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短篇小说(原创版) > 名医武先生

名医武先生

王吴军

清朝康熙年间,谢庄镇出了一位名医,他就是武先生。武先生是名医武承福的后代,他从小秉承家学,加上他天资聪明,人又勤奋,所以,武先生在二十一岁那年在他们武家的“慕圣堂”诊所一开始行医,便妙手回春,治愈了别人治不好的疑难杂症,声名鹊起,方圆百里已是家喻户晓。

武家的诊所名为“慕圣堂”,是追慕医圣张仲景之意,当然,也有武家要成为当代医圣的心愿。

有一次,谢庄镇上张老五的左胳膊上长了一个大疮,找武先生诊治。

武先生一看,张老五的胳膊上长的这个大疮肿得又高又大,外形看上去像是野兽的脸,上面有三个小洞一个大洞,像是野兽的鼻子、眼睛和嘴巴。

武先生问张老五:“这个大疮疼不疼?”

张老五说:“不疼不痒的,我的邻居赵老二爱喝酒,他曾经把几滴酒滴入这个像嘴巴一样的大洞里,这个大疮很快就变成赤红色了,赵老二又夹了一点菜放入这个像嘴巴一样的大洞里,这个大洞竟然把那点菜吸了进去,我也没有感觉到痛苦,不过,赵老二朝这个像嘴巴一样的大洞里填酒菜填多了,我的这条胳膊就胀起来了。更奇怪的是,自从赵老二那天朝这个像嘴巴一样的大洞里填过酒菜之后,若是不给它填酒菜,我的这条胳膊就会酸麻得难以动弹,若是给它填进去一些酒菜,这条胳膊就跟平常一样能举能抬,运动自如。”

武先生听了张老五的这番话,微微一笑,说:“我知道了,你这个大疮名叫兽面疮,这种病非常罕见。古代有人面疮,今天你长了个兽面疮,真是奇事!不过,不论是兽面疮还是人面疮,其理相同。古人用贝母治愈人面疮,今天我依然可以用贝母治愈你的这个兽面疮。”说完,武先生先给张老五的大疮清洗干净,然后,他拿出上好的贝母,研成细末,用小芦苇管把贝母细末吹入兽面疮那个像嘴巴一样的大洞里,只见兽面疮竟然皱眉闭目,似乎很是痛苦。

武先生让张老五每天来用贝母细末灌入兽面疮那个像嘴巴一样的大洞里,五天之后,这个兽面疮已经消肿结痂,又过了三天,张老五的大疮便痊愈了。

武先生治愈的疑难杂病越来越多,他的名声越来越大,真的是妙手回春。虽然武先生不敢说是每次都能药到病除,但是,只要不是死症,没有他治不了的病。所以,方圆百里的病人及家人们都说,不论是什么病,只要武先生说没法治了,那么,即使是死了,也都是笑着去的。这话的意思是非常明确地表明,武先生在给病人看病时是决不会诊治错的,如果是他治不了的病,那就只能是命中注定无法治疗的了。

武先生从此也更加自信,仿佛是医圣张仲景再世。

这天清晨,武先生刚打开大门要出去散步,却见一辆载着一位老妇人的牛车停在门前。赶车的小伙子一见武先生,立刻跪倒在地:“武先生,俺妈昨天晚上突然瘫痪了,她突然就不会走路了,求求您救救俺妈。”

武先生来到牛车前,先弯腰仔细端详了一下躺在上面的老妇人的憔悴脸色,又看了看她的舌苔,然后开始给她把脉。片刻之后,武先生把手从老妇人的手腕上移开,直起腰,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地叹息着摇摇头,转身就走。

小伙子急忙上前一步跟在武先生的身后问道:“武先生,俺妈的病究竟怎么样了?”

武先生脚步没停地说道:“你别多问了,赶快把你妈拉回家,她喜欢吃什么就给她吃点什么,别让她在吃上有什么遗憾,这就算你尽了最大的孝心了。”说着,武先生伸手从身上掏出一些钱,回身塞到小伙子的手里。

小伙子含着泪嚷道:“天底下的病都是会治好的,我就不信俺妈的病治不好了!”说到这里,武先生塞到小伙子手里的钱撒得满地都是。

“孩子啊,你把我拉回去吧,武先生已经这样说了,我也就认命了,咱们回家去吧。”躺着牛车上的老妇人努力提高微弱的声音说。

“你算是什么名医?!”小伙子又气又急又不服气地大声嚷道。

“小伙子,你妈得的是卒中,眼下整个身体都麻痹不行了,就是医圣再世也是治不好的。”武先生耐心地劝慰小伙子。

小伙子怒视着武先生,说:“武先生,你既然这样说,我范三虎今天非要跟你打个赌,如果俺妈的病有人能治好,我就来砸了你们武家诊所的招牌。”

“好,范三虎,我今天就跟你打这个赌,别说你砸我们武家诊所的招牌了,从今天算起,如果你妈能活过一百五十天,我就砍掉我的一只手给你。”说完,武先生转身而去。

一个月后,这个名叫范三虎的小伙子搀扶着已经能够慢慢走路的老妈妈来到了谢庄镇,直奔武先生的“慕圣堂”诊所的大门,来到门口,范三虎冲着里面的武先生大声喊道:“武先生,今天你就把你们武家诊所的招牌砸了吧!”

武先生抬起头,用双眼打量着站在眼前的范三虎娘俩,只见一个月前躺在牛车上瘫痪而憔悴的那个老妇人现在却是精神矍铄,而且能够走路了。武先生盯着老妇人看了片刻,他一句话没说,走到门外,拎起墙角的一把锋利的斧头,转身来到门前,蹲下身,把自己的左手放在门槛上,双眼一闭,举起明晃晃的斧头就要朝左手砍下来。

“武先生,你不要这样啊!”范三虎大叫着,迅速夺下了武先生手里的斧头。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然,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当初咱们是打了赌的,如今,我输了,我就要兑现当初的誓言。留一只手已经够我用的了,砍掉一只手我就能一辈子记住这件事的教训。”武先生神色沉静地说着,坐在了凳子上。

“武先生,你当初断定我的病没法治了,我还真的准备等死呢。可是,我们村的一个读书人说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治疗瘫痪的办法,让我试一试,我按照他说的办法一试,我的病竟然慢慢就好了。”老妇人微笑而带着困惑地说:“我今天来正是要找你问问我的病能够治好的缘由呢。”

武先生忙问:“那个读书人让你用的什么办法?”

老妇人看了看武先生,又看了看范三虎,范三虎赶忙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武先生,说:“办法在这纸上写着呢。”

武先生接过那张纸,只见上面写道:“以黄芪、防风各三斤,煮汤一大盆,放在病人床下,药汤的气息蒸发如雾,使其熏病人。药汤冷了,温之,再熏之。”

武先生看完纸上写的话,缓缓站起身,来回走了足足有十几趟,然后,他在老妇人的面前停下,拉住她的手,内疚、惭愧而又十分诚恳地说:“老人家,我当初差点害了您,真是对不起!是的,我当初竟然忘记了,防风和黄芪煎汤熏蒸是可以治您的这种病的,唐朝时王太后得了和你一样的卒中的瘫痪病,名医许胤宗就是用这个办法治好她的这种病。你们村的那个读书人是个读书用心的人,很值得我学习。而且,我要感谢你们娘俩,你们让我更加明白了前人说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真的是很有道理的,一个人即使名声再大,也不能骄傲、不能自负,世上的知识是学不完的。”

送走了范三虎娘俩,武先生便摘掉了“慕圣堂”的匾额。

从此,武先生无论诊治大小病症都是格外小心,而且,他的左手再也没有用过。不过,武先生的医术更加高明,治愈的病人也更多了。

后来,谢庄镇的李秀才劝武先生写一本书,把自己的治病经验写下来,传给后人。武先生摇摇头,坚决不写,他对李秀才说:“医者意也,思虑精则能得医学三昧,而且,人之脉象幽微难明,我所懂得的脉象之妙,是难以用笔墨写出来的。医圣张仲景曾经说过,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如果我虚著方论之书,是无益于后世的。”听了武先生的话,李秀才频频点头赞同。

从此,中医不著书的规矩便在谢庄镇沿袭下来。

 责任编辑/董晓晓

浏览本期杂志: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5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