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少年 > 大山里的秋日记忆

大山里的秋日记忆

时间:2018-10-09 分类:新少年 来源: 新少年2018年9期

杨福久

采秋,是指在秋天里的一种采集山货野果的活动。山里的孩子由垂髫至总角,都喜欢跑进大山里采秋。

绿绿的核桃

核桃是家乡山里的一大特产,是成熟最早的“山货”。“七月核桃八月梨”,农历七月中旬前后,核桃便成熟了,尽管它们的外皮依然鲜绿。我和弟弟常常叫上东院的小伙伴“二驴子”一起去摘核桃。核桃树大都又细又高,树干光滑,又很少枝杈儿。一般人是上得了别的树上不了核桃树的。小我两岁但比我还壮实的弟弟总是自告奋勇,我们还没有走到核桃树下,弟弟已经攀到了核桃树上,一嘟噜一嘟噜地把核桃轻轻地扔下来。大后沟里、朱家山上、老陈大窝子、老王大崴子等地成片的核桃林里都有我们的足迹。

一回,我和“小蛋儿”哥去庙沟打核桃。那儿一棵老核桃树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核桃串儿,每串儿都有十五六个大大的核桃。“小蛋儿”哥大我两岁,也特会爬树,我们没带家什,便割下高高的蒿子编成蒿帘,把近千个核桃捆在蒿帘里。几天后,我们去取,核桃竟无影无踪了!“小蛋儿”也一脸失望,还有几分尴尬。我后悔之余说,谁吃都一样,我们再打吧。直到多少年以后,我也没有“侦查”是谁拿走了那些核桃。

一回,我替父亲去和西队的张叔叔到孙家沟放牛。那山边的几棵大核桃树结了好多大核桃。我对张叔叔说:“您看牛,我上树……”我照着弟弟说的抱住树干,手和脚交替用力,脚和腿“咬”住树干后,手向上伸去抱住树,脚再向上挪动的要领,终于爬上了大核桃树。然后站稳,伸手摘核桃。第一次上树“逮”着了核桃,心里十分愉悦。可“上树容易下树难”,张叔叔在树下又是叮咛,又是指挥,我好不容易才战战兢兢地退到了树下。真的是“事非经过不知难”哪!张叔叔竟“表扬”我说:“想不到你还会上树!”

黄澄澄的榛子

核桃成熟不久,榛子便跟着成熟了。家乡的山山岭岭几乎都长有榛林,两年生的榛子树就结榛子。榛子树类似灌木,一簇一簇的,大都不到一人高。所以不用爬树,比采核桃容易许多。于是,妹妹和她的同伴们的身影常常出现在绿绿的榛林之中,她們心灵手巧,常常比我们收获多多。但容易中也会有风险——躲在榛林里的野蜂子常常会群起袭击采榛子的人。我们自小就懂得,不能和野蜂子“斗”,而采取避而远之的策略。野蜂子很狡猾,它们把巢做在很隐秘的榛树里,轻易不会被发现。我和弟弟妹妹每次在榛林“下手”前,都先仔仔细细侦察一番,直到确认没有野蜂子了,再采摘榛子。一次,牛蛋山西坡的榛林里突然传出惊恐的痛苦的叫声,弟弟说:“不好,一定有人叫野蜂子咬了。我们快去!”跑到那里,果然是村西的一个小伙伴捂着脸在叫着。弟弟上前一步,说:“别怕!我给你挤挤。”小伙伴挪开手,弟弟吹了吹自己的手,然后在野蜂子蛰的伤口周围挤压起来。“呀——”小伙伴叫疼,弟弟说:“我爹告诉我了,把野蜂子的毒水都挤出来,才不会肿起来,疼也就会消了。挺住,一会儿就好了。若不,你的脸会肿得葫芦大!”小伙伴点头,忍着。挤好后,弟弟把自己筐里的榛子倒给小伙伴一多半儿,说:“回家再用旱三七糊糊,明天就好了。”我很佩服弟弟,更敬佩爹。正是爹所教,我和弟弟妹妹才一次也没有遭到野蜂子的袭击。

榛子和别的山货野果不同,采摘期很长,一直到老秋。我在深秋时节收割榛柴时,总会收获些许榛子。它们都在贴近地面的低枝里,为成功躲避采摘者的“佼佼者”。因为它们度过了成熟期而特别成熟,黄澄澄的鲜亮颜色,皮很薄,瓤很满很大,生吃熟吃都极香。割榛柴,收榛果,这样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饭盆大的蘑菇

采秋中,采摘蘑菇是重点。在家乡的山野里,一到秋天,便会长出榛蘑、松蘑、青蘑、小灰蘑、黄黏团子等蘑菇。多数蘑菇都是“土中生”的,也有的长在树墩上,所以采蘑菇几乎不用上树,但采蘑菇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比如榛蘑的采期极短,几乎只有一天的时间,时间过了,便“瘘”了,不能吃了。蘑菇还喜欢长在隐秘的地方,比如松蘑大多长在枯草中,很难发现。我和弟弟采榛蘑和黄黏团子还行,只要下过连雨,我们便到柞林里寻觅,榛蘑往往“逮”着了就是一片,一采就是一筐。我们知道哪里会出榛蘑的,所以常不走空。而采松蘑,妹妹比我和弟弟都高出一筹,同样上山,甚至同样一个地方,我们收获甚微,妹妹却能满载而归。松蘑大多长在有黑松树的山坡上,但不是任何有黑松树的地方都有,因而松蘑就比榛蘑珍贵,并且口感也优于榛蘑。妹妹记着爱出松蘑的地方,告诉我们:“松蘑往往是成群结队的,不跑单帮。没有的地方一颗也采不到,有的地方就是一片。”

采青蘑呢,全靠偶遇。有一天下午,我在南河岸上的树丛中割蒿子,连割了几大捆,忽然眼睛一亮:在几米外的树丛里,一簇银灰色的青蘑映入眼帘。我大喜过望,忙拨开树丛,奔了过去。是一大墩“肥头大耳”的青蘑,足有家里的小饭盆那么大!我忙轻轻地采了下来,高兴地扛着蒿子,捧着青蘑回了家。妈妈夸奖我:“竟然能采到这么大的青蘑!”妈妈没舍得立即吃,而是把青蘑晒干了。等过年的时候把青蘑和鸡肉一起炖,满屋子飘起了蘑菇和鸡肉的香气,全家人吃得格外鲜美……

采秋不仅锻炼了山里人的体魄,还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满足和快乐,这些道不尽的美好构成了秋日大山里难忘的回忆。

(责任编辑 李爽)

浏览本期杂志: 新少年2018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