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今古传奇·故事 > 安小柔的秘密

安小柔的秘密

时间:2019-10-29 分类:今古传奇·故事

走路有风

1.遺言

我从临市赶回来,见奶奶最后一面。

奶奶临终前的最后10分钟,目光迷离,言语混乱。我似懂非懂地明白了老人有心事放不下。

她说,她这辈子只做过一件亏心事,这让她死不瞑目。她对不起一个叫柔柔的姑娘,她要我去浙江某旅游城市找一个叫管芬的老奶奶,她知道柔柔在哪里,找到柔柔后,尽量弥补她。我还没完全搞懂始末,奶奶就走了。

我的家人从没听奶奶提起那个姑娘,但他们知道管芬奶奶。她和奶奶是邻居,后来嫁到了浙江。我父亲拿出了一张泛黄的信纸,上面有管芬奶奶的住址。她在杭州一条叫十全的街上,开着喜福照相馆。

我上网查询,很幸运。那条街成了文物保护单位,政府让街上的住户保持那些明清建筑的原貌及当时店铺商肆的格局,所以,数十年前的喜福照相馆还保持着原貌,继续营业着。

在十全街全貌的照片里,我看到了喜福照相馆。照相馆门口站着一老一少,我家人指出老人就是管芬奶奶,而年轻女孩,应该就是管奶奶的孙女。

我去了浙江,到了十全街。这是条安静寂寥的老街,游客不多。喜福照相馆的红漆木门上贴着本月暂停营业,门却是虚掩的。我敲门,没人应,后来,我走进了院子。

院子里挂着白色的帷幔,正屋的雕花大门上贴着白底黑字的挽联。我的心猛地惊了一下,慌忙推开了正屋的门,没有人在,屋里堆满了花圈,墙上挂着的照片正是管奶奶。

当我正黯然神伤时,听到西厢房里“咚”的一声巨响,我推开了西厢房的门,地上倒着一个浑身黑衣的年轻女人。

我快步走过去,想扶起她时,感到脑后一阵风掠来,接着,有重物重重地击中了我的后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木椅子上,而那个黑衣女人,却在我不远处的大床上。她半倚坐在床上,有个眉目英俊的男人正端着一碗汤喂她喝。

黑衣女人就是管奶奶的孙女宁霄,男人是她的男友周建文。当他们听说我是为了柔柔而来时,两个人都变得异常厌恶和气愤:“又是为了那个柔柔?究竟还有多少人会为了柔柔凭空冒出来?”

看我不解,宁霄沉浸在痛苦里诉说着,管奶奶就是为了柔柔的事意外死亡的。

宁霄的父母都去世了,所以,宁霄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奶奶的身边。她在市里一家大企业做翻译,她和周建文是通过电视相亲认识的。他很爱她,来她的城市开了家英伦服饰专卖店,他们平时忙着各自的工作,仅是晚上回家陪奶奶,也没有注意到奶奶这几天神色异常。但,一连串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常有鬼鬼祟祟的人在奶奶家门口转悠。有一晚,他们不在家,有人翻墙进来要挟奶奶,让她说出一个叫柔柔的女人的下落。

后来,邻居听到动静出来,那个人慌忙逃离。她和周建文问起缘由,奶奶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地唠叨着:“坏蛋,那帮坏蛋,找到柔柔就是找到那几百万元的宝物!他们休想通过我的口,发这个财。”

五天后,奶奶出门买菜,意外摔死在巷子里。

周建文带着淡淡的忧伤告诉我,后来他们才知道,管奶奶的死,和柔柔有关。有放了学的小学生看到,那天管奶奶提着菜篮在巷子里疾走,有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跟着她,小学生听到她一边逃一边骂,好像在说:“柔柔……宝贝……发大财。”

她被追得过于紧张,跌了一跤,当场死亡。宁霄厌恶地看了我一眼,叫周建文报警,说我肯定就是前面那帮坏人之一。

我说误会了,然后拿出奶奶和管奶奶年轻时的照片,又拿出我的全家福,给他们看,又把奶奶临终的遗愿说了一遍。

一场误会。

想不到,两个要好的老姐妹,相隔不久一起离开了人世,而最后一个片段,都和那个叫柔柔的女人有关,这让我们无比感慨和疑惑。

2.线索

刚才,宁霄因为血糖太低而昏倒,我正想扶起地上的她时,周建文正好进来,他误以为我是不良分子,于是抄起了花瓶把我砸晕了。

对于柔柔的事,宁霄也一无所知。我们可以肯定,这个柔柔珍藏着什么百万珍宝,所以,遭受了这么多人的追根问底和围追堵截。

我皱着眉,摸不清事情的脉络,我随口问宁霄:“管奶奶认得字吗?会不会留有有关柔柔的故事。”

宁霄像是想起了什么,跑到管奶奶的房间里,打开了老式五斗橱,在一件旧棉袄里翻找。

然后,她恍然大悟地叫了起来:“肯定是上次那个贼!奶奶有一个蓝皮小本子,它不见了。”

当初,她检查失窃物时,只关注值钱的物品,忽略了那个本子。

当晚,宁霄整理管奶奶的遗物,无意间翻看了管奶奶手机的照相簿。

手机是宁霄送给奶奶的生日礼物,老人家很喜欢也很好奇,常用它的照相功能东拍拍西拍拍。

也正是她乱按一气给我们带来的线索。她的手机相册里,有一张模糊的照片,似乎是不小心按着拍摄功能拍下的,上面有模糊的地址:丽江山塘街风巷58号。而字体底纹纸质的那些暗色花纹,让宁霄确定,来自那本蓝色的本子内页。

宁霄从未听奶奶提过在丽江有什么亲戚朋友。我把那串地址百度了一下,搜索出来的结果是:一个叫相思女子客店的奇怪店铺。店铺在丽江。

说它奇怪,是因为它只接待失恋失爱的女客人。介绍里说,那些已失去爱情的女客去了店里,老板会对她们进行催眠,按照各人的要求,给她们催生一场甜蜜爱情的好梦,或者,用催眠的手法,使她们在梦里忘记那个让她们痛断肝肠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得到宁静。

据说治疗效果尚算不错,所以,客人很多。但是店主却立了店规,一个月內只接待5个女客。

我进一步搜索,发现了相思女子客店里,只有老板和一个女伙计。

两人终年都戴着刺绣面具。店主戴玫红色,而伙计戴的是湛蓝色。

宁霄指着照片说:“干吗要戴面具?”

周建文站在她身后,摸着下巴说:“可能是故意制造一些神秘感,来吸引更多的关注吧。”

我们又搜索到了,店主的全名叫安小柔。她是柔柔吗?在她身上有怎样的故事呢?

3.小偷

我们总觉得,安小柔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在相思女子客店的网页上报了名。机缘巧合,没几天,我们的报名栏里有了留言回复,我们三个幸运地成为了该店的客人。

可是,那家店不接待男客,于是,周建文戴了假发,在脖子里扎上漂亮的丝巾,蹬上高跟鞋。长相秀美的他扮起女人来,雌雄难辨。

除了我们三个外,还有两名女客被安排在二楼的两间客房里。

住下来的第二天,我就听到一个嘴角长着黑痣的女客说,自己终于在梦境里和已故爱人有了完满的告别,一切都遂了她的心愿。

我总觉得这像一种巫术,而安小柔是个女巫。明天就轮到安小柔替我催眠治疗了,所以,整个晚上,我想象着有关安小柔的一切,怎么也睡不着,深夜一点多,我披着衣服下床,想要走走。当我走过安小柔的睡房时,看到她屋子里没开灯,漆黑一片,但是我仔细一听,似乎里面有动静。

我的心一紧,小心地推开了虚掩的窗户,借着月光,我看到安小柔睡在床上,她的玫红色面具已经取下了,露出一张眉眼清淡的脸。

更让我揪心的是,安小柔似乎睡得太沉了,有个穿着一身黑衣的身影,把安小柔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翻了个遍,这个人似乎在找东西。我立刻想起了管奶奶似乎曾说过,柔柔的身边藏着奇珍异宝。

来者是冲着宝物来的!

我本想大吼一声“抓贼”,但是我一个姑娘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会随时陷入危险。既然对方没得到宝物,我倒不如躲在暗中一窥究竟,看看这个人是何许人。

黑衣人没翻到东西,偷偷出了门,左顾右盼,并没有发现及时躲进角落的我。我看着黑影潜进了那个黑痣女客的房间里,再也没出来。

想起黑衣人和黑痣女人的身高比例相符,我明白了一切。

当我正想跨步出来时,又看到一条黑影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同样,这个人也蒙着面,不想让人看到真面目,我又把迈出去的脚缩了回来。

4.背叛

这个人进了安小柔的房间,却并没有像前者那样在房间里乱翻乱搜一气,而是靠近了安小柔,迅速地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将一把明亮的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个人故意捏着嗓子变了一种声调对安小柔说:“照我说的做,否则要你死。”

我捂住了胸口,心快要跳到喉咙口了。我隐约看到安小柔对来者睁着恐惧的眼睛,点了点头。

接下来,来者的行为十分古怪。没有逼问安小柔那件价值连城的宝贝的下落,而是撸起安小柔的袖子,用闪亮的匕首,在她的胳膊上割了一道浅浅的痕。

虽然,我离安小柔有数米远的距离,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安小柔的那道伤口上,涌出了深红的液体。

来者骂了一声,然后,揪住了安小柔的领子,用刀逼问她:“真正的安小柔在哪儿?”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警车的呼啸声,且越来越近。

宁霄死了,在她快要断气之前,有人用手机报的警。

之前,她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接着发了无数条信息。可惜,我的手机一直处在静音状态。

我看着那些信息,周建文那张羊皮被揭开了,露出了狼的面目。

他和宁霄的相遇和相爱,根本是他一手安排的戏码。直到我们来相思女子客店找柔柔开始,宁霄无意中偷听到了周建文和他人的一次鬼祟通话。

周建文接近宁霄,是为了从管奶奶口中得知柔柔的下落。他这么处心积虑,无非也是为了那件宝物而来。宁霄在偷听中得知,周建文今晚会动手,确定宝物货真价实后,独自带其连夜离开这里,不再出现。而先前有歹徒入室盗窃并且跟踪恐吓管奶奶,也都是他的手笔。

宁宵在无比惶恐和毫无主意之下,打了我的电话,打不通,然后就发了信息。

可是半小时后,面对周建文,她还是无法装得平静如旧,周建文看出了端倪,逼问之下,知道自己事情败露,和宁霄争执时,失手捅了她。

他以为宁霄死了,便急急地跑去安小柔的房间。但是,他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被另一个人静静地看在眼里,她就是相思女子客店的女伙计,幽幽。

她报了警,周建文被抓了。

5.真相大白

在公安局,我们分别做了笔录。

警察让我和幽幽,不,是柔柔,坐在了同一间问讯室里,开始一场对话。

我把奶奶临终的遗言告诉了她,尽管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替奶奶对她说了对不起,并问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弥补。

柔柔叹了口气,开始告诉我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那时候医疗条件落后,农村的妇女生孩子时,都是请接生婆的。我奶奶就是一名接生婆,她帮柔柔的母亲接生了柔柔,却发现柔柔是个怪物。

那时候,农村人十分迷信,奶奶也是。她认为怪物柔柔活在世上会是祸害,就劝说柔柔的母亲,把柔柔偷偷地丢进深山里。

柔柔的母亲终究不舍,但奶奶却擅自怂恿柔柔家人,她认为是自己接生了一个怪胎,必须她自己处理掉才能消灾解难。

她偷走了柔柔,又通过自己将要嫁往杭州的姐妹,请求她坐汽车上路时,把柔柔扔进深山里。

我出了公安局,立刻有蜂拥而来的记者,他们把我团团围住,要采访事情的始末,并问我那件价值500万的宝物是什么?

我的心情很沉重,想起了刚才在审讯室里的那一幕:柔柔用胸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她流出的血液,不是红色,而是淡淡的水白色,随着数秒的时间,会变成奶油般的白色。

在那个年代,奶奶接生了一个会流乳白血液的女婴,她以为孩子是怪胎,若这件事发生在现今,医学上有了新名词:尼曼匹克氏病的奇异变种。

得了这种病拥有乳白色血液,是绝世稀有,都活不过3岁,但柔柔却活了下来。

当初,管奶奶终究不忍,将柔柔送给了一对好心夫妇后,对我的奶奶和盘托出了事情的真相。

那对夫妇为了保护柔柔,她生些小病,都是买些药自己治疗,直到5岁的柔柔在一次发烧中病得不轻,送到私立医院时,被主治医生发现。主治医生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在国外搞疑难罕见病症研究的朋友,对方在事业越来越红火的今天,又突然十分惦念起柔柔这个试验品来了。

他出价100万,悬赏那些贪心的人来找到柔柔,并将她密送出国,给他搞活体实验。

成年后的柔柔,曾出过国,在加拿大认识了催眠理疗师幽幽,跟着她学习,两人回国在丽江开了这家奇特的客店。

幽幽和柔柔对调身份,是因为她们每月都会轮流做店主。

我不会把因果透露给这些让我厌倦的记者。我想着奶奶们的离去,想着来时路途,我们三个相互关怀,如今,却剩下我一个人独自归去。整个过程下来,所有的片段,都深入地拷问了人性。这让我心生苍凉。

我冲出了那些记者的包围,淡淡地说:“散了吧,这故事一点儿也不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