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战之王”面临挑战?从纳卡军事冲突看无人机对坦克的威胁

时间:2020-12-29

姜永伟

阿塞拜疆军队装备的土耳其TB-2察打无人机

2020年9月27~29日,纳卡冲突前三天,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军队双方共计损失了约300辆坦克,引发了世界各国军事专家对未来战争是否需要坦克的热议。

实力对比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双方军事实力对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经济资源和动员基础。目前,阿塞拜疆人均GDP是亚美尼亚的5倍,人口是亚美尼亚的3倍。因此,阿塞拜疆可以动员更多力量与亚美尼亚作战。阿塞拜疆军队(以下简称阿军)为13.1万人,亚美尼亚军队(以下简称亚军)只有4.5万人。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曾是前苏联的两个加盟共和国,在现役武器系统中,阿军和亚军装备的主要是苏联或俄罗斯生产的武器装备。

在地面武器方面,阿军共计装备了760辆坦克,包括470辆T-72、200辆T-90S、约100辆T-55。亚军仅装备了320辆坦克,包括270辆T-72、55辆T-62、数辆T-80。除了T-90S,双方现役坦克大多都已老旧。

阿軍T-90S坦克参加阅兵式

阿军装备的TOS-1喷火坦克

阿军152 毫米“姆斯塔”S自行榴弹炮

此外,阿军自行火炮、牵引式火炮、榴弹炮和火箭炮数量,也超过了亚军。阿军共计装备了390门自行火炮,包括122毫米“石竹”,152毫米“槐树”、“姆斯塔”S、“达纳”(原捷克斯洛伐克生产),120毫米“诺娜”S、“静脉”;203毫米“芍药”自行火炮;285门牵引式火炮,包括152毫米D-20、“风信子”,122毫米D-30,100毫米MT-12“轻剑”;约400门120毫米和82毫米迫击炮;450门火箭炮,包括122毫米“冰雹”、RM-70;300毫米“龙卷风”,土耳其生产的107毫米T-107、122毫米T-122、302毫米T-300,128毫米RAK-12(克罗地亚生产),301毫米“波洛涅兹舞”(白俄罗斯生产)火箭炮。此外,阿军还装备了“菊花”反坦克导弹和TOS-1自行火箭炮(也称喷火坦克)。

反观亚军,仅装备了约40门122毫米“石竹”和152毫米“槐树”自行火炮;约200门152毫米D-20、“风信子”B、D-1火炮、122毫米D-30、130毫米M-46、100毫米MT-12“轻剑”牵引式火炮;约80门120毫米迫击炮;约70门300毫米“龙卷风”和中国生产的273毫米WM-80-4火箭炮。此外,亚军也装备了反坦克导弹系统。

阿军无人机在摧毁亚军坦克作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上述对比可以看出,阿军坦克数量是亚军的2.4倍,自行火炮是亚军的10倍,火箭炮是亚军的6.4倍。

在有限的山地作战空间,阿军不仅装备了如此之多的坦克和重型火炮,还装备了土耳其生产的TB-2察打无人机和以色列生产的“航空星”、“赫尔墨斯”、“苍鹭”、“哈洛普”等侦察无人机以及“轨道飞行器”2M察打无人机。

战术运用

通过对媒体公开的报道和视频分析,各国军事专家对阿军和亚军坦克战术运用,提出了许多质疑。

俄坦克专家尤里·阿布赫京在俄军事评论网撰文指出,冲突初期,阿军主要出动T-72坦克,采用“闪电战”战术,对亚军构成了巨大威胁。由于遭到亚军密集防御,阿军坦克被迫撤回到出发阵地。对此,阿军开始出动T-90S,并采取挤压战术,以寻找新的突破口。所谓挤压战术,就是阿军坦克与步兵协同,在轰炸机和察打无人机掩护下,对亚军重要阵地进行逐个清剿,迫使亚军退出占领地域。该战术果然奏效,但阿军坦克付出了惨痛代价。

同时,亚军派出坦克与步兵分队协同,试图夺回被阿军占领的阵地和地域。在坦克与步兵分队协同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战术:亚军步兵分队不是位于坦克身后,而是位于坦克前方;同时,亚军坦克不停地向前方敌阵地目标射击。这种荒唐战术,不仅让步兵分队直接陷入敌火力包围圈,也极易遭受己方坦克的误伤。还有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视频画面,亚军1辆坦克擅自放弃地形隐蔽,直接冲向山岗,将自己暴露在敌反坦克导弹火力杀伤范围内。应当指出的是,亚军埋设的反坦克地雷,在阻击阿军“闪电战”进攻时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有关资料统计,阿军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坦克,遭到了亚军反坦克地雷的伏击,损失惨重。根据双方战报透露,军事冲突初期,被击毁的坦克很多不是在近距交战中,而是在行军中、常驻地或集结地。这些坦克大都是被自行火炮、火箭炮和自杀式无人机摧毁的。随着冲突不断升级,以及坦克近距作战强度增加,交战双方的反坦克导弹系统开始发挥作用。2020年10月2日,亚军首次播放了反坦克导弹击毁阿军1辆T-90S的视频和图片。

2020年10月2日,亚军首次播放了被反坦克导弹击毁的阿军T-90S坦克的视频和图片

亚美尼亚公布被亚军击毁的阿军T-72坦克照片

主要教训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所处的高加索山脉地区,被称为东欧与西亚之间的天然屏障。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就位于该地区附近。山峦起伏和沟谷纵横地形,以及凸凹不平的道路,不仅严重影响了坦克通行,也阻碍了地面机动力量和装备的支援作战。因此,世界各国军事专家认为,纳卡战场不是坦克最理想的战场。

但是,该地形有利于夺取山地制高点,在坦克易出现的危险方向组织设伏、部署炮兵和反坦克武器系统,并为阿军担负侦察、目标指示、火炮校准和空中打击任务的无人机遂行反坦克作战任务提供了最佳的机会。应当说,阿军把握住了这一机会。

在分析坦克失利的教训时,俄坦克专家阿布赫京认为,一是双方缺少必要的防空兵器。从视频可以发现,缺乏伪装的坦克非常容易暴露,成为敌方察打无人机攻击的目标。因此,必须为坦克纵队提供有效的防空武器。二是特殊的战场地形和地貌,使坦克越野机动性能下降,射击观察瞄准角度变小,射击效果不佳。三是人员军事素质差。在冲突的前几天,阿塞拜疆军队的坦克遭到地雷伏击,损失惨重,从而证明阿军的情报侦察效率低和工兵军事素质差。2020年8月27日,在俄阿拉比诺靶场举行的“坦克现代两项”决赛中,阿军坦克意外击中了亚军参赛坦克。四是缺乏与步兵协同作战。前文所述亚军坦克采用的荒唐排兵布阵,足以证明这一点。

俄防空部队博物馆馆长、防空专家尤里·克努托夫预备役上校,在接受俄《观点报》采访时指出,在冲突初期,阿军和亚军均采取了传统战术。阿军首先派出轰炸机和无人机,对亚军阵地进行轰炸和扫射。随后出动坦克和装甲车,掩护步兵分队夺取亚军阵地。反之,亚军也使用此类战术夺回失去的阵地。

在“坦克现代两项”决赛中,阿军坦克(第一辆,车前部蓝色涂装)曾意外击中了亚军参赛坦克

克努托夫接着指出,早在20世纪80年代,苏军在阿富汗战争中就曾使用过这种战术。目前,除了“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系统外,亚军现有武器装备,尤其是坦克都曾在阿富汗战争中使用过。这些武器非常陈旧,根本无法抵御察打无人机的攻击。同时,亚军在战术方面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从其被阿军击毁的几辆坦克看,亚军坦克纵队不仅间隔距离较近,而且没有进行任何战场伪装。纳卡属于山区,而不是森林地带,对坦克应当采取有效伪装措施。如果坦克纵队停止行进,就应该位于较隐蔽的地方。如果继续行进,必须得到己方防空武器的掩护。

俄陆军网撰文指出,最重要的是应高度关注坦克战术运用。首先,要认真研究坦克与步兵和工兵的协同作战。坦克保护步兵,步兵保护坦克,两者缺一不可。步兵负责掩护坦克免遭敌反坦克火箭和其它轻武器的攻击,而工兵负责清除地雷。坦克炮手应负责使用火炮和机枪压制敌火力点和消灭敌机枪手,使用杀爆弹“清除”森林灌木丛,开辟道路。

美国坦克部队历史学家、得克萨斯州国民警卫队的尼古拉斯·莫兰少校,在接受美国《陆军时报》采访时指出,如果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军事指挥者,还不懂得坦克面临空中威胁这个军事术语含义的话,那么,针对高加索特殊的地形和地貌,他们应该采取另外一种坦克战术。此外,交战双方谁都没采取必要的防空措施保护己方坦克。这就是纳卡冲突最值得汲取的惨痛教训。

亚美尼亚士兵在坚守阵地

破解方法

阿军和亚军双方坦克,在纳卡冲突中的糟糕表现,不仅引起各国媒体普遍关注,也引起各国军界高层和军事专家的高度重视。

在接受美《陆军时报》采访时,美陆军参谋长詹姆斯·麦康维尔指出:“纳卡冲突证实了我们的早先判断,当我们展望未来战争时,我们将面临来自所有方面的威胁挑战。这场军事冲突,将促使我们把研制用于拦截敌无人机,包括敵无人机‘蜂群的防空武器,作为发展的优先方向。”

麦康维尔坚决支持美陆军为“斯崔克”装甲车安装“毒刺”防空导弹的计划。同时,美国正在积极研制拦截无人机的激光和微波武器,以及发现无人机“蜂群”的雷达。

《俄罗斯报》特邀军事评论员米哈伊尔·哈达廖诺科预备役上校,在接受该报采访时首先对俄陆军不重视防空作战提出了尖锐批评。他指出,如果像美陆军参谋长麦康维尔所说,美陆军士兵最后一次被敌空中战机击毙的时间,是在1953 年朝鲜战场的话,那么,俄陆军士兵在战场上被敌机击毙的时间迄今还在延续。尽管经历了几代人,但俄陆军诸兵种合成部队指挥员,依然不重视来自空中的威胁和有效组织防空作战,总之,他们将防空作战放在了次要位置。应当指出的是,由于机动性较差和飞行速度较慢,现代无人机非常容易被防空武器击落。因此,哈达廖诺科对俄陆军坦克如何防范无人机提出了以下建议。

阿塞拜疆的T-72坦克向艾克达姆城进发

一是组建战场雷达系统。由不同型号组成的雷达系统,可有效发现和跟踪低空或超低空目标。同时,组建战场雷达情报自动化搜集、分析和传递系统,以便将目标信息及时传递给所有的火力杀伤武器系统。

二是在空中对其实施拦截。武裝直升机是拦截无人机的最有效武器之一。但是,武装直升机未必能追赶上所有的无人机。例如,大型无人机的飞行速度超过了武装直升机。对此,俄罗斯的雅克-130和巴西的EMB-314“超级巨嘴鸟”这类教练战斗机,成为拦截大型无人机最有效的空战武器。这两种教练战斗机,均可装备多个12.7~30毫米的航空机枪(炮)吊舱。

三是为装甲车辆装备防空武器。地面特种装甲车可装备口径12.7~30毫米的机枪(炮),其枪(炮)管数量可达4根以上。光学瞄准镜最适合于拦截无人机,尤其对拦截自杀式无人机最有效。此外,俄研制的57毫米2S38ZAK-57“偏流”PVO自行高炮系统,可有效拦截察打无人机。该系统安装了光学瞄准具,其射程在很大程度上可在敌察打无人机发射制导武器之前将其击落。

军事专家认为,57毫米2S38ZAK-57“偏流”PVO自行高炮系统,可有效拦截敌察打无人机

军事专家认为,巴西EMB-314“超级巨嘴鸟”教练战斗机,可在空中有效拦截敌无人机

四是装备电子战武器。众所周知,所有无人机都需要安装无线电通讯。如果无线电通讯被电磁辐射瘫痪,无人机将完全失去作战能力。

总之,拦截无人机属于体系作战,要采取综合措施。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么拦截无人机将变成一句空话。

据哈达廖诺科透露,为应对敌无人机的“蜂群”战术,俄陆军亟需装备激光武器系统。但由于当下激光武器成本过高,恐怕不会很快装备使用。

此外,哈达廖诺科认为,美陆军为“斯崔克”装甲车装备“毒刺”防空导弹系统,并不是破解无人机威胁的最佳方案。众所周知,1 架自杀式无人机的价格只有几百美元,而1 枚近距防空导弹最低也要数千美元。如果长时间使用近距防空导弹拦截敌无人机群,不仅有可能消耗防御作战潜力,更有可能导致军费的大幅增加。

军事专家认为,纳卡战场不是坦克作战的理想场地,而且双方的地面装备都没有很好的伪装

被阿塞拜疆军队击毁和缴获的亚美尼亚军队T-72 坦克

未来发展分析

基于坦克在纳卡冲突中的表现,外国军事专家提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第一种认为,坦克面对敌杀伤性武器如此脆弱,已经无法作为军队的突击力量。印度北方军区原司令胡达中将认为,在现代战争中坦克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大规模坦克战的时代已经结束。无独有偶,2020年3月,美海军陆战队宣布,鉴于坦克最易遭受高精度武器攻击,美海军陆战队决定放弃装备了近80年的坦克。随后,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坦克作战的国家——英国军队也宣布减少坦克数量。

第二种观点认为,坦克失利的原因,不在于坦克作战性能,而在于其战术运用和坦克车组乘员的军事素质。俄坦克专家阿布赫京认为,根据坦克在纳卡冲突的表现,草率做出“坦克无用”的结论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场军事冲突因特殊地形使坦克作战受到限制,或者说在这种地形确实不应该大规模使用坦克。此外,交战双方缺少深思熟虑的坦克战术,坦克兵的军事素质也是极差的。

俄塔斯社特邀军事评论员维克多·利托夫金预备役上校,对“坦克低效率”的观点进行了驳斥。他说,“坦克无用”的观点,都是那些对传承了几十年坦克作战理论不甚了解的“沙发专家”杜撰出来的。他们用极幼稚的态度看待战争。坦克不可能独自作战,即使是3辆坦克,如果没有掩护的话,也会面临严重威胁。它们应该与摩托化步兵、无人机和直升机构建一个联合进攻体系。坦克视界非常有限,车组乘员无法全面了解坦克上方的威胁,不能评估战场态势。俗话说,独木不成林,就是这个道理。因此,对坦克“低效率”的批评是不现实的。

安装“毒刺”防空导弹的美陆军“斯崔克”轮式装甲车

俄陆军网文章指出,根据对世界著名三大山地作战,即1943~1945年的意大利山地作战;1940年和1944~1945年的法国阿登山地作战,1979~1989年的阿富汗山地作战的地形地貌分析表明,纳卡地区的地形地貌与其有很多相似之处,即便是在极为复杂的山地条件下,坦克仍将发挥重要作用。

美陆军参谋长麦康维尔认为,他不反对坦克和步兵战车在未来战场的传统作用,但他强调美军“艾布拉姆斯”坦克和“布雷德利”步兵战车需要严密的保护。他坚信坦克和装甲车将在未来战场上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总之,这次纳卡冲突对被称为“陆战之王”的坦克是一次不小的冲击。那么,未来战争还需要坦克吗?回答应该是肯定的。坦克在没有被新型武器装备取代之前,将继续在未来战争中扮演“陆战之王”的角色。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