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配对方式的经济学改进意见

时间:2020-10-16 栏目:第一财经周刊

崔鹏

我喜欢谈论男女这个领域的问题,如果能对这些故事中人们的行为给出有效的经济学改进意见,那将更加有趣。

很多中国社会人口问题的研究者都有一个担心,就是男女比例不平衡,据说这个比例现在已经达到116∶100(男性人數∶女性人数)。学者们很容易联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很多男性将因此找不到配偶,然后,憋得难受的光棍们就会四处生事。这可能会变成一个社会稳定问题。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中国一二线城市中并没有出现由于男女比例失调造成的大量男性无配偶的情况。反而,我感觉身边年龄在35岁左右的单身女性正在逐年增加,她们的数量要大于同龄无配偶的男性。

这并非毫无依据。我是根据以前统计过的人群婚配情况作出判断的,35岁以上女性未婚者和35岁以上男性未婚者的人数比大约是7∶1。

客观地说,从我的角度观察,身边未婚配的35岁左右女性与同龄已婚配女性在样貌、品行、职业以及财富状况上并没有明显差别。那么为什么在男性人数占比更高的中国,很多出色的一二线城市女性成了大龄未婚的主流呢?

也许我们可以运用博弈论来解释这个问题(我喜欢这种方式),就是电影《美丽心灵》里提到的那个天才约翰·纳什痴迷地研究直到神经出问题的领域。

好了。我们来设计一个模型。

我们先假设这是有三男三女参加的男女速配活动—我并不歧视同性恋爱行为,但这篇文章暂时只讨论异性婚恋问题,要不就太复杂了。

为了叙述方便,给这六个人都起个简单的名字吧。女的分别叫:热巴、疏影、baby;男的分别是:洋千玺、子韬、德刚。

经过一个晚上的互相了解,这些人都对活动中的异性有了概念。我们用下面的表格表示:

在这种情势下,会有两种选择路径来决定配对活动中男女找到自己理想对象的概率。他们分别是男性主动追求路径和女性主动追求路径。

根据风俗,男性在恋爱配对过程中似乎应该更加主动,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其他我们熟知的社会中大概都是这样。所以我们先沙盘一下男性主动追求女性会有什么配对结果。

德刚和子韬都最喜欢热巴,这两个家伙会因追求同一个女孩展开竞争。从热巴的角度看,她最喜欢洋千玺,但是并没有被他追求,所以如果让她在德刚和子韬里边选一个,按顺位她会选择子韬。

在女性职业化程度较高的大型城市,女孩拒绝和备胎凑合的概率蛮高的,广大的大龄未婚女青年群体也就此产生。

接下来,德刚没有获得热巴的青睐,那么他就应该开始追求第二喜欢的baby。baby在子韬和洋千玺的喜欢排名上都是第三位,所以除了德刚没人追求。而她本身也把德刚的喜欢程度排在第二位,接受德刚示爱是相对理性的。

剩下的是洋千玺,他最喜欢疏影,如果和疏影配对成功,他应该是最满意的。

那么,男性主动追求的配对方式就出来了:

子韬vs热巴

德刚vs baby

洋千玺vs疏影

在这次配对中,洋千玺、子韬和德刚都不能再找到各自更好的配对对象。如果只从男性追求女性的路径考虑,这种搭配对每个男孩来说就达到了最佳,也就是所谓的“纳什均衡”,而对这六个人来说,这种配对方式即帕累托最优。

有的读者说我的文中有些句子不好懂,如果上一句属于不好懂系列,那你完全可以忽略它。这并不影响对整篇文章的理解。

从女孩们的角度看,结果并不是特别令人满意。其中最明显的是疏影,她只配对了自己第三喜欢的,也就是备胎的备胎。如果她是一个性格有点刚烈的女子,就很有可能采取“宁缺毋滥”的态度,拒绝洋千玺—这个速配活动没有规定,每个女性必须在活动结束时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如果给这个例子中女性的综合魅力值评一个分,比如,被一个男孩放在第一喜欢的位置得3分,第二喜欢得2分,第三喜欢得1分,则三个女孩的得分数排序是:热巴8分、疏影6分、baby4分。

疏影是得分中等的女孩,如果不能忍受和备胎的备胎在一起,她就要保持单身。而这个模型中的疏影大概也就代表了一二线城市中那些35岁左右还没有配偶的女孩儿。她们的总体魅力值中等或者更好一点,挺有性格—这也符合我在生活中的感受。

当然,别忘了,这个案例中还有另一套路径,就是女孩主动追求模式。其推演的逻辑和男性主动追求方式的逻辑一样。

热巴和baby都第一喜欢洋千玺,而洋千玺把热巴放在第二位,baby放在第三位,所以他和热巴会配对成功。然后,疏影会追求最喜欢的子韬。子韬最喜欢热巴,但热巴已经和洋千玺在一起了,那么第二喜欢疏影的他会接受疏影。baby失去了洋千玺后开始追第二喜欢的德刚,德刚没得到热巴,所以和第二喜欢的baby在一起也不错。

那么,女性主动追求模式的配对结果就是:

热巴vs洋千玺

疏影vs子韬

baby vs德刚

从结果来看,女性主动追求男性的模式中,女性对配对结果的满意程度大幅度提高了。而且没有女孩因为只能和备胎甚至备胎的备胎在一起而宁缺毋滥。

通过上边的博弈论模型,我们可以找到问题的原因和解决方式—一二线城市中年龄较大的女孩仍没有合适的配偶,很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仍然更认同男性追求女性的婚配模式。而在女性职业化程度较高的大型城市,女孩拒绝和备胎凑合的概率蛮高的,广大的大龄未婚女青年群体也就此产生。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如果女孩可以主动追求她们喜欢的男孩,而不是坐等金龟婿上门,我们社会中的大龄未婚女青年的婚配幸福程度将大幅度提高。

这个提升度有多少呢?根据上面的模型可以量化一下。

女孩配对自己最喜欢的男孩的得分是3,其次喜欢的得分是2,再次的得分是1。如此一来,在男性主动系统中,三个女孩的总得分是5分;在女性主动系统中,三个女孩的总得分就上升到8分—提高了60%!

这个改进真的很棒。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