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南都娱乐周刊 > 文淇 我希望可以再一次站上金马的舞台

文淇 我希望可以再一次站上金马的舞台

时间:2018-10-01 分类:南都娱乐周刊 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2018年18期

陆茜

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奖杯有些重,文淇更愿意把它当做一种认可和鼓励,但她还是感受到了外界关注的目光。《天坑鹰猎》是一次勇敢的新尝试,文淇也想看看观众对她的评价,却初尝了身处演艺圈的无奈。不久前,文淇霸气回怼网友,成为了话题,她想保留这份冲动,但也在练习“柔软”。比起同龄人,文淇是幸运的,早早地找到了人生理想,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但她也在不情愿地“被迫成长”,文淇还是希望自己能享受当下,做一些自己这个年龄该做的事情。文淇的目标很大,“我希望可以再一次站上金马的舞台。”别看她才15岁,这个女孩的野心可不小。

“天坑”初体验:金马奖是压力也是动力

《天坑鹰猎》对文淇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体验”。她在剧中扮演倔强执着的狩猎高手“菜瓜”,从没接触过动作戏的文淇也为这个角色狠下了一番功夫,从进组开始就无间断地训练骑马射箭,提前跟着武术指导练习武打动作。同样让她感到“难得”的还有剧组的氛围,以往的作品中她多是和老戏骨搭戏,需要“时刻紧张着”,而和年轻演员拍戏就“没那么有压力。”这也是她选择这部电视剧的原因之一,“可以借此机会去和年轻演员切磋一下。”剧组日常也如她预想的那般“玩着玩着,闹着闹着,然后就拍过去了。”

去年11月,文淇捧起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獎杯,同时也成为了该奖项最年轻的获得者。一夜之间,她被冠上各种头衔,“天才少女”、“华语电影的希望”……比起喜悦,她内心更多的是“感恩”,因为“得到的认可会变成我的动力,会让我继续前进。”但压力也随之而来,事实上,文淇也是“不安”的,“菜瓜”是她获奖之后接演的第一个角色,她想看看“外界对我的评价”。豆瓣7.7分的成绩,于她而言,也许是一种鼓励。

很多人说,文淇天生就是个演员。确实,她的表演本能来自于热爱和敬畏。文淇认为表演是快乐的,“我很享受遇到角色的快感和冲动感。”从未正式学习过表演的她,至今也没有刻意去寻找技巧,因为“当有一天,我发现了表演的技巧,可能就对表演没那么真诚了吧。”

回怼网友恶评:冲动是好事,还在练习“柔软”

上个月,文淇过了15岁生日,剧组为她买了一个大蛋糕,不算特别隆重,但她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生日其实没什么好纪念,只是大了一岁而已嘛。”这种区别于同龄人的成熟感,被文淇归结于自己“更早接触到世界”,不得不“被动地去成长”。相比在剧组草草度过生日,她更在意自己无法享受校园生活,“我宁可少拍一点戏,这样可以在校园里多呆一点时间和同学、老师相处。”刚显露出一丝小女生气性,文淇的话锋一转,又“老练”了起来,“其实人都是觉得得不到的东西最珍贵。”

文淇在社交网络上的形象有些文艺,读原文书、画画、做手工,时不时地记录一两句自己的摘抄,偶尔在夸奖她的评论中回复一句“谢谢”。这样看似“岁月静好”的女孩也有自己的脾气,前阵子,她就直接回怼网友的恶评“有本事你来演,让我看看你是有多美。”文淇没有避讳谈论这件事,她坦言“我是一个比较冲动的人,就是不太理性。”在她看来,这已经不算是质疑,而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我没办法忍。”文淇也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恶意攻击或是负面评论是未来必须要面对的,但她暂时还是想保留这份冲动,“冲动其实是好事,因为你现在年轻不冲动,老了就冲动不了了。”她更愿意把这些经历看作是一个“练习”的过程,往后她会试着让自己“柔软”一些,“收敛”一些。

初入高中的文淇此前在采访中提到大学想考导演系,她解释说是“不同时期的想法”,自己对未来并没有这么明确的规划,现在的她认为“一切随缘就好”。她也不懂藏起自己的野心,“我希望可以再一次站上金马的舞台。”这是十几岁少女的勇敢、坦诚和真挚。

“十五六岁,是人生中最勇敢、最不顾一切的年纪”

南都娱乐:《天坑鹰猎》几个年轻演员里面你是年纪最小的?和他们一般会聊些什么话题?

文淇:对啊,算是吧。我觉得我们的话题是有一些,比如说,像因为小凯、郑好、筱玮他们都已经上大学了,他们就会问我“你以后想上什么大学啊”,然后就推荐我一些上大学的路径和捷径,还有考试的方法之类的。可能就是会讨论这些。

南都娱乐:现在已经开始探讨这个问题了?

文淇:哈哈对啊,然后偶尔会聊一下电影啊,游戏啊之类的。但是,更多的就是那种“互相嘲讽”的日常吧。他们三个就是轮流“攻击”我,我就是永远被“嘲笑”的那个对象。

南都娱乐:有什么具体的事可以分享一下吗?

文淇:其实在牡丹江的时候有一场戏,拍的时候,是我、郑好和小凯三个人在雪地里面拍,那个雪很厚,大概到膝盖那里吧。拍的时候,我就看到小凯和郑好一直在那里使眼色,隔着我暗中交流什么的。我就有点奇怪,结果一拍完戏,他们就一个人出来突然抓我的肩膀和手,另一个人突然抓住我的脚踝,然后把我晃来晃去,就左右晃,把我一下子丢到那个雪堆里面。我整个人就被雪埋没了,他们就很开心。

南都娱乐:你会显得比同龄人要成熟一点。你自己有这个感觉吗?

文淇:可能某部分是吧,我觉得我成熟的部分可能是因为比同龄人更早接触到世界、接触到社会,我是比较被动地去接受这些事实,然后比较被动地去成长,其实我没有很情愿让自己变得很成熟。但是,没办法,我没办法控制这些。我还是会努力让自己更加融入同龄人一些吧。然后,更加享受当下,做一些我的年龄该做的事情。

南都娱乐:你觉得你这个年龄该做什么事情?

文淇:我觉得我的年龄该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冲动、叛逆和勇敢面对。我觉得,十五六岁,应该是人生中最勇敢、最不顾一切的年纪。但是,这些情况对我来说比较少,我好像没有同龄人那样大胆,没有同龄人那样更享受这个过程吧。

南都娱乐:你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叛逆的人?

文淇:不算是吧。其实我觉得如果我更晚一点进入到这个圈子里,更晚一点开始工作,有可能我现在就是一个很叛逆的少女。但是,可能因为在叛逆期前就已经进入到这个行业,所以,有一些事情已经没办法再去改变。你会被周遭的一些环境,还有一些人和事物所改变。我可能是被其他的事物改变得比较胆小吧。所以,就是没有像同龄人那样大胆,这也是我觉得我需要努力突破的地方。

南都娱乐:现在选剧本的标准是什么样的?

文淇:我没有给自己太多的限制,我觉得,可以表达一些事情的,或者说,角色非常饱满、非常丰富的,我就会接它,就是不会考虑太多吧。还是以剧本和角色为主。会去问很多人的意见,就像前辈演员,或者朋友啊、家人、团队的意见,我会把它们综合起来。

南都娱乐:前辈的话一般会问谁呢?

文淇:蛮多的吧。我比较常问的是超哥,就是邓超,我们从《心理罪》合作完之后,我通常遇到表演的问题都会去问他。他也会很耐心,一直给我答案。

南都娱乐:接下来对自己的期待是什么样的?

文淇:其实,算是野心吧,我希望可以再一次站上金马的舞台。但这只是野心啦。它得看天时地利人和,没有那么容易上。我的大目标就是,我希望我可以做一个努力的、敬业的演员。对我来说,这个比较重要。

南都娱乐:要做到其实也很难。

文淇:对,它就是执行起来很难,讲一讲都会讲,但是真的要做到一辈子当一个努力的、敬业的演员真的很不容易。

浏览本期杂志: 南都娱乐周刊2018年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