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军官直播感悟

时间:2020-08-29

黎子安

今年6月1日傍晚,我有幸走进了位于北京昌平的《轻兵器》杂志社,成为杂志社直播节目的嘉宾,与屏幕前的大小军迷朋友们一起欢度佳节。

从中学时期就开始迷恋各类军事杂志的我,第一眼看到《轻兵器》,就被杂志中专业、详实的内容深深吸引,平日里为数不多的零花钱都用来购买杂志了。可以说,从那时起,我与《轻兵器》结下了不解之缘。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愿考入军校时,我已经对各类枪支弹药的型号、性能如数家珍,令同学刮目相看。毕业前更是以一篇枪械相关论文打动了射击教研室的教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分配到原单位任职后,我有机会深入接触到更多种类的国内外枪械。為了尽快了解掌握它们的性能,我总会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到驻地附近的书报摊搜寻《轻兵器》的身影。通过不断的探索和实践,我逐渐从射手成长为射击教官。机缘巧合的是,我借助《轻兵器》杂志结识了几位给杂志投稿的作者,在与这些资深作者切磋、交流的过程中,我萌生了投稿的想法,最终也成为了《轻兵器》杂志作者中的一员。

这次走进杂志社进行直播,作为杂志社20余年的忠实读者,我感慨良多。就像《轻兵器》杂志社刘主编说的那样:“从读者到作者,从军迷到军人,从粉丝到嘉宾”,可谓一段“寻找初心”之旅。

从傍晚五点多开始,一边是窗外的滂沱风雨,一边是办公室里几位编辑不停忙碌的身影。审阅稿件、准备直播一直到晚上八点多直播结束后,杂志社的编辑们仍在埋头工作。才知道从小看到大的薄薄几十页杂志背后,编辑们为此付出的辛勤劳动。

为了让我这个“直播新兵”找到感觉,刘主编特意为我安排了一顿特殊的“工作餐”,拿出了平日里为加班准备的自热小火锅。在边吃边聊的过程中,我慢慢攒足了“底气”。

由于从来没有上过网络直播,开始确实非常紧张,好在谈论的话题为我熟知。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只要一提到枪械和射击,我就滔滔不绝、“两眼放光”。一顿“神侃”下来,发现想来漫长的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

遗憾的是,许多昼思夜想、精心准备的内容都没来得及细说,很多网友现场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及时的回答。为此,我借助贵栏目,做一个简要的答复:

关于枪械和相关射击训练:我认为“光打不练是傻把式”,而“光练不打是假把式”。对于射手而言,需要不断进行重复练习并最终形成肌肉记忆,提高射手技术动作的一致性,才是提高射击训练水平的不二法门。

至于我本人喜爱的枪械,实在太多了,很难取舍。如果非要比较一二,只能从首因效应的角度选择81-1。这个问题就像问:“《轻兵器》这么多期杂志里你最喜欢哪一期”?我只能说:“没有最爱,只有更爱!”

编辑/孙冰颖

点评

95式自动步枪是95式5.8mm枪族中的一员,其被广大兵器迷熟知,得益于它与众不同的身份。95式5.8mm自动步枪是中国第一代军用小口径步枪,1995年设计定型,1997年首次装备驻港部队,19g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金衍小朋友的这篇文章虽透露着稚气,但他对95式自动步枪的理解甚至超出了不少成年人。中国的轻武器研发事业底子薄、起步晚,又受到工业水平的制约,所以与欧美国家相比,确实存在差距,但也绝不像一部分群体理解得那般偏颇。

正视不足,不断超越,既是轻武器工作者应有的心态,也是轻武器蔡爱好者对中国轻武器的期待。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