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之奇葩轻武器

时间:2021-01-31

张洽岩等

古董——祖传老枪焕新生

枪管、枪托被截短的MAS36步枪

叙利亚在20世纪初曾是法国的“保护国”,1946年正式独立之前长期隶属于法国的势力范围,因此政府军的武器库中存有大批二战时期的法制武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法国MAS36步枪。

MAS36步枪是法国于1936年换装的制式步枪,发射法制7.5×54mm步枪弹,最大特点是拉机柄明显向前弯曲,距离扳机更近以便操控,并且无手动保险。叙利亚独立后,大量原本装备于法国殖民地军队的MAS36步枪被转移到叙政府军手中,直到1960年代依然在役。获得俄罗斯的支持后,政府军开始换装俄械,MAS36步枪被封存入库,而内战中叙利亚反对派攻占政府军的军械库,让这批沙场老将得以重见天日。

在缺乏武器的情况下,这些老枪不得不重新披挂上阵。一部分反对派士兵深感这些老古董难以满足自己的作战需求,操起锯子、改锥等工具一通改造,面貌焕然一新的“极限精简”版MAS36步枪从此诞生。

改装师将原版MAS36步枪的枪托锯短,仅留下手握之处。前部的护手拆掉,枪管锯短,将全枪长度缩短至极限,以牺牲操控性和弹道性能换取最高的携带隐蔽性和轻量化,可谓“断舍离”的典范。值得疑惑的是,改装后的MAS36步枪抛弃了准星,却留下照门和表尺,不知留有何用,又或是仅仅为了省去一道工序。

实际上,此种针对栓动步枪的截短改造并非叙利亚反对派首创,在一战期间就已出现。俄国士兵苦于过长的步枪在堑壕战环境中难以使用,将莫辛纳甘M91/30步枪截短,成为近似手枪的形状,在堑壕中便于活动的同时保有一定程度的火力。此种改装在随后的二月革命及十月革命期间被发扬光大,形成一种独有的改装风格,被称为“Obrez”(俄语“锯短”之意)。

配用罗马尼亚制PSL步枪弹匣的MAS36步枪

再说另一支被改装的MAS36步枪,在某些人手中,或许它只是一支有着多余枪托的老古董,但在另一些有追求的改装师手中,它可以被装点得面目一新:虽然全身上下散发着现代气息,但前曲的拉机柄还是出卖了它的真实身份。

配用罗马尼亚制PSL步枪弹匣的MAS36步枪

锯掉枪管上导气孔的SKS半自动步枪

改装师为它换上了现代感十足、托底带缓冲垫的伸缩式轻量化金属枪托,人机工程学橡胶握把,带散热槽的浮置式枪管护筒,配用罗马尼亚制PSL步枪弹匣,机匣上加装皮卡汀尼导轨,并且喷涂了荒漠迷彩,可谓煞费苦心。虽然本质上它是一支八十高龄的老式栓动步枪,但经过一番打扮,竟也能散发出一丝“精锐”气息,不知拿着它的反对派士兵在作战时是否也会得到少许的心理加成。这支改装枪的遗憾是缺少一个舒适的前手握持位置、安装两脚架的锚点,在无依托射击时可能会不那么舒适。

锯短枪托的PPSh41冲锋枪

锯短枪托的PPSh41冲锋枪

“老樹换新颜”的莫辛-纳甘M44步枪

一支二战时期的俄制PPSh41冲锋枪在叙利亚反对派手中也被锯短了枪托,但保留本就不长的枪管和准星。依靠本身的高射速和大容量弹鼓,这支经过锯短改造的PPSh41将会成为巷战与室内战斗中轻便紧凑的压制火力。但弱点也很明显:改装的PPSh41冲锋枪无前部护手,又使用大容量弹鼓,质心靠前。而锯短枪托后全枪质心更加靠前,会导致操控性变差,这对全自动武器来说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锯掉枪管上导气孔的SKS半自动步枪

有仅锯枪托的,也有仅锯枪管的。一支俄制SKS半自动步枪经过“高人”点化,也加入到缩短全枪长度的潮流中,但似乎走了歪路:不仅枪管,连前部的导气孔也一并锯掉。这样做会导致发射时活塞无法运动,枪机无法自动开锁,只能手动退壳、上膛,将半自动步枪降格成“栓动SKS”,打一发拉一发,并且又失去了刺刀座,难以想象在何种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

“老树换新颜”的莫辛-纳甘M44步枪

在叙利亚战场上,资历更老的俄制莫辛纳甘M44步枪也“老树换新颜”。

经过改装,一支莫辛纳甘M44步枪上工程塑料枪托、折叠式两脚架、皮卡汀尼导轨、消声器等应有尽有,还披上了一身碎片迷彩,仅从独特的弹仓形状才能看出一点莫辛纳甘步枪的影子。这支枪出现在伊德利卜的军火市场,标价仅450美元,但瞄准镜需要另行购买。考虑到莫辛纳甘系列步枪与配套的7.62×54mm R枪弹在叙利亚战场上的常见程度,这个价格其实已经足以盈利。不论换上什么样的马甲,皮实耐用、量足价廉始终是莫辛纳甘步枪最值得称道的优点,其优良的精确性和可靠性即使在战场上也能坐拥一席之地。

可加装消声器的FN FAL步枪

这支枪出现在伊德利卜的军火市场,拥有沙黄色涂装、流线感十足的枪托,乍一看像是一支西方的现代模块化步枪,但仔细观察机匣、快慢机、准星等细节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支1950年代就开始服役的FN FAL步枪。

加装消声器的FN FAL步枪

FN FAL步枪由于庞大的生产量和授权生产许可,被称为“自由世界的右手”,在20世纪西方国家中装备广泛,从内战之初就被叙利亚自由军大量使用。由于配用7.62×51mm步枪弹,FN FAL步枪在现代战场上作为一线制式步枪略显笨重,但优秀的射击精度和后坐力控制使其作为狙击枪或轻机枪的潜力十足。这支改装版的FN FAL步枪加装了两脚架、左侧拉机柄、工程塑料枪托和螺纹式消声器,拆除了上部护手,露出导气管,卖家将其作为“FAL狙击枪”出售,定价为450美元。

时尚——“犊牛”与“圣诞树”

与传统枪械将握把置于机匣后部的设计布局相对,将握把和扳机设计在机匣前部的布局,被称为“犊牛式布局”或“无托式布局”,其优势在于可以在相同枪管长度的基础上缩短全枪长度,使设计更加紧凑。不过,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手中仅仅保有很少量的原生无托式步枪,更多的是他们对于“缩短枪械长度”的五花八门改造。对于巧手的叙利亚枪匠们来说,万物皆可无托化。

除了大刀阔斧地针对枪械本身进行改造,加装各种配件也是武器改装中的重要一环。国外的很多枪械爱好者沉迷于在自己的武器上一层层叠加导轨和配件——前握把、脚架、战术灯、激光指示器、瞄准镜、瞄准镜上再加瞄准镜,有时甚至仅配件的价格就比枪本身还要贵好几倍。枪械四周挂满了配件,一开战术灯光芒夺目,这种花里胡哨的改装风格被戏称为“圣诞树”。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手中有无这样的改装武器呢?答案是有的,虽然当地的枪械配件市场说不上发达,但改装师们秉承着“有什么用什么”的原则,创造出风格独特的土味“圣诞树”。

无托化改造的RPK74轻机枪

一支进行无托化改造的RPK74轻机枪,除将握把和扳机组件整体向前平移,在机匣后方安装缓冲垫之外,改装师还延长了枪管下部的护手,护手上设有导轨,并加装可侧向折叠的前握把。上方的瞄准镜座也被平移到前部,配装Aimpoint T2迷你红点瞄准镜和倍率放大镜,整枪表面喷涂迷彩后浑然天成,甚至让人产生一种“这就是原厂货”的错觉。美中不足的是,快慢机的位置在无托化改造之后不便于操作。

无托式PKM通用机枪

两支遍布迷彩的无托式枪械出自伊德利卜的反对派武装之手,图中左边的一支无托式AK74步枪暂且不提,右边的这支无托式PKM通用机枪着实散发着一股脑洞的气息:延伸了下护手并加装前握把,在机匣后方顶部加装一块弧形护手作为贴腮板。神奇的是,为了避免无托化改造之后扳机、握把与弹链箱冲突的问题,改装师别出心裁地把位于右侧的弹链箱卡口改为倾斜放置,只是不知这样改造会不会造成供弹不畅的问题。

此外,这样改造之后全枪质心过于靠后,明显不利于机枪的依托射击,单就高机动性的手持压制武器来说,或许这支无托PKM通用机枪还是可堪一用的。

安装马盖普三角形前握把的AKM步枪与大尺寸包覆框架的PSL步枪

图中左为无托式AK74步枪,右为无托式PKM通用机枪

无托化改造的RPK74轻机枪

图中左为是安装马盖普前握把的AKM步枪,右为安装大尺寸包覆框架的PSL步枪

改装的东德KMS74步枪

几款土造的消声器

“現代化”的俄制RPD轻机枪

两支步枪也出自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之手,图中左边是一支经过无托化改造的AKM步枪,改装师不顾枪管长度,毫无意义地安装一个马盖普三角形前握把。而右边一支是经过无托化改造的罗马尼亚PSL步枪,与俄制SVD步枪十分相似,也有一些通用部件。华约解散后,大量的PSL步枪被出口到东欧与中东国家,这一支辗转流落到叙利亚反对派手中。改装师为它安装橡胶握把、一个大尺寸的包覆框架,将导气系统和多半枪管保护在框架内,这样做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升射击精度,避免发生故障。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支枪的枪口处都加装有金属色的消声器,很明显不是正规厂商的产品。在伊德利卜的军火市场匕有大量的土造消声器出售,均价30美元,各种口径都有,但买家对于这些山寨货色的消声效果和耐用程度最好不要抱太大的期待,拿来当作枪口消焰器或许更合适。

改装的东德KMS74步枪

一支AKS74步枪的仿制型,从枪托形状来判断是东德生产的KMS74步枪。前部护手下方加装MOE RVG32程塑料小握把,左侧安装机匣顶部导轨,顶部导轨上安装EOTech EXP S3紧凑型全息瞄准镜,后面还加装G33增倍放大镜,可以根据交战距离切换瞄准倍率。此外,该枪配装雪地数码迷彩弹匣,看起来甚是惹眼,相对而言也是比较实用的改装。

“现代化”的俄制RPD轻机枪

这挺机枪比较有迷惑性,乍一看风格类似美军常用的FN Minimi机枪,但细看机匣左侧的轮廓、导气箍、7.62×39mm枪弹弹链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挺俄制RPD轻机枪。在全枪黑色涂装、换上带贴腮板的伸缩枪托、橡胶握把、方形弹链盒和鱼骨护手后,这支原本土气的老式俄制机枪拥有了现代化的外表。

除原枪自带的折叠式两脚架之外,改装师还安装了一个弹出式两脚架前握把,便于手持射击,但功能上未免有些重复。

安装AR风格的伸缩式枪托和马盖普三角形前握把的AK74M步枪

在国外市场上针对俄制步枪的“现代化”改装套件不在少数,但由于法规限制,针对机枪的改装套件市场并不发达。这款RPD轻机枪的鱼骨护手看起来是改造自AR系步枪的部件,但设在此处并不显得突兀,并提供了战术灯和激光指示器的安装空间。

安装AR风格的伸缩式枪托和马盖普三角形前握把的AK74M步枪

一支乌兹别克斯坦籍叙利亚反对派士兵手中的AK74M步枪,加装了AR风格的伸缩枪托和马盖普三角形前握把,但最惹眼的是其上方安装有俄罗斯PULSAR APEX XD75热成像瞄准镜。该热成像瞄准镜是目前市场上性价比最高的夜视瞄准镜之一,384×288像素分辨率,全新的只需4500美元。其市场保有量较大,二手货源较充足。

即便如此,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要大量装备俄罗斯PULSAR APEXXD75热成像瞄准镜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只能优先供应最精锐的尖刀部队。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通过宗教宣传的手段,拉拢了一批曾具有作战经验的乌兹别克斯坦退役士兵为自己效力,反对派经常派这些乌兹别克斯坦士兵担任先锋,执行渗透与突袭任务。

发明——彻底践行实用主义

枪械改装毕竟还是建立在一定基础之上的发挥,真正能体现叙利亚民间武器独特“创造力”的地方可不止改装这一个活计,凭空制造各种武器也是拿手好戏。

部件齐全的苏制反器材步枪

一支在伊德利卜武器市场上出售的苏制反器材步枪,发射12.7×108mm弹,售价800美元。全枪虽然结构简单,但该有的部件一样不少,伸缩式枪托、铁皮贴腮板、提把、两脚架、大型枪口制退器、枪管伪装布,应有尽有。瞄准镜被打上马赛克,无从得知具体型号,不过想来也是可另行出售的配件。

无涂装的自制反器材步枪

另一支相同型号的自制反器材步枪,但无涂装。实际上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民间武装中都流行着这类土制反器材步枪,而且多为发射苏制12.7×108mm枪弹,归根结底有两个因素:一是符合需求。民间武装面对政府军的装甲车辆,需要一种轻便经济的对抗手段,而苏制12.7mm枪弹威力大、射程远,足以反制中近距离的轻型装甲车甚至武装直升机,也方便从远处打冷枪。二是供应充足。叙利亚战场上有很多苏制装甲车和高射机枪残留,有时报废的车辆无法继续使用,反对派可以从上面拆下车载机枪的枪管改装为结构简单的栓动步枪,相比高射机枪平射“泼水”而言更节省弹量。

发射23mm高射炮弹弹头的“榴弹”发射器

提到高射机枪,还有一款基于苏制23mm高射炮弹的武器也很有趣。这款所谓的“榴弹”发射器其实就是加装在AK步枪枪口的短粗金属管,内径比23mm略大。从外观看,或许与上述提到的消声器采用了相同的工艺。而发射的“榴弹”是拆卸下来的23mm高射炮弹弹头。射手将弹头塞进金属管中后,由AK步枪发射空包弹将其“吹”出,至于打到哪里、会不会爆炸就要看运气了。

部件齐全的苏制反器材步枪

无涂装的自制反器材步枪

發射23mm高射炮弹弹头的“榴弹”发射器

VOG-17榴弹改装而成的简易手雷

VOG-17M榴弹改装的无人机炸弹

做工简陋至极的榴弹发射器

这种发射器早先也出现在乌克兰战场上,虽然远距离基本派不上用场,但在巷战中吓唬一下拐角处的对手还是可以的,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双方似乎都在使用这种类似的装备。

VOG-17榴弹改装而成的简易手雷

一款基于苏制VOG-17 30mm榴弹改装而成的简易手雷。武器匠将VOG-17榴弹的底火和前部引信拆除,插入自制的手雷引信,与普通的手雷一样使用。

由于在巷战中的便利性和运输困难,叙利亚军火市场上的手雷价格居高不下,一枚手雷平均需要25-35美元(几乎和消声器一个价)。而在野战中更具威力的榴弹,由于作为“弹药”进口,受到的限制相对较少,在市场上往往供过于求。因此,催生了这种“榴弹改手雷”的改装工作,同样在1990年代的车臣战争中也曾经出现将VOG-17改装为手雷的事例。

VOG-17M榴弹改装的无人机炸弹

另一款基于VOG-17M榴弹改装的武器——无人机炸弹。叙利亚武器匠颇具创意地将羽毛球粘接在榴弹底部作为稳定尾翼,确保由无人机投下后引信先着地。叙利亚反对派有使用民用无人机或自制航模携带炸弹袭击政府军的事件,但袭击效果一言难尽。一看便知这款组装炸弹基本上毫无精度可言,威力也不会高于榴弹的水平,骚擾或者惊吓政府军还可以,要造成有效杀伤多半是指望不上的。

类似爆竹的榴弹

正式的榴弹都被拿来干别的用了,那么需要榴弹的时候怎么办?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答案是:逮啥用啥。例如,反对派士兵曾经使用单发撅把式霰弹枪改装而成的榴弹发射器发射类似爆竹的榴弹,这枚榴弹简单到连触发引信都没有,使用导火索引爆。此物实际的可靠性和杀伤效果同样值得怀疑。

做工简陋至极的榴弹发射器

叙利亚战场上出现的另一款自制榴弹发射器,口径不明,做工简陋至极,稍有武器常识的人大概都不敢将这样的东西拿在手里发射。

用大弹弓发射爆竹

当然了,如果连发射器都不趁了,直接用大弹弓发射爆竹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寄望——不再自行残杀

在持续了近10年的叙利亚内战中,各路民间工匠生产的自制武器层出不穷,令人感慨于人类在自相残杀这件事上体现出的智慧有多么惊人,但如果这份智慧能够应用在建设国家、造福叙利亚人民的事业上,那又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局面。

编辑/曾振宇

类似爆竹的榴弹

用大弹弓发射爆竹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