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传奇·传记文学 > 新德里锁匠

新德里锁匠

腊八粥

胁迫

在新德里北边的阿格拉城内,有一家并不出名的锁店。店主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叫瓦贝塔,他十二岁的妹妹瓦莎是店里唯一的帮手。这里毗邻了一座伟大的宫殿——泰姬陵,那些游客是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

瓦莎很满意现有的生活,但瓦贝塔对锁匠这个职业却颇为不屑。

事情要从他八岁那年说起,当时母亲因为难产,在生下瓦莎后去世了,一家人的重担都落在他父亲瓦吉桑身上。瓦吉桑本来是从一所名牌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后来却不知何故当了锁匠。儿子瓦贝塔自幼好强,发誓要实现父亲的愿望,成为一名建筑师。有一次,瓦贝塔的叔父辛格来访,他无意中听到辛格与父亲的争吵。仔细听下去,竟然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泰姬陵的建筑师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先祖。

叔父气冲冲地走后,瓦贝塔欢欣雀跃地将这个消息讲给伙伴们听,但是谁也不相信一个穷孩子真会是名人之后。瓦贝塔赌气回家,想拉着父亲给大家解释,却没想到被瓦吉桑狠狠教训了一顿,并逼着他学开锁做锁的技巧。

时间一晃即逝,两年前父亲被一个企图向泰姬陵纵火的罪犯刺死。临终前,他对瓦贝塔说:“孩子,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毕竟是我改变了你的人生。不过我并不后悔,我始终觉得我现在做的才是使先祖和世世代代长辈欣慰的事情。也许有一天你发现我的苦衷时,就会原谅我的。”“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瓦贝塔哭着说。这是他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天早上,瓦莎将还躺在床上的瓦贝塔叫醒,说有人找他。瓦贝塔走了出来,看到锁店外面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外国人。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瓦贝塔好奇地问。

来人打量了他片刻,开口说:“我叫杰克,想请你帮我开锁……我可以给十倍于你卖这些玩意的收入,如何?”

瓦莎一听,急忙拉哥哥的袖子,她知道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一年的开销了。哪知瓦贝塔甩开她,气呼呼地说:“钱算什么,不要小看我!”说完他转身向店里走。杰克没有阻拦,只是颇为失望地说:“早听说你是泰姬陵建筑师的后人,还是个出色的锁匠,看来传闻未必可信,你是怕打不开锁被人知道,所以……”

瓦贝塔听到对方的讥讽,蓦地转身,叫道:“世上没有我打不开的锁,不信走着瞧!”

于是,杰克领着瓦贝塔转过几条街,进了一座深宅大院,他对保安挥了挥手,大门打开了。在花园里喝了一杯茶后,杰克又带着他来到后花园的防空洞前。瓦贝塔感到奇怪,他原本以为杰克请他来是开珠宝盒之类的密码锁,却没想到开一把锁要跑到这么阴森的地底,而且从洞壁潮湿的触摸感判断,这个防空洞模样的大洞明显是刚刚挖的。走着走着,瓦贝塔的指尖传来光滑的感觉,随之火把点燃,一扇古旧得有些生锈的大门赫然呈现。

“就是这个了,你帮我打开它!”杰克说。

瓦贝塔仔细审视着挂在门上的锁,看年代应该很久远了。锁并不粗,加上湿气的腐蚀,应该很容易就能用绞钳夹断它,何必花那么多钱找他来开锁?瓦贝塔这才想起来杰克刚才称呼他为泰姬陵建筑师的后人,这些年父亲一直让他保守着这个秘密,杰克怎么会知道的?

“不行,这个锁我打不开,”瓦贝塔退了两步,“你们可以用钢钳试试!”

晚上,瓦贝塔回到锁店,瓦莎并不在。桌子上放着一页信纸,他将信纸展开,上面写着:要想你妹妹活命,就好好配合我们。明天晚上老地方见,别报警,否则让你后悔。

瓦贝塔无力地瘫坐在地。

杰克坐在客厅里悠闲地喝着奶茶,瓦莎被绑缚着双手、封着嘴巴坐在一边,她见到瓦贝塔就拼命挣扎。

“放了我妹妹!”瓦贝塔气愤地说。

“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又何必节外生枝呢?”杰克让两个人在前面拿着聚光手电筒开路,瓦贝塔在中间,他和另一个蒙着脸的人则走在最后。

“我不明白,这锁应该很容易用钳子绞断,何必要我开?”瓦贝塔再次问道。

“这并不是平常的锁,若是用强力绞断,我们恐怕永远也别想进去了。其实这并不是单纯的锁,确切地说应该是机关。”

机关?瓦贝塔借着手电的光托着锁研究了半天,不由惊叹,正如杰克说的,原来锁扣的顶端伸出的两根钢丝没入门里,瓦贝塔弯曲着手指又沿着门敲了一遍,声音果然有些微不同。

宝藏

瓦贝塔不得不承认,父亲曾经说过,虽然古代技术不够发达,但是先人们精心制造出来的锁却是实用而又极难破解的。如果他猜的没错,这两根钢丝牵着的应该是一个复杂又相互联系的制动构件,只要触发机关,里面就会因“多米诺效应”触发总机关,将门彻底封死。但以现在的条件,将这扇门炸开抑或使用冲撞机打开门都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门后的隧洞是否有这样的承受力,而且他们要进行的事一定是要掩人耳目,否则也不会不惜犯罪。

瓦贝塔从工具箱里取出一根钢丝,试着拨弄了两下。杰克以为他要靠小偷伎俩开锁,哪知瓦贝塔又将钢丝放回工具箱内,随之拿出一个喷瓶,摇晃了一下,对准锁眼喷了进去,很快锁孔内便生出一层白色薄膜,他又将钢模里的蜡点燃,变为液体后注入锁眼中。片刻之后,瓦贝塔将那层薄膜用镊子夹了出来,成型的蜡模也随之被取了出来。他拿出一块尺寸合适的铝板,比照着蜡模将轮廓勾勒了下来,然后手工制作了一把钥匙。随后他将钥匙插进了锁里,如同想象中一样,这把有些年头的“机关锁”虽然不够细腻,但即使有些微偏差,瓦贝塔制的新钥匙还是能吻合锁芯,随着“咔吧”一声响,门后传来了钢索拉动的声音,门自动拉开了。

“好了,锁我打开了,可以把瓦莎还给我了吧!”瓦贝塔松了一口气,说道。

这时,他身后一个蒙着脸一直没说话的人笑了,说:“还不行,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接下来还有两扇门,如果你还想见到瓦莎,就为我们打开它们。当然,你的好处也会加倍!”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瓦贝塔被杰克的两个手下挟持着走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蒙面人的声音里满是兴奋。

又走了一阵,前面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岔口。蒙面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图纸,又掏出指南针,很快,他带头走向了其中一条路。瓦贝塔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了水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怎么会有水流?难道是河?莫非这是在……

瓦贝塔趁杰克他们寻找方向时,悄悄退了两步,然后迅速向来的方向跑去。“往哪跑,臭小子!”杰克瞬间挡在了他的身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黑黝黝的枪口指在瓦贝塔的眉心上:“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如果再有其他想法,我会让子弹穿透你的双腿双手,到时你就等着饥饿的老鼠品尝你的味道吧!”

“盗窃金库可是极刑!”瓦贝塔咆哮道,刚才他听到水流的声音,就知道他们到了城中地下金库的位置,杰克他们竟然是想盗窃金库!

杰克一伙听到他的话,先是一愣,随之嘲笑道:“在你的眼中,我们就如此不堪?你觉得我花那么大代价、冒着处以极刑的风险就为了金库里的那点钱?你难道没有听过关于泰姬陵底下藏着宝藏的事?”

瓦贝塔震惊了,他确实听到过有关宝藏的传闻。传说莫卧儿帝国国王沙贾汗的儿子因为将其父囚禁而心生愧疚,在父亲死后就将他葬在他毕生依恋的泰姬陵,并且将一顶象征权势的王冠和大笔宝藏陪葬在陵寝的密室里。曾经有考古专家和探险家追溯着传说寻找过宝藏,然而经过近百年的探索无获后,宝藏之说已经逐渐成为市井民巷流传的美丽故事之一,并以此吸引游客。

“难道这是、是通向密室的地道?难道……宝藏的传说是真的?”瓦贝塔简直不敢相信。

“我以前也不相信,直到……”杰克正要说什么,蒙面人有意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杰克立刻转移话题,“你应该庆幸能与我们一起见证这个伟大的发现,所以接下来的两扇门你要为我们打开!”

瓦贝塔这下有些迷惘了,他虽然有些堕落,但骨子里还有傲气,他是不会做出辱没先祖威名的事的。他心里暗自做了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场阴谋。

他们下坡和上坡走了很久,几个人停了下来。

“到了,就是这里!”蒙面人压抑不住兴奋,叫了起来。

路线

瓦贝塔更加感到奇怪了,因为他们走的方向其实是偏离泰姬陵的。杰克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说:“当初我也是和你一样纳闷,为何寻找泰姬陵的宝藏却要与宫殿方向背道而驰?直到我看到宝藏图纸才顿悟。金库是十年前建成的,在外人看来就是为了保存金钱这样单纯,但是它实际是为了掩藏通向陵寝的秘密通道所建,我真佩服提出这个想法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杰克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早就研究过藏宝图,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钻透我们右侧的墙,然而密道选取得很是诡异,墙后不远就是一条暗河,如钻透了墙,别说取宝,我们连活命都成问题。于是,金库就成了唯一的通道。盖金库的人很是杰出,通过这个地下建筑堵塞了必经的入口,更重要的是他深谙人性中的贪欲,用金库迷惑住寻宝人,遏制他们追寻下去的欲念。如果不是遇上我们,他的计谋就得逞了!”

瓦贝塔淌出了冷汗,现在他彻底明白了。金库像一顿美餐,大部分人到此就会满足,而忽略了其后的盛宴。

“杰克,够了,你说了太多没必要的!”蒙面人冰冷的声音响起。

杰克说了声抱歉,然后对两个手下做了个手势。他们从背袋里取出一个电闸似的黑盒子,然后拿出工具在墙上鼓捣了半天。瓦贝塔听到蒙面人在说担心震动过猛会触动金库内部报警装置,杰克解释说电磁波可以让钢筋混凝土垮掉,应该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原来他们要炸墙!瓦贝塔很担心。

果然,在两个男人熟练的操作下,坚厚的墙壁变得酥松了,经过刨挖后一个洞口露了出来。四个人鱼贯而入,杰克对发呆的瓦贝塔说:“这没什么惊讶的,雕虫小技而已,我们能做的已经完成,接下来的就倚仗你了!”

借着聚光手电筒,瓦贝塔看到一扇钢门嵌在墙壁内,若不是有一个明显的“密码锁”,真的很难发现端倪。瓦贝塔记得当年父亲曾说过打开“密码锁”最简单的技巧,他知道隐藏在这样秘密的地方的“密码锁”,一定只有知道密码的人触碰过,所以留在密码锁上的人类指尖油脂可以帮助他。想到这里,瓦贝塔用热风筒对着按键吹了一阵,然后在上面洒了一层粉,等待片刻后,他轻轻吹掉。杰克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竖起大拇指。

瓦贝塔却并不乐观,筛选出密码和知道密码还有差距,剩下的只有凭运气了,可是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这时,早已不耐烦的蒙面人走了过来,将他推开,随意鼓捣了一阵,只听到连续“咔咔”的几声,门居然打开了。

蒙面人带头走了进去,瓦贝塔看到从他腰间掉下一张图纸,就是所谓的藏宝图。他好奇地打开图纸,想看看宝藏的位置,然而在看到的那一刻,他差点跌倒。因为这张藏宝图早在十多年前他就曾在父亲那里看过,绝不会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人为什么一直蒙着脸?难道……可是十年前,他亲眼见证了父亲的死。

杰克站在后面,怪笑了起来:“好了,你的秘密被发现了,不用再蒙着脸了!”蒙面人也笑了,他缓缓地解掉面纱,说:“还认识我吗?小瓦贝塔?”

“辛格……叔父!”瓦贝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绑架妹妹、策划这一切的居然是他的亲叔父辛格。“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要怪就怪你那个顽固父亲好了!当年若不是他执意阻拦,我会更早取得宝藏!他真是愚蠢,嘴上老挂着先祖的名誉,哼,还多此一举建了一座金库,以为能够阻拦我,他一定没想到,竟然是他的儿子为我解决了难题,而且他还笨到将密码设成你的出生日期!”

此刻,瓦贝塔终于明白了父亲的内心世界,想来父亲是很痛苦的,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而甘心做一个秘密守护者。

瓦贝塔拼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奋力向玻璃墙撞去,那上面密布着红外报警感应线,只要有接触就会触动警报。就在这时,他猛地感到腿上钻心般的疼痛,接着便倒在地上。开枪了的杰克吼道:“你别逼我!里面还有一把锁,你现在就去把锁打开,否则……”说着,用枪托狠狠敲了下瓦贝塔的头,瓦贝塔的头顿时血流如注。

“我……我才不会帮你,死也不会,父亲,请你放心,瓦贝塔不会给家族的荣耀抹黑!”他忍痛喊着。

“好了,杰克,解决掉他!”辛格在金库的另一端命令道。杰克以为辛格在说气话,可是转脸一看,便狞笑了起来。原来金库另一端通往密道的门锁居然只是普通锁,这谁能想得到?

捕获

辛格见到瓦贝塔还想反抗,于是用怜悯的声音说:“可悲的小瓦贝塔,你太天真了!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得多没有价值。好吧,在你生命最后时刻,我就告诉你事实吧。你以为我们的先祖是多伟大的人吗,是他设计了泰姬陵?开玩笑,如果这么光彩,瓦吉桑为什么不让你对别人说?那是因为……我们的先祖其实是盗墓贼!他设计的也不是泰姬陵,而是这条夺取宝藏的密道。你父亲太怯懦,因为无法面对现实,所以放弃建筑师的职业,要遮掩这段家族耻辱,这一切就是他的杰作。瓦贝塔,你现在可以死心了!”

辛格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瓦贝塔倔强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手也无力地垂下,呆滞地看着辛格转动着门上的把手,还有杰克扣动扳机的手指。突然,“咔吧”一声,金库另一端的门并没有打开,而入口的门却被锁死了。辛格发现情况不对,跑到密码锁边再次输入密码,可门再无反应,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穹顶上不知何时散发出了刺鼻的气体,顷刻间,所有的人都感觉全身无力……

不知过了多久,瓦贝塔清醒了过来,发现身前站着几个上了年纪的警官,而辛格和杰克一伙已经被铐上了手铐。这是怎么回事?

“瓦贝塔,你醒了?”一个头发花白皮肤黝黑的老警官走到他的身边,关切地说:“孩子,对这件事我要说声抱歉,是我没保护好你,我对不起你父亲瓦吉桑的嘱托!”

瓦贝塔想起昏迷前辛格的话,痛苦不堪。他捂着耳朵蜷缩在一旁。老警官和蔼地笑了,递给他一封信。瓦贝塔看到信封上署着瓦吉桑的名字,他犹豫了半天,终于打开:

亲爱的瓦贝塔:

我讲给你的是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

有一位很痴情的国王,他很爱自己的妻

子,可是这位美丽的泰姬命运多舛,过

早归世。国王很想念她,于是建造了一

座世间仅有的陵墓寄托哀思。然而因为

儿子的政变,他被囚禁了起来,再也无

法去陪爱妻了。国王因为忧伤,身体迅

速垮掉,他身边的一个下人不忍心见到

国王痛苦,于是费尽心思设计了一条通

道来连接泰姬陵和囚禁国王的地方,终

于使得国王又能见到泰姬了。不过,密

探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设计通道的下

人被抓到新国王面前严刑拷问,但他没

有吐露半个字。新国王决定将他秘密处

死。在被处死的前几天,下人回味着国

王对妻子的欢笑和泪水,并将那些感人

的事迹连同密道的地图记录了下来交给

了后人。

说到这里,你该明白了吧!没错,

这个国王的下人就是我们的先祖,他虽

然没有设计过泰姬陵,但是却做了一件

同样伟大的事,他用他的无畏和坚贞守

护住了自己的信仰,让国王和泰姬的爱

成为一段佳话得以流传。我们家族世世

代代从不夸耀,为的就是不让国王和泰

姬的灵魂受到侵扰。

然而,我的弟弟辛格以为世代隐藏

的秘密是关于宝藏的,他不听我的解释

夺走了一份草图。迫于无奈,也是为了

守护先祖的信念,我对几个值得信赖的

官员说出了实情,他们接受了我的建议,

修建了一座金库阻挡了密道必经的入口。

我逼你学做锁匠也是因为此,我担

心如果我死后,辛格会威胁你,要你帮

他取走宝藏。其实,金库的锁是个圈套,

我怎么可能让它通向密道呢?它只能从

外面打开,如果有人转动里面那扇门的

把手,入口的门就会自动锁死,而且会

有催眠气体涌进去。出口只有金库储藏

室玻璃墙的门,那上面有警报,辛格不

会碰的。虽然我将锁的技艺传授给你,

但我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来临。

最后,希望你能原谅我对你造成的

伤害,不过作为先祖的子孙我并不后悔,

我所做的一切都坚守住了自己的信仰,

如果有一天你得知了一切,我相信你会

以我为傲!

瓦贝塔合上信,眼泪夺眶而出:“谢谢你,父亲,我以你为傲,以先祖为傲!”

一场风波过去了,瓦贝塔和瓦莎的小店一如往昔营业,不同的是,瓦贝塔不再为锁匠的身份而消沉,他甚至做了一名志愿者充当导游,间或清理着旅客留下的垃圾。当别人问起他的职业,他总是自豪地告诉别人,他是一个锁匠。

〔本刊责任编辑刘珊珊〕

〔图王甜甜〕

〔原载《百花》总第248期〕

浏览本期杂志: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