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21岁“圣战新娘”很想回国

时间:2021-06-16

本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孙微 青木

“当初加入‘伊斯兰国时,我还是一个愚蠢的孩子。现在我可以回家么?”来自英国的21岁“圣战新娘”贝居姆日前在叙利亚一家难民营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后悔之情。她对记者说现在很想回到英国。但是,贝居姆在2019年就被剥夺公民资格。尽管贝居姆对此提出上诉,但英国最高法院今年2月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其回国。而像贝居姆一样,年少被骗成为“圣战新娘”的欧美姑娘还有很多,她们如今虽悔不当初,但想回到祖国又谈何容易。

英国《每日邮报》15日称,英国电影制作人安德鲁·德鲁里正在拍摄一部名为《危险地带》的纪录片。在叙利亚罗伊难民营,他见到了来自英国伦敦的贝居姆。贝居姆穿着牛仔裤,戴黑皮帽,手拿时尚手包,指甲涂成红色,看起来与西方女孩打扮无异,与之前戴着头巾的“圣战新娘”形象大不相同。“我穿这些衣服,我不戴头巾,因为这让我很开心”。她说,“在这个营地里,让我开心的一切都像是‘救命稻草。”

贝居姆说,“我不认为我是恐怖分子。我想我只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傻孩子。”她称,“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不需要改造,但我想帮助其他人改过自新。我愿意帮忙。”当被问及她会对英国人说什么时,贝居姆脱口而出:“我可以回家吗?”

2015年2月,拥有英国和孟加拉国双重国籍的15岁女孩贝居姆与另外两个女孩,乘坐土耳其航空公司的航班,从伦敦盖特维克机场飞到土耳其,然后辗转前往叙利亚,并加入“伊斯兰国”组织。她在“伊斯兰国”统治下生活了三年多,嫁给了当地一名来自荷兰的“圣战士”,并生下三个孩子,不过这些孩子都已不幸死亡。而当时跟贝居姆一起前往叙利亚的两位好友,其中一名已被证实死于战场,另一名据称也已战亡。而贝居姆的荷兰丈夫现在被关押在叙利亚一所监狱里。

贝居姆2019年在叙利亚难民营被一名英国记者发现,当时她在交谈中并无悔意,这段报道当时还激起英国舆论的怒火。同一年,贝居姆拒绝谴责曼彻斯特竞技场爆炸案,该爆炸导致23人死亡。在另一次采访中,她说在叙利亚第一次看到有人被砍下头时,“根本没有让我感到不安”。2019年,时任英国内政大臣根据《英国国籍法》,剥夺贝居姆的公民资格。她的家人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他们的法律团队表示,必须允许贝居姆返回英国,这样她才能亲自作证。2020年7月,英国上诉法院裁定,贝居姆可以回国申诉。但英国最高法院今年2月裁定,不允许贝居姆回国申诉,原因是她将给英国国家安全带来风险。

贝居姆事件在欧美国家引起强烈反响。《每日邮报》15日发布对她的独家专访后,许多网民表达了对贝居姆的同情。一名欧洲网友说,贝居姆还年轻,她完全可以改过自新。还有的网友质疑,她们当年是怎么出去的,为什么没人阻拦?但也有不少网友担心,这些“圣战新娘”如果被允许回国,可能会成为欧美社会的“定时炸弹”。

德国新闻电视台15日报道称,据欧美各个非政府组织的不完全统计,仅在叙利亚的几家难民营内,最多时有3000多名来自近30个国家的“圣战新娘”和儿童。这些“圣战新娘”大多是20岁上下加入“伊斯兰国”。许多人甚至结过多次婚。一些人已经回国,另一些人则希望尽早回国。目前,各国政府对“圣战新娘”的政策很不相同。俄罗斯自从2017年起,就一直在有计划地从伊拉克和叙利亚带回俄罗斯国籍妇女和儿童。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说,接他们回国是正确的行为,并承诺政府将予以帮助。

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于2019年12月曾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并要求英国、法国以及德国等欧洲国家接回“圣战新娘”。而美国自己则拒绝一些“圣战新娘”回国。德国等不少欧洲国家则采取让“圣战新娘”回国受审的做法。2019年7月,32岁的萨皮内成为德国第一个被判刑的“圣战新娘”。她面对的是5年的牢狱之灾。这次案件也成为给从战区回到德国的“圣战”分子定罪的范例。不过,“圣战新娘”可以拿德国福利,孩子还可享受儿童金,这令许多纳税人不满。

“圣战新娘”问题还引发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外交纠纷。现年26岁的阿登生于新西兰,但自6岁起就在澳大利亚生活,她拥有两国双重国籍。她于2014年持澳大利亚护照前往叙利亚。2021年2月,阿登带着两个孩子试图从叙利亚进入土耳其时被拘留。随后,土耳其开始启动程序将其驱逐出境。不过,澳大利亚早于去年就率先注销了阿登的澳大利亚国籍。对此,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指控澳大利亚在剥夺阿登国籍后,完全放弃了一个原属国应该尽的责任。德国《焦点》周刊称,“圣战新娘”多来自欧美国家,且大多数是很年轻的女孩。这是一个警钟,说明欧美国家在防御青少年恐怖主义上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