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南都娱乐周刊 > 张子枫 “想演出令观众赞不绝口、令自己满意的戏”

张子枫 “想演出令观众赞不绝口、令自己满意的戏”

时间:2018-10-01 分类:南都娱乐周刊 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2018年18期

傅圆媛 李梦琦

小成本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的超预期成绩让张子枫成为了第一位票房过亿的00后女演员。在电影《唐山大地震》、《唐人街探案》中,张子枫又贡献了一次银幕上不俗的表现,她坦言“这是近几年中最投入的一次拍摄”,也在反思中感受到自己的突破。如今,17岁的张子枫更享受真正“释放”的表演,与之相对应,张子枫在表演上的“小洁癖”也正在于不能专注表演本身,“(偶尔)拍戏的状态不是你想要的氛围,会觉得大家不是为了拍摄而去拍摄,而是为了商业、或赶进度,那时候会比较郁闷”。对于未来,自评“佛系”的张子枫很“随意”,但“充实自己才是硬道理”,则是这位年轻演员不断重复的准则。

再登银幕成绩超预期 “这是近几年中最投入的一次拍摄”

今夏暑期档中,小成本电影《快把我哥带走》的超预期成绩让张子枫成为了第一位票房过亿的00后女演员。张子枫生于2001年,2009年参演《唐山大地震》并凭借该片获得百花奖最佳新人奖,2015年,张子枫又在“爆款”片《唐人街探案》中贡献了一记致使情节大反转同时也令人背发凉的“迷之微笑”。这一次,张子枫又有不俗的表现,在新作中与彭昱畅演绎了一对搞笑又催泪的互怼兄妹,其表演获得不少观众点赞。回忆起路演时的反响,“慢热”的张子枫难掩笑意,“我甚至看到了最小(观众)只有五六岁,也有我爷爷那个年纪的人去看,而且都很喜欢,我挺开心的。”

这一次,“时秒”一角让张子枫很沉浸,第一次看到成片时,自己仿佛还未完全脱离角色,“看整个片子的状态很奇怪,类似于自己的回忆录一样,你完全是以时秒的状态去看的。”而在张子枫的自我评价中,《快把我哥带走》也是近几年中自己最投入的一次拍摄。“思考方面更多了,题材的‘新也很有挑战”。回忆起拍戏的过程,张子枫告诉记者,自己要不断揣度着“时秒”变化的心理,“当自己的哥哥突然变成了别人的哥哥,你要去思考,她的脑回路到底是怎样的,虽然戏里只占了小部分,你要让大家相信她真的是有这样一个过程的”。表演上,张子枫也评价自己从“问题”中收获颇丰,比如一场戏中,自己反复揣度演绎出的片段,却怎么演也“不舒服”,细微的细节与表达状态都令这位“处女座”的演员不尽满意,而不断的思考以及与导演的交流最终让她找到了突破口,改变台词的节奏,人物的情绪能“顺理成章”,自己也收获颇丰,“这是原本没有的尝试,虽然很累,考虑的也要更多,更花时间,但这样挺好的。”17岁的“小大人”演员如是总结。

影片中,格外吸粉的“互怼兄妹”背后也不乏趣事,戏里戏外画风一致。提及搭档,“我哥”是张子枫的高频词汇,张子枫笑言,私下两人也互怼不停,只不过,如戏中兄妹中也总有暖性调子十足的时刻,张子枫也细心地发现了“哥哥”细腻的一面,“在私下有时候,(比如)一些采访的时候,就除了他会不停地怼你,真的就遇到一些比较难回答的问题时,他也会以怼你的方式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前阵子录综艺时,因为手受伤的缘故,他也会比较关心你的手,就会很照顧,这种时候还是比较有哥哥样儿的”。但是,两人的“亲情”也经常友爱不过三秒,张子枫忍俊不禁“他关键时刻有时候也不暖,我记得当时(他)写了一封信,本来很感动,结果他最后说了一个,很难过又很后悔,你哭的时候我不在场,那如果你哭的时候我在场的话,我就一定会把它拍下来发到微博上,这画风就突变了!”

享受真正“释放”的表演“为商业、赶进度的拍摄最令人郁闷”

许多人用“天赋型小演员”来定义张子枫,对于这一“标签”,她眯起眼笑笑,“我不是很希望有‘天赋这个定义,因为很怕有一天就没了,所以还不如不说呢,努力就好了。”而面对网友的正能量好评“文艺少女”、“有趣的灵魂”,“我觉得因为年纪的缘故,其实吸取的东西会更多一些,但我自己看自己还不够丰富,一方面是要有这样的上进心,一方面就是时间问题吧,我觉得。”对于未来,自评“佛系”的张子枫很“随意”,但“充实自己才是硬道理”,则是这位年轻演员不断重复的准则。

17岁的少女,每当聊起演戏,均“成熟脸”上线。张子枫告诉记者,从最初接触表演伊始,自己就爱上了演戏,她不断感谢机会的降临,“与其说我选择了拍戏,倒不如说拍戏选择了我,我也算是感谢吧,因为你想想如果不拍戏的话你还有什么愿意做的事情没有?你其实更多的还是愿意去拍戏”。

小时候拍戏时,张子枫凭借的是信念感,“其实不太需要别人给你讲很多东西,情绪自然而然就有”,而渐渐地,张子枫却在表演上感受到一些“不自由”慢慢浮现,究其原因,她深知这正因为自己开始去思考人物本身的感受了:“因为你演一场戏你考虑的东西要更多,就不只是说我要相信就好了,你要相信你完成的是这个人物,而不是在演自己的某种感受,这个可能也是要有变化在的,所以小时候有它的好的地方,但不一定它就是好的。”张子枫也直言,过多思虑有时也令自己不能如从前那般“享受”演戏的过程,在她看来,最快乐的莫过于能浸入其中。回忆起《快把我哥带走》中的一幕,张子枫分享道,自己曾有一场黑夜里骑车追着哥哥的戏份,拍摄现场,周遭除了摄制组的一束灯光外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但黑暗中,张子枫却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完全释放了,这令她十分雀跃,能将情绪完全带入戏中,对于当下的她而言是最开心的事。

与之相对应,张子枫在表演上的“小洁癖”也正在于不能专注表演本身,“(偶尔)拍戏的状态不是你想要的氛围,会觉得大家不是为了拍摄而去拍摄,而是为了商业、或赶进度,那时候会比较郁闷,会在想我为什么要拍戏呢?甚至会思考我还喜欢拍戏吗?觉得每天拍的都很不开心,但那是少数时候的状态了,只是因为时间也好、各方面它会太匆忙,没有办法完完全全的大家认真一起去完成整个作品。”

“和彭昱畅无‘代沟,之所以对《快哥》能那么认真也要感谢他”

南都娱乐:被网友点赞“演技派”,但是你说你没有一条拍摄里全是精华演技,你是那种会反复回去找自己问题的演员?

张子枫:倒也不是,反正我看来它不是吹毛求疵,它是真的还是有问题在,我要求也没有那么高啊,真的还是有点问题在的。其实对观众来讲的话,他们的点可能标准会稍微低一些,能打动到他们的话他们就基本上够了,但是可能在我这边需要考量的东西会更多一些。

南都娱乐:这次电影的口碑也不错嘛,大家评价你是第一位00后票房过亿的小花,很多人都會对你寄予厚望,你觉得这些会影响你吗?

张子枫:我目前为止都还没什么压力,可能拍完之后等下部戏要上映的时候就会有了吧,但目前为止还好,只是说想急切地去接到不一样的角色嘛。

南都娱乐:你说过对未来没有具体规划,那你觉得自己在自己热爱的表演上有好胜心或者野心吗?

张子枫:相对来讲没有,确实是想演一部好的、大家能赞不绝口或者是自己超级满意的戏,但相对来讲除了这个也没啥别的,我觉得我不是有志向的那种,但又不是那种完全就是说我很懒的那种,也不是特别特别有志向的那种,就比较随意,很佛系。

南都娱乐:拍戏之外,你有哪些爱好或者喜欢玩的东西?

张子枫:我其实没有太多爱好,因为我也不是很会,我平时也不玩游戏,他们现在玩的那种我也不玩,就还好,就看书什么的,画画,反正很少就是。

南都娱乐:所以你不是网瘾少女。

张子枫:我就是用微信比较多,但是微博还有那个叫啥,他们玩的那些游戏我就比较少一些。

南都娱乐:你能get到网上的一些段子还有新晋的表情包吗?

张子枫:我是用表情包很执着的一个人,每天都在发同一个表情包,永远都是一两个表情包,频率非常高,就今天我一个朋友还说,我发现你这个表情包好万能哦,因为我什么都在发,我跟她说什么后面都要加一个那个表情包,它已经被我用成御用表情包了,就是那样了。

南都娱乐:你很慢热,包括你在《向往的生活》里的日常,网友评价你太老实了,你这种内敛的性格在工作上会给你造成困扰吗?如果需要social的话你会怎么办?

张子枫:会有一点吧,确实会有一些不太好……可以保留这样的性格,但是可能有时候会尝试稍微尽量好一些吧,我是那种在拍戏上面会比较能放得开的那种,但一到戏外就说不准了,就是比较尴尬。

南都娱乐:遇到彭昱畅那种也很内敛的搭档怎么破?

张子枫:他其实比我好点,他没有那么内敛,他老跟别人讲对我的印象就是话少,就是没见面之前,感觉我应该是话少的,见面之后是什么的,话更少,就一直这样,熟了之后话也没多少那种哈哈哈哈,就偶尔会比较多。

南都娱乐:你说你们之间无“代沟”,是他幼稚还是你成熟?

张子枫:其实兄妹关系本来就是比较特殊的,并不一定说你只有同龄了才可以真的有很好的交流嘛,所以其实倒不是太大问题,他有时候很幼稚,但他更多其实是为了角色的状态嘛,然后就会在片场抢你吃的呀或者是各种逗你啊,欺负你啊,但也是从角色的角度出发。

南都娱乐:你们俩是谁先激发了谁?

张子枫:他,其实全程都是他在主动,包括我之所以对《快哥》拍戏能那么认真,我也挺感谢他,因为他态度非常非常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事情了,真的是,我见到那么多演员里面,他是最认真最投入的,就已经是过分认真了,就可能别人是正常认真,他就超级认真,他就拉我去看回放,看的是他的回放,跟我讲说我做梦都在演某场某场戏,然后我当时的心情就是为什么我做梦就梦不到我在演这场戏,就会有这样的状态。

南都娱乐:在工作中你总是比同龄人成熟的感觉,自己私下有没有那种比较幼稚的时候?

张子枫:有啊,和家人在一起或者是跟特别好的朋友在一起就会容易有这样的时候,还是会有的,越熟之后会越发现是有的。

浏览本期杂志: 南都娱乐周刊2018年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