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海外文摘·文学版 > 邵半仙

邵半仙

时间:2019-05-18 分类:海外文摘·文学版

袁良才

邵半仙是个卜卦算命先生,都传他的卦卜得极准,有名有姓有地点,不由人不信。

猷州城里,有一对中年夫妻,结婚二十多年了甚是恩爱,男人服装生意倒腾得越来越大,有一天开上私家车了,满世界转悠,却总是把女人晾在家里。女人起了疑心,背着男人来找邵半仙卜卦。邵半仙神神秘秘地鼓捣一番,面露怜惜之色,对女人言道:“世应相生,应爻变动,与日辰相合,你这婚姻怕是难以为继,将作劳燕分飞了!”

女人一路哭着回去,跟男人大吵了一架,男人信誓旦旦,说自己决无二心。男人带着女人,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把邵半仙暴打了一顿。邵半仙默默地抹干净嘴角的血,什么也没辩解。

但,不出一年,那对中年夫妇就离婚了,男人不久就娶了一个跟他女儿差不多年岁的美艳新妇。

邵半仙不无得意地自诩:“我邵半仙岂是浪得虚名?伏羲氏作先天八卦,文王作后天八卦,西汉京房以纳甲法演周易测人吉凶,断非欺世诈财矣!疑者远之,信者自信。”

再后来,城外陵阳山的永济寺成了一处旅游景点,游客日众。其时,邵半仙的独子在部队服役,家中闷得慌,他干脆去永济寺山门前摆下一张小方桌。桌上铺着一块大红布,上面写着:阴阳八卦定乾坤,古钱六爻断如神。上测天来下测地,世间吉凶指分明。桌布上,躺着一爿龟壳和三枚“乾隆通宝”。他已蓄起长须,悠悠然端坐在黄杨木的太师椅上,右手摇着那柄白绸折扇,看上去,似乎更加仙风道骨了。

一个满面愁容的姑娘匆匆来到邵半仙的卦案前。姑娘轻言道:“大师,我想问婚姻。我男朋友去了边防前线,他是个连长,那里正在打仗。我俩本来很恩爱,只等着让双方父母见了面,就谈婚论嫁了。哪知军令如山,他一去再无音讯……他是变心了,还是遭遇不测?我日日夜夜担心他,想他,求大师帮帮我……”姑娘的嗓子哽了,带着哭腔,眼圈里有点点星光在一闪一闪。

邵半仙合上折扇道:“今天乃丙寅月,壬午日,姑娘请起卦吧。”

他指导姑娘将三枚“乾隆通宝”置于龟壳中,双手握之于掌心,抵于心口,微闭双目,上下摇动古币,随后拋于桌上,如是者六。邵半仙言道:“此乃雷泽归妹卦。卦象曰:望桂蟾宫远,求珠南海深。良谋反见伤,生死两为空。”

姑娘忐忑急问:“怎么讲?大师。”邵半仙背过脸去,面色霎时惨白,支吾道:“雷泽归妹,乃归魂卦,为克伐之象,乃大凶之兆……”姑娘似乎察觉不妙,开始啜泣起来:“大师,你别文绉绉的,说明白点。”邵半仙转过脸来,红着眼直视着姑娘说:“你,你的那位男友,他、他,已经阵亡了。你还是,还是,另图郎君吧。这是天、天意。”姑娘顿时泪如雨下,呆立有顷,踉踉跄跄地奔下山去。

第二天,邵半仙的卦攤没有摆出来,他去了一处荣军院,见到了已失去双腿的儿子。儿子说:“爸,谢谢你为我了却了心愿,我祝福我的心上人得到她的幸福!亏得那次我把她偷偷指给你看啦!”

“像我,好孩子!”

外面下雨了,所有的雨水都浇灌进了邵半仙的眼睛里。

责任编辑:海 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