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中学生百科·悦青春 > 悲痛与伤害,是人生的必需品

悲痛与伤害,是人生的必需品

之欢

爱和恨,从来都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伴而随的。爱的反面不是恨,恨的反面也不是爱,你有多爱—个久,就会有多恨他,你有多恨他,实际便是你有多爱他。

我戴上耳机,手机自动播放了一首我最喜欢的音乐剧唱段——《歌剧魅影》。四大音乐剧之中,我独独痴迷于它,黑暗的哥特式風格混着疯狂的摇滚,主题曲的第一个音符重重落下。顿时将我带回中世纪的巴黎歌剧院,端庄大气的装潢,身穿西装的绅士与气质非凡的贵族小姐在此来来往往。

音乐很好地掩盖了房间外面的争吵声,无论他们的争吵有多么激烈,在此时此刻,我都听不见。有时候,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悲哀,家人们撕破脸皮,我却只能自行逃避,努力假装着这一切与我毫不相关。我明白,人都是自私的,每个人皆为自己的利益生活和感受,因此,我完全不敢想象,正在奋力捍卫个人利益的他们,露出了怎样的丑恶嘴脸。

童年,本应该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但我的童年与其他人有点不太一样。我父亲是个酒鬼,喜爱喝酒可酒品实在差得不行,当罪恶的酒精上脑之后,他会开始乱发酒疯。如果仅是把洗衣粉倒在地上笑着说玩“四驱车”,又或是不停嚷嚷着自己没醉还能继续喝,那该多好啊。然而残酷的现实却是——也居然对我妈妈大打出手。

他出手有多狠呢?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我仍然无法忘记当时混乱的情景。我父亲抓着妈妈,用力地往墙上撞。时间就静止在那一刻。我耳朵听见的全是妈妈的哭喊声与父亲的咒骂声。年幼的我无力相救,除了杲站在原地痛哭,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妈妈想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我爷爷奶奶求救,却被我父亲一把抢过,随手一扔。“啪”的一声,我眼睁睁地看着那台手机变得粉身碎骨。我想,这似乎也代表了我的童年从此就支离破碎,永无宁日。

我曾凉恐地认为,父亲下一个挨打对象,便会是我。令我意外的是,他从来没有揍过我,从来没有。他甚至会在打完妈妈之后,笑着对我说,“不要怕,不要怕。”我从未这么恐惧过一个人,我深深恐惧的人,居然还是把我抚养成人的父亲。这件事,迅速在我的小区传播开来。偶尔在我去上学的路途上,遇见同情我的大人,他们纷纷为我送来了言语上的安慰。可我觉得这样异常耻辱,但又不得不去接受。我必须要戴上一张虚伪的面具,以此来掩饰面具下的伤痛,表面却依然是一副毫无所谓、快乐依旧的模样。

待长大到了十六岁的时候,我喜欢上了独自一人坐公交车。看起来是有点矫情。可我却乐在其中。城市夜幕降临之后,坐在靠窗位置的我不停观察公交车经过的每个人的表情、动作、神态,借此猜想他们背后不一样的故事。

表面光鲜的女生,是不是在背后亦经历过一段痛苦不已的生活;西装笔挺的男士,当初为了往上层爬,是否也经历过堕落难堪的时光?车窗外五光十色,灯光熠熠,人来人往,窗内的我犹如一个观影者般看了一部长长的电影。

忧郁的十六岁,我早已接受了那段黑暗无边的童年的不幸,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成长。我的父母亲,在经过长时间的争吵之后,亦选择了不再互相折磨,签下了那张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其实我是赞成他们离婚的,离婚后大家都可以松一口气,我的妈妈亦不必再为了我而继续隐忍暴力,而是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毕竟,人啊,有希望,有他人的关爱,就能一直活下去了。

我当初也恨我父亲恨到想让他去死。但是这可能实现吗?不可能。学校的老师,社会里的思想家、哲学家们,天天都在唠叨人要以德报怨,不能因为仇恨而毁掉自己或者他人的人生,要学会释怀。可我不是圣人。我没有那么伟大。当我的父亲在想尽办法跟我示好的时候,我内心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丝恨意。那些无助悲伤的过往,仿佛柔软的藤蔓把我紧紧缠住,动弹不得,以至于伤痕累累。

母亲知道我的内心想法后,特地前来劝导我,希望我可以原谅父亲之前的所作所为。他毕竟是爱我的父亲啊!我明明已经长大了,知道长大后就不能像儿时一样动不动便流眼泪了,可我终究还是没忍住,默默地在抽泣。道理谁都懂,正如韩寒所说:“听过了许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在许多个寂静的夜晚中,我望着天上闪烁的零星,因为城市里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我们已难以见到满天繁星的美丽场景,除非人类爱护坏境,让一望无际的夜空重回当初的辉煌。对着一只手就能数得尽的星星,我思考了许久。我到底爱不爱我的父亲。抑或是只要他付出加倍的努力,父女之间仍然可以重返我幼时的情感?可是,天上的星星不会说话,它们无法回答我的疑问,只会一眨一眨地盯着我,所以我仍然得不到任何结论。

那天,我抱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入睡。恨意、爱意似乎都掺杂在一起。然后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到我的父亲身患重病,已经无力回天,随时会去世。按道理,我如此厌恶他,他病重,我应该感到痛快,应该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才对,然而梦中的我却是紧紧捉住他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哭喊道:“爸爸,你不能死!”

梦里我哭得异常凄惨,父亲则躺在病床上,虚弱地对我笑。随后,我朦胧中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猛地就被惊醒,发觉自己的脸庞上湿漉漉的。我伸手去摸了摸,惊讶地发现,这竟然是我自己的泪水,枕巾亦被我的泪水所打湿。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到一阵密密麻麻的惊慌。我清楚地知道父亲身体健朗。却依然生怕他会意外病逝。我连忙爬起床喝了口凉水,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清楚后,才笑自己是多么的幼稚。

爱和恨,从来都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伴而随的。爱的反面不是恨,恨的反面也不是爱,你有多爱一个人,就会有多恨他,你有多恨他,实际便是你有多爱他。原来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忽略了这一点。我内心所有的恨,全部源自对他所有的爱。正是因为我爱他,才会无法原谅他长久以来对我的伤害。当初的事情,该发生还是会发生,该痛苦的还是会痛苦,世界的轨迹不会因为你的不愿意而改变,既然发生了,便无法再回头。

幸福快乐的童年,我注定是得不到了。在这个烦躁的时刻,我再次戴上了耳机,曲目依然没变,可我却慢慢地释怀了。大人的世界太过复杂,如果可以,我亦想永远停留在儿时的快乐时光,不愿长大。

悲痛与伤害,是人生的必需品,没有人能做到摒弃它们,而耿耿于怀并不会让自己感到好受。我把所有的希望皆放在未来之中,再痛,再恨,都抵不过对未来幸福的渴望。我相信,先前的痛,最终会让我变得坚不可摧,先前心心念念没有被满足的需求,定会在别的地方给予我特别的补偿。

浏览本期杂志: 中学生百科·悦青春2017年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