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上海文学 > 暮

时间:2019-05-05 分类:上海文学

黄东成

不再缄默

似缄默在地窖的

酒坛,

年长日久,

封着口。

内向,

并非无所思索,

生活经劫难一再发酵,

陈酿着太多太多的感受。

一朝启封,

崖上飞瀑长河湍流,

浓烈的酒香横溢,

香透大气层,

使敏锐的视觉嗅觉味觉,

涎水直流。

共鸣着每一方空气,

每一颗细胞因之活跃,

每一根神经因之兴奋,

每一个大脑因之抖擞,

奔腾的思绪,

在人们奔腾的血管里涌流。

再无须凭酒发泄,

借酒浇愁,

醉倒在怅惘里,

万念俱灰,万事皆休。

不,愁字在酒坛里久久浸泡,

已化作强烈的振奋剂,

缄口,默默……

开口,滔滔……

不鸣则已,

鸣则倾倒一代风流,

因我腹中,

深窖着一腔挚爱,

万般情柔。

冲出口,

一坛浓烈的醇醪,

啊!好酒。

蕴藏

别鄙夷我颅顶的光秃,

即使原始的洪荒,

也不定都是貧瘠空漠。

这里早先也繁荣鼎盛,

笼烟堆云密层层,黑压压,

像峭拔的崖顶彤云密布。

并非由于一次天火,

也不是岁月的枯藤朽株,

密林,频频夭折于飓风摧迫。

已不闻一声鸟啭,

只剩下几绺疏藤,

覆盖着一片盖不住的光秃。

但,崖上的根,并未枯死,

茂茂密密,虬结着——

一个严峻历史的思索。

呵,思索的化石累累,

在看不见的地层深处,

光秃下,蕴藏着无限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