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军事文摘 > 美俄重启新一轮军备竞赛?

美俄重启新一轮军备竞赛?

时间:2018-09-12 分类:军事文摘 来源: 军事文摘2018年9期

李明富

据美国NBC报道,2018年3月21日,特朗普曾致电俄罗斯总统普京,祝贺他赢得选举胜利。除了祝贺普京当选外,特朗普在电话中还说:“如果你们想开展军备竞赛,我们也可以这样做,但我肯定会赢。”

报道还披露,特朗普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普京称俄罗斯已拥有射程能覆盖到美国的新型核动力武器,而这一点真的“激怒了特朗普”。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美苏争霸成为历史,但冷战思维今天依然存在,美苏争霸引发的军备竞赛依然让世界记忆犹新。当前,美俄关系持续低迷,交锋不断,两国战略互信水平甚至低于冷战时期,双方对新型高精尖武器的热情不减,让人不禁感慨,新一轮军备竞赛正“卷土重来”。

周而复始的对抗

2018年3月4日,俄罗斯前特工在英国中毒事件迅速成为舆论焦点,并引发严重的外交风波。英国高调宣布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紧接着,美国方面宣布驱逐60名俄罗斯外交官,并关闭俄驻西雅图领事馆,还对俄商人进行制裁。同时,包括法国、德国、乌克兰等欧美27国表示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俄罗斯则选择“以牙还牙”,给予对等回应。原本紧张的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雪上加霜”。

一起在英国发生的俄罗斯双面间谍被杀案,从外交口水战迅速演变为大规模外交危机,引发西方世界对俄罗斯的“围攻”。外交口水战对于俄罗斯和西方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如此规模的强烈反应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从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俄驻美大使安东诺夫表示:“说实话,针对俄罗斯的这种攻击,我不记得曾经发生过。我不记得历史上俄美关系遭遇过如此崩溃的状况。”此番景象,让人似乎感受到当年美苏冷战的味道,俄罗斯与美国又一次走上了对抗升级的道路。

苏联解体后,美俄关系紧张虽是常态,但也曾出现过关系缓和与“重启”。在特朗普竞选总统及其当选之初,其言论和人事安排都透露出美国要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强化对中国采取的遏制政策。甚至有美国专家撰文指出,要“反用”基辛格当年在中美苏三国间推行的三角关系大战略,只不过这一次是要联合俄罗斯来对抗中国。

俄罗斯方面对改善美俄关系也表示欢迎,释放了积极信号,双方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和,但好景不长。随着“通俄门”不断发酵,美俄关系改善成为泡影。两国精英们的耐心被彻底耗尽,彼此失去了幻想。其实,美俄从解决叙利亚化武问题时就埋下了对抗的种子,当前的外交危机也只是双方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和对抗的进一步升级。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阿若夫认为,当俄外长拉夫罗夫积极参与叙利亚化学武器转运和销毁的时候,西方表现出一种傲慢与冷漠,让拉夫罗夫“热脸贴冷屁股”。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一切都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西方一步一步地摧毁着双方20年来苦心经营的关系,矛盾和冲突愈演愈烈,最后在乌克兰问题上喷发。他还认为,乌克兰问题颠覆了现有的地缘政治观念和版图,如果解决不好这些问题,世界可能重新回到两极世界。

美俄之间出现周而复始的对抗,不会因领导人更替而改变,因其结构性矛盾难以调和。事实上,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刚开始希望拥抱“自由民主”的西方,可是西方世界并不接纳,把俄罗斯当异类,不断打压俄罗斯,俄罗斯可谓“伤透了心”,现实环境迫使其不断加强研制自己的超级武器,以打破战略平衡。在这种格局之下,从国家安全的角度看,不可能进行战略领域的真正合作,也不可能实现战略互信,俄罗斯和美国相互视为潜在的非对称的敌人。当美国认为,俄罗斯具备与其博弈的能力时,就会采取措施孤立莫斯科,双方就会陷入对抗。

按照俄政治學者安德烈·齐甘科夫的观点,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存在3种模式:与西方各国合作;对西方世界的防御反应;对西方采取强硬政策。现阶段美俄关系就处于第三种模式,在过去的50年时间里,美俄的军控维持了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关系的稳定和可控性,遗憾的是,现阶段美俄关系处于自冷战以来的最低点。自2009年3月美俄关系“重启”以来,两国关系经历升温,又跌到“冰点”,从合作又走向了周而复始的对抗。值得重点关注的是,这一次对抗将引发美俄新一轮军备竞赛。

美俄重启军备竞赛

普京赢得总统大选在意料之中,但在发表国情咨文时高调展示尖端武器则有几分意料之外。普京2018年在国情咨文中首次展示了俄罗斯最新研发的尖端武器,并强调“俄罗斯仍然是世界头号核大国”。随后,俄军方人士声称,美国反导系统对抗俄罗斯新型武器无异于“弹弓打飞机”,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则称美国部署在全球的反导保护伞为“一把破伞”。

普京用大段篇幅高调曝光了一系列俄罗斯最新杀手锏武器研制成果,“剑指西方”,不像是简单地为了选票,更多地意味着一种政策宣示,一种战略选择,因为俄罗斯不得不选择继续大力发展尖端武器,以此保证国家安全和利益。

俄罗斯精英明白,俄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落后,无法与西方进行全面对抗,特别是在西方经济制裁和战略围堵下,俄罗斯面临衰落。在对西方失去幻想后,俄罗斯找到了一种在地缘政治上维护自身利益的方式,而且已经尝到甜头,即最有效地利用自己所拥有的军事力量,使其实力实现了杠杆放大效应。军事力量,成了俄罗斯撬动地缘政治板块的“支点”。因此,大力发展军事成为了俄罗斯的一种战略选择与“突围出路”,是迫使美国“能够平视”俄罗斯的一种重要手段。

俄对外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费德尔·卢克扬诺夫表示,2010年在联邦委员会发表国情咨文时,谈到美俄关系重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指出,最近10年有可能发生新一轮的军备竞赛。大厅里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表明俄罗斯的政治精英阶层对接受对抗时代的概念习以为常。当时并非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一预言。

梅德韦杰夫的预言逐渐变成了现实。当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提问“我们现在正处于新的军备竞赛之中吗?”普京直截了当地回答说:“如果说到军备竞赛,那么军备竞赛正是从美国选择退出《反导条约》那一刻开始的。”

美国方面,特朗普1月30日发表演讲称,我们当然希望永远不要使用核武器,但我们必须对核武器进行现代化改造和重建,让核武库强大到可以震慑任何国家或者任何人,震慑任何形式的冒犯。特朗普还表示目前美国和俄罗斯的军备竞赛局势已经失控了。美国将继续加强武装,不会允许任何国家拥有与美国接近的武力。近期,特朗普还重塑白宫决策团队,增加“鹰派”色彩,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就明确表示:美国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以避免冲突。

从地缘政治上看,俄罗斯国土面积辽阔,缺少天然屏障,战略腹地减小,缺乏安全感。因此,不难总结出这样一条规律:美国和北约施压的力度越大,俄罗斯的周边形势越复杂,俄军的新式“杀手锏”武器更新速度就越快。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情况下,俄罗斯在国防军工上的投入有增无减。另一方面,俄罗斯继承了苏联主要的国防和军事力量的遗产,具备强大的国防研发和生产能力,为其参与国际军备竞争提供了保障。

反观美国,减少或断绝与莫斯科技术方面的交往是其惯用的伎俩。因为美国认为,苏联的解体首先归咎于不可救药的技术落后,无法过渡到下一轮技术体系的革新。因此,通过技术封锁、经济制裁、战略围堵、军事施压等多种手段“以绝后患”,彻底消除俄罗斯可能给西方世界造成的冲击和影响。

在这样的思路下,美俄军备竞赛就在情理之中了。俄罗斯表示,在俄美关于削减核武器及化学武器的协议到期后,俄方将不再与美国续签。这表明,俄罗斯不准备削减核武器,在新一轮军备竞赛中,双方首先都想确保自身的核优势,实现战略优势。

核武器仍然是一种重要的遏制因素,也是美俄战略竞争的重要领域。俄专家卡拉加诺夫认为,假如没有它,世界力量从传统的西方向崛起中的亚洲快速重新分配就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历史上这种转移总是伴随着战争而实现的。

俄罗斯发展新型核动力武器激怒了特朗普,而美国新版核战略则引发俄担忧。保留自身的核盾牌关乎俄罗斯的利益,如果俄罗斯削减核力量,就等于削弱政治影响力和博弈筹码,美国就会对俄罗斯造成更大的战略压力。俄罗斯在最近几十年都是少数能使用核武器摧毁美国的国家,至少,能给美国造成不可恢复的军事打击。美国的军事利益需求则决定了其必然要削弱俄罗斯的核力量。正如俄外长拉夫罗夫所说,美国的非战略核武器在欧洲的存在以及“联合核任务”破坏稳定的做法阻碍了核裁军。

除了核武器,美俄还将致力于发展其他杀手锏武器,打造非对称战力。公开信息显示,俄罗斯已经研制出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先锋高超声速滑翔器、核动力巡航导弹、核动力无人潜航器、匕首高精度空射高超声速导弹系统和激光武器等高精尖装备。这些杀手锏武器形成的非对称战力将深刻改变世界的战略平衡。

从军队反应来看,美俄双方都比较倚重武器装备对战斗力的贡献和作用,暗自较劲。美国陆军部长马克·埃斯珀表示,到2028年美国陆军可以战胜任何对手,因为使用现代化武器装备,美国军队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战胜任何敌人。他说,陆军做到这一点的途径就是使用新一代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的地面作战车辆、飞机、保障系统和武器,并配有以现代作战条令为基础、以具有无与伦比杀伤力的优异军人为中心的强有力的联合军事组织和战术。在他看来,未来10年,美国陆军将所向披靡。他还强调,安全环境的改变,使中俄成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者,以及战争性质的改变促使陆军向这个目标发展。

俄罗斯军事专家弗拉基米尔·巴格迪涅夫则认为,马克的言论纯属吹牛。虽然美国军力强大,但不至于夸大其词。他说:“眼前,美国就不得不承认,在许多武器装备上,比如说高超音速武器,美国就落后于俄罗斯,无论是在研发,还是生产环节,美国都落后于俄罗斯。”

从某种程度上看,核大国俄罗斯和美国之间已经完全失去信任。更可怕的事情是,两国将来有可能退出《中导条约》,而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2021年到期后将不再续签。美俄放弃军控领域的合作,在核武库、反导系统、网络空间和太空领域展开全面军备竞赛,对世界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从冷战到热战

美俄如果有足够强烈的政治意愿,他们在军控领域的分歧还是可以解决,但遗憾的是,美俄对21世纪现实威胁越来越难达成共识。通过军事-技术路径,政治-外交路径来解决军控问题都以失败告终。

现阶段美俄关系改善的可能性很小,缺乏政治气候的双边军控合作自然无法进行,而军控合作又是发展双边关系的重要基础和保障,陷入恶性循环的美俄关系将走向更大范围的对抗和更加激烈的军备竞赛。作为对世界政治气候有着举足轻重影响的一对大国关系,美俄军备竞赛将深刻影响地区和全球发展。

冷战可以说是一段独一无二的历史时期。其独特性就在于,两个实力相当的超级大国进行竞争,装备了破坏力最大的武器,同时也保证了国际体系史无前例的稳定。正是由于相互遏制,作为全面对抗的冷战才没有变为热战。

直到今天,相互遏制依然发挥作用,冷战思维也依然有市场。事实上,俄罗斯人普遍认为,美国在苏联解体后没有放弃冷战政治。乌克兰危机让俄罗斯更加坚定认为,核武器作为遏制手段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假如没有核武器,乌克兰危机就有可能演变为俄罗斯和美国的直接冲突,而核武器的存在完全排除了发生这一幕的可能性。

对于俄罗斯而言,历史上面对咄咄逼人的政策,一般都是以军事打击来终结。2015年俄《国家安全战略》指出,“在国际关系中,武力的作用没有下降”,俄将在“所有非暴力措施无效的情况下使用武力维护国家利益”。在谈论俄罗斯在叙利亚发动空袭时,普京透露,这一旨在争取主动的决策与他童年时的经历有着不小的关系。他解释说“50年前,列宁格勒的街头教给我一件事——如果打架无法避免,你必须先动手”。在2018年国情咨文中普京还指出“建议美国应重新考虑其立场,放弃战争贩子的道路,停止以一己之私而危及全世界的安全的做法”。

美国关于俄罗斯战争的想定也不少。比如说,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就曾发表题为《美国陆军正在为大国战争(想想俄罗斯或中国)做准备》的文章。作者认为,美国陆军目前在研发武器、技术和平台时更加注重为大国之间硬碰硬的机械化战争做准备,从而保持全面的战备状态,阻止实力不相上下的对手发动美国不想看到的进攻。虽然美国陆军关注的重点仍是需要参与全球各地的反叛乱和反恐行动,并把装备常规武器和精确制导导弹的恐怖分子作为打击对象,但它正在确定、推敲并整合专门用于大国战争中的技术。

可以看出,美俄都在假定战争,研究战争和发展军备也是为了保证自身安全和赢得未来可能的战争。美俄新一轮军备竞赛也许不会引发全面热战,但未来局部和边缘地带的冲突或将在所难免。

历史规律表明,北约东扩,美国挤压,当俄罗斯无法承受压力时,周边极有可能爆发冲突和战争。当年布什政府不顾俄罗斯的反应,固执地在波兰和捷克部署了第三个反导阵地,最终导致了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奥巴马政府对俄罗斯表现傲慢,不顾米尔斯海默等专家关于乌克兰问题的警告,刺激俄罗斯敏感神经,引发了乌克兰危机的全面爆发。如何保持战略稳定,是美俄接下来应该重点关心的问题,否则,政治对抗就有可能转化为军事对抗,冷战就有可能变成热战。俄罗斯周边的波罗的海三国、乌克兰、科索沃、塞尔维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是俄與西方冲突的前言地带和潜在的热战地区。

责任编辑:张传良

浏览本期杂志: 军事文摘2018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