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艺术品线上拍卖发展趋势

时间:2021-01-12

李艺聪

2020年,肆虐的疫情将艺术品市场带入凛冽的寒冬。大大小小的拍卖行、画廊几乎停摆。线下展览无法举办,现场拍卖频频延期,众多藏家对艺术品的态度不明朗。在此之时,线上艺术品拍卖成为了艺术市场继续运作的主要方式之一。因此,本文将着重讨论疫情时期促进线上拍卖发展的各种因素、目前存在有哪些问题、及其未来的发展趋势。

2020年之前线上拍卖状况概述

自2013年左右,线上拍卖在艺术市场中一直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因为现场拍卖已经足以满足人的需求,并且艺术品领域的传统观念大大阻碍了它的发展。当然,还是会有一部分拍卖公司会使用到这种方式,但整体来看,不管是资深藏家还是藏品资源丰富的拍卖行,对于线上拍卖都没有予以重视。因此导致线上拍卖的观感体验较差,其交易增长量逐年下降,到2019年,艺术品在线交易的年增长量已经下降至百分之四(见表1)。

那么在全球其他领域互联网在线经济都发展得如日中天之时,为何艺术品领域在线拍卖发展如此滞后,究其原因如下:

拍品趋于中低端,成交额较低

在各大艺术品在线拍卖平台上,对于参拍的拍品要求是比较宽泛的,同时也意味着这些拍品质量良莠不齐。仅就艺术品方面来说,在线拍卖的拍品大多数是青年艺术家或者其他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甚至有很多名家的赝品,估价几百至几万元不等。这种品质的拍品只能吸引一些普通的艺术爱好者,他们的财力精力都有限,同时因为不具备丰厚的收藏知识,出价也会更加谨慎。因此一场线上拍卖会的成交额通常也只有几万到几十万,对于现场拍卖动辄上亿的成交额来说,可谓是九牛一毛。长久以来,在线艺术品拍卖的声誉会逐渐损耗,不仅对大客户的吸引力下降,甚至连本身的中端客户也可能会流失。

缺乏大型拍卖行助力,资深藏家抱怀疑态度

在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大型的艺术品拍卖公司通常不重视线上拍卖。因为现场火热的拍卖氛围,每次拍卖之前精心布置的展厅,都是线下拍卖会的极大优势。况且,受到传统观念影响,藏家总是对于亲眼所见之物有更强的信心,而对网络上标价百万千万的拍品保持怀疑态度。因此虽然嘉德很早就做了嘉德在线,北京保利则是与艺典中国拍卖平台合作,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投入精力与资源在这方面,毕竟大藏家们往往会更加关注现场大型拍卖会里的拍品。最终的结果就是一场线下春季秋季拍卖会的成交额动辄几十亿,而线上拍卖通常没有什么大的水花。

受到立法、运输等现实因素影响

在线上拍卖完成之后,首先面临的就是运输问题,将藏家拍得的艺术品安全送达才算完成整个交易过程。而在运输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的拍品破损、拍品置换等状况,尽管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可能成为阻碍艺术爱好者参与线上拍卖的一个重要因素。并且,我国在这方面目前还没有比较完善的法律法规,也没有相关的监管体系,在线上交易过程中如果交易双方出现问题,很难得到一个好的处理结果。

进一步来谈,能够对运输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起到保障作用的就是保险公司,然而保险公司也通常更愿意与声誉更高、更安全的大型公司合作,线上拍卖市场中的各种小型公司的困境仍然难以摆脱。

疫情下促进线上拍卖发展的因素

线下拍卖无法举行,经济状况不容乐观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极强的传播力度,2020年上半年几乎所有大型线下活动都取消了,无论是画廊、博览会、拍卖行都无法如期举办计划。中国嘉德与保利香港的春拍都推迟到了七八月份。艺术北京博览会在推迟一次后,更是宣布取消今年全年的计划。再将目光转向国外,各国的艺术博览会都宣布延期或者取消。无法参与艺术博览会对于画廊来说意味着大量客源的损失。

除此之外,从藏家角度来讲,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使得一些有企业高管背景的藏家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处理自身的经济状况,艺术品收藏并不是最为迫切的事情,这使得他们更多处于观望状态。而从拍卖行角度讲,在这一特殊时期,一部分艺术品的价格可能会下降,一些准备出手的藏家可能会处于价格因素暂时停止出售自己的藏品,这为拍卖行获取更高质量的藏品增加了不少困难。

当然,还有一些实力仍然雄厚的资深藏家,他们可能会趁着价格降低收购一批藏品,但对于他们来说,线下的亲身体验仍然是购买藏品中非常重要的一环,缺少了这一部分,他们的购买兴趣会大大减弱。加上对于疫情的谨慎态度,即便线下拍卖在此举办,一些人也会出于对身体健康的考虑拒绝参与。

这种种客观与主观的因素导致了画廊与拍卖行的业务大大缩减。据资料显示,与2019年同期相比,画廊的销售额在2020年上半年下降了36%,艺术市场的萎缩严重打击了画廊业,导致各种规模的企业都出现员工休假和裁员的情况。在接受调查的经销商中,有三分之一的人都称自己已经在进行裁员。艺术品线下销售市场愈发凋零。

各大型公司加入、重视技术改进

在这种情况下,转向线上销售似乎成为了唯一的办法。各大艺术经销商都专注于线上销售,期望可以挽回一些损失,因此艺术品在线业务迅速增长。在2019年上半年,在线销售占画廊总销量的10%,但在2020年上半年却占到了37%。例如,苏富比借助其丰富的藏品资源率先开启了线上拍卖的进程,在今年的3月31日其已经通过在线拍卖收获了200万美金。在2020年第一季度,苏富比的在线艺术品销售额已经达到2500万美元,占其总销售收入的6.4%。它还创新了线上拍卖的形式,在一些奢侈品领域采用滚动销售的形式,而在艺术品领域则准备营建“苏富比画廊网络”。当然,这些在线销售的利润只在苏富比往年的利润中占据了很小一部分的比例,相较于2019年全年37亿美元的销售额,线上拍卖远远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但毫无疑问在此次疫情之后,在线销售将会成为苏富比重要的一条渠道,因为艺术品中端市场的需求量非常大,而线上途径對于苏富比扩展中端客户量有着很大的影响。另一边,佳士得也紧随其后,举办20世纪的全球在线销售,并且采取了线上线下混合的方式。聚焦20世纪艺术作品,模糊品类界限,将所有客户集中在一起,为拍卖行在新时期的销售提供了新的思路。与此同时,国内的中国嘉德、保利依次举行了网络拍卖会,基本上每期也可以达到几千万的成交额。北京荣宝自推出网络拍卖作为其“全新服务形式”后,分别在 3 月和 4 月每隔几日便组织一场网络拍卖;上海嘉禾于 3 月中旬推出网拍专场及“嘉禾网拍”小程序后,分别举槌了其第一、二期网拍,4 月更是频繁举槌,不仅推出当代艺术和潮流文化,更有中外老酒、紫砂文玩、中国书画和瓷器等。

当然,这些成果的背后是大家共同的努力,对线上市场更加重视的大公司开始在技术上维护线上拍卖的网络环境,在没有线下场地的情况下努力为藏家营造一个良好的线上环境,这也推动了艺术市场数字化的进一步发展。

拍品质量上升

如上文所说,传统大画廊与拍卖行在这一时期会拿出一些之前不会在艺术品线上市场出现的精品。在佳士得即将举办的高端拍卖会上,一部分名家(里希滕斯坦、达米安赫斯特等)的作品将会在其中出现。那么这些高端资源朝着在线市场倾斜,意味着其拍品质量有所上升。

另一方面,低迷的艺术市场当然还是有很多不利的影响的。尽管在线拍卖发展迅猛,一些在线拍卖平台由于无法扩大业务规模,仍然出现了无法维持的情况,缺乏高端藏品与藏家的他们只能申请破产。而与此同时一些大型的拍卖公司可以借此机会,收购这些平台,凭借自身强大的资源,借助成熟的拍卖平台,进一步促进自身在线业务的发展。这些并购行为促进了行业内艺术资源的整合,经过并购,行业标准会更加统一,能够更好地避免出现拍品质量良莠不齐的现象。

未来艺术领域发展趋势

线上线下结合、推进数字化进一步发展

在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线上拍卖都仍会是艺术市场中重要的支柱。当然,因为艺术品市场的特殊性,线下市场的重要地位是无法取代的,但艺术行业朝向数字化发展这一趋势是无法避免的。尤其是在线上展览的技术提高之后,未来很大程度上会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比如艺典中国拍卖平台上的同步拍,在大型拍卖会现场加入网络拍卖,以线下资源拓展线上渠道。

除了拍卖,线上平台的高曝光度也是艺术市场数字化发展的一大吸引力。在今年,高古轩画廊举行了在线的“艺术家聚光灯”系列,这一系列借助画廊的平台,每周推荐一位艺术家,在对这些推荐的艺术家进行追踪时,发现他们作品的销量已经有所增加,其中最高端的作品甚至达到了五百万美元的价格。因为很多新一代的年轻收藏家,在精神上有卓越追求的同時,对于数字网络等新事物也接受良好,线上平台的动向可以大大吸引他们的目光。

线上艺术市场资源整合,行业更加规范

根据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情况,线上市场呈现比之前都更强烈的上升趋势。大型公司的参与使得艺术领域的资源朝线上市场有所倾斜,网络世界的藏家资源得到了扩展。对于小型公司的收购、扶持活动也在进行当中,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整个艺术品线上市场会逐渐变得更加规范。

由于疫情,艺术品行业陷入了沉思之中,整个文物艺术品拍卖领域需要尽快适应现状,在未来逐渐实现线上转型。拍卖行与平台需要对买家进行引导,着重解决数字化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这样才能培养新生力量,使得艺术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中央美术学院)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xiaomachepaodekuai[at]outlook.com,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