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传奇·传记文学 > 黑石山鬼影

黑石山鬼影

张世美

黑石山位于城西,是一座方圆十几里的小山。山上林木茂密,灌木丛生,一年四季云遮雾绕。是本地的一处“乱葬岗”,历来都是人们的禁忌之地,平日里很少有人涉足,近期发生的厉鬼杀人案,更闹得人心惶惶,流言四起。

1

1948年冬,人民解放军解放了棘阳城。就在这时,当地的黑石山发生了两起厉鬼杀人案,四人被杀死,闹得百姓人心惶惶,流言四起。

黑石山位于棘阳城西,是一座方圆十几里的小山。山上林木茂密,灌木丛生,一年四季云遮雾绕。黑石山也被叫做“乱葬岗”,在城里死了的逃难的“路倒”、官府处决的死刑犯,往往都是拖到黑石山一埋了事。这阵子,人民政府镇压的地主恶霸反动敌特分子也都埋在黑石山。因此,这黑石山历来都是城里人的禁忌之地,平日里只有些升斗小民家的半桩孩子,大白天结伴进山拾些柴烧,除此之外很少有人前来。

一开始,传闻中的黑石山的厉鬼就是杀死了三个十几岁的拾柴少年。三个少年都住在城中魏家巷,那天下午结伴进山拾柴,天黑还没回来,大人慌了,打着火把进山寻找。在一棵大树下找到三个孩子时,他们已是满身血污的尸体了。三家大人以为孩子是上树摔死的,哭哭啼啼地把孩子埋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厉鬼杀人案,才引起人们的注意。

小南街有个闲汉叫郭小狗,是个扯痞子、挂马子,专扒寡妇裤衩子的光棍无赖。郭小狗心里清楚,像他这种人也是新政府改造的对象,他不敢妄为,一直夹着尾巴做人。收敛了恶形的郭小狗日子却越过越滋润,大家各自忙各自的营生,也没人理会他。

郭小狗出事这天,天已黄昏,街上店铺正要关门打烊。家住西街的洗衣妇柳三姑,在西门边水井旁清洗完最后一条床单后正要回家,这时,突然听到黑石山方向传来尖叫声。柳三姑抬头一看,只见昏暗中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奔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尖叫:“鬼啊!救命啊!”

不一会儿,那人就跑到柳三姑面前,是混星子郭小狗。只见他血流满面,柳三姑正要追问他怎么了,郭小狗却一下瘫倒在地,人事不省。

柳三姑赶紧叫来街坊邻居,大家七手八脚地弄醒了郭小狗。在众人的追问下,气若游丝的郭小狗这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他这段时间过上好日子的原因。

原来郭小狗衣食无着,又不敢妄为,情急之下便想到埋在黑石山的那些被政府镇压的地主恶霸反动敌特,天寒地冻的,他们尸身还没臭,尸身上那身绸缎衣裳可以换钱呢!郭小狗就去扒坟掘墓,还从死人嘴里掏出了金牙。郭小狗对黑石山也有些怵,不敢夜里去,每天黄昏去掘座坟就赶紧溜回来。

这天黄昏,郭小狗刚掘开一座坟,就从坟坑里跳出几个青面獠牙的厉鬼抓住了他,手掐石砸,把他往死里弄。郭小狗有些蛮力,拼命挣扎才逃下山。说完,伤势过重的郭小狗头一歪咽了气。

“哎呀,黑石山有厉鬼呀!”人们想起魏家巷那三个离奇死去的少年,顿时感到毛发倒竖,脊梁沟冷汗直冒。

人命关天,人们慌了神,大呼小叫地赶到军管会报告。

2

军管会领导不敢怠慢,立即找来驻警察局的军代表侦察连长李冬山。

棘阳刚解放,人民政府还没有成立自己的公安机关,但已经实行了军事管制,对各单位派驻了军管组。警察局破案基本上还是靠那些旧警察。局里有个警长叫方孝武,破案很有一手,李冬山连夜找到了他。

李冬山介绍完案情,方孝武跳起来带着手下就走。李冬山不解地问他这么晚了要去干什么。方孝武嘴一撇说:“老子办了几十年案,还没办过鬼案,老子也要去黑石山掘坟,看他娘的究竟是什么鬼?”

李冬山虽说对他那警油子习气有些不满,但对他雷厉风行的办案作风还是很赞许,便命令一班战士跟随他们上山,负责警戒保护。

方孝武带着一干手下提着马灯赶到山上,先对现场仔细勘察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他们接着掘开郭小狗死前掘过的那座坟,里面除了一具死尸,什么也没有。方孝武命令手下开始专找新坟挖掘。

夜深人静,方孝武干得正起劲,山下却跑来一个警察,冲到方孝武面前说:“方爷,快别挖了,回家吧,你家出事了,宝妹……宝妹她……她被人侮辱了!”

宝妹是方孝武的独生女儿,心肝宝贝一样疼着。他一听到女儿出了事,哪里还顾得许多,扔下家伙拔腿就往山下跑。那些警察累得筋疲力尽,正好偷懒跟着跑下山。那班战士也只好保护着他们回到城里。

宝妹还在警察局里,侮辱她的人是个油头粉面的青年男子。李冬山正在处理此事。方孝武冲进来,忙问女儿是怎么回事?

宝妹是新成立的剧社演员,今晚排演完新剧和一帮姐妹回家,走在街上不小心和这男子相撞了,男子就不依不饶,拉着宝妹恣意调戏侮辱。

“瞎了你娘的千双狗眼!”方孝武何曾受过这气,跳起来一拳擂在那人的脸上。李冬山连忙拉住方孝武。那男子一头跪下来说:“方爷,我不知她是你的女儿,我也没对她怎样,见……见她长得漂亮,只是……只是在她脸上……摸了几下。”

李冬山哭笑不得,既非强奸又非杀人,李冬山只得对他训斥几句就放他走了。

方孝武咽不下这口气,他让手下把宝妹送回家,便向东街一处豪宅赶去。他的手下已经打听清楚,那青年叫金学曾,是棘阳青帮龙头大爷朱兴高的徒子徒孙。

方孝武驾轻就熟直闯而入,青帮正开香堂,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汉正在惩罚跪倒在堂前的金学曾。老汉就是青帮龙头大爷朱兴高。

朱兴高一见方孝武,立即上前躬身一礼说:“方爷,小徒冒犯了令爱,老朽刚才知道,正开香堂惩罚,准备连夜登门请罪呢。”

纵有满腔怒火,一见这阵势,方孝武也不好问罪了,摆摆手,走出朱兴高的家。

第二天早晨,宝妹的气消了,吃过饭就去剧社演戏。方孝武的气也消了,想到昨晚的事,赶到警察局召集手下继续上黑石山挖坟。

一干人赶到黑石山,只见一座座新坟已被挖得面目皆非,方孝武便不知如何下手了,只好带着手下赶回城里。

3

黑石山出现厉鬼杀人的消息,立即像旋风一样传遍整个棘阳城,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有人添油加醋,恶意造谣,说是解放军杀人太多,引起鬼神共愤杀人报复,严重地损害了人民解放军的形象。军管会认为,这是敌特分子制造的恐怖案件,要求警察局限期破案,挖出隐藏的敌特,消除影响。

李冬山接受了任务,急得团团转,让他冲锋打仗没二话,但让他破案却不知劲往何处使。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方孝武让手下带信说自己请假走亲戚去了。

其实,方孝武根本没有走什么亲戚,他是耍了个小心眼。驻警察局军管组天天开会,要政治甄别留用一些警员。方孝武实在想干这行,耀武扬威不说,还吃香的喝辣的。凭直觉,方孝武感到此案非同一般,若把此案破了,在解放军面前露一手,何愁留不下来?于是,方孝武再次赶到朱兴高家,因为昨晚宝妹受辱、夜里黑石山新坟又被别人掘开了,这些事太蹊跷了,他觉得,青帮的金学曾脱不了干系。

方孝武开门见山地问朱兴高:“金学曾那小王八蛋呢?”

朱兴高十分不满,让伺候他的徒弟吴强搬来太师椅,坐上说:“方警长,你还有完没完了?那小子欺负了你女儿,我惩罚了,也向你赔礼了,你还想怎么样?”

方孝武冷笑一声说:“老家伙,别跟老子演戏了,黑石山究竟埋着什么?你们杀人掩盖,还调虎离山把老子调开,夜里去把东西取走了!”

朱兴高跳起来叫道:“谁埋东西了?谁杀人了?解放军正在追查呢,这可是掉脑袋的事,你别血口喷人!”

朱兴高装愣卖傻耍滑头,方孝武也奈何不了他,只好说:“老子不跟你磨牙,金学曾在哪里?老子找他。”

朱兴高嘟嘟囔囔:“我又不是他的跟班,谁知道他在哪儿?”

方孝武这下真正火了,咬牙骂道:“老王八蛋,还跟老子装蒜,你不怕杀头是吧?你领着青帮杀人越货干过多少恶事,桩桩件件都在老子心里装着,随便告诉解放军一两件,你吃不了枪子,也会把牢房坐穿!”

朱兴高闻言,蔫了,小声道:“方警长,别别,我告诉你得了,金学曾昨晚就回家了,他住在油坊巷。”

方孝武一阵风似的赶到油坊巷,打听到金学曾家,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他破门而入,只见金学曾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心口还插着一把尖刀。

方孝武慌了,赶紧出门吹响警哨招来几个警察,让他们回警察局报告军管组代表李冬山。

不一会儿,李冬山带着人赶到现场,狐疑地向方孝武发出一连串的质问:“你不是走亲戚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莫非是他欺负了你女儿,你杀了他报复?”

方孝武头上的汗“刷”地流出来,嗫嚅着嘴,把他耍小心眼的事前前后后说了出来。李冬山火冒三丈,把方孝武狠狠训斥了一顿。

回到警察局,李冬山把方孝武召进密室又训斥了一番。出来后召开会议,宣布方孝武严重违纪,决定从即日起不再留用,开除其警籍。

4

本想邀功,却被开除。方孝武火冒三丈,怒气冲冲跑到朱兴高家,抓住他的衣领劈头盖脸就是几记老拳,“老王八蛋,你把老子害苦了!”

无端挨打,朱兴高懵了,攥着拳头气得直抖,“好啊,共产党的警察也打人,方孝武,老子要告你!”“告吧!告吧!不告是狗娘养的!”

朱兴高的徒弟吴强,见方孝武真的恼怒得要玩命,吓得一溜烟地跑了。

朱兴高见徒弟走了,也不叫喊了,抹了把嘴角的血,给方孝武端来一把椅子说:“方警长息怒,到底是怎么了?老朽真的是没做过什么呀。我虽为青帮的龙头,但年事已高,帮里的事都由大徒弟刘四维把持着,我只是个摆设呢,昨晚开香堂的事就是刘四维安排的,那吴强就是他派来监视我的。”

方孝武见他说得诚恳,就道出了事情的经过。朱兴高听了十分惊讶,“上午你来时,我家没有别人呀?嗨,我差点忘了,当时你问我金学曾的下落时,只有吴强在旁,他比你先走的。”方孝武点点头,“妈的,是这小子通风报的信,他人呢?”猛然想起他刚溜走了。

方孝武跑到大街上,追踪寻迹是他的拿手好戏,他一边走一边吆喝:“谁见了青帮朱大爷的徒弟吴强没有?他偷了师父的金条跑了!”马上就有怕事的小商贩告诉他吴强的去向。

方孝武一直追到北门外,前面一个人影匆忙逃窜着,正是吴强。方孝武喝道:“站住!”吴强却越跑越快。方孝武下意识地去摸枪,才发现枪已上交了。方孝武俯身拾起一粒石子,手一扬掷了过去,正中吴强腿弯。吴强“哎呀”一声跌进草丛之中。

方孝武咧嘴笑笑,不紧不慢地踱过去,奇怪的是,地上的草除了倒伏一片,连个人影都没有。方孝武惊讶地张着嘴,把四五亩大的草地找遍了,直到一堵墙挡住了去路,也不见吴强的踪影。

方孝武抬头四顾,判断出这里是北门外关帝庙的西墙。站在墙边,他嘴里喃喃说道:“怪事!莫非这家伙钻天入地了?”

说完,方孝武纵身一跃,越墙进了关帝庙。

5

方孝武的确艺高人胆大,闪身就进了大殿。殿里光线昏暗,陈旧的木板,走在上面“咯吱”直响。方孝武轻迈步,慢移身,挨个房门听动静。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阵冷笑声,方孝武回过头,只见吴强手握短枪正指着他冷笑。方孝武双手连摇,“别,朱堂主,不要杀他。”吴强惊慌回头,方孝武如闪电般夺过他的枪,哈哈大笑起来:“小王八蛋,跟老子玩枪,你还嫩了点!”

突然,方孝武的头被枪口抵住了,“不许动!”方孝武大惊,回头见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拿枪指着他。方孝武不敢轻举妄动,嘻嘻一笑说:“朋友,干什么呢?”吴强上前夺过自己的枪,喝道:“走!跟我们进去。”说着,伸手一推,推开大殿一角的一个暗门。

密室里灯光明亮,朱兴高的大弟子刘四维赫然在座。除了刘四维,还有一个头戴礼帽、身穿黑绸缎大褂、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吴强上前诌媚地对中年男子说:“江司令,果然不出你所料,姓方的果真找进了关帝庙。”

刘四维冲过来,指着方孝武的鼻子大骂:“姓方的你已经被共产党开除了,为何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还他妈的穷追不舍?”

方孝武扬着头说:“老子被开得太窝囊了,想弄明白是被谁算计了!”

那江司令冷笑一声:“知道的事越多,离死就越近!”

方孝武脖子一梗说:“就是死,老子也要做个明白鬼!”

刘四维怒极反笑,“好吧,老子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他指指江司令说:“这是我们棘阳反共救国军的司令江家辉,老子是副司令,你一定猜到了黑石山新坟里埋着什么,所以半夜里去挖坟,现在不妨告诉你,黑石山新坟里埋着我们准备起事用的武器弹药。可惜,我们认为很隐秘的地方,却被郭小狗那无赖搅黄了,眼看他就要挖出我们的东西了,我们只好装厉鬼把他杀了。方孝武,我们不得不佩服你的精明,无奈之下,那天晚上只好让金学曾去欺负你的女儿,把你调开,我们才及时把枪支弹药移走。至于金学曾,他引起了你的怀疑,我们只好把他杀了灭口。”

方孝武瞪着眼问:“那……那三个孩子也是你们杀的吧?他们又没招惹你们,为何要下如此毒手?”

刘四维咬牙切齿地说:“那仨小子撞见了我们,顺手就杀了!”

江家辉夜猫子般干笑了两声,“方孝武,你都明白了吧,这厉鬼就是我们!共产党解放军不是在追查吗?我们就制造第三起厉鬼杀人案,但缺个尸首,恰好你送上门,这可是天意啊,天意不可违,我们只好顺应天意,把你这个查厉鬼案查得最凶的人也让厉鬼杀死,让共产党解放军去忙活吧!”

说完,江家辉手一挥,几个大汉上前就把麻绳套上了方孝武的脖子。就在这时,李冬山带着一群战士冲了进来,一阵枪响,几个大汉饮弹倒地。

原来,军管组开除方孝武是假的。那时,李冬山和方孝武在密室里分析案情,他们以为,若按正常程序传唤嫌疑人,势必打草惊蛇,无法破案。于是商议后,佯装方孝武违纪被开除,迷惑住敌特分子,这样可以让方孝武放开手脚去查谁算计了他,没了警察身份,他自然可以不择手段。李冬山则负责暗中接应,果然把敌特一网打尽。

黑石山厉鬼案告破,一切真相大白了,棘阳老百姓对穷凶极恶的敌特分子更是深恶痛绝。军管会开罢公审大会,把一干敌特分子拉到黑石山枪决了,让他们成了真正的鬼。

〔本刊责任编辑 刘珊珊〕

〔原载《民间传奇故事》总第369期〕

浏览本期杂志: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