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中性:女性的另一种可能

中性:女性的另一种可能

时间:2018-09-23 分类:新民周刊 来源: 新民周刊2018年36期

河西

铁打的时尚,流水的性别,追求自由和个性化,反抗权威专制和世俗束缚的中性美,带着挑战世俗的精神一路走来,至今不衰。

和男性女性化相对应的是女性的男性化。

2005年,四川女孩李宇春在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歌唱大赛一战成名,在现实生活中真真正正地上演了一回灰姑娘的传奇。这位被粉丝们一言以蔽之为“帅”的女生,颠覆了传统的女性审美观,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支持运动和收视狂潮,也成为女性中性化浪潮中的一次标志性事件。

自此之后,女性中性化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中性美,成为了女性的另一种可能性。

港台中性风

李宇春当然不是中性化浪潮中的第一人,1980年代的港台演艺界就曾经出现过一批偏男性化的声音和形象。

梅艳芳出道时走的是“坏女孩”的路线,男生头、穿裤装、舞蹈动作强劲而有力,但马上她就“醒悟”了过来,以性感百变女郎的形象示人,很快达到了事业的巅峰。

与梅艳芳反其道而行之的,则是台湾来的“过江龙”林青霞。

林青霞1973年出演琼瑶的《窗外》一炮而红,那一年她19岁,琼瑶女主角你知道的,就是传统温柔易受伤害的玉女角色。1984年,林青霞前往美国,在圣地亚哥国际大学进修表演。进修完毕回国后,林青霞移居香港,并把演藝事业转移到了香港影坛,接连主演了《警察故事》《今夜星光灿烂》等一系列影片。随后,她与徐克继《新蜀山剑侠》后开始第二次合作,1986年的《刀马旦》是徐克首部完全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同时又是一部关于家国历史的电影,因此更加难得。徐克为林青霞、叶倩文、钟楚红三人分别设计出贴合身份的不同形象,各具魅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林青霞,徐克居然让大美女林青霞剪去长发,饰演了一个留学西方归来的督军之女和革命党人,这被视作林青霞的转型之作。

自此之后,林青霞一发不可收。1992年,林青霞以38岁的中年之身与徐克再次合作出演了华语武侠片的巅峰之作《笑做江湖之东方不败》,上映仅一月,票房便累计超过3400万港元,非但打入全年十大卖座影片行列,更是有史以来最卖座的武侠片之一。林青霞女扮男装,英姿飒爽,赋予原著中不男不女的反面角色东方不败不同的观感,惊艳华语影坛,观众争先恐后进入影院,就为一睹林青霞男装的风采。同年,她于拍摄了徐克监制的另一部武侠经典《新龙门客栈》,一个和东方不败相似亦男亦女的角色,徐克充分激发出林青霞性格中的豪气,眉宇之间,英雄意气,令人侧目,甚全有女性观众说:“都要被林青霞帅弯啦。”

由于林青霞男装饰演的形象深入人心广受好评,所以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一开始想请林青霞来演许仙,似乎也顺理成章,但因为林青霞没有档期,这一重任就落到了叶童的身上,结果不仅没有因为两个女生谈恋爱的怪咖组合受到质疑,反而大受欢迎,收视率节节攀升。

在台湾乐坛,第一个走中性化路线的女歌手是林良乐。1986年,她出版了第一张专辑《冷井情深》,实在是元老级的人物,她的一首《温柔的慈悲》曾唱到街知巷闻,她那短发、墨镜、男性着装的中性形象更让人眼前一亮。继林良乐之后,影响更大的则是外表冷漠、歌声动情的潘美辰和李翊君。单眼皮、没有厚厚的粉底,也不会涂上烈焰似的唇膏,简简单单的夹克、皮裤、牛仔,洒脱干练的形象深入人心,潘美辰绝对算不上漂亮却因此颠覆了当年歌坛玉女歌手的既定形象,以其极高的辨识度而在华语歌坛独树一帜。同样以中性路线出道的李翊君,出道时的形象和之后唱琼瑶剧主题曲时大相径庭,短发、高亢的音色充满金属质感,1990年1月,她发行的国语专辑《这样的我》销售量超过100万张,其中收录《千千阙歌》国语版的《风中的承诺》更是风靡一时,至今仍是KTV中点播率极高的歌曲。

所以理论上,中性早就存在,只是好像,只有当李宇春夺冠时,中性,才成为一个热烈讨论的话题,一个我们切身关心的问题。而在香港电影的银幕上,一个为剧情需要而女扮男装的林青霞会让一个观看此片的普通女孩景仰崇拜,却末必会成为她内心自信的支点。

你在看到林青霞的一刹那,你就知道,她是女的,而且是个绝世的美女,更可怕的是,她饰演男性也能美不胜收,既英气十足,举手投足之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男女通吃,这样的境界,实在是遥不可及。而李宇春就不一样,在参加“超级女声”之前,她名不见经传,甚全,没有狂热的粉丝投票支持她的话,她也未必能够胜出。这是一个中性灰姑娘的传奇,一个不需要化妆成美女而以近乎本色的“帅”征服观众的励志故事,令几乎同样“帅”的女性观众激动不已。

李宇春,就是这些灰姑娘的代言人,让她们有自信面对自己的“帅”,并用这种自信面对审视她们的目光。

中性风style:一种时尚潮流

追根溯源,女性对中性形象的热衷可以视作是女权意识崛起的一种反映。她们要脱掉她们的公主泡泡裙,打破传统审美观念的束缚,我走我的路,这从女性服装中性风中就可看出端倪。

二十世纪初的欧洲,一些思想前卫的女性开始通过穿着和男性一样的西装、裤装,佩戴男士帽子、拿拐杖,来表现、呼吁女性应该拥有和男性相同的地位,获得相同的社会机会与待遇。

另一方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残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让无数欧洲男性充当了战场上的炮灰,女性不得不在后方干起原本由男人做的事。

工厂里雇佣的是女工,她们不可能像贵旅妇女那样穿着打扮啊,所以此时的欧洲女性被迫穿上了男人的衣服,却无意间形成了一种新的潮流,迅速在时尚界得到反映,形成一种重要的时装风格。

在此之前,出身贵族、才华横溢的法国浪漫主义作家乔治·桑偏是叛逆女孩的代表。她抽雪茄、穿长裤,一身男性打扮出现在巴黎街头,这在19世纪的法国是一种惊世骇俗的举动,令她饱受舆论的抨击。在19世纪初的法国,在女性解放运动之前,社会上出现了禁止女性穿裤子的条令,当时的保守人士们认为裤管会让原本隐藏的双腿曲线显现,将腹部、臀部等性感部位显现出来,是有伤风化的行为。女性们只能拖着曳地长裙,不能裸露腰部以下的线条。

而此一时彼一时也,一战之后,女性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开始走上历史的舞台。香奈儿敏感地意识到了时代的变化,她勇于突破传统,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她就成功地将“五花大绑”的女装推向简单、舒适。她设计的服装都是用针织面料做成,良好的弹性不仅解放了女性的身体,还让工作更加便利了。除此之外,她还去掉那些羽毛、蕾丝的装饰,让服装看起来更加简洁,还引领了女人穿裤子的风潮。

那時,要不是香奈儿女士突发奇想去男友的衣橱里找灵感,设计出具有浓厚男士西服影子的“女便装”,并进一步将海军服、男士礼帽等进行集体改良并身体力行穿出门去,恐怕别致有趣的Boyfriend(男友式)穿衣方式要迟很多年才会出现。

虽然这些创新非常大胆,但是无疑是直抵人心的。很多家庭的男主人死在了战场上,女人们不得不开始坚强独立起来。而这种中性且非常适合劳动的衣服,不仅在情感上能够满足她们,还更加实用。香奈儿因此大获成功。在二战时,法国经济低迷,人心惶惶,唯独香奈儿的服装生意,一枝独秀,这正是她成功的秘诀所在。

香奈儿本人就是这种中性风的最佳代言人。剪着短发的香奈儿显得刚强、独立又从容,偶尔,她也会穿上男装,就像我们在电影《可可·香奈儿传》中看到的那样。

中性,不是向男性屈服,向男性献媚,恰恰相反,这是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将这种中性化装扮推向高潮并变为主流时尚离不开电影明星的推波助澜。玛琳·黛德丽是好莱坞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唯一可以与葛丽泰嘉宝分庭抗礼的女明星。虽然她没有得到过奥斯卡奖,但其芳名在美国家喻户晓。她曾经演唱过的英文版《莉莉·玛莲》则成为了二战中美、德双方士兵最喜爱的歌曲。1999年,她被美国电影学会选为百年来最伟大的银幕女影星第九名。

她也是好莱坞著名的“抽烟的女人”,她嘴唇单薄,却性感十足;她气质冷艳,却惹人关注,抽烟,让她浑身上下都散发了一种冷眼看世界的孤傲气质。当时,吸烟室是只属于男性的空间,吸烟装原本指上流社会的男士在晚宴结束后,脱下燕尾服坐在吸烟室里抽烟,换上那种黑色轻便装,也叫“烟装”。

吸烟装开始将女性从传统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在电影《摩洛哥》中,凯瑟琳·赫本身穿亮缎吸烟装、系着白领结、戴着高筒男式礼帽,踱着方步出现,丝毫没有让她损失迷人魅力,相反却使之获得了中性优雅的别样风情。这一扮相,堪称经典的最中性造型,她所诠释的男装女穿形象被成功地定格在时代的经典记忆里。

而如今时过境迁,秀场上,吸烟装扮顺理成章成为了T台上的主角。Paul Smith等众多时尚品牌都钟情于专为中性装量身定做的秋冬秀。时尚界赋予了吸烟装新的意义,如今,也开始在男装中加入一些女性元素,使得这种原本男性才穿的服装更适合女性的身体条件。

玛琳·黛德丽之外,中性的另一位银幕代表是凯瑟琳·赫本。赫本是好莱坞历史上罕有的不掩饰自己真性情的影星之一。她生性率真,桀骜不驯,拒绝打扮成淑女,喜欢长裤便装,生活中几乎从来不化妆。赫本是第一位在银幕上穿短裤的女演员,是第一个在银幕下把男装穿上身的好莱坞女性,也是第一个穿长裤出席奥斯卡的影后。她革命性的着装具有鲜明的女权色彩和跨时代的意义。

她连续20年没有穿过裙子,也从不花钱购买名牌时装,喜欢中性化的服装,甚至是尺寸肥大的夹克、宽松的毛衣、长裤和平底鞋,穿男性的衣服也成了她电影中的重要的一部分。在1933年的《克里斯托弗斯特朗》、1936年的《塞莉娅·斯卡利特》和1956年的《铁娘子》等片中,她都有身着男装的演出。她自己说过:“我喜欢快速地移动,穿高跟鞋太累了。”

《时代》杂志称其为“特立独行的象征”,美国电视新闻主持人芭芭拉·沃尔特斯曾经问她:“你有裙装吗?”赫本的回答是:“在你的葬礼上我会穿裙子的。”

这些超级偶像的推波助澜,让中性风蔚然成风。铁打的时尚,流水的性别,追求自由和个性化,反抗权威专制和世俗束缚的中性美,带着挑战世俗的精神一路走来,至今不衰。

虽潮流易逝,唯风格永存。

浏览本期杂志: 新民周刊2018年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