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濒死体验的研究

时间:2018-12-05

李有观

在美国和英国的18家医院里,研究人员在急诊室的天花板上悬挂了许多图片,目的是测试那些心脏骤停并被救活之后的患者能否回忆起“灵魂出窍”时看到的图像。

那些有濒死体验的人经常描述说,他们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然后从空中俯视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复苏。但是要证实这些说法是困难的,因为只有濒死体验者自己才能够看到这些图像。

“我们使用这些图像作為标记。”这项研究的主治医师和首席研究员萨姆·帕尼亚说。该研究计划包括1500名复苏患者。萨姆·帕尼亚医生不愿意透露到目前为止是否有人准确描述了这些图像,但是他表示不久后会报告初步的结果。

这项研究由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医学院协调进行,是最新的也是规模最大的探索濒死体验奥秘的科学实验之一。

根据199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至少有1500万的美国成年人说他们曾经有过濒临死亡的经历,而且随着越来越先进的复苏技术,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

除了飘浮在自己身体上方之外,有濒死体验的人还经常描述自己沿着一个黑暗的隧道走向明亮的地方,能够感受到强烈的平静与喜悦,回顾生活中的事情,并看到去世很久的亲人——只是被告知现在还不是时候,然后就突然回到了那个生病的身体。

这个一度被视为禁忌的话题如今正引起许多人的关注,成为热门议题。在美国好莱坞演员兼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的电影《从今以后》中,一名法国记者被自己在海啸中差点淹死的经历所困扰。大量的与此有关的新书详细介绍了其他濒死体验的案例。

迄今,仍然存在的最基本的争议是:这种现象到底是幻觉还是大脑因缺氧产生的应激反应?

“总是有人怀疑这种事,但是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体验者知道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他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的非营利组织——国际濒死研究协会的主席黛安·科克兰女士说。该组织出版了《濒死研究杂志》,并在世界上47个国家有咨询机构。

黛安·科克兰女士是一位退休的美国陆军上校,她在越南战争期间当护士的时候曾经听不少受伤的士兵描述过这样的经历。她说许多退伍军人都有过濒临死亡的经历,但是都不愿意谈论它们,因为他们担心会被进行心理干预。

一些研究人员说,几乎所有的有关濒死体验的报告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不同文化、种族、宗教信仰和年龄(包括3岁大的儿童)的人群中,其核心内容基本上是相同的。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放射肿瘤学家杰弗里·朗格在他的新书《来世的证据》中分析了他的濒死研究基金会调查的613个案例以后,得出的结论看起来似乎是有道理的:“那些人从死亡中幸存下来,并且前往另一个维度之中了。”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没有办法证实这种轶事般的报道,许多经历可以用患者濒临死亡时大脑的神经生物学变化来解释。

20世纪80年代,英国神经科学家苏珊·布莱克莫尔提出了一个理论,认为濒死体验的主要原因是大脑缺氧,并指出战斗机飞行员在高海拔和高速度的情况下也会出现隧道视觉和幻觉。

不久前发表在《重症护理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研究了斯洛文尼亚的52名心脏骤停的患者,发现有濒死经历的患者中,有21%的人在看到明亮的灯光和“灵魂出窍”的时候,其血液中二氧化碳的含量都很高。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对7名濒死患者进行了研究,其报告发表在《姑息医学杂志》上。研究报告指出,这些人在被宣布死亡之前,他们的脑电波显示出一个很强的电信号。该项研究的首席研究员、重症监护医师拉赫米尔·查拉说,这个电信号在大脑的一部分开始,然后大面积扩散开来;理论上认为,这种电信号可以给患者带来生动的心理感受。

一些科学家推测,那些能够回顾以前生活中的事情的患者可能是因为在濒死过程中大脑记忆区域被随机激活的原因,那种沿着隧道移动的感觉可能是由于长期隐藏的出生时的记忆被突然恢复,而平静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在极度压力下释放的内啡肽。

其他一些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通过刺激部分大脑的神经元,或者给患者服用镇静剂和某种配对药物,使之产生了类似的体验。

然而,研究濒死体验的研究人员指出,这些实验往往只产生零碎的视觉和幻觉片段,而不是许多复苏患者报告的那种一致的、清晰而且详细的体验。另外一项研究发现,有濒死体验的人的血液中,氧气含量比那些没有这种体验的人要高。

几项后续研究发现,那些有濒死体验的人之后都会发生深度的人格变化——变得更加无私、没有那么物质化、更加感性而且不再害怕死亡。但是有些人确实会遭受配偶或者朋友的疏远,因为配偶或者朋友并不理解这种变化。

美国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医生和作家雷蒙德·穆迪(1944—)在1975年出版的《生命之后的生活》一书中首次提出了濒死体验这一概念。在他的新书《瞥见永恒》中探讨了更加奇怪的现象:共享的死亡体验。他在书中描述,陪伴患者的家人、朋友甚至是医务人员在患者“灵魂出窍”的时候也看到了亮光和隧道。穆迪博士说:“医生被叫去救活一个不认识的患者是很常见的,但是他们也说看到了灵魂或者幽灵离开了患者的身体。”

与此同时,研究悲伤与死亡的美国资深作家大卫·凯斯勒在他的著作《幻觉、旅行与人群》中说,临终关怀中心的患者经常说已死去的亲友探望过自己,或者在死亡前几周说自己有“灵魂出窍”的经历,这种现象被称为“濒死意识”。虽然一些怀疑论者对这些报道不屑一顾,认为是幻觉或者痴心妄想,但临终关怀工作者通常都说,这些患者在其他方面都很清醒,而且之后对死亡没有那么恐惧。

大卫·凯斯勒先生说,他的父亲在快去世的时候绝望而且非常悲伤。“有一天,他忽然对我说,‘你的母亲来了——她告诉我,我很快就要死了,这没有什么,每个人都会去那里的。”

萨姆·帕尼亚目前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斯托尼布鲁克分校的助理教授,他说通过天花板上的图片验证“灵魂出窍”只是他研究工作的一小部分。他还希望弄清楚意识是否能够存在于大脑之外,以及当大脑停止工作的时候意识会发生什么变化。在濒死体验中,即使没有可以感知的大脑活动,人们也会报告生动的记忆、感觉和思维过程。

“自我、灵魂、心灵——纵观历史,我们从来没有弄清楚它们是什么,以及它与身体的关系。”萨姆·帕尼亚说,“这对科学来说非常重要,对人类也非常有吸引力。”

濒死研究基金会对613个濒死体验案例的研究发现:

大约75%的人有灵魂出窍的经历;

76%的人表现出强烈的积极情绪;

34%的人描述通过一个隧道;

65%的人描述遇到亮光;

22%的人回顾以前的生活;

57%的人遇到过已故的亲人、朋友或其他人。

注:患者可能会报告不止一种感觉。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