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传奇·传记文学 > 教你升官

教你升官

于 强

早上,新上任不久的邙牛乡孙乡长一到办公室,刘秘书就交给他一张请柬。孙乡长打开请柬,发现是一个叫郑屠子的人邀请他去他家喝酒、吃狗肉。

“这个郑屠子是干啥的?”孙乡长问。

刘秘书说:“这人是八里村一个杀狗卖狗肉的屠子,大名叫郑新华。当年因为失手杀了人,被判过死缓,后来在劳改农场表现优异,待了20年就被放出来了。”

什么?一个杀人犯竟然要请乡长喝酒,这也太荒唐了点儿吧?孙乡长又好气又好笑,把请柬一丢:“不去。”

不料刘秘书却凑上前,小声说:“孙乡长,我个人建议,您最好还是去一趟的好。这个郑屠子可不简单哪,之前的几任邙牛乡乡长,都收到过郑屠子的请柬,他们可是都去郑屠子家里做过客。”

“是吗?”孙乡长心里一惊。如今的邙牛乡被当官的称为福地,因为凡是来此任乡长的,届满后都高升了。孙乡长初来乍到,虽然不相信福地一说,可前几任乡长既然都看重这个郑屠子,想来此人必定不一般。还是去会会吧。

这晚,孙乡长和刘秘书驱车来到了八里村郑屠子的狗肉店。屋里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菜是家常小菜,酒是二锅头。因为是熟人,刘秘书就笑着说:“老郑,你不说请我们吃狗肉嘛,这狗肉呢?”

郑屠子笑得露出一口黄牙:“先喝酒,狗肉一会儿就上来。”

酒过三巡,见狗肉还没上,刘秘书又催促,郑屠子说再等等。大家又等了半天,没见动静,孙乡长坐不住了。今晚,县里的几个包工头早就约好要在“夜玫瑰”酒店请他吃饭,商量承包乡里修路工程的事儿,于是他起身告辞。不料郑屠子却一把拉住他:“孙乡长是贵客,咋刚来就要走?再等等,狗肉这就上。”

郑屠子的口气不容置疑,他力气又大,一把就将孙乡长按回座位上去了。见孙乡长有些不悦,郑屠子便笑着问:“孙乡长钓过鱼吗?”孙乡长淡淡地说:“以前闲暇时钓过,不过如今没有空闲了。”

郑屠子点头说:“钓鱼的确能修身养性,陶冶性情。不过,孙乡长只见过钓鱼,没见过钓狗吧?”

钓狗?孙乡长瞪大了眼。说着,郑屠子从锅里捞出一块牛肉,然后拿出一根两头削尖的竹签,扎进牛肉里。“走,孙乡长,今天让你开开眼。”

孙乡长不知道郑屠子玩的什么花样,就和刘秘书跟着他来到院子的墙角旁。墙角凿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郑屠子把牛肉搁在洞口,然后躲在了暗处。过了不一会儿,远处溜达过来一只黄毛野狗,闻着肉香,黄毛狗馋得直流哈喇子,先是围着洞口乱转,后来便伸出爪子扒拉肉,可牛肉里的竹签扎在地上,怎么扒拉都扒拉不动。黄毛狗急了,呜咽着把嘴巴伸过来,张开大嘴巴,一口咬住了牛肉就想往墙外拖。不想,肉里的竹签一下子就刺进了它的上腭和下腭之间。黄毛狗嫌疼,往回收嘴,可它嘴里含着肉,墙洞又小,根本收不回来。黄毛狗这时想吐了肉,但是竹签已经卡在了它喉咙里,怎么吐都吐不出来,它越挣扎,竹签就卡得越紧,疼得它呜咽着直叫唤。

此时郑屠子才从暗处走出来,提着一根木棍,一下子把狗撂翻在地上,拖进屋子吊了起来。然后刷刷几下子,刚才还嚎叫不止的活狗已经被剥光了皮。

“吃狗肉就要吃个新鲜,来来来。”郑屠子麻利地端上一盆煮得滚沸的汤锅,用刀子割下几片狗肉,丢进汤锅里,顿时,香味扑鼻。孙乡长忍不住拿起筷子,挑一片狗肉进嘴里,只觉得肉滑香嫩,唇齿溢香,不禁直竖大拇指。

三人吃得满头大汗。这时,孙乡长拿起刀子想自己割狗肉,不料吊在那里被剥光了皮的狗突然间抖动起来,继而瞪着一双血眼狠狠瞅着孙乡长。孙乡长吓得“妈呀”一声,丢下刀子,大叫:“它,它活了。”

郑屠子笑了:“别怕,它不过只有一口气了。”话音刚落,狗身又抖动了一下,便没了气息。孙乡长惊魂未定,忍不住问:“剥了皮的狗还能活?”郑屠子边割肉边说:“能呀!狗和人一样,它为了贪嘴,成了咱们的口中食,它能不叫屈?它憋着一口气,就想临死前咬咱们一口,可惜呀,它已经没那个力气了。”得知自己刚才吃的竟然是活狗肉,孙乡长感到有些恶心,不禁皱眉说道:“这条狗也太蠢了,为了一块肉,丢了自己的命。”

郑屠子一听,两眼瞅着孙乡长:“不是狗蠢,是肉的诱惑力太大了。在诱惑面前,别说是狗,就是人也会丧失理智。因此做人不论啥时候,都要经得住诱惑呀。”孙乡长被他瞅得浑身不舒服,有些恼火地说:“你的话好像有别的意思吧?”郑屠子嘿嘿笑了:“没有啊,孙乡长你多想了,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比方说这次乡里修路,这项工程就像一块大肉,那些包工头个个都想咬一口,当然,在咬之前,他们会先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引诱那些主管修路工程审批的头头脑脑们。如果那些人受不了诱惑,一口咬下去,势必会被肉里的竹签卡住,最后成为别人的口中食。”说罢,他意味深长地盯了孙乡长一眼,盯得孙乡长脊背发冷。

回去的路上,孙乡长恼火地想,乡里招标修路的事,很少有人知道,这郑屠子是咋知道的呢?他问刘秘书,这郑屠子当年是为什么事杀的人。刘秘书说,当年八里村的村主任贪污了村里500斤种粮,在那个年月,500斤种粮就是全村人的命呀!于是血气方刚的郑屠子就去和村主任理论,结果在争执中,失手杀了村主任。孙乡长听了,久久不语。当晚,他考虑再三,没有去“夜玫瑰”见那些包工头。事后,那些包工头又几次来拜访,并捎了些“土特产”。可一见那些“土特产”,孙乡长就想到狗嘴里面的竹签和狗被剥光皮后恶狠狠地瞅自己的眼神,背上就会出一身冷汗。于是他赶紧打发走那些包工头,东西一律退回。

过后,孙乡长找到刘秘书,问他前几任乡长是不是也去郑屠子那里见识过“钓狗”呢?刘秘书笑而不答,只是竖起大拇指说:“孙乡长,您能想到这点,以后一定会高升。”

〔本刊责任编辑 刘珊珊〕

〔原载《故事家·微型故事经典》总第319期〕

浏览本期杂志: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2009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