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对党向执政党“宣战”

时间:2021-06-16

本报驻日本特派记者 刘军国 本报记者 邢晓婧 本报特约记者 闫楚

日本国会众议院15日举行会议,否决4个反对党当天早些时候联合提出的内阁不信任案。有专家认为,日本执政联盟控制众议院,因此不信任案被否决是可以预料的,反对党此举意在借机造势,打响众议院选举“前哨战”,通过批评政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不力等问题,为自己拉票。

四反对党联合发难

据日本NHK电视台15日报道,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是当下的第一要务,应该优先推进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因此不在本届国会期间解散众议院。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称,解散众议院是首相最重要的工作,一直放在首相心中,但是现在还没有到非解散不可的地步。

周二早上,日本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等4个反对党联合向众议院提交针对菅义伟内阁的不信任案,批评政府在疫情尚未得到遏制的情况下,不延长国会会期,还要举办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这种做法不负责任。反对党认为,有必要把国会会期延长3个月,直到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结束,但菅义伟政府拒绝延长。

这是日本反对党自2019年6月以来首次提交内阁不信任案。不信任案如获通过,首相必须在10天之内解散众议院或者内阁集体辞职。共同社称,菅义伟14日表示,如果反对党提交内阁不信任案,则会对解散众议院“加以考虑”,以此牵制反对党。不过,因为疫情尚未完全平息,如果在紧急状态期间解散众议院,必将导致民众批评。报道认为,日本执政党通过否决不信任案摆出优先应对疫情的鲜明姿态,意在为下届众议院选举提高支持率。

大选前反对党例行造势?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综合战略研究室副主任卢昊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反对党提交内阁不信任案,更多是一种积极彰显反对性政见的行动。因为以自民党为首的执政联盟掌控众议院多数席位,不信任案被否决并不令人意外。众议院选举即将举行,反对党期望通过这样的行动最大限度地引起舆论关注,抓住菅义伟政府抗疫不力、振兴经济亦缺乏良策等痛处,形成朝野共同批判现政府与执政联盟的态势,从而尽量削弱执政党的领先优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胡继平15日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日本反对党的举动与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密切相关。日本众议院将在10月任期届满。今年以来,日本政府疫情防控不力,菅义伟内阁支持率低迷,反对党提出内阁不信任案的主要目的是在选举前造势,对政府和执政党提出批评和质疑,告诉选民他们还有更好的选择。胡继平说,反对党为赢得选民支持,常会在选举前提出内阁不信任案,借机在国会批评政府并表明自己立场,摆出与执政党“对决”的姿态,此类行动有点在选举前向执政党“宣战”的意味。胡继平认为,由于接下来还有举办东京奥运会的重要日程,日本执政党希望集中精力推进疫情控制、顺利举办奥运,以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获胜。

何时解散众议院成关注焦点

基于内外压力,菅义伟政府何时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已成为一个关键问题。菅义伟已明确表示,考虑在9月底自民党总裁任期届满之前解散众议院。如果东京奥运会按计划举行,那9月5日残奥会闭幕后至9月底之前,将成为日本政府解散众议院的“窗口”。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菅义伟最好在疫情得到控制或者疫苗接种取得很大进展后再解散国会。根据目前的情况,这一时间可能延后到10月甚至以后。日本政界普遍认为,以自民党为首的执政联盟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取得怎样的成绩,基本取决于民众对政府疫情防控政策及成效的看法与评价,而菅义伟政府想要扭转目前不利的舆情,提高支持率,重要的一点就是迅速推进疫苗接种、控制感染率,并确保奥运会全程不出现重大意外或事故。

胡继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自民党将在9月举行总裁选举,如果菅义伟连任意愿比较强烈,很可能在残奥会结束之后立即解散众议院,借举办奥运、接种疫苗顺利的政绩,带领自民党取得较好的大选成绩,然后乘势实现自民党总裁和内阁首相连任。胡继平称,如果菅义伟不在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前解散众议院,反而可能在总裁选举时受到党内质疑。这种情况下,党内主张换总裁的声音可能上升,因为一般情况下,新总裁的人气会更高,有利于带领执政党赢得选举。

围绕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选举,反对党已展开备战并提出“共斗”方案。目前来看,以自民党为首的执政联盟仍有很大优势,大概率仍可保住众议院控制权,但在反对党的猛烈攻势下,损失的席位可能超过预期。反对党能否最大限度地给执政联盟制造压力,取决于它们能否让选民充分相信自己能够提出并践行比执政党更有效、更可行的抗疫与经济复苏计划。▲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