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围攻瑟堡港

时间:2021-03-17

鸿渐

对于成功登陆诺曼底的盟军来说,当务之急是要控制一个可靠的港口,以实现大规模的后勤运补。在盟军的计划中,位于诺曼底地区科唐坦半岛最北端的瑟堡是上佳之选,不过围绕此地争夺的激烈程度,超出了计划者的预期。

切割科唐坦半岛

按照盟军的任务分工,夺取瑟堡是美军的任务,第1集团军司令奥马尔·布莱德利将军的战役企图是自诺曼底登陆场朝科唐坦半岛正西方推进,一举将半岛分割成南北两部分,从而孤立北端的瑟堡。

美军为此目的调兵遣将,参与部队包括第4、9、79、90步兵师和第82空降师一部,由第7军军长劳顿·柯林斯将军统一指挥。柯林斯在美军中以行动敏捷著称,在同日本人交战的瓜达尔卡纳尔战役中,柯林斯就因指挥第25步兵师展开迅猛而无情的攻击而人送绰号“闪电乔”。在科唐坦,柯林斯自然打算再现“闪电”本色,不过瑟堡之战的进展将比他打算的要艰苦得多。

参与瑟堡炮战的德克萨斯号战列舰

在美军参战各部中,只有第82空降师和第9步兵师是有战斗经验的,第4、79、90师则是未经战阵的青涩部队。本方部队素质的参差不齐,加上德军的负隅顽固,以及并不利于进攻一方的地形,都增加了盟军在进取瑟堡的难度。

攻击行动始于6月14日,也就是诺曼底登陆8天之后。第一个步骤由名声在外的第82空降师负责,在师长马修·李奇微少将的带领下,空降部队在拉斐尔地区越过默德里特河,在西岸建立了一处桥头堡。第90步兵师随后跟进,在同一位置过河西进。在诺曼底登陆的第9步兵师后来居上,在超越了第90师的位置后直指杜夫河。受此影响,第90师略向北转,以保护第9师的右翼安全。

两天后,第82师和第9师各用两个团的兵力为突击部队,在圣萨维尔附近越过杜夫河,到了18日,第9师第47团的先锋营成功进抵科唐坦西海岸的圣洛多维尔,从而成功地将半岛一切为二。

至此,第7军效率颇高地完成了战役的第一阶段任务,半岛北部瑟堡地区的敌军已经被孤立。而从6月18日深夜起,一股强劲的东北风带着暴雨开始席卷诺曼底海滩,持续两天的“大风暴”重创了盟军的登陆场,尤其是摧毁了美军登陆点的奥马哈海滩的人工港。由天灾导致的后勤灾难清楚地表明,盟军必须尽快夺取法国北部的深水良港,否则将无法持续送入进击欧洲大陆所需要的大量军队、武器和物资。

在此背景下,布莱德利和柯林斯经会商后决定调整攻击瑟堡的作战计划,美军将把3个步兵师一字摆开,并排进攻瑟堡:第4师在右,第79师居中,第9师在左,而进展较慢的第90师作为预备队。除了已经分配到每个步兵师的坦克和坦克歼击车部队外,第4骑兵团的两个坦克中队也奉命参战;而作为对各师的师属炮兵营的加强,第7军的军属重炮营也将参与对瑟堡的攻坚。

“要塞区”的守卫者

尽管并不清楚对手的确切人数,但是依据诺曼底登陆前的空中侦察、法国抵抗组织提供的情报,以及新近从德军缴获的相关文件,盟军能够大致了解瑟堡敌军的布防情况和防御工事的配置。

受到严重破坏的瑟堡港区一景

瑟堡地区的德军主力是由埃里希·马尔克斯将軍指挥的第84军。战斗开始前,兵力为1.1万人的第243师刚刚增补了一批野战炮和迫击炮,还获得了一些突击炮,同时为了适度提高机动性,该师3个掷弹兵团中的两个配备了大量自行车。拥有1.2万兵力的第709师的卡车和自行车很少,所以负责控制瑟堡外围的一系列防御工事,做静态的防守。

来自空军的第91师只有两个掷弹兵团,总兵力约8000人,该师驻防瑟堡港区,得到数量有限的炮兵的支持。除了上述各师,第84军的序列中还有若干独立的部队。

诺曼底战役打响后的6月9日,法国北部的德军指挥官从布列塔尼向瑟堡增调了第77步兵师以为补充,不过这个师兵力不足,其两个掷弹兵团共有1万士兵,外加16门野战炮和12门反坦克炮,被部署在了瑟堡东南部的瓦洛涅斯。

总体上看,德军在瑟堡地区的兵力规模估计为4万余人,另外还有1.5万名不同成分的战士及准军事人员,他们主要是德国空军和海军的人员、高射炮手以及来自托特组织的劳工人员等。

在席卷诺曼底地区的风暴结束后,美军就加强了对瑟堡的进攻,进攻一方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占据着优势,但是科唐坦北部多样化的地貌却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美国人的优势。美国大兵首先得在崎岖不平的灌木树篱中作战,接着进入树木较少的地区,继而是海角附近的开阔地,最后是错综复杂的瑟堡城区和港口本身。

科唐坦半岛上的几条河流也构成了天然障碍,尽管这些河流都不宽,水流也不湍急,但都流经低洼的沼泽地带,这些水网地带充斥着水草地、沟渠和泥沼,极大地制约着美军装甲部队和炮兵的行动。

不过,虽然进展慢于预期,美军还是凭借着优势兵力逐步压缩德军的防线。战至6月20日,损失惨重的德军第84军各部不得不放弃外围阵地,逐步向瑟堡退却。而在攻下了城郊的瓦洛涅斯后,美国人得以从瑟堡周边的高地仔细打量这座港城。

瑟堡看上去就像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道路被铁丝网封锁,郊区布满了碉堡、火力点、战壕和地雷区,城区道路和建筑物也变成了守军的据点。其实那时的瑟堡守军已是弹药不足,士气低落,也没有可能从外界获得任何支援了,不过受命坚守瑟堡的卡尔·威廉·冯·施列本中将仍在想方设法充实防线,打算尽可能久地守住已经被宣布为“要塞区”的瑟堡。

一步一步前进

在最后的总攻之前,柯林斯将军向他的对手冯·施列本中将发出了正式的劝降要求。虽然城中的补给已经不多,外界也没有援兵的迹象,但是在权衡了希特勒“死守瑟堡”命令的含义之后,施列本拒绝了柯林斯的最后通牒。

美军在6月22日发起了对瑟堡的总攻,首先上阵的是美国陆航的大批轰炸机,在这些飞机完成投弹返回基地时,第7军的步兵便投入了战斗。第4师在东面挺进,但在攻打重兵把守的阵地时进展缓慢,直到友军的坦克和坦克歼击车上前展开火力压制,第4师才有所进展。

瑟堡郊外一处德军堡垒停止了抵抗

与此同时,位于中间地带的第79师沿着瓦洛涅斯—瑟堡公路行进,目标是攻占城南的杜鲁尔堡垒和附近的一线高地。在步兵们于晚上停顿下来之前,取得了稳定的进展。

在西南方向,第9师进抵努瓦因维尔,并从那里威胁德军主防线的完整性,为求防线连贯,施列本不得不向这个方向投入最后的预备队,美军的推进暂时被阻挡住了。

23日全天,美军采取了穿插行进、绕过德军坚固据点的战术,以保持前进的势头。这带来了突破,也造成了一些问题,从被美军留在身后的据点中,德军士兵不时对美军的供应线实施袭扰。为了消灭这些抵抗者,美军部队不得不展开了数十次扫荡行动。

而随着一处又一处抵抗点被消除,美军炮兵开始位置前移,第7军的军属和师属重炮自6月23日下午开始对瑟堡展开了猛烈的炮击,同时美军轰炸机也不断地朝城区和港口投下炸弹。到那时,在瑟堡作困兽之斗的守军规模已经缩减到2.1万人,弹药已所剩不多,几乎没有可用来对抗美国坦克的武器,但是施列本和他的部下仍打算抵抗到底。

在多处地段,美军士兵已经穿透了残破外围防线上的空隙,朝着瑟堡城郊挺进。战至24日晚间,第4师的第12团占据了城东郊俯瞰港口的高地,并在战斗过程中抓获了800名俘虏。

瑟堡的防御体系正在崩溃,但是德国人仍打算在残破的城市中负隅一战。在阻击美军的同时,施列本下令对港口实施全面破坏,就算此地最终不免落入敌手,也要让它变成一个无用之地。

军舰与炮台的决斗

地面攻防战趋于白热化的时候,盟军打算开辟另一条战线,也即从海上向瑟堡地区的守军施压。为达此目的,盟军抽调美国和英国的军舰组成特遣舰队,由美国海军少将莫顿·德约指挥,准备集中轰击科唐坦半岛北部和东部的德军海岸炮兵阵地。

由于受恶劣天气影响,德约的舰队直到6月25日才开始投入作战。凌晨4时过后,在由英格兰驶往瑟堡附近水域的过程中,德约将舰队分成两队,第一队由他本人指挥,第二队由布莱恩特海军少将带队。

临近中午时,舰队抵近瑟堡,位于瑟堡以西数千米的德军奎克维尔岸防炮台率先开火,接着,德约分舰队在离岸约13000米处同德军炮台展开了历时两个小时的激烈决斗。到下午14时40分,在英国巡洋舰向炮台射出318发152毫米炮弹后,奎克维尔炮台似乎被压制住了。但令人惊讶的是,当德约的分舰队在晚些时候驶往远处时,从奎克维尔方向上居然又打来了几发炮弹。

在友舰与德军炮台较量时,塔斯卡卢萨号巡洋舰另有任务,它的打击对象是瑟堡本身。经过火力修正,这艘巡洋舰发出的203毫米穿甲弹成功摧毁了瑟堡守军的一处混凝土炮位,另有多个碉堡也被击毁。

相比之下,由布莱恩特少将率领的另一支分舰队的处境较为不利,这支分舰队的对手是瑟堡以东约9千米的汉堡炮台,此处配置着4门280毫米口径的巨炮,而且这些火炮藏身于由钢筋混凝土和钢质穹顶构成的强化工事中。

280毫米巨炮的射程高达36千米,而布莱恩特分舰队中射程最远的德克萨斯号和阿肯色号也只能打到18千米远,因此盟军舰只必须冒险向海岸靠拢才行。中午过后不久,分舰队在距离岸边16千米处突遭德军火炮攻击,巴顿号驱逐舰第一个中弹,但好在是一枚哑弹。

接着在12时32分,驱逐舰拉菲号又被一发280毫米炮弹打中,居然也是一枚哑弹!当水兵们打算把这发180千克重的炮弹扔到海里时,发现其上有捷克人留下的标记,看起来,哑弹是捷克抵抗者在军火生产过程中所做的破坏所致。

接着两艘美国战列舰开始朝汉堡炮台开火,交战双方随即展开了猛烈的炮火对射。德克萨斯号用自己的主炮打出了3轮齐射,不过同样遭到了德军巨炮多轮齐射的回敬,炮弹危险地从舰首和舰尾划过。

12时51分,当奥布莱恩号驱逐舰中弹受创后,布莱恩特下令分舰队与海岸线拉开距离。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阿肯色号发射22发炮弹成功摧毁了汉堡炮台附近的一处炮位,而与此同时,德克萨斯号继续对战汉堡炮台本身。

德軍俘虏列队离开,墙上写明“瑟堡”

恢复使用后的瑟堡港

飞来的一发280毫米炮弹命中美国战列舰的舰桥,这一次不是哑弹,爆炸造成掌舵官克里斯·克里斯蒂安森等多人当场死亡,另外11人受伤,舰长贝克海军上校虽然被气浪抛到了甲板上,却奇迹般地未受损伤。

这是一场艰苦的炮战。15时过后,在德克萨斯号和阿肯色号已分别向汉堡炮台发出206发355毫米炮弹和58发305毫米炮弹后,布莱恩特分舰队驶离了战场。

重要的胜利

在海上炮战的同一天,地面战斗有了新变化。在P-47的支援下,第79师第314团攻陷了瑟堡东南郊的一处重要阵地。随着德军战线不断被割裂,瑟堡城内的施列本将军和他的战地指挥官们之间的通讯逐渐中断,被孤立包围在城郊的德军零散部队失去了集中控制,作战意志开始变得薄弱。美国人适时打起了心理战,他们发送德语广播要求守军放下武器停止抵抗,并承诺提供食物和医疗保障,此举颇为奏效。

6月26日上午,第79师的两个团趁着敌人的溃散全力进击,先是拿下了卢布堡垒,继而攻取了瑟堡港口区域。随着天色渐暗,瑟堡城区内的施列本中将不再坚持,带着他身边的850名德军士兵投降。

战斗在次日继续。上午10时左右,瑟堡城区内最后一批有组织的抵抗者,也即藏身于该市南部令人生畏的海军兵工厂的守军,在一辆美国坦克抵达该建筑的前门后放弃了战斗。有近800名德国人在兵工厂被俘,其中包括要塞副司令罗伯特·萨特勒少将。

当枪炮声在瑟堡城区和港口逐渐停息时,瑟堡以西32千米处的黑格角海岸地区,就成了德军在科唐坦半岛北部的最后存在。第9师在坦克和坦克歼击车的支援下向这处阵地发起了最后的进攻,冈瑟·凯尔中校指挥下的数千名德国陆、海军士兵在残阵中做了最后一搏。在经历了猛烈的炮击之后,德军在黑格角的防线被攻破,战斗到7月1日完全结束,凯尔中校和他的参谋人员被俘,大批德军士兵成了俘虏。

瑟堡战役于兹结束,作为胜利者的第7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美军共有2800人阵亡,1.35万人负伤,5700人失踪,人员损失之大远远超过盟军最高指挥部的预期。至于在劣势中持续抵抗的德军的损失是3.9万人战死、负伤和被俘。

盟军掌握瑟堡的时间,比计划晚了6天,而且港区已经遭到德军严重破坏。不过经过盟军海军和工兵部队夜以继日地工作,瑟堡港很快就恢复了生机。

到战争结束时,盟军通过瑟堡港输入了282.67万吨各类军需物资,还有13.02万名兵员通过这个港口进入欧洲战场,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夺取瑟堡确实是同西欧战事的最终胜利密切相关的关键步骤。

责任编辑:张传良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