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今古传奇·故事 > 亲密的敌人

亲密的敌人

时间:2019-10-29 分类:今古传奇·故事

瑭恩

简洁和方运达,经过6年的打磨,终成世间最普通的一对。他们为了一处可以安居的房子时刻拼搏,但6年过去,薪水远远追不上房价的脚步,他们依然租住在简陋的屋子里。

物价飞涨薪水低落,生活叫人失望。起初还可以用感情来缓解现实的压力,6年之后,现实已经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

夜里躺在床上,方运达问:“老左他们说要周末聚一聚,你去吗?”

简洁闭着眼睛,含糊地回答:“哦,再说吧。”

三天之后就是周末,简洁跟方运达打起精神,携手一起出现在聚会现场。大学毕业后,同城的这些旧同学偶尔会聚在一起,聊聊过去发发牢骚。

但这次情形有点微妙,因为陈世杰也来了。他说他给自己放了半个月的假,回读书时的城市住住,看看老同学。聚会时的种种迹象表明,如今的陈世杰发了。

聚会结束时,他一个人埋了单,两千多块钱,过去是AA,现在陈世杰眉头都不皱地包了。

两千多块是简洁将近一个月的工资,简洁刷牙的时候还在想,陈世杰怎么就那么有钱?装的还是真的?聚会的时候大家都没打听,更多时候都在聊大学时候的事,现在的工作薪水问题好像是个禁忌,不好细问,问了就有了功利的味道。

刷完牙,简洁对着镜子长长嘘了口气,心想,如果当初自己选的是陈世杰,现在会怎样?

世界上当然没有如果这种事,所以,简洁和方运达依旧照常起床,吃饭,上班。他们避免谈到陈世杰,如果他混得惨点,或许他们还会谈谈他的过去和现在,求个心理平衡,可如今人家陈世杰春风得意,开着宝马穿着名牌,举手投足都是有钱人从容淡定的范儿,不能比,伤肝伤肺伤心。

上班的时候,简洁接到了陈世杰的电话,他说晚上想单独请她吃饭。简洁“哦”了一声,脑子里闪过很多个不行的理由,但最后还是说了声“好”。

一整天简洁都心神不宁,她想自己的外套有点陈旧,高跟鞋不够漂亮,妆面太平淡,而且应该做个美甲。但只是想想,下了班,她还是穿着她不太满意的这一套衣服上了陈世杰的车。上车之前她给方运达打电话,说今晚同事有聚会,不回家吃饭。

陈世杰选了本城最豪华的餐厅。当简洁踏进餐厅时是有点局促的,她从来没到这么高级的场所吃过饭,她觉得自己的衣着不合时宜,接着自信心皆无,身上微微冒汗。

陈世杰似乎看出她的狼狈,微笑着牵过简洁的手,在她耳边说:“你今天很美。”

简洁心一暖,觉得安定了不少。

席间,陈世杰提及往事,当年他和方运达都中意简洁,但最后,简洁却选了方运达,即便如此,陈世杰说在他心里,简洁一直都有位置。陈世杰握着酒杯,看简洁的目光热烈深情,一如当年。

对于女人来说,当年追求者的爱慕之心未变,是对自己最好的肯定,简洁半低着头,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脸色渐变桃花。这一餐,他们之间的气场有点微妙。

从富丽堂皇的餐厅回到家,开门的一瞬,简洁突然有点泄气,屋子里的一切似乎又简陋了一些。简洁就像12点钟声之后被打回原形的灰姑娘,心里却依然装着刚刚在皇宫与王子共舞的片段。

方运达已经睡去,简洁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再也找不到当年闪闪发光的亮点,他一无所成,斗志渐沉,成为一个庸常的路人。简洁觉得很懊丧,方运达和陈世杰现在的境遇对比太悬殊,悬殊得让她原本毛毛雨的情绪忽然之间大雨倾盆。

早上起床,简洁打不起精神,热了牛奶放到桌上。方运达从卫生间里出来,问简洁“:没有煎鸡蛋吗?”

简洁转过身阴着脸说:“吃面包吧。”她心里很不痛快,每天都是她在弄早餐,亏方运达还有脸挑三拣四!

简洁带着怨气出门,上班的时候依然情绪低落,她厌烦了眼前的一切,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然而下午,她却意外地收到花店送来的一大束红玫瑰,同事调侃:“哟,想不到你家方运达还蛮浪漫。”

简洁笑着,知道这花一定是陈世杰送来的,方运达已经好久没有给她送花了。如此一来,她的心情又跌一个指数。

下了班,陈世杰的银色宝马等在公司门口,简洁愣住,眼看着陈世杰从车上下来,为她打开车前门,微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同事从简洁身边走过,饶有兴趣地看着陈世杰,又带着各种含义的表情走开。

隨后,简洁被宝马男接下班的事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人们对简洁的看法一夜之间翻转,过去,她不过是公司一个普通职员,和大家一样,为生活奔波。

但现在,她傍上宝马男的新闻为她披上一层神秘外衣,大家带着各种情绪揣测故事的版本,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认为简洁是有背景的。大家对简洁忽然亲切起来。

简洁的心情变得很复杂,因周遭人们的议论微妙地浮动。陈世杰的追求越来越急切,他说他就要回去了,如果简洁同意和他在一起,他就带着简洁一起走,他可以给她一切,他给简洁三天的时间考虑。

简洁开始恍惚,终日沉默不语,没有人知道在她沉默的外衣下有着多么纠结的衡量。她的心在方运达和陈世杰之间摇摆,一边是6年之后鸡肋般的感情,一边是不可预知的未来,怎么选各自都有利弊。

方运达也很沉默,他们两个在同一个屋檐下,常常无言以对。简洁在方运达身上看到越来越多难以忍受的毛病:忘记拧好牙膏盖子,上卫生间时不关门,脱掉的袜子随手扔在地板上,烟灰随处乱弹……

其实这些毛病从前就有,只不过她以前从没放在心上,但现在,简洁觉得自己实在忍受不了了。她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缺乏空气的大木箱里,不逃出去就要窒息而死。

所以,没用上三天,简洁就做了决定,她决定跟着陈世杰离开这里。一旦下定决心,她反倒有点忧伤,她觉得对不起方运达,所以,最后一天,她对方运达很温柔,做了丰盛的饭菜,打扫了房间,为他把所有的脏衣服洗净,冰箱里也买了很多食物。

方运达不明就里,看到这样的简洁,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有多久他们不曾这样温馨地相处了?

第二天,方运达上班之后,简洁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本来想留张字条,但想想还是决定不辞而别,反正都是卑鄙,不如就卑鄙到底。

簡洁给陈世杰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陈世杰说豪景饭店1408号房。陈世杰没有说要来接简洁,简洁只好自己拖着行李箱去了豪景饭店。

在1408号房前站定,简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敲开房门。

房门打开了,里面却是一个陌生的人,那个人彬彬有礼地问:“是简洁女士吗?”简洁茫然地点点头。那个人于是将一封信递给她说:“这是陈世杰先生留给你的信。”

然后,那个人礼貌地走了。

简洁握着信,有种不祥的预感。她颓然地坐到沙发上,打开信封。

简洁,如果你看到这封信,说明我赢了,6年之后,你选的终于是我。可是,时间是很残酷的东西,我们的爱都不再纯粹,你选择的是我,还是我能给你的不一样的生活呢?

其实我也同样约了方运达,这几天我一直跟他说我要带你走,我可以给他补偿,价码从5万一直涨到现在的30万。我约他在1410房,就在这间屋子的隔壁。你可以去看看,如果方运达没在那里,那么我恭喜你找到了一个真的很在乎你的男人,如果方运达等在那里,我只能说,你们的爱情是30万就可以买断的,你敢去敲隔壁房间的门吗?

简洁觉得头顶炸开一般地痛,耳边回旋着嗡嗡的响声。她呆了很久之后起身,走到1410房门前,却终究没有勇气敲开门。于是便折回1408房,在虚掩的门后等着,等着探知一个结果。

很久之后,隔壁房间的门开了,简洁在门缝里看到方运达的脸一闪而过。简洁的眼泪一下掉了下来,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责怪方运达什么,她不是也出现在这里了?可是,扑天盖地的悲伤还是击中了她,她哭得很绝望。

方运达从1410房离开后一直给陈世杰打电话,可是陈世杰的电话依然关机。他叹了口气觉得真遗憾,他本来想面对面亲口告诉陈世杰,简洁是他用多少钱都买不走的。方运达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没有被金钱收买,相信简洁知道之后也一定会被他感动。

可是下了班回家,到处不见简洁的影子,电话也不通,房间里简洁的东西都不见了。方运达站在房间里迷茫得不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而简洁决定从此不再相信爱,她坐在车窗边,看着火车外的风景急速向后退去,像那些爱、那些青春一样转瞬即逝,她觉得世间一切最后都是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