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之权杖

时间:2019-11-13 栏目:科学24小时

施舟英

20号墓组装玉钺(《中国出土玉器全集》第8卷87页图)

距今5000年前的良渚文化,经过数千年的文化累积沉淀,逐步迈进早期国家的门槛,成为中国东南部面向海洋地区中的一颗耀眼明星。这里有高台城池、河堤巨坝,也有稻米飘香、百工汇集,文明的繁盛在这里得到了很好地体现。

要维持一个国家的稳定与发达,必须要有一套完善明确的管理系统和运行机制,而共同的信仰和礼仪制度便成为良渚王国稳定与发达的有力保障形式。各式各样的玉器是良渚先民最为出色的信仰和礼仪制度的载体,它们代表着社会中的等级和身份,只有那些高贵的家族才配享这些刻有神徽、鸟蛇的礼器。通过君权神授,这些礼器也就成为了权力和等级的象征。权杖,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礼器之一。

权杖,顾名思义就是具有某种权力象征的手杖,表面多有华丽的装饰。西方世界多用黄金、宝石来装饰,而良渚时期的权杖独具中华民族特色,它们非常青睐哑光质感的材料。目前考古发现的权杖共有3 种形制:玉钺组合权杖、无钺权杖和象牙权杖。

玉钺组合权杖

钺的源头是斧,多作为砍砸加工工具来使用,石钺产生后更多的被当作武器来使用,这在很多刻划符号、绘画和原始文字中得到了体现。到了6000多年前的崧泽文化时期,石钺已从实用转化成礼器,作为显贵阶层身份与地位的标志。到了良渚时期,随葬石钺的葬制就被传承下来,在贵族、平民等各个阶层的墓葬里都有或多或少的石钺作为随葬品。然而研究人员发现,不同墓葬中的石钺材质有着明显的區别。平民墓葬中的石钺材质多为泥岩,整体呈较宽的“风”字型,刃部还留有一些缺口,多半是因生前在使用。而王族和贵族墓葬中随葬的石钺材质为较好的凝灰岩和砂岩,形体厚重,未开刃,大多没有磨损的痕迹。可见,良渚先民对随葬的石钺有着严格的等级控制。

石之美者为玉。与石钺不同,玉钺是超越石钺且具有独特身份标识的礼器。《左传》中有记载:“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意思是祭祀与战争,是一个国家的头等要事。良渚王国的玉器印证了《左传》的这句话:玉琮、玉璧等为祭祀天地人神的玉礼器,而战争中军权的象征,就是形似斧头的玉钺了。

反山12 号墓玉镦

玉钺组合权杖是良渚时期3种权杖中最早被大家所认知的,也是出现频率最多的,是王权象征最具说服力的一种权杖。玉钺组合权杖由玉钺本体、玉钺冠饰(瑁)、玉钺端饰(镦)以及嵌玉髹漆的木柄(秘)组成。在良渚遗址的反山王陵和瑶山遗址中,考古学家共发现了14把玉钺,且每座墓葬中仅出土一把玉钺。有的墓葬只有单件玉钺,有的墓葬还出土了带有瑁、镦的玉钺组合。要说玉钺组合,就不能不提反山第14号墓了。考古人员在整理14号墓葬资料时发现,紧挨着玉钺有规律的散布着一颗一颗的小玉粒,细数共96颗。这些小玉粒在长条形的红色漆痕中均匀分布,长度约70厘米。最重要的是,在玉粒条状的两端,各有一件玉瑁和玉镦。根据这些迹象,研究人员大胆推测,70厘米的范围内原来应有木质权杖柄,木质权杖将玉钺、玉瑁、玉镦组合成一套豪华的权杖。反山第14号墓中的玉钺权杖组合形制,为考古学家对良渚时期各种权杖组合形制的研究提供了借鉴与学习的思路。研究人员在反山、瑶山两处墓地共发现6套玉钺权杖组合。而在钱塘江南岸桐庐小青龙遗址10号墓葬中发现的一组玉钺权杖,它的木柄漆痕很清晰地被保存下来。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玉钺组合权杖皆出土于男性墓葬。

无钺权杖

借鉴玉钺权杖组合确认的思路,研究人员又确认了一种新的,仅有玉瑁和玉镦而无玉钺的权杖形制。在反山第12号墓出土的一套无钺的权杖,位于墓主人的上身,一东一西,两件玉器距离约55厘米。玉瑁放置在西侧,像一个平行四边形,表面布满完整的神人兽面纹与装饰纹,高5.72厘米,宽8.4厘米。玉镦放置在东侧一件玉琮的孔芯内,它的形状类似一个烛台,表面雕刻着神人兽面纹,器身的底部正中有一孔,两侧对称钻有卯销孔,估计是用于固定或安装某种有机质的柄,器身高7.1厘米。参考复原的玉钺权杖组合,考古学家谨慎地推测,这两件纹饰精美的端饰当是另外一种权杖,只是有机质的柄部已经朽烂了。

象牙权杖

上海吴家场207号墓象牙权杖

2010年起,上海博物馆对早年发掘的福泉山遗址进行了新一轮的考古发掘,在北部的吴家场墓地发现了一批良渚文化贵族墓葬。其中,在编号207号的墓葬里出土了308件随葬品,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在墓主人身体的上半部发现了两件雕刻精美纹饰的象牙权杖。其中一件保存较差,仅在局部可见纹饰的残留,长约79厘米。另一件则保存较好,依然还能一睹当时的高超工艺及精神信仰。整个象牙权杖长90.5厘米,由两部分组成,上面是一个被劈开的象牙,上大下小,呈弧形,底部为凸隼状,插在一个象牙制成的圆镦内。

象牙权杖的发现,让研究人员重新审视反山遗址第12号墓与第20墓中的遗迹现象,墓葬中部的骨质形状很可能就是象牙权杖,但由于朽烂过甚,无法直接辨认出具体的形制和功能。

这些象牙权杖的发现,表明良渚文化礼器系统的复杂与多样化,除了以往所认为的玉质礼器外,还存在着以稀有资源为材料的礼器。而上海福泉山吴家场墓地中象牙权杖上的十组神人兽面纹,既衬托出墓主人高贵的身份及地位,也可以看出,良渚时期上海与浙江相距200多公里,却一致以神人兽面纹作为他们统一的信仰,紧紧维系着良渚王国这个早期区域性国家。

从考古学家80多年来对良渚时期墓葬的发掘与随葬品的研究资料表明,良渚时期已形成固有的社会分层,随葬品会因不同等级身份的墓主人而有明显差别。如良渚古城内的反山、古城外的瑶山、福泉山吴家场等遗址内,这些权杖均出土于高等级的墓葬中。由此可见,这些墓主人应属当时较高的统治阶层,借助神的力量,凭借一整套完善的礼仪制度及其背后所承载的信仰系统,统治着环太湖流域这一区域性的早期国家,创造了一个灿烂、辉煌的文明时代。

反山12号墓玉瑁

小编推荐:
宋代的“爆款”服饰
战场无人
未来不可限量的“空中巨人”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