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世界博览 > 在美国“务农”美国的生态农场点滴

在美国“务农”美国的生态农场点滴

时间:2019-10-10 分类:世界博览

菊子

美国阿肯色州佩里维尔“小母牛牧场”,一个1200英亩的教育牧场,展示了可持续农业。这个牧场由非营利组织“小母牛国际” ( Heifer International)运营,该组织在国际上致力于消除饥饿和贫困。

2015年,我作为家长,帮助老师带领小朋友全年级到马萨诸塞州西部的小母牛农场(Heifer Farm)去參观。这家农场名为“小母牛”,“小母牛”得名自国际小母牛组织(Heifer International,一家非盈利性慈善机构,总部位于美国阿肯色州小石城。这个组织致力于救助全球贫困与饥饿,向全球范围内的贫困家庭提供家畜、农作物以及可持续农业教育等。

教育,也包括让孩子们来农场就地观摩学习。这些孩子在波士顿近郊长大,算不得城市孩子,平时各类植物花草小动物见得很多,但这个农场因为是仿秘鲁农场,房子、植物和动物都有南美特色。植物有近年在提倡健康饮食的人群中非常时髦的藜麦(Quinoa),动物除了常见的牛、羊、猪、兔等,还有独具南美特色的羊驼。羊驼有好几只,大小不一,颜色各异,有几只很干净,也有两只很脏。我刚刚学会网络语言里羊驼的中文外号,再看看它们一个个温驯善良与世无争的样子,实在是忍俊不禁。

1983年,本地农场主威廉·威廉姆斯将几十英亩土地捐献给国际小母牛组织,作为它在美国东北地区的国际教育和畜牧业中心。三十多年中,这个农场发展到了两英亩生态农场,三十英亩供二十多种牲畜自由放牧的牧场,和二百四十英亩的林地。

和东北地区其他农场一样,这个农场也设法开发其他商业性的活动,主要是在节日期间举办一些庆祝活动。他们每年的全球收获节节目丰富,包括全球村里的国际手工和游戏,现场音乐表演,美味食品,乘装着干草的大车,小孩子还可以就近接触动物。

其他活动还包括寻宝游戏,皮纳塔(纸糊的动物形状的容器,里面装满糖果,孩子们用棍棒打击,让糖果掉下来),压榨苹果酒,挖土豆,摘南瓜,给山羊挤奶…… 可惜的是,国际小母牛组织于2017年改变战略,将这个农场出售了。

网上查到,原来国际小母牛组织1946年就已经进入中国,1984年以后,国际小母牛中国项目又回到中国,通过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在中国六个区域的边远和少数民族地区都有管理项目。

参观游乐农场

除了学校的活动,我们自己也经常去附近的农场采摘时令鲜果。

美国政府每年花费两百亿美元提供农业补助,以鼓励农民种植玉米、大豆、麦子、棉花和大米。另外,为了保证农产品价格,补助也包括付费给农民,让他们把部分农田闲置起来,减少种植那些已经产量很高的农作物。我们去摘水果的农场都不属于这个范围。初夏时摘草莓、蓝莓,晚些时摘桃子,苹果的种类最多、收获季节也最长,一直能够摘到11月初。

我们以前去得比较多的是内提克镇的远望农场。远望农场的特长,一是亚洲梨,一是小火车。说是亚洲梨,却不同于我在国内吃过的任何梨,大约是因为杂交的缘故。皮略黄,略厚,更重要的是梨个头很大,吃起来光是水,却也能把人撑饱。这种梨比较贵,超市里连不是有机的都要一到两元钱一只;场家大约担心我们暴殄天物,自采自留的项目里,草莓、蓝莓、桃这样比较娇贵的果子都有,却不曾包括亚洲梨。我们都是在采完苹果后,去农场自己的商店里专门买一箱亚洲梨。

远望农场的另外一样特色,就是小火车了。农场很大,有了小火车,摘苹果的人可以乘上小火车赶到不同的苹果苗圃去。对喜爱小火车的小朋友们来说,火车却完全是魔术。他们一进农场,就忙着要上火车,上了火车就不下来,兴奋莫名,在火车上东张西望;一圈一圈,大人早已经烦不胜烦,他们却不知道,前面那一株老苹果树,就是他上一圈,上上一圈所看见的同一株树。

总算哄着小朋友们下了火车,就去摘苹果,按摘苹果时的节令,苹果种类也略有不同,我最喜欢的是嘎拉(Gala)苹果,其次是金冠苹果(Golden Delicious),类似黄香蕉。在国内时爱吃富士苹果,这里的富士苹果没有国内的好吃。

小火车坐着坐着,小朋友也长大了,终于有一年,他们也敢上梯子摘苹果了,又终于有一年,他们终于能够自己去找梯子,几个人一起抬着,然后找到自己满意的树,爬上去自己摘苹果了。

每次摘苹果,都会想起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摘罢苹果》(杨铁军译):“我那两头尖的长梯从树里穿出/指向静静的天空,/它旁边还有一只桶我尚未/填满,也许还有两三只/苹果,留在枝头我还没摘。”

苹果采够了,小朋友玩累了,最后排长队买些农场自制的苹果酒、焦糖苹果和苹果酒甜圈饼,后车厢里装载着自己亲手摘来的大袋苹果,这一天就算完满结束了。

志愿服务

在公司里混久了,成天赶进度追死期,人都变得或麻木或怨气冲天。管理层就要想方设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其中一个办法就是团队建设。普通的团队建设有租船航行、餐馆吃饭、打高尔夫等等,也有自虐的,就是义务劳动。我们在公司里帮慈善机构包装过营养套餐,去慈善机构帮他们整理过旧衣物,劳动量比较大的,就是去农场劳动了。

这里自然也有公司营销的目的在里面,每年捐款多少、帮助过多少慈善机构,都是要在网站上大肆宣传的,宣传时,少不得要贴几张员工们满头汗水、满手新鲜泥土、满脸傻傻微笑的集体照片。

2019年5月17日, 美国阿肯色州佩里维尔“小母牛牧场”的志愿者艾米莉·科尔茨( Emily Koltes ) 为一只山羊带来干草。

附近有一家农场鼓丘农场(Drumlin Farm),这个农场其实有两个功能,一个是野生动物保护区,一个就是种植农场。鼓丘农场隶属于麻州奥杜邦学会(Mass Audubon Society)。奥杜邦学会是美国一个著名的非营利性民间环保组织,其主要目标是保护鸟类,其他野生动物和健康的生态系统。

鼓丘农场离河不远,有丰富的湿地,在这里长居的野生动物有猫头鹰、鹰、鱼鹰,还有狐狸。野生动物以外,也有养殖放牧。从1955年开始,鼓丘农场就开始养殖牛、山羊、绵羊和猪。他们反对大型农场饲养动物时的残酷方式,主张使用人道和可持续的方式养殖:放养,让动物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不使用生长激素,不使用抗生素等等。

鼓丘农场有自己的“社区支持农业”(CSA,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组织,会员加入后,按不同的级别得到不同份额的新鲜蔬菜,包括自己采摘一部分。其实这样的菜更贵,因为都是小规模种植、小规模经营销售,自然增加了成本,与那些从全世界范围内采购的超级市场相比,种类也要少很多。但正因为如此,一些反对超级市场那种大规模种植、销售的经营方式的人,宁可多花钱加入一个“社区支持农业”项目,周末不去超市大搬特搬,而是自己来农场领取或者亲自采摘新鲜蔬菜。

鼓丘农场的全职农民只有几个,劳动密集型的种菜活动主要靠我们这样的志愿者。我们去过几次,也碰到过别的志愿者,有退休人士,还有中学生,就是那种德智体全优的中学生,成绩优秀,体育拔尖,社区服务也满满的,还要趁放假的日子,也来和我们一起干活。

我们一般只去半天,吃过午饭,吆五喝六地拼车前往农场。一般总有十几个人参加,到得农场,有一位负责外联的女士接待我们,大致讲一讲注意事项,让我们拿手套、拿矿泉水,然后就由一个黑瘦高个的农民伯伯来给我们技术指导。农民伯伯大概还不到四十岁,人长得很帅,刮刮胡子、穿上西装,进入高档酒店、高级沙龙、时尚舞厅,绝对如鱼得水。他确实也不是寻常之辈,科学、管理的学位也拿过一两个,但出于对生态农业和健康简单生活的信念,成为这个农场的主要管理人之一。

后来和我们一起干活的,有两位才二十多岁,女生大约是打算长期呆下去的,男生刚刚从附近一家大学拿到英语文学学位,看来只是客串一阵子而已。

跟着这些专职农民,我们干过几种活:

一是摘草莓。平时在超市里,尤其是在“好市多“Costco批發超市里买的草莓,往往又大又红,看着诱人,吃起来却如塑料一般味同嚼蜡。我们在农场摘的这一种则又小又嫩,半天才摘满一小盒,而且摘时要十分小心,手稍微重一点,草莓就碰伤了,没有添加剂的草莓,要不了几分钟就会开始溃烂。

摘草莓途中经过一片西红柿地,种的时候大约是计划好了的,一排西红柿架子,成熟了的西红柿一路挂过去,颜色也从淡黄,到深黄,到浅红,到深红,最后是浅紫,深紫,乃至发黑,千奇百怪,五彩缤纷。

我们也摘过南瓜(倭瓜),南瓜也是五颜六色千奇百怪,唯一不同的是很沉,刚开始大家都欢声笑语,忙到后来,便渐渐都沉默下来,累得没有力气说笑了。

二是拔草。生态农场是不用除草剂的,像草莓这样的精细作物,不拔草不行,农场几个人忙不过来,就靠我们志愿者了。拔的时候发现,主要的野草其实不是野草,而是一种蔬菜——苋菜。苋菜成熟时,种子随风四处飘散,他年无需种植,随便一个角落就长得葱葱郁郁。可惜美国人不识货,苋菜不吃,成了野草,长在草莓丛中,比草莓还要高大威猛,拔起来,着实费一番力气。

拔草过程中从正规农民那里听说,草莓苗是要定期毁掉的,草莓只有两三年能够好好结果子,过了最佳年份就不行了,于是农场隔几年便要把这一片草莓悉数挖掉,重新种植。这样的成本,再加上采摘、运输、销售等各种环节,我突然对草莓,尤其是生态农场里出来的草莓,又多生了一份敬意。

三是种菜。我只参加过种生菜。菜秧已经育好,都装在一盘一盘的小格子里;地垄也已经耕好,一条一条地又直又长。待我们要开始种菜时,专职农民开了拖拉机来给菜垄打洞。拖拉机后面拖着一只能够滚动的像犁的东西,犁上面带着很多尖齿,拖拉机一开起来,就在菜垄上打出一排一排等距离、同大小的三角锥型地洞。洞打完了,机器还自动给小洞里灌上一点水。这也是可持续性农业的一部分,灌上这点水,菜地就不用马上浇水了,可以节省很多水。

我们的任务,就是把生菜苗一棵一棵地放进小洞,然后用手轻轻把小洞填上。说来容易,可这都是平日伏在桌子上跟电脑较劲的人,换了地方换了姿势,不一会儿就腰酸背痛。好在人多力量大,几条垄子都种完了,嫩嫩的菜苗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用不了几个星期就可以采摘了。

农场的产品,可以供应给参加了“社区支持农业”的成员,也供应附近的有机餐馆。去年他们十分得意的是,他们还多了一家客户,是城里的一家小学,小学生们也能吃上他们提供的有机蔬菜和有机肉类,让这些理想主义的资本主义新农民又多了一些自豪感。

每次志愿服务完毕,腰酸背痛都要持续好几天。至少一个星期,大家见面时都是会心一笑:“疼不疼?”笑完以后,就觉得别看平日干起活来怨气冲天,恨不能“解甲归田”,这个田也不是那么容易归的,还是老老实实地做和尚撞钟、编码写程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