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辚辚,马萧萧,古人出行知多少

时间:2021-04-07

从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

对于无法相见的思念之人,女子登上兰舟,在“雁字回时,月满西樓”时,对“云中谁寄锦书来”殷殷期盼;

对于远征在外的夫婿,闺中的少妇凝妆上楼,空余“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的万千愁绪;

对于“我居北海君南海”的亲友,只能感叹山水阔重重隔,最终提笔遥寄一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那么,除了寄情于诗文之外,在交通条件还没那么发达的古代,对于那些无可避免的出行,古人又是如何选择交通工具的呢?

是像李白一般,于江河湖泊之中乘着一叶扁舟,吟唱着“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的感叹?

还是像杜牧一样,于深秋时节驾车游玩,留下“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佳句?

又或者是和孟郊一路,策马奔驰于春花烂漫的长安道,写下“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将高中之后的兴奋跃然纸上?

尽管占了一个“慢”字,但是古人在交通趣味上倒是半点儿也不逊色于今人,乘坐的交通工具也是五花八门,各有情趣。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