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陆军运筹办公室

时间:2021-03-17

吕学志

1948年成立的霍普金斯大学运筹办公室是美陆军部早期的主要运筹分析机构。本文将揭秘运筹办公室为何成立,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出了哪些优秀的研究人员,为什么解散,以及对我们有哪些启示。

顺势而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的三个军种都进行了军事运筹学研究,而且都很好地支持了作战运用,例如反潜问题、飞机出动问题。而在战争期间,美国军事运筹学研究主要是在陆军航空兵(后来的美空军)和海军开展的。美陆军没有一个运筹组织,远远落后于英国陆军。英国陆军有许多运筹小组,它们遍布陆军的各个部门进行作战分析。美国只有海军和陆军航空兵进行了运筹学分析。到战争结束时,美陆军航空兵有26个作战分析小组被分配到空军司令部、战区、联队和学校。大约有250名分析员,涉及的专业范围很广,真正坚持英国创始人提出的混合团队概念。海军的工作主要分为两组,一组主要在大西洋进行反潜行动,另一组则主要在太平洋进行扫雷行动。后者的工作在战后多年一直保密,因此,其知名度远不如前者。

美陆军只有最早成立的弹道研究实验室(阿伯丁试验场)进行的一些研究可以被视为运筹学分析。弹道研究实验室对各种装备生存能力、飞机轰炸模式、武器效能进行了研究。然而,除了那些在二战期间与陆军航空兵合作的研究小组之外,陆军没有一个集中的运筹组织。

战争结束后,战时英美运筹组织转为民事机构,继续为各自的军种进行作战研究和分析。美国军方高层已经认识到了运筹学研究对军队作战与建设的重要性,需要建立一个陆军运筹分析机构。根据1947年的《国防法》,美空军总部内部有由军事和文职人员组成的运筹部门,外部有兰德公司。兰德公司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的研究机构。根据与麻省理工学院的合同,美海军选择继续保留其战时小组。美海军运筹组织在经过数次更名后被称为海军分析中心,一直在华盛顿特区的大都会区,是一个完全独立的非营利组织。陆军与著名的霍普金斯大学签订了一份合同,授权霍普金斯大学建立和管理一个陆军的运筹组织,专门为陆军进行运筹方面的研究。这个组织最初的名字是通用研究办公室,埃利斯·约翰逊被推荐担任主任。

东迁西徙

陆军运筹办公室的行政办公室最初设在华盛顿特区的麦克奈尔堡,之后搬到了马里兰州切维蔡斯康涅狄格大道7100号的女子培训学校。这处房产在战争年代因未缴税款而被政府接管,4H俱乐部买下了这片土地,并计划将其总部设在该地。然而,战争结束后,美国正进行大规模的住宅建设,所以建筑材料很难获得。陆军和4H俱乐部达成了一个协议:4H俱乐部将房产租给陆军,供运筹办公室使用,直到4H俱乐部筹集足够的钱,可以进行整修和重建。女子培训学校校园由3栋楼组成。主楼有行政办公室、研究人员办公室和图书馆。校长楼和科学楼是重大研究项目组的所在地。朝鲜战争期间研究人员增加,运筹办公室又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租用了办公楼,并在德国海德堡美陆军欧洲总部和韩国汉城美国第8军设立了办事处。当陆军被迫将康涅狄格大道7100号校区归还4H俱乐部时,运筹办公室又搬到了位于贝塞斯达阿灵顿路旁的一栋四层办公楼。直到1961年解散,运筹办公室一直在那里办公。

霍普金斯大学运筹办公室于1948年成立

人才济济

运筹办公室的大多数研究人员都有军事经验。1948年至1961年期间加入运筹办公室的研究人员人数为272人,其中30%是女性。专业的保障人员(不包括秘书人员)有15人。陆军还派了30名现役军官作为联络员和军事顾问。通常,运筹办公室有10~15名军官,军衔从上尉到上校。此外,运筹办公室还有18名人员入伍。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陆军专门为应征的科学研究人员设立了一种新的人员类别。运筹办公室的入伍人员一般都有数学、化学、生物、工程等专业的高等学位(硕士或博士)。这些入伍人员作为作战分析员、联络官和军事顾问参与研究。1952年5月,美国运筹学协会成立,共有73名成员,其中9人来自运筹办公室,桑顿·佩奇还是《美国运筹学会学报》的主编。

埃利斯·约翰逊是运筹办公室的创始人,也是唯一的主任。运筹办公室取得的成就与约翰逊博士密不可分。约翰逊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后,于1934年前往华盛顿,在美国海岸和大地测量局从事磁性仪器的工作。1935年,他加入卡内基研究所地磁系,成为地球物理学家。1940年初,他调到海军军械实验室(NOL),先是担任顾问,然后是研究部副主任,在那里他将消磁技术用于扫雷。在海军军械实验室,水雷战小组进行了初步的战争试验,研究布雷和扫雷。当约翰逊战后创立了运筹办公室时,该小组中的许多人都加入了他的队伍。1941年12月6日星期六(日本袭击珍珠港),约翰逊实际上在珍珠港进行了空中布雷攻击试验,他在美军遭袭之后立即参与珍珠港扫雷行动,以使剩余的军舰能够转移到公海。

运筹办公室有许多优秀的科学家。詹姆斯· W·约翰逊提出“五群制原子师”。被认为是军队战斗建模之父的理查德·E·齐默曼,使用数字计算机来描述战斗,撰写了对蒙特卡洛仿真具有巨大影响的文章(发表于《管理运筹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1956年),因此获得1957年兰彻斯特奖。

物理學家埃利斯·约翰逊是美陆军运筹办公室的负责人

成绩斐然

在运筹办公室13年的历史中,研究课题涉及防空作战、游击战、城市战、非常规战、心理战情报、后勤、武器系统和民事事务,对运筹学的发展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最初两年,陆军的分配的主要研究任务包括对其他国家的军事援助、炮兵射击误差原因研究、装甲部队的作战。在这段时间里,全职工作人员达到了40名。为了提供及时支持,运筹办公室还成立了一个由100多名顾问组成的团队,他们与许多研究和分析公司建立了联系。陆军授权和资助的15个核心项目为其提供了发展起步的坚实基础。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时,约翰逊很快意识到战争创造了机会。他到达朝鲜,为战区的分析团队确立了工作方式。到了秋天,运筹办公室在战场上有40名分析人员(仅在几个月前,整个运筹办公室才只有40人)。到战争结束时,超过50%的专业人员在战区工作。运筹办公室写了数百份报告,对军事行动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运用战略轰炸机B-29实施战术近距离空中支援。运筹办公室威廉·L·惠特森领导的小组应陆军总部的研究要求提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建议:“尽可能使用B-29进行近距离空中支援。”B-29是一种大型运输机,专门用于对战略目标实施远程轰炸。空军认为使用它进行近距离空中支援就像用牛刀杀鸡,但运筹办公室自有理由。中朝军队害怕白天的空袭,他们大部分的机动和战斗都是在夜间进行的。所以,从空中打击他们最有利的时间是晚上。较之其他飞机,B-29有更多的导航和雷达设备,是最适合在夜间进行导航的飞机。运筹办公室还给出了更快速、更准确发现目标的建议,并设计了使轰炸机准确到达作战地域的方法。战略轰炸机就是这样承担起了战术任务。

心理战分析。运筹办公室通过分析发现心理战效费比很高,因心理战被俘人数占了总被俘人数的很大一部分。研究人员也发现普通的中朝士兵对美军关于共产主义的邪恶和联合国的正义等宣传并不感兴趣。更重要的是,许多士兵是文盲,看不懂美军的宣传单。运筹办公室建议,心理战要扩大范围,并由集中后方中心指挥转变为由每个师独立指挥,专门针对各个师直接面对的部队。传单用图片代替的文字,并用飞机和汽车上的喇叭进行喊话来补充。运筹办公室还建议将心理战职责从陆军情报部门(G-2)移交给作战部门(G-3),他们认为宣传实际上是一种武器,其使用计划应由制定作战计划人员制定。远东司令部接受了建议,心理战力量增加了十多倍。

解开中国军号的秘密。1950年11月,中国志愿军参战,并开始使用令美军沮丧的、变幻莫测的战术。一位运筹办公室顾问S.L.A.马歇尔通过采访数十名遭受中国军队痛击的人员,确定了这些战术。马歇尔对重要的细节非常感兴趣,甚至让士兵们吹出他们所记得的令人紧张的中国军号,然后告诉他是在什么情况下听到的。马歇尔能快速记下中国军号,并解释说这大部分是战术信号,以代替无线电信号。第8军对马歇尔的《中国战术入门》非常重视,快速进行印刷,一直分发到排。

各类武器的反坦克毁伤效能分析。运筹办公室研究人员几乎对朝鲜战争中所有被毁的中朝坦克进行了一次“体检”,系统地记录下坦克损伤原因。结果显示,飞机对敌军坦克的毁伤占比还不到总毁伤的一半。地面部队的武器(火炮、火箭筒和坦克)占了剩下的一部分。其他因素包括地形、燃料缺乏和故障。最有效的武器是凝固汽油弹,这是一种凝胶状的汽油弹,即使爆炸点距离坦克较远也会溅到坦克上,造成坦克损伤。

独立至上

在运筹办公室的多年科研活动中,约翰逊开发了一种研究规划过程。每年陆军和运筹办公室都各自确立研究项目。约翰逊和其他高级研究人员将会见陆军中职务对等的军官,并审查所有候选项目。在讨论中,双方会提出一个都能接受的研究项目计划,这项计划占经费的大约80%。根据协议,剩余的经费平均分配给陆军想做但运筹办公室看不到价值的项目,以及运筹办公室想做但陆军认为没有必要的项目,各约占经费的10%。

运筹办公室的入伍人员一般都有数学、化学、生物、工程等专业的高等学位

在运筹办公室的13年历史中,一切并不是那么轻松和谐。陆军的一些官员逐渐开始担心运筹办公室太过独立于陆军指挥,企图对项目规划过程施加更多的影响。1961年,这帮人认为与约翰逊博士的合作合同已到期,于是向霍普金斯大学校长提出请求,要求该大学考虑为运筹办公室任命新领导。米尔顿·艾森豪威尔博士在与运筹办公室高级职员讨论后,向陆军官员指出,创建运筹办公室作为大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其背后的想法是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为陆军进行研究和分析。如果陆军决定大学如何管理这个机构,尤其是大学选择谁来领导这个机构,这种独立性就受到了威胁。如果陆军想要对一个向陆军提供运筹分析支持的机构进行更多的管理控制,那么就没有必要与霍普金斯大学合作。霍普金斯大学运筹办公室于1961年8月31日午夜解散。之后陆军又与非营利研究分析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开启了另一段美陆军运筹发展的历史。

回忆永存

在运筹办公室的13年历史中,留给历史的不仅是648份研究报告、数千项结论和建议,还有其值得记忆的做法,给我们带来启示。

开创了陆军运筹研究领域。陆战被认为是比空战和海战更难进行运筹学研究的领域。一方面,陆战不像空战那样只受到一种新技术(雷达)的影响;另一方面,空中或海上便于几何分析,在地面上部队行动不适合这样的分析。因此,如果运筹办公室要在支持陆军规划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它就必须学会如何定义问题,确定可供分析的要素,并通过改造或发明找到分析方法,因为几乎没有任何可以直接参考的先例。

建立了科学合理的组织原则。运筹办公室的组织原则包括广泛的研究主题;对分析人员的研究进行控制和管理;以及密切参与陆军的作战实践,包括获得描述组织和系统性能真实的原始数据;管理者参加科研,以保持与机构科研管理的现实联系。这些组织原则对于现代的科研机构仍然具有借鉴意义。

注重研究机构学术环境建设。由于许多研究都是秘密的,有必要维持健全的保密程序。在保密控制的范围内,约翰逊明确表示,所有经过适当审查的研究人员都有权接触正在进行的研究。所有研究人员都被视为同行评议员,也可能成为项目的参与者。所有研究人员传记都印制并分发给全体人员,用于确定哪些同事可以回答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或担任报告的评审人员。还向所有研究人员提供按专业、兴趣领域和特殊能力划分的研究人员交叉指数。每周举行研讨会和座谈会,涉及计划进行的或正在进行的研究,或研究人员关注或特别感兴趣的主题,例如用于分析的新数学工具。

注重运筹研究的军民融合。约翰逊关注私营企业军事运筹能力的发展,他坚信民间公司有能力支持美国防建设。门罗堡的作战运筹小组被分包给马萨诸塞州技术行动公司。在一段时期,当约翰逊对商业公司能够独立运作感到满意时,作战运筹小组的全部管理权移交给了技术行动公司,技术行动公司成为了作战运筹小组的总承包商。在后来的几年里,作战运筹小组成为美陆军作战发展司令部的一个非常大的机构,建立该机构是为了从美大陆陆軍司令部手中接管条令开发职能。此外,作战运筹小组在越南战争期间为美军进行了大量研究。

责任编辑:张传良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