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今古传奇·武侠 > 侠说八道·全真教:生得伟大,死得窝囊

侠说八道·全真教:生得伟大,死得窝囊

时间:2019-08-08 分类:今古传奇·武侠

明月

说起金庸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众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少林和武当。天下武功出少林,再加上少林作为中国禅宗祖庭,有里子也有面子,坐上头把交椅自不必说。武当山,有传奇人物张三丰加持,在加上本土道教的文化滋养,自然也撑得起这个名头。但是,如果单纯从宗教影响力而言,很显然,全真教作为中国道教主流教派,理所当然也是这一宝座的有力争夺者。而从代表人物来看,张三丰与王重阳伯仲之间。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全真教像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太说的一代不如一代。本期侠说八道栏目就来说说全真教的兴亡史。

创派不“正”

说起全真教,首先绕不过去的便是王重阳。王重阳,全真派创派祖师,天下五绝之首的“中神通。”王重阳,即便是现在的龙傲天网文,也不敢拿他当主角,为什么?太完美了。文武双全,先学文,后练武,因國仇家恨,毅然扛起反金的大旗。在江湖中,也是一个独步武林的奇才,具绝代天资,武功造诣深不可测,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世称“天下第一”。

说白了,王重阳这样的人生赢家,是不适合当主角的。因为,光芒过于耀眼,反倒有些失真。

按理说,王重阳开山立派完全没什么问题,即便把天下第一的招牌挂在山门,恐怕也没什么江湖人敢踢馆,就是这么霸气。所以,全真教这间公司还是开起来了,可是一开张就隐藏着一个重要问题:王重阳的创业动机不纯。

总所周知,王重阳出家是因为抗金事业受阻,一时心灰意冷,于是宅在古墓里当宅男,还取了个“活死人”的网名。经历了跟林朝英牵来扯去的孽缘,在继续当宅男还是抱得美人归的选择面前,注孤生的王重阳将宅男的本质发挥得淋漓尽致,于是开创了全真教。是后来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原则,才接受了这种设定,于是全真教在王重阳手中壮大。

可是问题来了,所谓的全真教的创教理念很成问题。一般的,张三丰、郭襄开创的武当、峨眉这种公司,都是定下一个小目标,将自己的武功和人生感悟结合起来,传达给世人,以求发扬光大的同时,行侠仗义救民于水火。可是,王重阳的全真教就麻烦了,总不能说是因为老相好说让我开,所以我就开了。那行,建立全真教的将我王重阳的武功发扬光大,咦,好像也不行,为啥?老子王重阳不是已经天下第一了吗?还发扬个锤子哦。

于是,王重阳还是干回了老本行:反金。所以,全真教虽是一个江湖教派,也参与江湖中的各种纷争,核心价值观还是反金。所以,诸多江湖事务,王重阳分身乏术,不免懈怠:

柯镇恶、朱聪等逊谢道:“对方使用鬼蜮伎俩,又何足道?”马钰叹道:“周师叔得先师亲传,武功胜我们十倍,终因恃强好胜,至今十余年来不明下落。咱们须当以此为鉴,小心戒惧。”

马钰是王重阳最欣赏的弟子,就连他都得不到王重阳的亲传。可见全真七子虽然挂着师徒的名分,估计在王重阳心中,这些人很可能是先锋官、偏将军这一类的部属。所以,全真第一代和第二代之间那巨大的武功鸿沟似乎也可以理解了。下面这种场景就很可能是全真教的日常:

七子:师父,这全真剑法中有几处招式,弟子们甚是不明了……

王重阳:唉呀,金人又要打过来了,我得上前线去组织义军。你们练功不懂的,都可以去问你周叔叔嘛。

七子:周师叔……

周伯通:你们这些牛鼻子笨蛋,这都不懂。这一招,先这样,然后再那样,最后不就一样了嘛。笨呀,真笨。

七子:(泪目)我们还是自己去闭关吧!

混乱的管理

全真教管理混乱,出现在第二代领导集体也就是全真七子时期。王重阳仙逝,周伯通下落不明。全真教自然而然归全真七子掌管,全真七子管理全真教的模式,颇为类似部族长老制。选出名义上的掌教,其他的六个都是位高权重,有很高的话语权。

这七个人看似同进退,但是实际上并非是铁板一块。在全真七子中,丘处机的武功最高,在江湖上名气之大更是远远超过同门,以至于王重阳死后,江湖中人一提到全真教,首先想到的就是丘处机。甚至可以说,丘处机成了全真教的代名词。

武功高强,任侠仗仪,这本来无可非议,问题是丘处机在全真七子中显得特别突出,这样一来,同门对丘处机就或多或少地会有所不满。这也是人之常情,很自然,其实,一个组织中最出色的成员往往就是别的成员不满的对象。

要是丘处机成为掌教也就罢了,你牛逼你就上,下面的人也就不多哔哔了。但是,周伯通就说王重阳生前并不喜欢丘处机,理由是丘处机“耽于钻研武学,荒废了道家的功夫”。这个理由可以说是可有可无,王重阳只有一个,其他人想武功高必然荒废道家功夫,相反,道家功夫厉害的,肯定比不上前者的武功。一体两面,关键还是看王重阳的喜好。王重阳死后,马钰接掌了全真教,答案就很明显了。而在丘处机与江南七怪的比斗中,马钰的表现简直是匪夷所思:

“原來马钰得知江南六怪的行事之后,心中好生相敬,又从尹志平口中查知郭靖并无内功根基。他是全真教掌教,深明道家抑己从人的至理,雅不欲师弟丘处机又在这件事上压倒了江南六怪。但数次劝告丘处机认输,他却说甚么也不答应,于是远来大漠,苦心设法暗中成全郭靖。”

千里迢迢赶赴蒙古,传授郭靖内功,就是为了“抑己从人”,与其相信这种说法,倒不如说是全真派的掌教太清闲,所以巧立名目好公费旅游。而且,丘处机为人耿直,有一股子犟脾气,劝告肯定是劝不住,但若是想要化解此事,只须出来做东,将两边的当事者请出来,叙说一番,本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又有何难。劝人认输,又是什么道理。最奇葩的还是明的不行,来暗的,暗中施以援手,帮外人对付自己师兄弟,或许于道法上而言,还是至理。但是在管理来说,简直烂透了。二代弟子都这样勾心斗角,也无怪乎三代弟子,互相捅刀子了。

糟糕的企业氛围

同辈之间尚且如此,在教育后辈,培养新人方面,全真教堪称是当今966的血汗工厂。全真教虽然是道教流派,但是毫无道教的潇洒飘逸。人与人之间,矛盾紧张。

那道人鹿清笃是王处一的徒孙,适才死里逃生,心中急了,见到杨过就要扑上厮拚,全没理会掌教真人、师祖爷和丘祖师都在身旁,听得王处一这么一喝,才想到自己无礼,登时惊出一身冷汗,低头垂手,说道:“弟子该死。”王处一道:“到底是甚么事?”鹿清笃道:“都是弟子无用,请师祖爷责罚。”王处一眉头微皱,愠道:“谁说你有用了?我问你是甚么事?”

这里虽然鹿清笃甚是无礼,也是有错在身。但是王处一丝毫不顾身份,来一句“谁说你有用了?”虽然,读者站在杨过的视角颇为节气,但是人家好歹是你徒孙,就事论事,有错就罚,何必出此伤人之语,正所谓恶语伤人六月寒。所以,即便圆滑如鹿清笃,在全真教内,也是呼来喝去,毫无尊严。这种情况,很容易影响门派氛围,在师长、上级那边受到的气,容易发泄到下层。从此以往,整个门派内,都是等级明确,充满冲突。

逐渐,整个门派氛围僵化、压抑,各个小心翼翼,门派也就失去了活力。说起来,全真教不是没有机会,杨过就是习武的天才,若能悉心培养,成为一流高手浇浇水,一不小心就奔着超一流甚至绝顶去了。结果呢?各种冷眼,各种穿小鞋,理由居然是郭靖上山打得列位道友太惨。常言道,见贤思齐,全真的各位道友非但见贤不思齐,还来了个有仇报仇。

僵化的氛围也带来僵化的思维,武当七侠各有擅长,银钩铁划的张翠山、虎爪绝户手的俞莲舟,各种武功层出不穷。反观全真七子,人手一把剑,打来打去就一手天罡北斗阵,好不容易开创出个七星聚会这个合体技,唯一一次使出来还翻车了,闭的什么关,七个人怕不是在里面打麻将、斗地主哦。再者,杨过一招打飞鹿清笃,全真派不是震惊于此子的天分,也不是研究这门威力甚大的武功,上来就喊打喊杀,和江湖中那些盲流门派有什么区别。如此看来,全真派吃枣药丸。

江湖中的门派说起来和现代公司颇为类似。一群人为了一个目标、一个理念聚集在一起。但是如果管理混乱,企业气氛稀烂,再崇高的理念,不过也只是挂在天上的大饼。一旦碰上966这种导火线,这饼再原再大,也得糊啰。

(上述人物故事均来自金庸等武侠小说,与任何历史或现实中的人物、团体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