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军事文摘 > 城市攻坚战的不老经典

城市攻坚战的不老经典

时间:2019-04-16 分类:军事文摘

第二次费卢杰之战,代号“幻影愤怒”,是伊拉克战争主要军事行动结束后,美军在费卢杰与伊拉克反美武装进行的一场大规模城市作战。战斗自2004年11月8日开始,至11月13日结束,历时6天,是美军越战以后实施的规模最大、时间最短、效果最好的一次城市作战行动。虽然此次作战是在非对称条件下进行,但呈现出的现代城市作战新特点却值得研究和借鉴。

信息主导,情报先行,掌控战场主动

美军认为,在先进科学技术支撑下所取得的信息情报优势,已超过兵力、火力和作战环境等任何一种优势,成为现代城市作战中最主要的制胜因素。费卢杰之战中美军依托信息优势,综合利用多种手段,全面掌控信息情报主导权,从而有效扭转了以往城市进攻作战中情况不明、行动受限的被动局面。

全程信息遮断。美军在对费卢杰城区完成全方位立体封锁之后,利用空地火力对费卢杰城内的网络、通信、电力等设施进行精确摧毁,严重瘫痪城区内的信息通信系统。在此基础上,又对反美武装战术级通信电台实施全频谱全时段的信息干扰,有效达成对守敌的信息屏蔽与封锁,全面隔绝了城内外反美武装的信息沟通,迫使反美武装分子陷入全封閉的信息环境中,对其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严重削弱其战斗士气,动摇其防守信心,为美军下一步的火力打击和兵力突击行动创造了有利条件。

全维侦察监视。战前,美军先后动用多颗侦察卫星和部分预警机、侦察机,对城区实施了全方位的监控和情报收集,准确掌握街区建筑、防御布局等相关信息。同时,派遣伊拉克国民卫队人员化装混入费卢杰城区,对其隐蔽工事、头目窝点有针对性地实施人力侦察。11月2日和6日,美军还两次派遣小股特种侦察分队潜入城区,对重要目标实施最后的抵近和火力侦察。攻入城区后,美军使用编配到连级作战单位的龙眼和微星无人机,实时为一线分队提供作战区域内的敌方动态。在近距清剿中,利用追龙微型侦察车,把“墙角后边”的情况及时进行传送,从而有效减少了巷战中遇袭的概率。

作战过程示意图

全面情报共享。作战过程中,美军的小型无人侦察机利用卫星定位和数据传输系统,将城内战况实时传输到前线指挥所电脑屏幕上。通过发回的大量实地照片和实时视频,指挥官详细掌握了城中地形地物以及反美武装兵力、火力部署情况。而后通过信息和火力的一体化打击系统,实现了目标的发现即摧毁,极大提高了作战指挥的灵活性和火力打击的时效性。各作战力量依托指挥自动化系统,将打击目标与战场态势进行共享,为加强己方协同作战提供了有力保障。

联合毁瘫,精打要害,注重火力效能

传统的城市作战,进攻一方为消灭敌方隐匿的有生力量,通常对整座城市进行盲目性火力压制,不仅导致城市基础设施严重破坏和平民大量伤亡,而且毁伤效果也往往不尽如人意。此次费卢杰城市作战中,美军采用了新的城市作战理念,通过空地协同与精确打击,实现了歼敌而不毁城的目标,使作战效益得到极大提升。

联合火力配系。美军利用强大的火力打击能力,结合反美武装大多装备轻武器、防空能力弱的特点,将海军陆战队火力、地面炮兵火力、航空兵火力等进行了周密协调计划,构成了全方位空地一体的火力配系。进攻发起前,以空中火力为主对费卢杰重要目标进行了5次大规模轰炸。市区作战中,地面部队遇到反美武装以工事和据点进行抵抗时,即呼唤空中和地面炮火予以直接摧毁。

优化火力运用。根据装备有效射程、杀伤半径等技战术指标,有针对性地计划打击目标和分配打击任务是火力运用的基本原则,有助于最大化发挥整体火力效能。在这次作战行动中,美军地面部队主要使用了155毫米M198牵引火炮、帕拉丁155毫米自行火炮、81毫米和60毫米迫击炮等火力压制武器,通过远近结合、轻重配合的方式,提供了适时的中近距离精确火力支援。此外,还使用了射程15~70千米的火箭增程精确制导炮弹,确保能够提供全天候、全地域的远程精确火力支援。

精确火力打击。为实现火力的精确打击,在目标情报共享的基础上,美军采取了精确制导、地面引导、雷达校射等多种手段,确保了火力打击的效果。此次作战,共发射炮弹6000余发,大多首发命中目标。在火力运用方面,采用了“侦察定位—目标指示—精确打击—效果评估”的打击模式,保证了较高的首发命中率。在效果评估方面,注重发挥前方观察员和无人驾驶飞行器的作用,及时进行侦察定位与效果评估,从而做到基于效果计划火力。

慎选打击目标。城市作战政治性很强,既要消灭敌有生力量,又要避免伤及平民和毁坏基础设施,因此对打击目标的选择要慎之又慎。美军在进攻前对费卢杰的每个街道、街区都绘制了详细分布图,每天都对城内武装分子的活动位置、分布情况以及武器藏匿点、防空设施和指挥所等相关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形成打击目标清单,从而科学合理计划火力,最大化减少无效打击。在具体行动中,虽然对下级指挥官赋予了自主行动的权利,但均采取了严格的控制措施。

声东击西,夺点控域,灵活攻坚战法

美军在城市进攻作战中,强调在欺骗行动的掩护下集中绝对优势兵力,采取灵活多变的战术,实施快速决定性的非对称攻势行动,以避免反复争夺持续消耗,从而迅速达成对城市的夺控。在费卢杰之战中,美军将这种城市攻坚战术与优势兵力火力密切结合,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战术佯动隐蔽企图。此战,美军采取了兵力佯攻战法。在攻城战斗开始前数日,美军便派出200余辆装甲车的“攻城”部队从城南发动了数次佯攻,并持续推进至城边。这些佯攻行动使反美武装分子对美军主要攻击方向的判断出现失误,将重兵调整部署于城南,迫使敌分散了有限的防御力量。11月8日,当美军主攻部队从费卢杰北部发动攻击时,反美武装已无法进行重新部署,美军的作战进程得以大大加快。

全纵深非线式进攻。费卢杰之战地面突击行动中,美军在全面掌握战场态势的基础上,对全纵深非线式进攻方式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尝试。地面进攻发起后,美军并没有像反美武装所估计的那样,从外往内层层推进,而是派出精锐部队快速越过幼发拉底河,在空中力量的有力支援下,向反美武装防御纵深的重要目标发起攻击,快速攻占城中的市总医院,并控制了幼发拉底河上的两座桥梁,从根本上动摇了反美武装的城防体系。

小型编组多路突击。美军要求,在夺占市区重要战术要点后,进攻部队应将预备队和支援兵器迅速前调,形成对敌强大的压力,迅速、昼夜不停地实施攻击,直至夺占整个城市。此战中,在反美武裝得知防御纵深遭受攻击、纷纷前往增援之际,美军于11月8日夜兵分10余路,从多个方向、沿多条轴线向城内发起猛攻,使反美武装一时内外受敌,防不胜防,难以做出相应的反应和兵力调整,多处防线很快被突破,城中反美武装相继被分割孤立,无法相互协调支援。第4天,美军就攻占了号称“抵抗之都的抵抗区”约兰区,此后3天便攻占全城。

美国陆军第一骑兵师士兵挨家挨户搜查反美武装分子

广泛运用狙击战术。为了取得城市巷战的主动权,美军在战斗中特别重视综合运用新型的狙击与反狙击战术,为巷战分队突击提供了有效的保护。战前,美军从其他任务部队抽调大量狙击手参加此次作战,并组织了近似实战环境的针对性训练。作战中,由2~3人编成狙击小组配置在有利地形上,然后使用步兵搜索、火力打击等方式,把反美武装驱赶到狙击的有效射击范围或运动暴露状态,进而精确狙击歼灭。广泛使用的城市狙击战术不仅给反美武装以沉重打击,更是形成了强大的心理威慑。

以义造势,以武威慑,力争心理制敌

美军在历次战争中都十分重视心理战的作用,坚信“要击垮敌人的意志和毅力,更多的是要依靠心理战而非有形打击”的作战理念。在这次作战中,美军广泛使用心理宣传、心理欺诈、心理威慑等手段,起到了瓦解反美武装分子,削弱其抵抗意志的作用。

寻求合法授权。尽管美军很早就完成了对费卢杰的封锁包围,但却迟迟没有发起进攻,直到伊拉克总理阿拉维授权美伊联军使用武力清除费卢杰城内的“恐怖分子”时才展开行动,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美国民众和其他国家的理解和支持,减小国内和国际社会压力。同时,美军还将伊拉克军队混合编组、联合行动,用以证明这次行动的合法性。

积极争取民心。战前,美军就积极动员伊拉克临时政府多次公开宣扬剿灭武装分子的必要性和正义性,通过新闻媒体向市民宣传这次作战仅仅是针对反美武装分子,目的是整治费卢杰的混乱秩序,只有清除恐怖分子才能恢复费卢杰的市政功能,从而实现该城的持久安定。此外,并宣布美军已计划投入4000多万美元的重建基金用以帮助该城民众重建家园,以此收买人心、宣扬正义。

注重瓦解分化。美军在对费卢杰全城实施封锁的同时,通过宣传攻势大力分化反美武装和普通民众的关系。此外,通过投撒传单和媒体广播等方式,大肆渲染攻城作战的残酷性。同时宣称,为避免平民的无谓伤亡,美军已在该城西北方向留出一条安全出城通道,劝居民们尽快由此逃生。截至行动发起前一天,80%以上的民众出城逃生,从而使反美武装失去了赖以资助和藏身的群众基础。此外,美军还派遣伊军人员潜入城内,暗中游说、拉拢、收买反美武装骨干,分化瓦解抵抗意志薄弱人员。

开展心理攻势。随着各路攻城美军的迅速推进,所属各心理战分队利用广播、投撒传单等手段大力开展心理威慑。美军用阿拉伯语向反美武装人员大肆鼓吹其高技术武器无法抗拒的巨大威力,运用这些武器可在先敌发现目标和敌射距外实施精确摧毁,以及在此战役中美军连连破关拔点、大量歼敌俘敌、现已分割包围残敌、胜利在握的“客观”局势。通过强大的心理攻势,从心理上震慑反美武装人员,不少人对守城御敌失去信心,一些人甚至不战而降。

责任编辑:葛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