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25℃的雪地露营

时间:2021-01-11

amphe

一早醒来走出帐篷,外面飘起了小雪。身后的睡袋还留着余温,眼前却是一片冰天雪地中的荒原。丹妮忘记昨天是几点入睡的,冬夜总降临得格外早。饭后几个人窝在帐篷里闲谈,边聊边迷迷糊糊睡去了——她从不担心在户外的睡眠质量——即便是大约零下25℃的极寒天气中,她依然知道如何从严谨的装备、可靠的同伴那里,撷取到充足的温暖以及安全感。

相比曾在重装徒步、高山攀登中遭遇过的极端环境,冬季雪上露营对她而言,更像是一场安逸的轻旅行。3顶16平米大的帐篷静置在北方森林里,眼下落满一层薄薄的雪,成了爱斯基摩人的屋子。这种克重达到285克的棉布帐,比普通的化纤帐篷更加厚实,夏季能隔热,冬季则起到极佳的御寒作用。

一行人中,梁辉很懂得如何布置帐篷,他曾就读于北京服装学院的户外运动设计专业。没有了春夏季那些服务于视觉的修饰,冬季的帐篷内部删繁就简,每种装备都叠加着一层暖。

帐篷上放置了隔热垫,再铺上一整块地毯,接着是16厘米高的橡胶气垫、褥子和床笠,最后,1000克的羽绒睡袋是牢牢包裹住温暖的核心。

除了早起时鼻头有一点点凉之外,丹妮毫无睡在零下20多度荒野中的知觉。事实上,昨天入夜后,帐篷里的温度已接近20℃,加热器在持续供暖——两台小小的、外号“猫头鹰”的便携式气罐取暖设备,在被打开后的3分钟左右,便能让人瞬间感受到热气涌来。

如果从外部窥探这顶庞大结实、马戏团营帐似的帐篷,你会发现里面散发温度的东西,或许还来自那一只用于摆放杂物的木头箱子、一些书、未喝完的酒水,以及微亮的灯。作为冬季雪上露营中鲜少不具备必要功能的东西,它们有意营造着生活氛围,而不仅仅是构建一个生存场所。

8个人,1只金毛犬,3顶帐篷,北方森林、零下25℃气温中的一天一夜。这趟冬季雪上露营,始于一个略带疯狂的念头。

2019年初冬,梁辉问身边一圈朋友,要不要去露营?这群人大多是户外爱好者,同住在北京,也时常在群里组织户外活动。他们中,既有大學时代便跋涉洛克线、贡嘎等重装徒步路线的硬核户外玩家,如丹妮,也有将爱好经营成事业,如今成了户外从业者的,如梁辉和高翔。

随着工作的忙碌、自己成为快节奏都市的一员,大家都逐渐由曾经的苦行,转为轻奢型的户外之旅。“之前像是在磨砺心灵,然后当那种磨砺跟成长到了一种阶段的时候,就开始想要去享受生活,就可能坐下来喝点咖啡,喝点茶,大家聊聊天,带个宠物,或者做手工,偏向这种生活方式了”,丹妮聊到同伴们的这种默契。周末开车去北京周边来场露营已成他们的保留节目,一年总要去个数趟,只要群里有人招呼一声,便纷纷响应。然而,唯独冬季。大家唯独还没尝试过在冬季雪上露营。

“我特别怕冷”,高翔坦言。北京11月便供暖了,他是典型长在温室里的北方人。

——非得大冬天跑去露营?

——这种天气露营,可能么吗?

群里顿时疑窦丛生。

——为什么不?

几分钟后,一个转念,众人纷纷“倒戈”。

厚羽绒服、毛衣、排骨衣、毛裤、雪地靴、防风眼镜……所有抗冻的衣物统统套上身,高翔心里方才多了些踏实。丹妮在一贯的装备外,备足了暖宝宝,另外她还叫上了来自内蒙古的朋友,一位从未有过露营经验的户外小白。

12月末的一个周五傍晚出发,8个人驱车前往距京260公里的丰宁县。此次露营地点,定在有“京北第一草原”美誉的丰宁坝上。

这个地方梁辉和高翔多次探索过。春夏一望无际的草原泛着连绵的绿,秋日坝上的白桦林树叶渐黄。到了11月份,早晚温差大的时候,枝干上便结出小冰晶,成片雾凇会在某日清晨悄然乍现。

冬日的坝上会是一幅怎样的景象呢?在丰宁县休整一晚,第二天驱车驶入谷地,一个真正的北国出现在面前,比北京低十多度气温的地方,前几日已下过好一阵子雪。白茫茫的山间野道,要经验丰富的地导带领,才能成功找到一个合适的驻扎点。

寻找营地的过程起初并不顺利。出行前计划的几个扎营场地在去到实地后,统统作罢。第一处营地不知何故,地面未积下雪来,对这群一心想玩雪的人来说,只得放弃。第二个地方又不够平坦,扎营难度颇大。一早出发直到中午12点半的样子,才落脚一处最佳露营点。

低洼处的一片草田如雪白幕布般延展,前有大山为避风港,两侧白桦相依,中间的越野车道,则可作为一处天然滑雪场。最重要的是,十多厘米厚的雪地,脚一踩,便绵软软陷进去了。

玩雪的代价,是在搭帐篷这件事上,势必费一番周折。一伙人先要在扎营的地方铲去积雪。雪太厚,夜里睡觉的话,难免会有塌陷感。将多余的雪扒到一边,再打上水泥地钉,尽量穿过雪层,往土深的地方扎。

尽管在雪地扎营是个大工程,但这里的冬天没有令他们失望。梁辉难以描述他所见到的场景,他后来回忆,那景色仿佛身处在他看过的电影《荒野生存》里。那是理想中的荒原。白茫茫的、寂静的、夹杂着原始气息。

那不是春夏或秋天会有的露营体验,你可以舒舒服服坐在天幕下,看周围自然中生命的迭变。冬季的周遭仿佛万物凝固,相比探索外部,露营者更专注于对内,即观照自己的内心。丹妮后来说,她沉迷那些极致的东西。如夏天去热带岛屿潜水,冬季也不妨去到更冷酷之地体味风霜雨雪。她享受这种挑战。高翔表示,虽然想到天气觉得恐怖,但和大家在一块儿,就是开心的。每个季节都有独特的露营体验。

越野车拖着3个轮胎驶在野道上,每个轮胎上都载着位童心未泯的乘客,但方向和速度全凭前面的车子决定。轮胎飞速滑行起来,雪地间形成几道长长的沟壑。雪地漂移,可以说是冬季坝上的保留节目。不知是怕乘客不过瘾,还是司机一时兴起,一个油门,一阵加速,轮胎“轻飘飘”一颠簸,其中一位乘客飞出舱位,一屁股栽进蓬松的雪地里。好在穿了厚厚的羽绒服、棉裤,摔了也不疼。

后面有些伙伴看见雪也兴奋了,狂野地在地里打了几个滚。还堆了个雪人。冬日白天的时间短,除了玩乐,大家将重头戏放在生火煮食上。几乎每个人,对于这场露营最深刻的记忆,都来自这顿铜锅沁涮肉。不同于夏日的冷食、煎牛排等,冬天就要格外备上热气腾腾的东西。吃涮羊肉一早便定下了。从不远处取来洁净的冰块,化成水,一部分烧开、一部分用来洗菜。火锅的食材不难处理,但零下二十多度低温,手脚不利索,菜洗得是以往几倍速,每个人张罗的动作,都仿佛按了慢速播放。

一旁支上一口吊锅,锅里煮着羊排汤。有好肉,自然少不了美酒。酒带了两种,红酒和青梅酒。后者是自酿的,63度的汾酒,加上青梅和冰糖,泡了一年。如今到了饮它的好时节。待食材摆盘,铜锅中火苗蹿上来,斟上酒——火锅的烟气、食物的香气、呼吸吞咽间呵出的气体,在四周的茫白间,清晰浮现。人间烟火。他们纷纷想到这个词。这个不远千里、不辞辛苦、不畏严寒前来露营的真正理由,这个花费如此功夫,也要在白雪簇拥的营帐中,吃上一顿寻常餐食的理由,正在于,此间烟火更盛。

人永远是主体。再美味的佳肴、再美好的风景,也只有在人与人传递时,才有意义。梁辉想起他们这群人曾经在五台山徒步时,突然遭遇到一场风暴。大家结绳行走,凭借信任与意志,走出了那场困境。为什么要在雪上露营?考验、刺激、浪漫、友谊、信任……户外的魅力正在这看似简单,却又无法揭晓的答案里。

那么,你不能拒绝冬季雪上露营的10个理由呢?国外的户外杂志给出的一份清单,列举如下:

静寂。绝对的静寂。刚开始毛骨悚然,但很快会上瘾。

可在低洼沼泽中露营,这在夏天是不可能的。

出于生火的必要,可更加了解各种木材的易燃性。

避开旺季的露营大军。

没有那些恼人的蚊虫。

在冰冻的湖面上露营,感受一次冰裂的危险,

这项可被写入“遗愿清单”。

更多野生动物出没。

观看夜空。

购买优质装备的借口。

吹牛的权利。

以上,有些理由或許水土不服,但多数适用,比如,最后两点。又或许如丹妮所说,本来那片雪原是空旷的,因为多了帐篷和人,画面才完整了起来。那是她想象过的冬季雪上露营的场景,灯光、帐篷、雪、食物,一切宛如节日。他们在这场节日里,庆祝着此刻并不乏味的生活。他们不仅是玩家,同时也是“寻鹿遨游”的创始发起人。这一次,他们联合户外探险,为大家带来一场全新的“寻鹿冬雪行营活动”。

TIPS:

●衣物着装以御寒为主,如羽绒服、毛衣、抓绒、毛裤、雪地靴、毛袜、棉手套、帽子、眼镜(尽量防水,另外可多备些衣服、鞋子,避免打雪仗时导致的衣服潮湿)。

●营地将为大家准备烤全羊、雪地铜锅涮肉、篝火炖羊汤等美食。雪地露营周边食材供应难度大,大家也可自带零食。

●住宿方面将有帐篷+民宿酒店双重保障,帐篷中提供安地斯睡袋、千石取暖装备及充足的防寒隔热装备,民宿酒店内则持续暖气供应。

●帐篷规格为4m×4m/285g棉布印第安帐(面积约16平方米),标准入住人员数量为4人。

●如果自驾出行,必备一套防滑链预防冰雪路段。

●露营期间天气均为晴,气温在2℃~12℃,微风3级左右。营地积雪厚度预计在10~20cm,两边均为白桦林。

●雪地圈漂移、堆雪人打雪仗及自费项目越野摩托车租赁,雪地穿越线等让你在露营中尽享冬季乐趣。

●在享受露营欢快的同时,也要最大程度地保护营区环境卫生,营区配有垃圾桶,请自觉将垃圾丢至垃圾桶内。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