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新民周刊 > 马云是怎么找到接班人的?

马云是怎么找到接班人的?

时间:2018-09-22 分类:新民周刊 来源: 新民周刊2018年36期

陈冰

早在10年前,阿里巴巴独创合伙人机制,用来解决规模公司的创新力、领导人、未来担当力和文化传承问题。

也许这是一次成功的商业炒作,但仍值得我们当真的来听。9月10日,是教师节,也是马云的生日,教师出身的马云昭告天下,明年(2019年)这个时候,他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届时,由现任阿里集团CEO(首席执行官)张勇(逍遥子)接任。一石激起千层浪。毕竟马云才54岁,还属于人生的黄金岁月。怎么就卸任啦?

马云在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開信中说,“这是我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10年的计划”,并将自己与张勇的交接定义为“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变成依靠组织机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

仅仅是因为当老师?

马云为什么想退下来?熟悉他的人说,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个。

首先,是他本人的兴趣与人生理念。老师出身的他曾不止一次地说,很怀念做老师的日子,认为自己“做老师会做得比CEO好”。在几天前的XIN公益大会上,马云再次说,教师是他最喜欢的职业,自己最后还是会回到老师这一行。“我做老师能得心应手,而且也是性格决定的,我对很多东西充满好奇和想象。”

其次,阿里1999年成立,马云曾无数次说他希望阿里能做102年,跨越三个世纪。马云深知自己不可能陪伴阿里102年,为了百年阿里这个目标,马云觉得必须在自己年富力强之时就培养出更多“马云”,让阿里学会一代与一代的交接。他曾说,“你爱自己的孩子,就要让他独立起来;爱自己的公司,就让比你更懂这家公司的人去驾驭。”

如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说:“我们相信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为此,这十年来,我们从未停止过努力和实践”。因此,早在10年前,阿里巴巴独创合伙人机制,用来解决规模公司的创新力、领导人、未来担当力和文化传承问题,希望以制度和人、文化的完美结合,让公司得以健康持续发展。

十年来阿里巴巴一直在以合伙人机制为基础,以组织文化传承为目的,建立自己的人材梯队和接班人体系。按照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说:阿里巴巴如今已有“良将如潮”的人材团队和接班体系。

最后,以张勇为代表的新一批领导者已经成为阿里的中流砥柱,马云在今日的公开信中把张勇评价为“合伙人制度”下人材梯队中的“杰出商业领袖”。同时,阿里巴巴已经拥有了多元、年轻的管理和人材梯队。阿里的合伙人中有两位“80后”(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和蚂蚁金服副CTO胡喜)。淘宝总裁蒋凡是一名85后。阿里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14%。阿里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在36位合伙人中,女性占1/3。

合伙人机制的运行、“良将如潮”的局面,是马云相信阿里巴巴能够持续传承组织文化的底气,也是他做出今天这个决定的重要因素。

张勇与马云的初相遇

对阿里巴巴至关重要的一个男人首推蔡崇信。1999年5月蔡崇信第一次在杭州见到马云。去之前,他的台湾朋友给他描述马云“这个人有点疯狂”,当他去了之后,发现马云甚至还没有成立自己的公司。任何公司实体都不存在,只有一个上线刚刚几个月的网站——阿里巴巴。但是蔡崇信却深深被马云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并决心放弃自己在瑞典投资公司Investor AB的工作,加入阿里巴巴。这是阿里巴巴历史上的一个传奇故事。一个出身律师世家、毕业于耶鲁大学、年薪数百万美元的典型的精英人物,愿意领取月薪500元人民币加入一家杭州的初创公司。

当年6月,马云对他说,“崇信,请帮我组建公司吧。”他答应了。他问马云哪些人将成为股东,马云给了他一个名单,几乎小屋里所有人都是股东,马云将很大一部分公司股权让给了创业团队,这让筒艮惊讶。因为,其他企业家会说:“我想尽可能多持有股份,掌控公司。”马云开放的胸怀,让蔡觉得自己跟对了人。

在杭州湿热的夏夜里,蔡崇信拿着一块小白板,挥汗如雨地向员工们讲述何为“股份”、“股东权益”,接着又帮“十八罗汉”拟出十八份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股份合同,从这一刻开始,阿里巴巴这家“公司”,才有了最粗略的雏形。

正是因为蔡崇信的加入,才为阿里巴巴带来了高盛牵头的5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阿里巴巴才有机会进入孙正义的视野。2000年,蔡马二人前往日本软银在东京的办公室与孙正义谈判。蔡深谙谈判出价之道,一坐上谈判桌,马云即发挥独有的个人魅力,大谈阿里巴巴美丽前景,而蔡崇信虽然不多话,却在关键时刻,对孙正义前两次的出价勇敢说“不”。最终,孙正义点头答应拿出2000万美元,阿里巴巴凭借这次投资躲过了互联网的最寒冷的冬天。

2004年和2005年,蔡崇信再度替马云筹资8200万美元,并合并雅虎中国。这两次重要的翻身,不仅让阿里巴巴有充足的资源建构淘宝网,也让阿里巴巴坐稳今天中国第一大电子商务的宝座。2014年,蔡崇信带领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创造了史上最大的IPO。自始至终,蔡崇信一直都站在马云背后,成为阿里巴巴的“隐英雄”。

接替马云出任阿里巴巴第二任CEO的陆兆禧,则是2000年随着阿里巴巴的一次并购进入公司的。尽管今天阿里巴巴的并购行为让人惊呼它在买下整个中国,但在当年,那是这家后来四处出击的公司的第一次并购。陆兆禧是那家被并购的网络传真公司的广州代理,他在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一份工作是广州大区销售经理。后来在陆兆禧历任阿里巴巴集团当时所有核心业务部门支付宝、淘宝和B2B业务的总裁时,他在阿里巴巴内部就已经是一个励志故事。

而担任阿里巴巴第三任CEO、一年后将成为公司董事会主席的张勇,也是蔡崇信雇佣来的。2007年夏天,时任阿里巴巴CFO(首席财务官)的蔡崇信和还是盛大网络副总裁和CFO张勇在香港文华东方酒店吃了顿愉快的早餐,就差不多认定对方是对的那个人了。十年之后,已经成为了阿里巴巴CEO的张勇说,“我来阿里也是很偶然的事情,就是碰到了Joe(蔡崇信),后来到杭州见了马总。”

2009年8月30日,张勇出任淘宝网CFO,并取了个“逍遥子”的花名。这个花名出自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神秘人”逍遥子在书中虽高徒无数,却从不现身,武功轻灵飘逸、深不可测,得一则能所向披靡,这有点像张勇,对私事向来避而不谈,却善于排兵布阵、运筹帷幄、带出高徒无数。

天猫是张勇首次创业的成果。2009年3月,张勇接手了处于困境中的淘宝商城,以内部创业的姿态主导了天猫的崛起,在阿里巴巴原有的商业模式上创造了赋能全球品牌的新模式。张勇更是一个创造者。他创意与主导的天猫“双11”,一经推出即成为现象级商业盛事,这一凝聚和调动全球商业力量的标杆迄今难有后来者超越。

张勇更在诸多方面改变了阿里巴巴。他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随后力主举全集团之力“Allin无线”,使手机淘宝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可以说,正是张勇奠定了阿里巴巴从PC(个人电脑)端向移动互联变迁的最重要基础。

张勇主导投资了苏宁、银泰,打造新零售标杆盒马,入股高鑫零售,收购饿了么,和星巴克等一系列国际品牌达成全面战略合作,使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成为2017年以来的全球商业关键词和重要趋势。

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从商业公司到科技公司、从平台到经济体,在进入智能时代的前夜,张勇正在主导阿里巴巴更多更深层面的变革。

按照阿里巴巴内部流传的说法,张勇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他所带领的阿里巴巴早已超越了电子商务公司,彻底蜕变为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的数字经济体,服务于数以亿计的消费者和数千万的中小企业,深刻影响和塑造着未来商业。

马云认为,在担任CEO的3年多中,张勇以卓越的商业才华、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超级计算机一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带领阿里取得了长远发展,实现连续13个季度持续健康高速增长,已经证明自己是中国最出色的CEO。

“他和他的团队已经赢得了客户、员工和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阿里巴巴的接力火炬交给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我认为这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最正确决定。这几年我和张勇的合作配合经历,让我对他和他领导的新一代阿里巴巴领导团队充满信心!”马云在公开信中如是说。

马云从容交接的底气

马云得以从容地宣布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从根本上源于他和阿里巴巴创始团队亲手建立的合伙人机制。正是这样的制度,让阿里巴巴不是一个马云基于个人魅力领导的公司,而是由一群有担当、负责任的合伙人群体来治理的开放经济体。

源于这一套机制,马云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中率先卸下了CEO的职务;也因为此,阿里巴巴将在明年完成董事局主席的更替。

1999年,阿里巴巴创业之初立下的愿景之一是“活102年”。在这个快速变革的时代,一家企业要实现长远的可持续发展并非易事,2009年,在阿里巴巴只有10岁的时候,这家公司就建立了合伙人制度。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公开撰文阐释阿里巴巴建立合伙人制度的考虑:“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迅速衰落,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道理非常简单: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比一两个创始人更有可能把优秀的文化持久地传承,发扬。”

阿里巴巴对合伙人的要求颇高——“在阿里巴巴工作五年以上,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高度认同公司文化,并且对公司发展有积极性贡献,愿意为公司文化和使命传承竭尽全力”。5年前,马云在致全员信中指出,合伙人作为公司的运营者,业务的建设者,文化的传承者,同时又是股东,最有可能坚持公司的使命和长期利益,为客户、员工和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在全球公司治理中是独一无二的,也正因为此,这一制度在诞生之初曾受到外界非议,批评者认为这破坏了“同股同权“的平等原则,是出于创始人和公司管理层保持公司控制权的考虑。2014年,香港联交所因为对合伙人制度的怀疑,错过了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才由此远赴美国上市。4年之后,香港联交所终于不再墨守“同股同权”的旧例,而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的价值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出来。

正如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2014年致信港交所时所说的那样:“我们从没想过用股权结构的设置来控制这家公司,我们只想建立并完善一套文化保障机制”。这一套机制让阿里巴巴有了“灵魂”,使阿里巴巴的使命和文化得以坚守和传承,不因个人职务的变动而发生变化,也正是基于这个机制形成的合伙人团队,使阿里巴巴得以不为短期利益所惑,坚定地执行阿里巴巴经济体面向未来的战略,让客户、公司和所有股东的长期利益得到实现。2014年上市时,阿里巴巴的市值是1700亿美元,而现在,阿里巴巴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资本市场“用脚投票”支持阿里巴巴,这不只源于阿里巴巴骄人的业绩,也源于投资者对阿里巴巴合伙人机制和长远战略的信心。

对于许多企业而言,“没有2号人物”不仅是外界的调侃和质疑,更是公司发展过程中难以回避的“阿喀琉斯之踵”。然而,对于阿里巴巴而言,这早已不是问题。十年前,马云就问自己这个问题“如何保证马云离开公司以后,阿里巴巴依然健康发展”,他的答案是,“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

阿里巴巴正在探索自身基业长青的一整套制度和文化体系,也同时给那些希望做成“百年老店”的其他企业带来借鉴和启示。越是放大我们的视界,我们越能够理解马云的话:“今天的阿里巴巴最了不起的不是它的业务、规模和已经取得的成绩,最了不起的是我们已经变成了一家真正使命愿景驱动的企业。我们创建的新型合伙人机制,我们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

阿里巴巴经济体依然在高歌猛进。作为阿里巴巴经济体的建設者和驱动者,张勇对阿里巴巴使命的定义是,“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张勇曾提出,阿里巴巴中期目标是到2020年GMV(网站成交总额)达1万亿美元,远景目标是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1000万盈利小企业、创造1亿就业机会。

浏览本期杂志: 新民周刊2018年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