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上海文学 > 山水经

山水经

时间:2019-06-05 分类:上海文学

发光的液体

伊犁河在上游交配

在下游分娩。急流分汊

像两条巨人之腿,一只脚

伸进马蹬,一只脚伸出国门

源头至高无上!

风有时从下游来,有时

往下游去,哺育之恩在风中

往返。这些发光的液体

像酽酽的血脉,点亮故土

点亮两岸的一草一木

弱小的事物只能生存在细节中

它们像沙漠一样干净,没有水分

它们在眼睛里播种,在血液里

生根,在骨骼的软组织里

长出钙化的马鞍与骑手来

岁月的长势,有时会惊飞

一块草地或者一匹马

有時会停顿,像一只俯冲的鹰

一下一下敛翅,锋利的身影

让羊群炸开

最大的风暴藏匿在两棵草之间

草的尽头就是这座雪山

科古尔琴,天山山脉的一支

草,只摸到了四千五百米以下的雪线

雪山似乎不可翻越,在此止步的

还有雪崩、狼群、羊和冻僵的草

还有草原身后的伊宁市

最大的风暴藏匿在两棵草之间

如同蒙汗药藏身在阿帕尔汗腋下

没有人能够翻越她的乳房

和毡房,所以托乎拉苏草原

也叫:一直向前走,翻过大山就到

我观察了草原上所有的羊只

它们还不够肥壮

到过托乎拉苏的都是大人物

我从草地上深深浅浅的脚印上

掂量他们的身份和体重

草原不留客,再小的甸子

也跑死过汗血马

在华山上,与徐霞客对饮

“再走一步,你将到达山顶

但是没有人能够越过自己头顶”

你的影子像刀子一样快

影子里居住着最后一个升仙的道长

我越想靠近你,你就越高

最高处永远是一个人的舞台

你坐在阳光身旁,神情不温不火

我承认:我追不上你的影子

正如华山上的植被,紧贴岩壁

却无法钻进华山的内心

华山以孤高名世,普天下

谁能与它齐名?云越低

越孤独,树却越高越独立

根扎一尺,树高一丈

一动不动的飞翔,才是真正的

飞翔!天地之间的行云流水

游人只观喧闹,喧嚣背后的故事

落在诗人笔下。诗人写春秋

也写风月,古往今来

只有一个名叫徐霞客的人

醉生梦死过一回

我渴望与这位独具风范的行者

在山顶上相遇,我们席地而坐

简明望着徐霞客

徐霞客望着简明

其实人生只有上山与下山

两件事,上山与下山

如同从二十岁走向六十岁

上山,你只管举目

下山,你必须把姿态和心

沉下来

山的身体里藏着另一座山

一双青花瓷碗在夜色中手谈

声音到达之前,我们前仰

或者后合,我们之间隔着一碗酒

和另一碗酒,隔着一个朝代

和另一个朝代

一碗酒一个百年

一碗酒几个乱世好汉

酒是液体的华山,四十五度不低

六十五度不高:酒是山中山

华山是固体的酒,四十五度不高

六十五度不低:山是酒中酒

一碗不醉人,五碗不醉心

我们像一面旗帜为远景所包围

凡人行走在去天堂的路上

仙人在归途

滴水湖:风散水纹长

走亲戚常走怀旧线。逢年过节

我曾亲近过的山水,都成了

或近或远的亲人

我们相互走动,路径一年比一年长

从北上广到东三省,再到陕甘宁

从黄河流域,再到长江流域

比起天然湖泊,人工的滴水湖

只多一道入水口,爱情、蓝、涟漪

和观光客,谁都可以自由出入

用大海的一滴水,造一个湖子

想像力成就了非凡的胆识,滴水湖

也成全了非凡的创造力

不仅湖子,岸边垂柳和水中倒映

水草、鸳鸯鸟、闲游的鱼虾

全部都是移花接木的

湖中赏月,与湖中捞月是近亲

在摄氏三十六度的舟子上,撒网

漏网逃走的是:摄氏二十六度的蛙鸣

而大海中,几经穿膛破肚的水

像几经失魂落魄的词家,时而面壁

沉思,时而浪迹天涯

……

九月刚刚告别了滴水湖,又遇十一长假

我还要不要去看你,再聊聊那句

“风散水纹长”

北宋官窑

青瓷的加法,是蓝色之光

一层层折射在窑壁上

火焰的海洋,暗流涌动

皇身脱俗于泥胎

恻隐满怀的旧址

青黄交替,荒草漫过山径

山径绕过窑工和瓷农的坟头

坟头高过江山

在河之南

一个阳光充沛的下午

我踏雪而至,寻觅北宋故事

阳光夹雪,稀贵如油

纳木措湖畔

游人在纳木措湖畔狂欢

云在天上狂欢。风把天空

划分成五洲,有些国家

今天打雷明天才落雨

让人民心里发慌!

我确认:快乐是祖国晴朗的领空

我们坐在纳木措湖畔,一边晒太阳

一边整理毛发,一边哼哼

吃一肚子冬虫夏草,产下

最原始的浪花

非虚构的叙述

目睹固体的瀑布,并非走眼

我见过固体的谎言

和肝火

心术不正、怀揣鬼胎的人

离人间的烟火更近

出入九寨沟后,鬼胎仍在

他庆幸的是:自己曾得到过

片刻的抚慰

水,以普渡之心

感怀了形形色色的聚散

如果再多一些水

神仙池会不会把身体抬高

惠及天空?

而沾了仙气的人

宣布:勿角地区已被大熊猫

占领

野三坡观景

树多了,猴子和鸟反而少了

游人多了,风景反而少了

正如我与你,心近了

话,反而少了

猴子的最大领地:是一棵树

和另一棵树,而不是

哪怕最小的森林。鸟的志向

远比猴子空旷虚无,它却占据了

阳光与森林之間的

那片天空

而我只能给你一块岩石,在崖边

它距离你不近也不远,抬头

或者俯身,都能够看到它

它只是岩石堆里的其中之一

处在危险境地,我不知道

这是给了你机遇

挑战,还是选择

并非给予,都是收获

并非增加,都是收成

我并非特别强调,但是你

一定会注意到:岩石旁的清竹

竹瘦有节,这是我

给你的全部

敕封护国寺

世间的秩序是:先有人烟

后有庙宇,但香火却围绕着

戴南护国寺而兴衰

李世民在这里,供奉着早年的隐私

某些关乎人生历险,而某些关乎

一个人与国运的关系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它们或者深藏不露,或者

与上帝共享

寺中的秦代红陶鼓钉纹球腹罐

和元朝祭蓝釉留白云龙纹梅瓶

它们在李世民之后,才成为供品

从唐到宋,护国寺隐身了三百年

之后,它的香火才渐旺起来

凡是真相,总有泄漏的那一天

少水长

沁河古称沁水,它英俊年少

故《左传》称其少水

少水远走他乡,一步步垫高

故土,正如黄土垫高农人的血汗

和游子的坟头。水是垫不高的

正如乡愁,我们用一生怀揣它

却无法将它举过头顶

仰望广胜寺,山门前的戏台

纷扰人间。绕行太行山

善良的流水在此分汊

正如洪洞县分好人坏人

流水分清水浊水

山从未高过水

少水,在绝顶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