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阅兵中的轻武器

时间:2020-11-19 栏目:兵器知识

李泽 李沁

2020年10月10日,朝鲜在凌晨举办了盛大的建党节阅兵式,恰到好处的灯光、绚烂缤纷的烟花和焕然一新的正步都为这场深夜阅兵增色不少,在璀璨夺目的烟火和暗影之中的重型装备,有一种别样的杀气。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光线条件还是影响了部分装备细节的展示,尤其是徒步方阵的轻武器。

相比于备受关注的朝鲜核武器,朝鲜的轻武器并不是很吸引人,毕竟朝鲜对轻武器的研发投入相对有限。此次阅兵方队展示的朝鲜轻武器主要有仿制AKM的68式突击步枪、基于AK74研制的一系列88式步枪和轻机枪、新式无托步枪、朝鲜产M76狙击步枪、朝鲜产Vz61冲锋枪、类似俄罗斯PP19-01的新型冲锋枪和“白头山”手枪,接下来笔者将对这几种枪械进行大致分析。

古朴的68式突击步枪

朝鲜在上世纪50年代引进了苏联AK47第3型,诞生了仿制AK47的58式突击步枪和仿制AKS47的58-1式步枪。由于朝鲜和苏联关系一直相对好,60年代朝鲜又仿制了苏联的AKM突击步枪,并命名为68式步枪。

AKM步枪可以说是AK47的完善版,最大的特点就是把AK47第3型的铣削机匣换为了1毫米厚的冲压机匣,大量采用点焊工艺,减轻重量的同时还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其它改进有:可伸缩的复进簧导杆由原来的筒套杆结构,改为了两根铁丝圈首尾相连;枪托也换为了准直枪托,使枪托抵肩轴线和枪管轴线更为重合,减小射击时的翻转力矩;减小导气孔直径,同时取消活塞筒上的部分泄气孔,使气室压力更大了,理论上会提升射速:增设击锤减速器,使理论射速稳定在600发/分,保证点射可控性的同时,还消除了枪机框反跳导致哑火的可能:表尺的最大射程从800米提升至1000米:从AKM第3型开始增设斜切口的枪口防跳器,减少点射散布;后期枪托、握把、护木采用合成树脂材料,成本更低,还研制了更先进的玻璃纤维聚合物弹匣(苏联比美国更早普及了聚合物弹匣)。时至今日,AKM仍然活跃在战乱地区,大部分人眼中的AK47其实都是AKM。俄羅斯军队至今还装备着AKM,因为AKM发射的7.62×39毫米中间型威力弹的弹头相对较重,在加装消音器发射亚音速弹药时,有比5.45毫米亚音速弹药更大的枪口动能。

朝鲜的68式步枪替代了曾经的58式步枪,细节上相比AKM步枪有所简化,比如依然使用钢制冲压弹匣,并研发了20发短弹匣,毕竟朝鲜的化工产业并不发达;发射机组内的击锤减速器被取消,这种基于击锤回转撞击减速器的设计对击锤寿命有一定影响,如此一来,68式步枪的理论射速也提升到了640发/分;没有加装AKM第3型的斜切枪口防跳器;仿制AKMS的68-1式步枪在本就很细的枪托上设置了减重孔,虽然减轻了重量,但也影Ⅱ向了枪托的刚度和强度。

此次凌晨阅兵,只有红色青年近卫队方队手持68式突击步枪,而且还没有加装枪托,安装20发短弹匣。目前大部分68式步枪已经转交给预备役和民兵部队,还有部分出口海外,而其他部队已经基本普及了小口径的88式步枪。

88式枪族

上世纪80年代末,朝鲜仿制了苏联AK74步枪,将其命名为88式步枪,并由此衍生出多种不同的型号,甚至基于该步枪研发了步榴合一系统,目前朝鲜人民军已经广泛装备了该步枪。

苏联在接触美国5.56×45毫米小口径弹药后,在5.6毫米民用弹药基础上进行试验,研发了发射5.45×39毫米弹药的AK74。AK74内部基本就是AKM的小口径版,继承了AKM的优良血统。AK74最大的特点就是加装了圆柱形两室三孔枪口装置,兼顾制退和防跳功能,配合5.45毫米小口径弹药,AK74的可感后坐比M16还小,同时也拥有十分平直的弹道,单发精度和点射散布都比较优秀。后期AK74还使用了黑色塑料护木、枪托、握把和弹匣,之后又衍生出AK100枪族,目前AK74M依然是俄军的主力步枪,俄军还采购了KM-AK升级套件来改装AK74M。

朝鲜的88式步枪基本和AK74相同,但也取消了击锤减速器,护木、握把和枪托还是木制,弹匣依然为朝鲜特色冲压金属弹匣。后期亮相的88式步枪将原来的木制护木和握把换为了类似AK74M的聚合物材料,也配备了聚合物弹匣。也有一些88式步枪安装了朝鲜特色的大容弹量滚筒供弹具。滚筒供弹具的容弹量估计在100发以上,但受磕碰易变形出故障,安装后左手无法握持护木,而滚筒本身的握持感也极差,还使全枪重心严重偏前,安装牢固程度也堪忧,甚至还要用铁丝来辅助固定,很少有国家大量装备这种供弹具。

朝鲜还仿制了折叠枪托的AKS74步枪,不过并没有采用向左折叠的俄式烧烤架枪托,而是向右折叠的金属框架枪托,枪托外形不是AKS74的三角形,而是类似我国56-2式冲锋枪的形状,只不过枪托握持处缺少塑料握片,这种步枪被外界称为88-1步枪。因为外形相对美观,还衍生出表面镀铬雕花的荣誉武器版。此外还有采用翻折枪托的88-2式步枪,类似于我国79式冲锋枪的向上翻折枪托,折叠时正好可以为滚筒供弹具让位。

之后朝鲜还研发了88式短步枪,枪管长度近似于AK105步枪,比AKS74U的枪管要长一些,枪口装置为西方的鸟笼式,有很好的城市作战能力,在之前的阅兵式往往和滚筒供弹具一起在特种兵方队中亮相。

朝鲜阅兵式中还经常出现类似RPK74的班用轻机枪,配有较长的重型枪管和两脚架,但没有45发长弹匣,不过2017年阅兵式出现过使用4排聚合物弹匣的版本。目前这种机枪只出现在阅兵式中,尚不清楚具体装备情况。

此次阅兵亮相的88式步枪都加装了各种有趣的附件。枪托有很多种从来没有露面的新型号,还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枪口装置,并破天荒地加装了消音器、皮卡汀尼导轨和瞄准镜。但由于士兵持握枪托颈部,我们暂时无法得知这些新枪托是否可以折叠,瞄具的具体型号也难以判断。接下来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些有趣的88式步枪的附件。

首先是一种外形奇特的枪口装置,外形非常粗大,但前部突然收窄呈倒锥形。相比于我们印象中呈多棱柱或者圆柱的消音器,这种枪口装置前部的收窄部分必然会对消音效果有较大影响,浪费了不少宝贵的空间,因此这种装置应该不是专业的消音器,而是以消除枪口焰为主附带部分消音作用的枪口装置。第一军团方队的88式步枪和首都防卫军团的88-2式步枪都安装了这种枪口装置。

其次是换用新枪托和改进了机匣盖的88式步枪。特战军地上狙击兵方队的88式短步枪配有新型框架式枪托,加装了小握把和战术灯,机匣盖上还布置了皮卡汀尼导轨,安装了高倍率瞄准镜,战术范儿十分浓郁。轻步兵方队手中的88式步枪安装了标准的消音器,机匣盖上也安装有皮卡汀尼导轨,加装了瞄准镜的同时还下挂榴弹发射器,采用了一种貌似可调节抵肩长度的新枪托。侦察兵方队使用的88式短步枪同样经过了战术化改装,机匣盖导轨、瞄准镜和消音器一应俱全,但又换装了另一种似乎可以调节长度的新枪托。

此外,还有很多方队的88式步枪上安装了消音器,有的方队的88式步枪还加装了反射式瞄准镜,有的似乎加装了激光指示器。

特战军海上狙击兵方队使用的是一支新型的无托步枪,配备消音器,提把上加装了瞄准镜,安装20发短弹匣,下挂榴弹发射器。尽管外形新颖,但从机匣部分来看,其机匣盖的形状和拉机柄的位置还是暴露了它的本质——无托的88式步枪。这种基于AK步枪改进而来的无托步枪很多国家都有,比如我国的86S步枪,乌克兰的“野猪”突击步枪,还有叙利亚战场上各种来源不明的无托AK74,因此不足为奇。

这次朝鲜阅兵式上出现的88式步枪可以说是让人眼花缭乱,细究起来,也不过是换了几种新枪托,最多就是改为无托而已,但部分步枪却又进行了现代化改装,加装了一些有实战价值的附件,但瞄具的安装却又不符合常理。只有一个方队配备反射式瞄具,但他们装备的是标准长度的88式步枪,而射程近的短步枪却配备了高倍率瞄具。总的来看,这些装备的展示意义大于实战意义。值得一提的是,基于88式研发的朝鲜OICW系统这次并未亮相。

78式狙击步枪

朝鲜曾获得了M76狙击步枪的生产许可,定型号为78式狙击步枪。人民军使用的78式狙击步枪应该是发射7.62×54毫米R弹的版本。在此次阅兵中该枪由山岳步兵方队携带,枪身用迷彩布进行了简单伪装,枪口加装了消音器。虽然该狙击步枪露面较少,但也确实大规模装备了部队。

南斯拉夫曾在上世纪60年代仿制过AK47,即M64系列步枪,后来又在其基础上研发了M70步枪,并大量装备部队。之后又基于AKM开发了M7081和M70AB2步枪,不过冲压机匣厚度达到了2毫米,节套铆钉也和RPK轻机枪一样进行了加强。

M76狙击步枪则是基于铣削机匣的M70步枪,放大了自动机,机匣左侧设置导轨,加长加厚枪管。由于南斯拉夫之前装备了大量发射7.92毫米毛瑟枪弹的M48式步枪和M68式步枪,新的M76也采用了7.92毫米口径,还有发射7.62×54毫米R弹和7.62×51毫米NATO弹的出口版本。不过该步枪没有采用苏联SVD和罗马尼亚PSL的运动枪托,而是设计了独立的手枪握把,并设计了一个3档可调的气体调节器,弹匣可以实现“伪”空仓挂机——打空弹匣后托弹板可以卡住复进的枪机,但拆下空弹匣后,枪机就会自动复位。此外该枪的瞄具虽然也是仿制苏联产品,但机匣左侧导轨的尺寸和SVD、PSL均不一样,无法通用。

Vz61冲锋枪

坦克装甲兵方队的轻武器是混成的,戴头盔的人员手持滚筒供弹的88-2步枪,而戴坦克软帽的人员携带的似乎是Vz 61“蝎”式冲锋枪。毕竟对于坦克兵来说,轻武器的尺寸必须要比较紧凑,而性能方面能起到自卫作用就足够了。

Vz61就是大名鼎鼎的捷克“蝎”式冲锋枪,其布局非常独特,将手枪和冲锋枪结合了起来,配备一个可向上翻折的简易枪托,十分紧凑。该枪发射7.65毫米勃朗宁手枪弹,采用自由枪机原理,枪机采用双复进簧布局。该枪的亮点在于设置在握把内的减速器,枪机后坐到位后被机匣尾端的钩子钩住,这个钩子是曲杠杆的一部分,后坐能量通过这个曲杠杆向下传递至握把内的配重块,当配重块向上复进撞击曲杠杆复位时,枪机才会被释放开始复进,由此一来“蝎”式的射速便降低了不少,配上后坐力不大的7.65毫米勃朗宁手枪弹,点射可控性非常好。不仅是捷克和斯洛伐克的伞兵和装甲兵装备了该枪,很多警察和特种部队都装备了小巧凶猛的“蝎”式冲锋枪,在西方电影中它也常被作为反派的武器。

根據这次的阅兵视频来看,朝鲜的“蝎”式冲锋枪采用的是弧形弹匣,但不知道是什么口径,大概率是发射7.65毫米勃朗宁手枪弹的版本,不太像是采用直弹匣、发射9毫米巴拉贝鲁姆手枪弹的外贸版“蝎子”。而且相比原版的“蝎”式冲锋枪,朝鲜版“蝎”式冲锋枪的枪托要更长一些,看起来没原版那么简陋,原版“蝎”式冲锋枪存在枪托太短、抵肩射击并不舒服的问题。早在1998年,韩国就在东部海岸边的朝鲜蛙人的遗骸上发现了“蝎”式冲锋枪,如今这一经典的冲锋枪已经成为人民军坦克兵的PDW。

新型冲锋枪

此次阅兵中,特战军空中狙击兵方队手持的枪械是和PP19-01高度相似的新型冲锋枪,加装了消音器、激光指示器、战术手电、并联弹匣和瞄准镜,看起来十分先进,但目前我们还无法得到更多详细信息。

1993年,AK之父的儿子维克多·卡拉什尼柯夫和SVD之父的儿子阿列克赛·德拉戈诺夫共同设计了PP19“野牛”冲锋枪。PP19有60%的部件可与AK100系列突击步枪互换,发射机与AK74M完全相同,但与采用长活塞导气、枪机回转闭锁原理的AK不同,PP19采用的是冲锋枪最常用的自由枪机原理。该枪的另一大特色就是其滚筒供弹具,不过其缺点完全掩盖住了大容弹量这唯一的优点,于是就有了采用传统弹匣供弹的PP19-01“勇士”冲锋枪,真正大范围装备俄军的就是PP19-01。该枪的定位和AKS74U有些相似,二者零件通用率更是高达70%,后坐力和枪口特征也显著小于发射步枪弹的AKS74U,叙利亚的俄军至今还装备着该枪,也进行了加装导轨、瞄具和握把等实战化改装。

朝鲜版的PP19-01来源目前还不可考,但笔者猜测是朝鲜在引进了PP19后,自行按照PP19-01进行改进,滚筒供弹具的技术则应用在88式步枪上。该枪所用的弹药也是个谜,有可能是发射9×19毫米弹药,和“白头山”手枪通用。事实如何还要等待时间为我们解密。

“白头山”手枪

此次阅兵中,很多身着迷彩服的方队人员胸前都有一个手枪枪套,但由于其它装具的遮挡和较暗的光线,只能看到握把的轮廓,还有一些手枪则完全被放入腰间的枪套内,根本无法辨别。根据方队人员胸前手枪的握把形状,笔者推测这应该是著名的“白头山”手枪,即朝鲜版CZ75。

CZ75可以说是社会主义阵营手枪中的性能担当,手感舒适、精度好、可靠性高,而且工艺一流,价格也不高。CZ75采用枪管短后坐原理,枪管偏移式闭锁机构。CZ75枪底把上的套筒导轨是从下方向上嵌入套筒外侧的导槽内,而大部分手枪则是采用套简向下包裹枪底把导轨的设计,这个独特设计可以减少套筒的横向摆动,有效提升射击精度。该枪大多数型号为单/双动击发,发射9×19毫米手枪弹,采用15发弹匣供弹。从1980年代后期开始,CZ75增加击针保险,其型号为CZ75B,朝鲜仿制的就是这种型号。

2020年版的“白头山”手枪相比以前有何变化,我们目前还不得而知。早在2017年阅兵式中亮相的“白头山”手枪就已经进行了很多改进:套简后部的防滑纹比原版更粗,倾斜角度也更大击锤由钩状改为环形,一定程度上能减小钩挂;扳机护圈从圆弧状改为方形,也带防滑纹;更换新型聚合物握把护片,更符合朝鲜人的手型;弹匣底板加厚,或许是进行了扩容。

不过今年最引人瞩目的朝鲜手枪当属7月27日亮相的“荣誉武器”版“白头山”手枪,表面进行镀铬雕花处理,上面还有领袖签名和标语,有的还可换用更高级的握片,是十分精美的工艺枪,只有人民军官兵中的优秀代表在接受最高領导人表彰时才能获得。不同时期的荣誉武器有不同的装饰,其工艺水平和朝鲜当时的经济状况息息相关。

结语

朝鲜的武器总是带着一些神秘感,我们能获知的信息也确实太少了,但通过这次阅兵也能知道人民军的装备总体还是属于苏俄体系,同时与时俱进地进行各种现代化改装,也并不介意使用美国人的枪械导轨系统,配合上时髦的军服和装备,还有少见的夜间阅兵,总体上让人眼前一亮。

通过这次阅兵,我们也能看出朝鲜已经基本完成了小口径步枪的普及。大规模装备小口径步枪是需要一定的工业基础的,比如印度就因为无法生产出合格的小口径弹药,被迫部分退回了中口径时代,由此可以看出朝鲜这几年的建设还是颇有成效的。但阅兵式中的88式步枪有多种不同的枪托,安装的瞄具也不够合理,还要安装朝鲜特色的滚筒供弹具,只是单纯为了追求阅兵的视觉效果,并非完全向实战靠拢。

对于目前正处于长期经济制裁与封锁,还要将大部分资金投入战略武器的朝鲜来说,能在轻武器和单兵装具方面维持投入,取得如今的成果已经实属不易。这也侧面证明了朝鲜的经济水平确实有所提升,允许其在解决生死存亡的战略武器问题之后,对整个军队装备体系进行查漏补缺。

但武器装备体系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要紧跟时代潮流,正确预估方向,尽可能找到适合自己、符合实战的方式方法。虽然朝鲜国力有限,但在短短几年内就能有如此进步,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编辑/何懿]

小编推荐:
美海军陆战队队员发射M32型榴弹发射器
美海军陆战队队员发射M32型榴弹发射器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