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化作战是智能化战争的基本形式

时间:2021-03-17

吴敏文

社会形态是战争形态的母体。当智能化技术成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的主导技术,社会形态开始向智能化演变的时候,战争形态必将随之向智能化演变。与此同时,生产方式决定作战方式,当智能无人化生产成为社会生产的主导方式之时,智能无人化作战即随之成为基本的作战形式。

无人化作战概念

中西文化都重视厘清所讨论问题的概念。中国文化强调: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令不行。克劳塞维茨认为:“任何理论必须首先澄清杂乱的、可以说混淆不清的概念和观念。只有对名称和概念有了共同的理解,才可能清楚而顺利地研究问题。”为此,我们先对无人化作战这一新的概念进行梳理和界定。

那么,怎样界定无人化作战呢?在此,我们可以做一大致界定:无人化作战即以智能化技术为依托,以智能化作战系统为中介,主要运用陆、海、空、天、电、网等无人作战平台所进行的,以夺取和保持决策优势为基础,以摧毁对方武器体系、作战体系,并夺控整个战场控制权为目标,从而夺取作战胜利的作战形式。在此,需要强调的是:其一,无人化作战是一種作战形式;其二,无人作战平台成为战场平台中的主体力量;其三,战场空降涵盖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空间;其四,战场对抗的中介系统是智能化作战系统;其五,衡量是否取胜的标准是摧毁对方作战系统或完全掌控战场控制权。

理解无人化作战,必须把握以下三个要点。

一是无人化作战是基于战场中介系统的智能化。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同时,战争对抗中有将暴力推至顶点的趋势。那么,怎样在尽量减少己方牺牲,特别是将生命损失降低到最少的同时,达成消灭敌人和获取胜利的目标,就成为战争筹划者和参与者始终不渝的追求。达成这一目标的基本思考方向,就是将原始战争人与人的直接对抗,通过中介系统——武器装备系统隔离开来。武器装备系统作为对抗双方的中介系统,应运而生。

人类运用中介系统进行军事对抗的历史非常悠久。钱学森指出,人类告别徒手搏斗之后,就进入了冷兵器战争时代;火药的发明,推进人类战争进入热兵器时代;蒸汽机的发明,推动人类战争进入机械化时代;信息技术的发明和在军事上的广泛运用,推动人类战争进入信息化时代。智能技术的成长发育,以及在军事上越来越广泛的运用,再次推动人类战争进入智能化时代。纵观人类战争发展和进化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部作战双方借以对抗的中介系统的发展进化的历史。

战争中介系统的出现和运用,使得战争本身越来越丰富和复杂,也使得技术和以技术为基础的战术运用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归根结底,战争的分代,亦即战争形态从低级向高级的演化,核心因素是技术进步和将技术物化为武器装备后的不同战术运用。

无人作战需要依托人工智能系统

从这个角度考察战争形态的演化和作战形式的演变,可以看出一条非常清晰的轨迹和路线: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徒手搏斗和使用最原始的石器作为武器的作战——以冶炼技术为核心技术的冷兵器作战——以火药为核心技术的热兵器作战——以蒸汽机为核心技术的机械化作战——以信息技术为核心技术的信息化作战——以智能化技术为核心技术的智能无人化作战。

二是智能化战场中介系统可以替代或部分替代人的智能。无人化作战与此前作战形式的一个显著不同是:此前的作战形式中,情报获取与分析、做出情况判断结论与定下作战决心、作战计划拟制和作战命令下达、作战过程中作战行动的指挥控制、武器装备的操作使用,以及对作战目的是否达成的判断和做出是否停止作战的决定等,都不能脱离人的现场存在。这是因为在此前的战争中,战争中介系统仅是替代和延伸、强化了人的体力与技能。而无人化作战的出现,依托的是智能化技术的成长发育和越来越广泛的军事运用,战争中介系统已经可以替代和强化人的、至少是部分的智能。

智能化的战争中介系统的出现,人类通过发展和运用智能化技术,使得观察、定向、决策、行动(OODA循环)或侦、判、打、评作战环路中需要人的智力参与的环节,亦可以通过智能技术和其物化的智能系统的参与而实现。它促成的革命性变化是,人几乎可以不进入作战区域,在战场之外就可以实现对战场要素和作战行动的精准指挥控制。

三是无人化作战中人可退居战场幕后。人类战争史上,人始终是核心和主导因素。孙子兵法一方面强调,“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另一方面指出,“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国由人组成,战争是人与人的对抗;人既是战争的手段,更是战争的目的。

无人化作战不是无人作战,“人是战争的决定性因素”这一断语,只要战争仍在人类之间进行,就永远不会过时。我们说某一作战平台是无人作战平台,那是相对于有人作战平台而言,如无人机和无人战车、无人坦克等,完全实现了自主操作或人类远程操控;与由人类士兵驾驶员驾驶和操作的作战飞机、坦克、装甲车等相比,平台本身不承载人类士兵。这类作战平台,无需人的现场存在,但仍然牢牢地控制在人的手中。所以,在无人化作战中,仅是军人不直接出现在战场,不参与战场直接对抗,但并不能脱离人的操控,人仅是从战场前台退居战场幕后而已。

人虽然退居幕后,但仍是战争的主角

四是无人化作战的演变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大致区分为三个阶段:有人为主、无人为辅的初级阶段,有人为辅、无人为主的中级阶段和认知有人、行动无人的高级阶段。例如,根据日本防卫省的计划,日本将分三个阶段组建实施无人化空战的无人战机中队:第一阶段,推出无人遥控战机,实现远程控制;第二阶段,以一架有人战机控制数架无人战机,进行“编队协同”作战;第三阶段,形成完全自主的无人战机中队。

无人化作战的产生与发展

“飞天”是人类共同的美好梦想。中国敦煌的壁画中就有大量“飞天”的美好意象。1903年12月17日,美国著名的发明家莱特兄弟首次试飞了完全受控、依靠自身动力、持续滞空的飞机。这是世界上第一架真正意义上的飞机。1909年,第一架遥控航模飞机在美国试飞成功,被认为是世界第一架无人飞机。

无人机一旦出现,立即被用于军事目的。1921年,英国成功试飞第一架无人靶机。随后,澳大利亚、加拿大、以色列、美国、前苏联、日本、德国等纷纷研制成功无人靶机。二战期间,携带不同载荷的无人机被用于战场侦察、目标探测、监视、电子战等用途,并开始尝试将无人机改造成无人作战飞机。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沿苏伊士运河使用大量美制BQM-74C石鸡多用途无人机模拟有人作战集群,成功掩护有人作战机群突防,摧毁了埃及沿运河部署的地空导弹阵地。1982年叙以贝卡谷地中,以军用猛犬无人机成功诱导叙利亚贝卡谷地的地空导弹阵地的雷达开机,精确获取其战技参数,有人作战飞机紧随其后,一举摧毁叙利亚在贝卡谷地的所有防空导彈。

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大量使用无人机参战,包括美国的BQM-147A敢死蜂、FQM-151A短毛猎犬、英国的不死鸟、法国的玛尔特MKII、加拿大的哨兵和以色列的先锋等无人机,总共飞行近千架次,为多国部队实时了解伊拉克的军事目标分布、防空系统状况、军队和武器装备的部署及调动、战场态势,以及评估空袭效果等,提供了大量情报和依据。科索沃战争中,无人机充当了北约联军78天战略空袭的开路先锋,运用各型无人机达300多架,用于低空侦察、战场监视、电子对抗、战况评估、目标定位、气象资料收集、飞行员营救和传单散发等任务。

阿富汗战争中,无人机作战更是大显身手。2001年11月15日凌晨1时,一支随塔利班大部队撤出首都喀布尔的小分队来到一个小镇稍事休息。此时,一架美军捕食者无人机所载夜视摄像头从4000米高空抓住了目标,立即将影像通过卫星通信系统传送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美军指挥中心。美军指挥中心判断这个小分队里必有非同寻常的重要目标,于是调动正在空中巡航的3架F-15战斗机和捕食者无人机实施协同攻击。事后证明,这次攻击成功击毙塔利班首领本·拉登的副手拉提夫,及其所率指挥机构。

捕食者无人机多次参与美军“斩首”行动

此次攻击开启了运用无人机斩首对手高级指挥人员的先河。查打一体无人机所具有的重大战场优势凸显出来。对此,世界各国给予高度重视。2002年度《日本防卫白皮书》认为:“阿富汗战争充分显示了尖端军事科学技术的威力,加深了人们对军事变革的认识。信息技术的发展,可以实时传送、共享战场上的图像和有关攻击目标的情报,并可据此在很短时间内实现指挥控制。另外,无人侦察机可以使士兵方便而安全地搜集情报,实现实时传送。”

从此,美军运用无人机对对方重要任务目标实施斩首的做法成为滥觞。2002年11月4日,美军利用捕食者无人机,在也门西北部成功斩首本·拉登助理、“基地”组织头目、也门科尔号驱逐舰爆炸案主犯哈里斯。此后,美国运用无人机斩首的著名人物包括“圣战者约翰”刽子手埃姆瓦齐、巴基斯坦塔利班首领法兹卢拉、伊斯兰圣战组织在阿富汗的二号人物扎曼、伊斯兰圣战组织后勤高层方负责人塔里克·哈尔兹、本拉登的女婿阿玛斯里、伊斯兰圣战组织头号黑客朱奈德·侯赛因等。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美军无人机已经进行超过一万次猎杀行动。直至最近,2020年1月3日凌晨,美军出动MQ-9无人机发射3枚地狱火导弹,成功猎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2020年11月27日,伊朗顶级核科学家穆赫森·法赫里扎德被远程操控的无人车中的自动武器精准射杀,与他相距25厘米的妻子却毫发未伤。

除了运用无人作战平台进行精准斩首之外,无人作战平台的成规模运用也开始崭露头角。2019年9月14日凌晨,位于波斯湾沿岸的沙特石油炼厂遭遇智能化无人机群的攻击;智能化无人机群隐蔽突防、精确制导、自主寻的,转瞬之间精确摧毁石油生产大国沙特阿拉伯多达一半的石油生产能力,达成一次中小型战争的打击效果。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于2020年9月27日爆发的军事冲突中,阿塞拜疆运用无人机群携带毁伤载荷攻击亚美尼亚地面部队,在24小时内摧毁亚美尼亚方面坦克130辆、火箭发射系统50个、武装车辆64部、防空导弹系统25个,还有S-300导弹和大批火箭炮、榴弹炮、装甲车等。普遍的评估结果认为,阿塞拜疆的取胜,无人平台的参与具有决定性作用。

无人化作战已成重要作战形式

战争形态是关于战争的总体描述,包括军事技术、武器装备、作战力量、作战理论、作战形式、军事训练、后勤保障等各个方面,军事技术是其中的主导和核心要素,如以蒸汽机为核心的机械化战争、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信息化战争、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智能化战争等。作战形式是对作战行动的整体描述,如运动战、阵地战、一体化联合作战、智能无人化作战等。它既随核心技术的不同而发生革命性变化,也在核心技术演变过程中保持一定的稳定性。

无人化作战已经在作战中发挥决定胜负的关键性作用。从无人作战平台载荷所具有的作战功能、实际作战运用和达成作战效果来看,无人作战平台已经从作为靶机执行侦察、监视、目标定位、资料收集等辅助作战功能,发展成为实施电子战、精确火力摧毁等主要作战行动;从单独实施定点清除的斩首作战,发展成为达成对敌关乎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工厂以及地面装甲集群和武器系统实施大量摧毁等关键作战目标……整体上说,无人化作战的地位与作用,已经从达成单一特定目标,发展成为对作战胜负起关键、甚至决定性作用。可以预计,随着无人作战平台数量的增加和功能的演进,作用将更加突出。这必将使无人化作战从战术行动上升为具有全局性意义的作战形式。

美军击杀伊朗军方重要人物苏莱曼尼现场

无人作战平台是无人化作战的主导力量。随着智能化技术的进步和在军事上越来越广泛的运用,无人作战平台已经从技术简单、用途单一的无人靶机,发展成为能够承担侦监视、预警、探测、电子战、火力攻击等功能综合、高度智能化的无人飞机、无人陆上战车、机器人,以及海上无人舰艇和水下无人潜艇等,遍布整个战场、深入各维空间的无人作战系統。从平台大小上看,一方面是小型化、便携式,起飞总重量大于2.3千克、小于25千克,制造成本低,主要用于集群攻击;另一方面是大型化、集成式,即发展大型多任务战略平台,可以遂行多手段电子攻击、全纵深火力突击、多方向兵力攻击等复杂作战任务,成为立体化战场的多面手和战斗力倍增器。

无人作战平台将是无人化作战的主导力量

以美国陆军为例,各级作战单位编配和拥有不同型号的无人机,如师级作战单元的MQ-1C灰鹰无人机、旅级作战单元的RQ-7B暗影无人机、营级作战单元的远程侦察小型无人机、连级作战单元的RQ-11B渡鸦无人机、排级作战单元的远程侦察迷你无人机、班级作战单元的黑蜂迷你无人机等。

推动战争形态向智能化发展。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智能化战争是一种全新的战争模式,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不再是拥有多少战机、榴弹炮、导弹,而是智能化的程度和深度、算法和数学模型的智能化水平,以及能否收集数以亿计的通信和信号并进行光速处理,再以高度智能化的算法得出结果。智能算法加脑机接口,不仅能够快速构建精确的战场实时态势图,甚至在你的大脑意识形成前归纳出你的情况判断结论和决策意图,从而提前预知目标信息,做出作战决策,采取打击行动。

责任编辑:刘靖鑫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