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军事文摘 > 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发展现状及其稳定性分析

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发展现状及其稳定性分析

时间:2019-05-21 分类:军事文摘

自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后,该国国内的政治危机日益尖锐化。在此情况下,武装力量成为影响委内瑞拉国家命运的关键因素。查韦斯以及马杜罗执政时期,都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增强国家武装力量,然而持续不断的政治危机干扰了武装力量改革进程。当前,委内瑞拉武装力量不仅面临境外势力入侵的风险,而且需要考验内部的稳定性。在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缠斗处于胶着状态的情况下,委内瑞拉武装力量能否保持对马杜罗政府的忠诚,是否会出现军事哗变,对于国家政权的归属至关重要。

委内瑞拉武装力量的现状

委内瑞拉武装力量由正规军,即陆军、海军、空军和国民警卫队四个军种以及国家玻利瓦尔民兵等后备役部队组成。委内瑞拉宪法规定,总统是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最高军事指挥部是武装力量的最高领导机构,是总统和国家安全与防务委员会的最高军事顾问机构,由国防部长、武装力量总监、联合参谋长及四个军种司令7人组成,由国防部长负责领导。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实行义务兵役制,凡年满18~50岁身体健康的公民,必须依法在兵役局注册登记服兵役。陆、海、空军和国民警卫队的服役期限均为24个月。

委内瑞拉的海军下辖:1支潜艇大队,包括2艘德国生产的209型柴电潜艇;1支护卫舰大队,包括6艘意大利生产的狼级导弹护卫舰;1支警卫舰大队,包括1艘导弹艇和3艘巡逻炮艇;1支登陆及辅助舰大队,包括4艘LST大型登陆舰,1艘补给舰,1艘海洋研究船,1艘教学舰;海军航空兵分队,主要装备贝尔-212反潜直升机、C-212运输机、米-17运输直升机、贝尔-412直升机;海军陆战队在级别上属于师级编制,但实际编制为旅级,其编制员额为1.5万人,技术装备薄弱,主要装备AAVP-7A1两栖装甲运兵车、恩格萨EE-11装甲输送车、ZBD2000步战车和ZBL-09步兵战车以及Mod 56式105毫米榴弹炮等火炮武器。总体上,相对于南美国家而言,委内瑞拉的海军处于较好的状态,完全能够执行抵御拉美地区邻国的任务。

委内瑞拉空军的现代化水平更高,这得益于查韦斯时期实行了武装力量换装计划。目前,委内瑞拉空军下辖2个F-16航空兵大队,2个苏-30MKV航空兵大队,2个K-8W教练机大队,3个强击机大队(装备OV-10A/E野马侦察机以及巴西巨嘴鸟战机),2个运输机大队和3个直升机大队。从装备上来看,委内瑞拉空军在南美是最先进的,拥有苏-30MKV能够使其在与巴西和哥伦比亚发生战争时占据优势。委内瑞拉空军的薄弱环节之一在于缺少重型战机,这部分职能只能由轻型强击机承担。委内瑞拉空军薄弱环节之二是缺乏无人机,完全没有攻击型无人机,侦察无人机也非常少。近年来,世界上很多局部冲突都显示,无人机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愈加重要。委内瑞拉境内多热带雨林,无人机的作用将更加突出。在防空能力方面,委内瑞拉空军装备2个S-300防空导弹营(共24套),1个山毛榉-M2E防空导弹营(12套),1个道尔防空导弹营(12套),还有大量过时的俄制伯朝拉防空导弹系统、针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以及高射炮。这些武器并不能对抗美国的导弹和航空打击,但在热带丛林情况下对付轻型强击机和直升机还是绰绰有余的。

委内瑞拉军队装备的俄罗斯制T-72B坦克

委内瑞拉陆军下辖5个师,分别为第4装甲坦克师、第9机械化师、第1步兵师、第2步兵师、第3步兵师,总兵力6.3万人。第4装甲坦克师下辖第41装甲坦克旅、第11装甲坦克旅、第43炮兵旅、第42空降旅,其中第41装甲坦克旅是最先进的,其坦克营装备T-72B1V坦克,步兵营装备BMP-3步战车。第11装甲坦克旅装备老化的法国AMX-30坦克。第9機械化师下辖第91摩托化骑兵旅(装备BTR-80装甲车),若干特战旅和警卫旅。第1步兵师下辖第24机械化旅(装备BTR-80A装甲车和BMP-3步战车),若干特战旅和补给旅。第2步兵师下辖第25机械化旅(装备BTR-80A装甲车和BMP-3步战车),第21步兵旅。第3步兵师下辖第31机械化旅(装备BTR-80A装甲车和BMP-3步战车),若干特战旅、通信旅和军事警察旅。陆军总共装备92辆T-72B1V坦克,80辆AMX-30坦克,31辆AMX-13轻型坦克,78辆英国蝎式轻型坦克,123辆BMP-3步战车,114辆BTR-80A装甲车,40辆美国龙骑兵-300步战车,80辆美国凯迪拉克公司生产的V-100和V-150侦察车,40辆龙骑兵侦察车。自行火炮方面,拥有48门俄制2S19姆斯塔-S自行榴弹炮,12门法国AMX-13-F3AM自行火炮,13门2S23诺纳-SVK120毫米轮式自行迫击炮。牵引式火炮方面,拥有12门155毫米的M114式榴弹炮,40门105毫米的M101A1式榴弹炮,40门105毫米的意大利56式火炮。此外,还包括24门俄制BM-21冰雹火箭炮,12门俄制龙卷风火箭炮,20门以色列LAR-160火箭炮,以及大量的迫击炮。需要注意的是,委内瑞拉陆军的步兵旅没有装备步战车和装甲运输车。由于委内瑞拉国境大部分覆盖热带雨林,密集使用装甲车是不现实的,步兵分队的用途更大。这也是委内瑞拉陆军组建特战旅的原因。总体上,委内瑞拉的陆军强于周边的国家。例如,哥伦比亚的武装力量没有坦克,巴西武装力量也只装备了约600辆老化的战车。

此前有数据显示国民警卫队编制38000人,平时担负民防任务,战时还可充当轻型步兵使用。

玻利瓦尔民兵组织也是委内瑞拉国内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由该国前总统查韦斯于2008年创建,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其编制超过22万人,主要装备轻武器(手枪和自动步枪)和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可以作为正规军的后备力量。自委内瑞拉政治危机加剧后,马杜罗政府持续提升该组织的员额。据路透社报道,2018年12月17日,马杜罗称,“该国的民兵已经发展到160万人,比年初增加了3倍多,其使命是保卫国家免遭外来侵略”。2019年1月29日,马杜罗再次表示,“到今年4月中旬前后,玻利瓦尔民兵组织的规模将达到200万人”。玻利瓦尔民兵组织不仅在抵御外部侵略方面具有辅助作用,而且其成员多数来自平民阶层,对维护国内稳定具有很大的意义。

查韦斯

 马杜罗 

瓜伊多

委内瑞拉武装力量 在国家政治体系中的地位

与其他拉美国家一样,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这种状况要归功于委内瑞拉现代政治体制的奠基者查韦斯。

查韦斯掌权后,在武装力量中逐渐建立个人威信并拥有众多支持者。这使他盲目自信,将武装力量视为社会稳定的基石,并开始使用武装力量参与经济基础设施建设。这些举措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在很大程度了导致腐败行为的激增。因此,军人及民众都对查韦斯感到不满,认为他想要借助武装力量达成个人的政治野心。2002年爆发的军事政变其实也正是这些不满情绪累积的结果。事后,查韦斯加强了对军官意识形态的改造,忠诚的军人能够获得更快晋升和更高的社会职务。委内瑞拉武装力量的尉官、校官均分三级,将官分四级,分别为旅将、师将、少将、大将,其“少将”相当于一般国家武装力量中的“上将”。在委内瑞拉,成為“将”级军官意味着拥有较高的社会职务和优越的生活条件。在任期内,查韦斯一共提拔了近1200名将军,而此前整个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只有300多名将军。与此同时,查韦斯还大幅提升了军人工资(涨幅达50%),并在购买住房时给予信贷优惠。当时军人的收入普遍高于普通民众达数倍之多。在查韦斯的大力推动下,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势力开始逐步渗透到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中央预算、国家石油公司、希戈石油公司以及银行、交通、通信、大众媒体等事务当中。此外,军人执政现象也变得普遍,国家23个州(包括2个边疆地区)中的7个州由军人担任州长,100余名军人占据着国有公司、国家机构和各类委员会的领导职务。在2004年10月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执政党提名的22名候选中就有14人来自武装力量。

作为查韦斯生前“钦点”的接班人,马杜罗自2013年上台后就继承了依赖武装力量的“基本国策”。但与查韦斯不同的是,马杜罗没有武装力量背景,在武装力量中也缺乏足够的威信。为赢得武装力量的支持,他一方面提升武装力量工资、晋升军官职务,另一方面继续为武装力量扩权,使武装力量与自己成为利益共同体。为了获得武装力量高层的支持,马杜罗执政后一共提拔了800多名将军,使其总数达到2000人。另外,在马杜罗主政期间,11个州由军人主政,32名部长中有12人是军人(包括退役军人)。

2014年,委内瑞拉因通货膨胀及食品短缺等问题爆发大规模动乱。事后,马杜罗为了稳固政权,进一步提升了武装力量在国家经济、食品、药品事务中的影响力。包括委内瑞拉对外贸易公司、委内瑞拉进出口公司、SIDOR国营钢铁公司在内的众多国有公司都成为武装力量的“私产”。国民警卫队将军曼努埃尔·克韦多更是因为在2014年镇压示威活动中表现突出,获得了负责廉租房建设的“美差”。这些举措为武装力量提供了管理国家经济事务的杠杆和个人物质财富的通道,使其与现政权结成利益共同体,有助于提升武装力量的忠诚度。

2016年,马杜罗政府提出了“主权供应伟大使命”,用以解决“经济战争”问题。马杜罗任命国防部长帕德里诺·洛佩斯为这一“伟大使命”的负责人,并要求所有的部长都要听从总统和国防部长的指挥。这一举措极大增强了国防部长在国家经济事务中的权限。2017年,马杜罗任命曼努埃尔·克韦多将军为石油和矿业部长兼国家石油公司总裁,负责肃清腐败并重整委内瑞拉石油公司。此前,委内瑞拉在石油部门反腐行动中逮捕了多名有委内瑞拉和美国双重国籍的油企高管。马杜罗公开强调此次任命标志着“新石油革命的时代已经来临”。至此,委内瑞拉武装力量事实上已经完全控制了国家经济命脉。

还需强调的是,马杜罗对于武装力量的忠诚并非完全信任,这在其近两年来实行的高压政策中可见一斑。此前,马杜罗甚至要求军人必须签署忠诚宣言。2019年2月10日,马杜罗启动了据称为全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尽管马杜罗宣称,此次演习旨在显示抵御外部干预的决心,但不难看出,马杜罗实际上也有维持武装力量稳定的考虑。

委内瑞拉武装力量的稳定性

当前,对马杜罗来说最为棘手的是保持武装力量的内部稳定。持续恶化的国家社会经济危机引发民众和军人的不满。近年来,委内瑞拉国内已发生多起针对马杜罗的军事阴谋,尽管规模有限、不足以对马杜罗的统治形成较大威胁,但这种趋势无疑是值得关注的。目前,在国内局势日趋复杂的情况下,武装力量的立场是决定马杜罗和瓜伊多谁能在“总统之争”中取胜的关键因素。

自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后,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帕德里诺·洛佩斯随即向马杜罗表达了忠诚,宣布不承认瓜伊多,并呼吁武装力量准备好为祖国而战,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并争取和平。迄今为止,已明确表态支持瓜伊多的军方人员只有委内瑞拉驻美国武官何塞·席尔瓦(1月26日叛逃美国)、陆军上校帕兹·希门尼斯、上尉佩德罗·苏亚雷斯等少数个人。可以看出,除了少数低级和中级军官外,大部分军人仍然选择支持马杜罗,形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马杜罗通过利益捆绑对武装力量具有较强的感召力。对于高级军官(将官)而言,他们是马杜罗政府的既得利益者,享受着现行体制带来的各种福利,能够参与粮食和药品的分配,在石油企业中占据高职。如果瓜伊多获胜,他们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且势必会遭到肃清,从而丢掉高官厚禄。因此,武装力量高层自然不會追随瓜伊多。对于普通军人而言,从军也是维持稳定收入、进入仕途的一条主要途径,保持政治正确成为了更多人安身立命的信条。

当前,对马杜罗来说最为棘手的是保持武装力量的内部稳定

其二,近两年来马杜罗开始对武装力量实施高压政策,这对武装力量人员构成一定的威慑。比如,2018年2月,由于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一次声明中称“军事政变可能成为委内瑞拉危机的出路”,马杜罗对武装力量的不信任进一步加剧,并下令解除了24名军官的职务。2018年5月25日,在大选结束不久之后,马杜罗宣称其揭发了一场军事政变阴谋,共有11名军人因此被拘捕。2018年8月4日,马杜罗在加拉加斯出席一场武装力量纪念活动电视讲话遭遇爆炸袭击,此次事件导致14名公民和2名军人(1名上校和1名国民警卫队将军)被捕。据统计,委内瑞拉当局在2018年共抓捕了163名军人,其中116人被判处监禁。相对而言,查韦斯统治时期一共只有31名军人进过监狱。因此,在国家情报局的监控之下,多数军人面对现行体制存在的诸多问题也只能选择沉默。

其三,自2000年开始,委内瑞拉在武装力量教育改革中强调对军人玻利瓦尔意识形态(强调以反帝国主义为核心)的培养。这一时期成长起来的军官已经成为武装力量的骨干,是维持武装力量稳定的基础。对于普通士兵而言,他们大多来自于普通工人或农民家庭,在查韦斯执政时期成长起来,对美国帝国主义深恶痛绝,因此不会选择美国扶持的瓜伊多。

武装力量潜在的风险仍在增长,而军人特别是高层能够获得的利益却在下降,这两条曲线终会相交。为了促使这一时刻提前到来,美国及其盟友将提高贿赂武装力量高层的价码,同时会挑拨马杜罗政府使用武装力量镇压人民。美国向委内瑞拉派出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正是基于上述目的。对此,美国自身甚至不加掩饰,直言这是“对(委内瑞拉)军人的试验”。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委内瑞拉武装力量哗变的风险势必会长期存在,而最终会否出现大规模的“倒戈”现象,关键在于马杜罗政府能否及时化解国内经济危机。

责任编辑:葛 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