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故事会 > 乡下的乌龟进城来

乡下的乌龟进城来

时间:2018-10-01 分类:故事会 来源: 故事会2013年18期

方成钢

高翔和妻子结婚五年,终于迎来了两人爱情的结晶——珊珊。

老父亲听闻孙女呱呱坠地,连夜从老家送来一只野生大乌龟,给儿媳进补。

高翔送走了父亲,便准备杀龟。高翔的岳母是礼佛之人,赶忙劝阻说:“乌龟是吉祥的象征,我们以前还特意去买来放生,保佑全家平安健康。如今,你却要把它杀了吃掉,你不为了自己,也要为珊珊积点德啊!”

高翔一听岳母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便立刻承诺,明天就去放生!第二天,他带上这只大乌龟,开车去了城郊的大河边。那里风景秀美,还有过高翔夫妻俩甜蜜的回忆,是个再合适不过的放生地点了。

到了河边,高翔却大吃了一惊:几年不见,这里竟成了嘈杂的开发区。

吃惊归吃惊,高翔还是把大乌龟直接扔进了河里。

说来奇怪,那大乌龟刚沉入水底,就冒了上来,还快速划动着四肢,蹿回了岸边。

高翔一看,莫非它舍不得我?于是,他俯下身去,对那大乌龟轻声念叨:“去吧,伙计,你重获新生啦!”说完,高翔又在岸边捡起一根树枝,把大乌龟推下河里。

这回,那只大乌龟的身体刚一沾水,又再次调头,更快更猛地划了回来。

咦,这是个什么情况?不行,送佛送到西,放龟要放到底。高翔卷起裤管,抱起大乌龟,就向河中心走去。走了好几步,他放下大乌龟,才向岸边走去。巧的是,他前脚上岸,大乌龟后脚就跟了上来。

只见大乌龟趴在地上,伸着细长的脖子,睁着一双绿豆小眼,可怜巴巴地看着高翔。

正在高翔不知所措之时,他只觉沾水的皮肤一阵瘙痒,一挠一条红印。他联想大乌龟的种种反应,不禁感慨起来:河水被污染啦,难怪大乌龟不肯下水,它在这里不是重获新生,而是一路去死啊。

无奈之下,高翔只好把大乌龟带回了家。

一到家,高翔就一头冲进浴室,痛痛快快洗了个澡。他洗完澡后,不等岳母发问,就把放生的来龙去脉交代了一遍。

岳母听完,不由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南无阿弥陀佛!看来,这乌龟和我们家有缘,就放在家里好好养着吧。”

接下来的几天,高翔在阳台上搭起了一个小水池,给这只从乡下来的乌龟在城里安了个小家。还给它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忍者”。

可养了几天,高翔就发觉不对劲:“忍者”每天一动不动地趴在水池底,不肯吃自己放进去的小鱼小虾。

最后,高翔只好打电话给自己的老父亲咨询。

老父亲却满不在乎地说:“人要是饿了,还能啃树皮呢,何况一个畜牲?你再饿它几天,我就不信它不吃!”

还别说,等过了几天,高翔再去看“忍者”时,果然发现先前投放的食物不见了,想必是“忍者”偷偷地吃了。

从那以后,“忍者”对于高翔的喂食一概接受,来者不拒了。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珊珊开始蹒跚学步,咿呀学语了。“忍者”也肥硕了不少。高翔每天下班后就在家抱抱孩子,养养“忍者”,很是惬意。然而到了2013年3月份,禽流感在全国范围内大爆发了。一时间,众人都谈“禽”色变。

在这种背景下,高翔的岳母郑重宣布:“在禽流感危机解除之前,全家都吃素。”

吃素的日子真不好过啊,别说高翔了,就连“忍者”吃惯了鱼虾,对瓜果菜叶,也很不感冒。

好几次, 高翔去看“忍者”,都看见它对着水面上漂着的菜叶视若无睹,只是伸长了脖子,期待地望着高翔。

高翔看了是又好气又好笑,无奈地对它说:“别说你了,我也一个多月没沾过肉了。你就将就着吃点吧。”

没想到几天后,“忍者”就开荤了。

这天,高翔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岳母的电话。挂了电话,高翔就心急火燎地往家赶。

一进家门,岳母就控诉起“忍者”来。

刚才,老太太在做饭,珊珊一个人去逗“忍者”玩,被狠狠地啄了一口。等老太太听到哭声,赶到水池边,“忍者”早已蜷缩到龟壳里,不肯出来了。

高翔看着珊珊手上的伤痕,心如刀割。妻子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宰了“忍者”。最后,还是岳母拍板定论:将这只野性难改的乌龟逐出家门。

于是,高翔又带上“忍者”,开车来到城郊的大河边。

高翔对着犯错后一直缩头缩脑的“忍者”说:“我们的缘分就到这里了。你回河里去吧,无论如何你也不要上来了,就是上来了,我也不会带你回去了。”说完,高翔狠狠心,将“忍者”扔入河中。

说来真是奇怪,这次“忍者”“扑通”一声下去后,就像是被解放了一样,马上划动四肢,眨眼的工夫就没了踪迹。

高翔站在岸边很久,没看到“忍者”浮出水面,却看到几个男人,准备下河游泳。

高翔冲领头的那个中年男人说:“大哥,这河水可脏了,我上次在这里下过一次水,皮肤奇痒无比,过了两天,才慢慢恢复过来。”

中年男人似乎并不惊讶,他说:“嗯。我们第一次下水也有这种症状,多游几次就适应了。咱这几年,吃的是啥,喝的是啥,还有啥好怕的呀!”

一阵“扑通扑通”的入水声,男人们相继跳入河里。

高翔看着这些身影,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忍者”刚来城里,一下水就逃了上来,而这次一入水,就不见了。不是它通人性,听懂了自己的话,而是这些日子,它吃的喝的都和城里人一样,练出了“百毒不侵”的本领啊。

高翔想到这里,不由又喜又忧。喜的是,乡下的乌龟进城成了洋气的“忍者神龟”;忧的是,城里的小珊珊长大又将面对怎样的世界呢?

浏览本期杂志: 故事会2013年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