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空(下)

时间:2020-05-15 栏目:科学24小时

李凯扬

此时与其说是和AI抬杠,倒不如说是他自己在潜意识里期待着这样的举动。

掌心的刺痛打断了他的思绪,白准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指节已握得发白,一松开,整只手掌都是麻的。

“有扰动。”念空号忽然说。

舱内的空气开始不安分地流动起来,白准紧急调出面板,发现那上面的曲线正在疯狂地抖动着。

“什么情况?”

“有另一台时间机器曾经干涉过这个时间段”,念空号简洁地说,“到了。”

舱体微微一震,旋又定住。白准还在对刚刚的扰动感到疑惑,然而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前方阴影中缓缓走出的那个小孩吸引住了。这是10年前的白准,眉目间是掩不住的稚气,一双大眼睛顺着手电筒照射的方向好奇地观望。

“真是笨蛋啊”,白准叹了一口气,“当时我还是个热爱冒险的好少年,偶然发现郊外有栋破败的3层楼房,就想着过来探险寻宝,现在看来真是个笨蛋。”

“你的肩膀就是这时候弄伤的?”念空号试探着问。

“对,快了,你看着。”

白准话音未落,只见前方的少年忽然脚下一滑,差点要向前方扑倒。少年所站的位置正是从二楼下一楼的台阶边上,破败的楼房上砖瓦都已脱落,甚至有一些钢筋露出了墙面。少年白准猛地踏出一步稳住了重心,却冷不防踩到一块滑动的水泥块,整个人朝后倒下。

“小心!”念空号眼尖,看到后面露出一截尖锐的钢筋,不由得失声提醒——尽管这里的声音都不会传到外界去。

白准却淡定得多:“你怕什么。这一刺就是刺进我肩膀里,结果我残疾了。这是已被写好的历史。”

“不,我快速计算了角度。”念空号秀眉微蹙,“如果这样倒下的话,结果会是……”

她话音未落,只见那根锋利的钢筋直接刺进了白准的脖子,把颈动脉整个刺穿。鲜血泉涌般瞬间洒满了这个不大的空间,那个瘦小的身躯在地上抽搐着,眼看着快要不行了。

念空号转过身冷冷地上下打量着白准,一边向后退了一小步。

“我当然是真人啊!不是真人怎么做出你来啊,”白准吼道,“而且你一个AI装什么怕鬼啊!还不赶紧查查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说这段时空被人干涉过吗!”

白准双手如蝴蝶翻飞,在面板上快速地输入一串计算公式。他此时显然已经心乱如麻,连第二步开始就犯下的低级错误都没有发现。旁边的念空号一直等到他最后算出了错误结果,才慢悠悠地开口说:“你问我不就好了吗……”

“不,让我推理一下,”白准深吸一口气,“首先,我肯定是伤到肩膀,要不然现在我不可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当时我在这里晕过去了,据说要到第二天中午才会被过路的人发现,送去医院。要真是现在看到的情况,几分钟后我就会休克,根本不可能活到第二天。既然有干涉的现象,说明肯定是他动了手脚。”

趁着念空号还没开始吐槽,白准一口气说了下去。

“能造成这种干涉现象的只有时间机器,但在我之前从未听说有人造出来过。这个人有可能是在我之后造出时光机的人,想要回到过去灭掉我,让自己成为第一人。也有可能这是和我同时期的另一个发明家,在时间旅行过程中无意间发现我干涉过的痕迹,然后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但无论如何,这个人都要置我于死地,毫无疑问。”

“那个……”

白准完全无视了念空号,开始在舱内来回踱步,嘴里碎碎念道:“所以我现在等于是被困在这里了,只要一回去就会死?得抓紧时间找到那个下手的人,提前修改他的历史,把他发明机器的时间延后甚至掐掉这个事件?但是怎么找?我认识的人里有做这个的吗……”

“那个,我想说一句。”念空号终于逮到机会开口,“监测到的扰动在之后一点的时间段里。”念空号善意地提醒他。

白准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我们看到的就是原始的时间流,没有修改的痕迹。”

白准指着一墙的血:“可我这不都死了吗!”

“说明有人把你救活了。”

念空号晃了晃手指,周围的时间流逝顿时加快了不少。少年白准的身体已经彻底失去了反应……黑夜过去,太阳快速升起,转眼间又开始往西落下。

“就是这里了。”念空号忽然说。

周围的景色不受控制地扭曲起来,白准只觉得眼前一花,竟又回到剛刚那个时候,少年时的他正从远处摇晃着手电筒走过来。

“时间回滚了!等等,这……”白准忽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所有真相忽然全部展现在面前,这冲击之大,白准懵了。

一旁的念空号彷如真人般叹了口气:“问一句,令尊和令堂是做什么的?”

“都是科学家。非常优秀的……科学家。”白准的脑子和舌头都打结了。

“原来如此,果然非常优秀。”念空号赞叹道。

在他们眼前,那一男一女的幻影正在虚空中站着,和他们一样静静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走近。白准曾经用“图层叠加”来形容单一时间线下的旅行,在这种情况下,后来者可以看到先到者所做的事情,而先到的那一方却无法获取更高级别的情报。但不同的图层之间,却也只能看着,无法互相干涉。

就像他们此时眼看着那对男女对望一眼,毫不犹豫地把他们的手按在一个按钮上。

“不,不要啊……”

视线模糊,温热的液体从眼角缓缓溢出,白准自己都没注意到。

“非常优秀。”念空号说,“我猜他们在你身上装了个监测状态的东西。获知死讯后,他们居然只花了一夜加一个上午就做出了世界上第一台时间机器,并赶在你被路人发现之前回滚了时间来救你。”

“别说了……”白准的声音异常虚弱。

“不过,因为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即使还没有第三者介入,移动一截铁枝所要付出的代价依然非常巨大。我猜,即使只是把它在水平方向上移动一厘米,付出的代价已经相当于……”

“别说了!”白准大吼。

他狠狠拍打着舱壁,涕泪横流。眼前的世界已经一片模糊,那只在梦中见过的身影就在前方不远处,却依然无法触及。白准张大了嘴巴,听见自己喉咙深处发出不成调子的嘶嘶声。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他的脑中机械地重复着这句话,眼看着那一男一女牵起手按下按钮。也许在他肉眼无法确认的尺度上,铁枝已经发生了微妙的改变,这让他受了伤,也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另一个游离于世界的时间里,两具身体终于消散开去,犹如宣纸上晕开的一滴墨水。

————

白准最后只拷贝了一个文件,就是那张照片。

画面里一男一女牵着小孩的手,一家三口都在笑。小孩年纪尚轻,双手却有力,紧抓父母的手双脚离地荡了起来,像是在荡秋千。照片留下了想念,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时隔太久已然无能力为的时间机器,还有那条执拗着不肯举过肩膀的手臂。

仿佛在那一天它已经知道,另一头在高处握住它的那双手,永远永远地不在了。

小编推荐:
宋代的“爆款”服饰
中国首次实现基于无人机的量子纠缠分发
科学家发明可折叠石墨烯电池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