩。这幅画因将世俗劳动人民的生活作为审美对象,展示了乡村百姓的生活而更具有重要意义,是极具生命力的创作,具有浓厚的艺术、科学和历史价值。

琳琅满目,各具异彩

画中货架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塞得满满当当,其商品大致分为3类,即日常生活用具、时蔬果酒类和民间玩具。其中可辨识的民间玩具有风筝、小鸟、鸟笼、拨浪鼓、陀螺、铃铛、面具、泥人、香囊、噗噗噔、竹笛、竹椅、拍板、灯笼等。当然,这些玩具只是宋代民间玩具市场的冰山一角,它们有的仍然存世,有的则已随时间消逝。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则是风筝、禽鸟、泥人这三样。

草长莺飞的二月天是放风筝的好时节。关于风筝的起源有很多说法,有人说是韩信所作,也有人说是墨子所创,如今都已无法考证,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风筝起源于民间,生长于市井的沃土,翻飞于孩童的手中。《市担婴戏图》图中的风筝约有3种形制:一种为鸟形图样,以竹篾为骨架,再用绢纸糊裱成型,最后绘制纹样;一种为鲶鱼风筝,大头大嘴,长尾,寓意“年年有余”;一种为瓦片风筝,简单易行,只需4根细竹篾,上横用线拉至弓形,再系两线或三线即可放飞。时至今日,这些风筝的形制仍然可见,虽花式纹样不同,但原理是一样的。在娱乐方式上,除放飞外,南宋还有竞放纸鸢,以绞断对方风筝线为胜的游戏,如今亦有各项风筝大赛,评形制、论远近等等。山东潍坊更是在1984年开始举办国际风筝节,如今俨然成为国际风筝之都。同一天空下的不同风筝都是孩子们心中美好的记忆。

小鸟、鸟笼的出现说明宋代已在饲养禽鸟。饲养禽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列子》《庄子》等古籍中便有饲养斗鸡的记载,“呆若木鸡”一词最早便是指斗鸡收敛自己的全部精神,不为外物所动的一种状态。汉唐更是有耗费千石谷物来饲养孔雀、鹦鹉的故事。北宋时,汴京相国寺每月开放交易时,大三门之上即为飞禽猫犬市场,各类奇珍异兽汇聚于此,但对于民间儿童饲养禽鸟却缺少记载,而该图中鸟雀、鸟笼的出售则正好弥补了文献的不足。禽鸟饲养一直延续到今天,如今它们与猫狗一样均为宠物。宠物饲养能够流传千年更在于它对人们心理的指导和影响。对于儿童,宠物能让他们认识到生命的存在和意义,通过饲养宠物能养成认真负责的态度,承担起一个生命的重量,这也是饲养宠物最有意义的地方。

宋代的泥人见于记载较多,如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中记载:“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各携枣锢、炊饼、黄胖、掉刀、名花、异果、山亭戏具、鸭卵鸡雏,谓之‘门外土仪。”当时临安嬉游成风,人们在游湖后经常会购买些工艺品回家,文中的“黄胖”便是泥人的一种。这些泥人中尤以“磨喝乐”和“泥孩儿”为典型,制作也更为精美。“磨喝乐”是用于七夕乞巧的泥塑玩偶,属于节令玩具。目前保存较为完好的是镇江博物馆的一组宋代的五个泥人,五个孩童互相嬉戏,憨态可掬,神情生动,既展现了其制作者的高超技艺,又让我们见识到当时民间“磨喝乐”的面貌。此外,由于“泥孩儿”大多产自西湖附近,且许多泥塑艺人也聚集于此,人们便以“孩儿巷”来指代该地,且一直沿用至今。泥塑技术如今已成为 “非遗”传承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地区文化中重要的部分。

天使恶魔,辩证看待

鲁迅先生曾说:“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爱玩之心人人皆有,对于孩童来说,玩具不仅能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更是他们感知世界的方式之一。一直以来,玩具的发展很少被人重视,甚至不少人认为它是毒害青少年的恶魔,但回到本心,幼年时,我们还是有一颗游戏玩耍的心,这是孩子的天性。《市担婴戏图》中的玩具具有多方价值:风筝形制的设计安排是在考虑力学等原理后多次实践所得,具有科学价值;而泥人形制的多样,制作的精美,则为我们展现了其艺术价值,同时泥人和風筝一样,也是民俗和手工艺等非遗的物质载体;画中反映出的禽鸟饲养习俗,则从另一角度弥补了文献的不足,具有历史价值。事实上,这些不同形式的玩具从各个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宋代民间社会的情景。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孩子们的童心不变,这是人性中最质朴,也是最天然的一面。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