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今古传奇·故事 > 惊悚之恋

惊悚之恋

时间:2019-10-29 分类:今古传奇·故事

默隐

1.分手

我是一个23岁的女孩儿,在写这篇文字之前,我从事着一份在别人眼里讳莫如深的工作,我是一名职业入殓师。

我毕业于一家民政学校,学的是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毕业后到殡仪馆工作也算是学以致用。

可是在从事这份工作之前,我也是经过了一番痛苦的挣扎和抉择的。为此我和初恋男友阿伦分手了,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当时对我说话的神情和语气,当他得知我要做一名入殓师之后,他就再也不肯吃我煮的东西,再也不穿我帮他洗的衣服。

他让我在他和这个职业之间二选一,我哭了又哭,最终还是决定要进入那家殡仪馆去工作。

因为我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我的母亲也曾经是一名入殓师,为此我的父亲和她离婚了,她一个人艰难地抚养我长大,又供我读书,实在是不容易。

当初也是我主动要报考民政学校的,我一直有一个解不开的心结,我真的不明白我的父亲为什么非得逼着母亲离婚,我那么强烈地想要接近这个职业,从而试图寻找一个原谅父亲的理由。

刚刚开始做这份工作时,我每天都心惊肉跳,我根本就不敢单独面对一具尸体,要跟一两个同事一起才能完成工作。

每当我的手触到那些冰凉而僵硬的身体时,我就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我总是颤抖着为他们整理好衣物,再尽量帮他们化一个自然的妆,让他们有尊严地告别这个世界。天知道我的心跳得多么厉害,我常常惊恐地盯着他们,生怕他们一下子坐起来。

时间是最好的药,可以医治一切不安。两年以后,我对工作环境已经完全没有了顾忌,我已经成了一个有着出色业绩的入殓师,就算我单独对着尸体的时候再也不会有紧张的情绪。

我已经明白,我对着的只是一些没有生命的实体,完全没有一点怕的必要。我为自己最初的怯弱而感到羞愧。

而且工作久了我才知道,我们这个行业是大有油水可捞的。虽然我们单位早有明文规定:不许私自收受死者家属的钱,可实际上只有傻瓜才不收呢。尤其是那些发生意外去世的,尸体被损坏得惨不忍睹的,死者家属在悲痛之余肯定会额外给我们一些小费,让我们尽最大可能去帮他们还原一下他们至亲的容貌。

我想对于我们,他们内心也肯定不齿,但这钱他们不可能不给,只有给了,他们心里才会踏实。

最初我也觉得收受他们的钱物心有不安,但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再后来就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说白了,很多同行不都是这样吗?大家都在做着的事,我为什么就不能做呢?

2.再遇

我没有想到会在殡仪馆遇到我的前男友阿伦,那是一天深夜,他的继父因为突发心脏病还没来得及抢救,在去往医院的途中就停止了心跳,我见到他的那一刻,他的眼里有着深深的悲痛。

阿伦跟我一样,也是在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只是他比我幸运,因为他的母亲后来给他找了一位继父,这个男人对他母亲很好,尤其是和阿伦,更像是亲生父子一般,我一直都以为阿伦的童年几乎没有留下什么阴影。

更让我嫉妒的是:阿伦的继父很有钱,而且在阿伦身上也从来都舍得花,只要是阿伦想要的东西,他就一定会满足他的愿望。所以继父去世,阿伦的悲伤也是在所难免的。

阿伦顺手给了我2000元钱,而且神色凝重地就当年分手之事跟我道歉,说当时他也是年轻气盛,根本就不了解这个职业,也没有能够用心体谅我,是他不好,并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跟我重新开始。

我的心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更是本能地把他给我的“小费”推掉了。我想我不能也不应该收他的钱,如果我收了,那么将来这个男人会怎样看我?况且,这两年来我一直也没有忘记阿伦,我是真的喜欢他。

做我们这一行的,一年到头连一天假期都没有,平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别的年轻男人。即使接触到了,人家知道我的职业之后也还是会落荒而逃,而我抱着决不和圈里人凑合的决心,坚决不肯接受追求我的同事。

这两年来我的感情一直处于空窗期,所以我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争取和阿伦破镜重圆。

可是在给阿伦的继父整理遗容时,阿伦也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的神情让我觉得很奇怪,我看到了悲伤之外的一种复杂情绪,虽然我说不出来那到底代表着什么,但我隐隐地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些什么我不了解的事情。

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一般因心脏病发而去世的病人脸色都很苍白,这是由于心肌缺血造成的,可是阿伦的继父却脸色发紫,仿佛是因窒息去世的。我把我的疑问随口说了一下,阿伦的神色又很不自然,他说这也不是绝对的,也得分好多种情况呢。

他还一再叮嘱我,说化完妆之后就尽快帮忙安排火化,我想了想,也就答应帮他这个忙,阿伦也神情黯然地留在了殡仪馆外面守夜。

3.殺人

然而就在当天夜里,我又接收了一个死者,于是从值班室又来到了化妆间,就在我给另一个死者化妆时,却听到了旁边的尸床上有微弱的呼吸声,在这样的深夜,在这样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我当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屏住呼吸,确定了发出声音的正是阿伦的继父,于是我惊叫着踉踉跄跄地跑出去。

我气喘吁吁地找到阿伦,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继父可能又活过来了,要他赶紧去叫人来帮忙。

阿伦先是一惊,然后竟然一把捂住我的嘴巴,并示意我不要出声,他把我拉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他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小诺,我求求你不要把这件事声张出去,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吧。”

我惊恐地看着他说:“怎么可能当作没看见?他正在那里喘气呀!况且就算我当作没有看见,那么明天火化的时候也一样会被人发现的。”

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阿伦仿佛如梦方醒,立刻要求我带他进入停尸间,我当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进去以后,阿伦直奔他继父的尸床,上去一把掀开盖在老人身上的白布,那一瞬间,老人的呼吸声已经很大了,他的两眼想要睁开,却显得很吃力,他的胸脯起伏得很剧烈,并且他的手也已经开始无意识地动了几下。

我战战兢兢地向阿伦提议赶快拨打120把老人送进医院。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阿伦竟然对着我很坚定地摇了摇头,然后说:“小诺,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快20年,只要他还活着,那么我就还是一个拖油瓶,永远得不到我真正想要的金钱和尊严,只有他去世了,我才有机会,你懂吗?”

此时我已经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我已经有些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不过我还不敢肯定,于是试探着问:“你一直都很希望他死吗?”

阿伦没有看我的眼睛,只是喃喃地说:“其实我这些年过得并不是真的很幸福,但是为了生存,也为了我母亲,我一直在装,只有他死了,我才能真正得到解脱,我想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

我的嘴唇都已经开始发抖,我结结巴巴地问:“你现在想怎么样?”

他看了看我,很平静地说:“你先出去一下,让我单独跟他呆一会儿,等我叫你进来的时候你再进来。”然后阿伦又把被我们揭开的白布重新盖在了他继父的身上。

我当时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我竟然乖乖地退了出去。就在我要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看见阿伦快步走向他的继父,然后,他伸出了手死死地掐住了老人的脖子。

于是,我发疯般地跑回来,带着哭腔和他拉扯,我试图掰开阿伦的手,可是他看都不看我,只是一直保持着他的动作。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可怜的老人虚弱地挣扎,最后他的手终于在空中虚无地晃了一下,无力地垂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口中喃喃地对阿伦说:“你是个杀人凶手,你是个杀人凶手,我要报警,我一定要报警。”

可是阿伦竟然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他蹲下身来哄我说:“别说傻话了,小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想想,这个老头死了之后对谁最有利,还不是我们俩,再说了,就算你去报警,你自己也撇不清干系,从法律上来讲,你这应该属于是协从杀人,后果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全身无力,脑子里真的一片空白。

第二天早晨,老人的遗体被火化了,没有人知道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是按照程序进行。

阿伦一边招呼着前来吊唁的人,一边装出很悲伤的样子。最为悲伤的是阿伦的母亲,她已经不再年轻了,我想经过这次的悲痛之后,她心里的伤痛很难再平复了。而且她做梦也想不到:是她的儿子亲手断送了她最后的幸福。

我开始有意地回避着阿伦,一看到他的脸我就觉得害怕。可是他一直都不断地骚扰我,并说他要兑现他的承诺,他想跟我结婚。

结婚?我还怎么敢跟他结婚呢,对于一个养了他20年,疼了他20年的人,他都能够痛下杀手,我又算得了什么呢?说白了,我不过是他利用的一枚棋子,等到下完了这个残局,那么我的结局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4.证据

我从殡仪馆辞职了,只要每次进到停尸间,我的全身都会发冷,我已经不再敢碰那些尸体,只要我一看着他们,他们就仿佛睁开眼睛想要坐起来的样子。

我总是梦到阿伦的继父,这个可怜的老人总是在梦里和我纠缠,他觉得我也是杀人凶手,对于我当时的见死不救,他的亡灵是永远不能原谅我的。

我也不止一次在电话里告诉阿伦:我已经不想跟他结婚了,但我也不会去告发他,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吧。可他是个疑心很重的人,他说如果我不嫁给他,他就不会真正相信我。

在他看来,只有牢牢地把我拴在他身边,他才会安心。

他甚至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嫁给他,他就想个办法把我也弄死。也就是在那次的电话里,阿伦亲口告诉我说,他继父根本就不是什么心脏病发作,而是被他用枕头捂昏了过去,当时他以为老人已经死了,没有想到送到了殡仪馆之后竟然又苏醒了。

他当然不可能让继父揭发自己,所以才又一次下了毒手。

這次的通话被我用手机录了音,我想或许有一天我能够用这段录音来牵制阿伦。

不久以后,我在街上走时莫名地被一辆车撞伤,我能够感觉到这辆车就是故意冲着我来的,是想要我的命,我想,这又是阿伦干的好事吧。我决定不再沉默,我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去报警了,同时我也顺便自首。

阿伦一直都以为死无对证,况且又早已经毁尸灭迹,所以嚣张得很,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手机里还有一段揭开真相的录音,这段录音就足以要他的命。

我不知道未来等待着我的到底会是怎样的命运,但我终于明白一点: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人都不可以放纵自己或别人做坏事,否则就会陷进一场没完没了的噩梦,永远无法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