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南都周刊 > 毕业第一课:租房惊魂记

毕业第一课:租房惊魂记

时间:2018-08-29 分类:南都周刊 来源: 南都周刊2018年8期

赵子坤 暖暖 图图

听听过来人,他们血泪史酿成的经验谈。

毕业季走到尾声,刚出社会的年轻人尚未脱学生稚气,就要面臨独立走向社会的第一关:租房。房东、中介、租客三方各怀利益诉求,而社会阅历几乎为0的新鲜人,往往是任人宰割的一方。

听听过来人,他们血泪史酿成的经验谈。

第一次租房,别露怯

Tutu 19岁 租房渠道:某知名租房APP

一年后,和朋友聊起第一次租房我仍感到沮丧,原来生活可以那样坏。

我刚过19岁生日,拖着29英寸行李箱来到广州,对新生活满是幻想。几天后,和所有漂泊的年轻人一样,我开始找房。

说来实在幸运,我遇到了室友阿次,在那些坏透了的日子里,我们是彼此的支柱。阿次说稍微贵点没关系,“要有舒服的大床,尽量离地铁站近点。”很快,我们找到了一处合适的住所,从对方发来的图片看,房间很干净,墙是新刷的,有张一米八左右的大床。出租人告诉阿次,步行至地铁口不到10分钟,并强调自己不是中介。

两天后,我和阿次去看房,房子属于一家公司。接待我们的是两个青年男子,他们很友好,特别热情,身旁的白板上写什么时候出租多少房,2017年赚50万。

房子在一个旧小区里,不过房间看上去还不错,和发过来的图片没什么出入。两位男士告诉我们,作为此套间的第一个用户,我可以选择未来的合租室友,可以使用隔壁房间的大阳台,还会有阿姨过来给我们打扫卫生。在“友好和热情”两位男士的注视下,我和阿次交了一千块的押金。

三天后,我们带着对新生活的幻想住进了主卧,但生活很快露出了真面目,糟糕的事接二连三。先是网络时好时坏,我急得抓掉大把大把头发;“友好”和“热情”隔三差五带人来看房,有时不敲门直接进;楼下每天准时装修,我整理录音时一句话听了八次;最难以忍受的是,热水器总出毛病,三分钟冷热交替,后来直接冷水。

有天晚上,我跟一个快讯,三十秒盯一次网站,就在出结果那瞬网断掉了,我穿着拖鞋一路狂奔,赶到咖啡厅还是迟了。糟心的我硬撑了很久,终于在那晚洗冷水澡洗到一半时崩溃,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完给我妈打电话,笑着说在广州很好,租了漂亮的大房子住,事儿也做得很好。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一想到洗澡就莫名烦躁。洗澡时,我和阿次再也不敢放歌,担心被突然切换的热水烫到。我们把热水器故障的事情告诉“友好和热情”,他们每次都说好,任凭时间一周周过去。后来终于找了一个维修工上门,然而从来都逃不过三天必坏的魔咒。

第三次上门维修后,修理师傅建议我们换一个热水器。

洗了一个月冷水澡后,我再也坐不住了,在群里连续@了十次公寓客服,敲下一堆愤怒的文字。很快,我接到了电话,一开口就问是不是刚成年,说没见过这么不懂规矩、斤斤计较的小姑娘,最后丢下一句:“别的租客都是这么过来的,都可以,怎么就你问题这么多。”

来来回回交战一个月依旧无果。直到那天阿次在洗澡,突然淋浴头连着的水管爆了,差点出了事故之后,他们终于有回应:“已经帮你们申报了,公司在走程序”。

又等了一个半月,我们才终于用上了新热水器。

我在便利贴上写着,“我好想报警啊”,阿次看后笑了。小时候,我总是羡慕漂泊自由的生活,可真的一个人漂泊在外时,才知道是真苦。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永远不就事论事,总是能转换到人身攻击上,让你觉得自己很糟糕,是一个很讨人厌的小姑娘。

维护自己正当权益,却要被叫“家长”。这种荒谬的事,现在想起,仍然觉得滑稽可笑。也许是自己刚出校园,看起来也年纪小,被人当软柿子捏了吧。

千万,千万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签合约

田甜 22岁 租房渠道:豆瓣小组

学生,往往是租房市场中的傻白甜。尤其是,经历了无数次磨人的看房后,遇到一个稍微会“甜言蜜语”的,轻易会就相信对方。

3月春招季,我在广州横扫了三大城区的小区房,最终在豆瓣小组上定下一家转租出去的小卧。这是一个三居室,其他两个舍友都是有正经工作的白领,看上去也挺靠谱。

房租是要直接给主卧姐姐,她统一给房东再缴。我虽也算是“漂”过,但前几次在外实习时间短,带的行李也少,都是住在青旅,真真正正开始在外租房倒是第一次。所以,当二房东一脸坦然地说 “我们这都不签合约,互相信任的”时,我反而红了脸,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

等到5月中下旬,我突然被召回学校答辩。想着处理完毕业事项要7月才返回广州,算来有将近一个半月时间不住。贫穷的我就在想,能不能短租出去一个月,总比房间空置着要好。

当时,我三天后就要启程返校,正打算晚上下班后和两个舍友一起“面试”几个,共同来决定是否合适短租出去,毕竟也要保证她俩的生活。没想到,在舍友群里说了我的打算后,她们一下就炸了。二房东口气严厉地反问我:“你把我们这里当旅店吗?我们这儿规矩就不能短租。”我有些委屈,但后来自己想通了,既然回来还要继续租住这里,守人家规则是应当的。于是赶紧收拾东西回校,房间也大咧咧地就那么放着。

回校后,月初实习工资一到账,我立马就转给了二房东,并开始琢磨眼前的三大箱书找哪“通”划算。心里还窃喜着还好在广州有一个落脚地可以邮寄,不然这么多行李怎么由北至南搬运过去?

某天晚上,行李刚打包完,突然看到三人的舍友群里有人@我。二房东发来一长串话,说觉得我承担没有住的6月房租的确会辛苦,贴心地“建议”把房租退给我,让我月底回去再找下家。

她们,要开始找新舍友了。

这突如其来的“贴心”让我愣了片刻。除了“押二”的钱,现在还扣下一个月的租金,她威胁我要不走,6月的租金就不会归还。她振振有词,说自己也提前给我一个月通知,作为找房缓冲期。可这个期间,她明知道我没法回去找房,这也能叫“提前通知”?

当初入住时,主卧姐姐说中途要搬走的话,在豆瓣上转租就好,根据自己需求来定租期。我为此甚至请教了学法律的朋友,得知口頭协议的确有法律效力,但收集证据,申请仲裁,吃力不讨好。很多人觉得维权成本高,上班族似乎也耗不起一次次交涉,抱着“吃亏是福”的心态,也就自认倒霉。

租下的这两个月,我没有任何拖租行为,她不经我同意就购买一堆“公共物品”让我平摊,我也抱着将来要一起常住的心态,一句话也没说。我人远在北方,本来高高兴兴准备毕业开始人生新阶段了。谁知道现在,我却又要拎着大包小包重新满街找房,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不就是怪自己当初没签合约,手头没有砝码?

无奈下,我决定不参加毕业典礼,月底提前飞回广州,赶在7月入职前找到新房。想来自己初出茅庐,太轻信他人,也太理想主义。

没有人有责任为你着想,白纸黑字,才是真正的权益保障。

强硬点,也是态度

妙妙 21岁 租房渠道:某租房网站

寒假第一次在北京实习,坐标望京,没钱。由于第二天就要上班急着住,找了一天终于在晚上找到望京最便宜的隔断间,五平米,1800,转租,我押一付三住了进去。墙板跟纸板一样,一敲咚咚响,完全不隔音。

我住进去才发现隔壁不到五平米的空间,住了两个男的!一个黑胖子,一个矮瘦子,两个上班族,职业未明,中介也支支吾吾说不知道。

我刚住进去就发现,当我晚上关上灯,如果隔壁还开着灯,我能看到正上方墙板缝透过来的光。是的,墙壁薄就算了,还透光!有时候隔壁一直放电视剧,各种狗血对话一字不落传送过来。

那天,凌晨一点我刚要睡着,头顶就听到隔壁用打火机点烟的声音,“咔嚓,咔嚓”以及一声长长的“呼~”的吐烟声。不一会,我慢慢闻到淡淡烟味。再过五分钟我刚要睡着,又传来“咔嚓,咔嚓”声把我惊醒,如此循环往复。

终于我困到受不了,忍无可忍之下跳起来大吼一声:“能不能不要在房间抽烟了有完没完!?不知道房间隔音效果差吗?打火机那么大声不知道吗?电视剧能不能不要再外放了!?就算我不休息凌晨两三点您是不是也该睡了!?”

对方隔着墙板回我:“我看个电视剧怎么了?你还管我看不看电视剧吗?你还不让我看电视剧了吗?”我彻底怒了:“能看,不是不让您看,您也看看几点了吧!?”对方还是继续那三句话。我气得爬起来冲出房间过去敲隔壁的门,他还假装问我,“谁啊?”“你隔壁的!”对方安静了,不再搭话,也不起来开门。我只好重新回去躺下酝酿睡意。对方虽然不认错,但终于关了电视剧,起来去厕所抽烟了。后来没在深夜放过电视剧。

后来我朋友听到这段时都替我害怕:“你大晚上一个小姑娘,冲过去敲人家两个大男人的房间门找人家吵,你怎么想的呀?你不害怕吗?”

其实,我在最初要开口之前,已经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头疼到炸,第二天还有做不完的工作等着我。如果我不一开始就把态度向对方表明,那我后面三个月大概每天都要忍受这样的场景了。

事实也证明,我表明态度后,对方就收敛了。

尽量别住隔断间,谁知道你隔壁会不会半夜来开门

小玉 21岁 租房渠道:租房中介

我实习时间只有三个月,短租不好找,就通过中介找到了一个五人合住的隔断间,三女两男。中途因为要处理一些文件需要返校,离开之前我跟同住的人都打了招呼,但没明说要离开多久。

两个星期以后,我某天晚上回到北京,折腾一天很早就关灯睡觉了,大家都没发现我回来。第二天早上,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突然听到房间门口有动静。我努力竖起耳朵分辨了一下,是隔壁其中一个男的回来了。我们两个房间门是挨着的,因此我没在意,正打算继续睡,又听见门外有拿钥匙对锁孔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咦,这好像不对吧?怎么感觉这声音开的是我的房间门?我以为是自己睡迷糊了,正当疑惑时,我房间的球形锁“噔!”的一声开了!我原本从里面按压反锁的球形锁,被打开了!我蹭的一下惊坐起来,眼睁睁看着房间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房门对着床头,我侧身扭头死死盯着门口。门被半拉开后,隔壁那个男的探了半个头看向房间。大概因为房间太黑他一下没看清,我深呼吸一口气,暴喝一声:“你为什么开我房间门!?”他吓得立马关上我房门,一边说,“不好意思,刚下夜班有点懵,开错房间了。”然后赶紧进了自己房间。

开错房间?两个房间的门口一个左边有鞋架,一个右边有鞋架,我门口还放了几盆花,走廊亮着灯,而我房间关着灯,你跟我说开错房门?谁开自家房门还缓缓拉开探头观察的?开门来这么顺手,谁知道我不在这两周你进没进过我房间?回想起来前两个女生接连突然搬走就显得可疑而吓人。

我惊魂未定,只庆幸自己没裸睡。愤怒之下,我穿上外套过去敲门,这次他开门了,屋内只有他一个人,一开门就解释纯属意外。我害怕他配了我的房间钥匙,于是要来他的房间门钥匙试验。发现他的钥匙打得开我房间门和他房间门!

我转身去了厨房打电话给中介。在我的要求下,他们给我换了新锁,外加一把挂锁。尽管如此,那把挂锁也没什么用。由于墙板质量太差,钉子固定不了,开合多次后,门口的锁槽已经松动卡不住锁头,用力一拉,整个门框就被撬起来。

这道门,说到底只能防住君子和有贼心没贼胆的人。

三个月房子到期后,我打定主意不能再住下去。终于找到一个带窗户的明亮的实体墙房间,我厚着脸皮跟朋友借了一万多交上。第二天从早上搬到半夜十二点来回四趟,在房子还有三天到期的时候就逃走似的搬走了。

最后一次走出小区电梯,门口贴着一个公告,明确写着:“禁止私自打隔断出租,人均住宅面积不得低于10平米。”

我转身果断拨通了上面“12345”的举报电话。

别拿棍子找房子

瓜瓜 26岁 租房渠道:常规中介

我是来自汕尾的视障女孩,看好广州发展前景,就决定离开老家一人来城市打拼。当然第一步,是找一个落脚之处。租到满意房子那天,感觉偌大的城市终于有了个自己的“家”,兴奋地买了一堆锅碗瓢盆,甚至拒绝了朋友的帮忙,亲力亲为。

扫地、拖地擦桌子、门窗,从厅房间,厨房到厕所,都是自己一手包办。新房子很不好清洗,我却干得十分卖力。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仪式感,代表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可七天后,一切都变了。

房东突然告诉我,房子要装修,不能租给我了。莫名其妙,明明刚刚装修完,我是第一位租客,怎么这时要重装?回来想,应该是因为前几天的那次“指路”。那天晚上,我为了熟悉周围的路线,一个人在门前练习走路,也许是因为对周围环境太陌生的缘故,还有人行道乱停乱放的大大小小的车,我走得磕磕绊绊。房东们就坐在大门口,看到了我的狼狈相。

对我来说,这是好不容易为自己争取来的成长机会,好不容易租到房子有个新家,只是刚开了个头,练一下走路,房东就喊咔了!

我不甘心,想要一个说法,质问他们为什么违约。开始他们的借口还停留在人道主义,说为我好,怕我看不到摔了要负责。别说我现在来广州快一个月了没摔过一跤,连磕碰都没有!

后来他们居然还扯上政府。一个房东理直气壮:我把房子租出去收钱就好了,干嘛不让你住?是广州市政府不让你们这些人住!

我反反复复地问是什么时候出的什么规定禁止盲人租房子?他们又说是派出所,问他们是哪个派出所,他们就随便编了一个……先是人道主义、再来政府说的,問哪个政府说的,又扯上派出所,荒谬可笑!

搬家那天下着雨,我收拾了大大小小10个箱子,外带一个桶,锅碗瓢盆,这些都是为了新房子买的。等到办退租手续时,一开始说电表初始度数是68度,现在145度,用电77度。后来换人处理,就说电表初始度数是0度,一共用电145度!

我前后在这里住不过10天,怎么可能用掉145度电?为了省电,我还经常不开空调,而是开着自己的小风扇,也不是每天做饭,就算一天七八度,10天也就七八十度,怎么用到145度?这一遭,更令我心寒。

刚来广州时,朋友告诉我:别拿棍子找房子。房东会嫌麻烦,也不信任你。后来,我找了律师要回了一点毁约赔偿,但巨额电费仍然不了了之。

朋友劝我及早走人,也别花功夫跟他们耗了。维权之路漫漫,我真的不想,算了。

浏览本期杂志: 南都周刊2018年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