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知音(月末版) > “灰姑娘”逃离“富贵乡”:为母则刚逆风飞扬

“灰姑娘”逃离“富贵乡”:为母则刚逆风飞扬

时间:2018-09-30 分类:知音(月末版) 来源: 知音(月末版)2018年9期

小小

嫁入豪门,是吉林省松原市女孩艾晓阳曾经给自己设定的人生捷径。可是,当她如愿以偿以后,却经历了一地的鸡零狗碎:不能工作,丈夫是“妈宝男”,无力独立出户;女儿身体不好,还被责备是她的过错……最终,艾晓阳带着女儿出走豪门,从零开始。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出走竟也改变了丈夫的人生!

2018年7月初,已经在辽宁省大连市画界小有名气的艾晓阳对本刊特约记者讲述了她的经历……

“心机”灰姑娘圆梦:怎奈豪门黑洞深几许

就像童话中灰姑娘的结局,嫁给潘林那天,艾晓阳笑靥如花,如同收获了整个世界。

艾晓阳出生在1988年,来自吉林省松原市农村,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她还有个小她7岁的弟弟艾景林。很小的时候,她就跟在父母屁股后面,插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秧,绝望到想哭。上学后,她坚信“知识改变命运”,并一直为此努力。

2006年,艾晓阳考上大连理工大学,喜欢艺术的她还获得艺术专业第二学位。大学期间,她与同班同学吴宇相识相恋。吴宇来自沈阳,父母是普通工薪阶层。2010年大学毕业后,她跟随吴宇去了沈阳,在青辰广告公司当平面设计师。谈婚论嫁之际,吴宇提出分手,说他父母嫌她家境差。那阵,闺蜜常发朋友圈,晒其与富豪男友环球旅行。而她,天天奋战在电脑前,挣微薄的工资,供弟弟读书。那一刻,艾晓阳三观尽毁。

2011年5月的一天,艾晓阳在华润万象城的真冰场滑冰时,被一个男子撞了个屁股蹲儿。“菜鸟”男白净斯文,边赔不是边去扶她。艾晓阳自行爬起还主动提出带他一程。男子扶住她的胳膊,慢慢攀谈起来。

男子名叫潘林,时年28岁,父母做家具生意,他大学毕业后在家族公司管人事。父母给他介绍了不少富家千金,他讨厌那些女孩的作劲,又不愿忤逆父母。郁闷之下跑来滑冰,结果意外结识艾晓阳。这个长相清丽的女汉子,让他一眼心动。确认过眼神,两人互加微信。潘林的大胆表白,艾晓阳收入囊中;他的出手阔绰,她也看在眼里。

半年后,潘林带艾晓阳回家见父母,对于艾晓阳,潘母徐哲珮嗤之以鼻,场面尴尬。在潘林送她回家的路上,艾晓阳先发制人,提出分手。潘林则紧紧拥住她,称誓死忠于爱情。艾晓阳没再反驳。最终,在潘林以死相逼之下,潘家父母只得勉强同意儿子的选择,两人于次年在沈阳香格里拉大酒店完婚。潘林单膝跪地,为艾晓阳戴上钻戒,说今生将她捧在手心。亲友投来艳羡的目光,俨然她已是人生赢家。婚后,艾晓阳按潘母的要求,安心备孕,没上班。她手持婆婆给的信用卡,过着比上班同龄人更阔绰的小日子。但不久的一件事,却让艾晓阳感觉到了平静生活的危机——

那是2013年1月,母亲李月玲查出类风湿关节炎,需要长期治疗。艾晓阳找潘林商量,拿钱送母亲去医院时,才知道潘林不拿工资,只拿徐哲珮每月给他的1万元零花钱,也几无结余。潘林找徐哲珮时,她不顾艾晓阳在场,嚷道:“咱家再有钱,也不能惯着穷人!”潘林没敢再吭聲,艾晓阳气得脸都白了,顿悟:她原本以为的人生捷径,是以煎熬自尊为代价的。

艾晓阳硬着头皮找朋友筹钱,送母亲去医院,然后,她偷偷捡起了画笔。早上,家人去上班后,她开始把作品挂上网售卖来还朋友的借款。不想,她的画竟受到许多网友的喜爱,大家还自发组建了粉丝群。艾晓阳仿佛找到了打开世界的一扇窗口。

2014年4月,艾晓阳怀孕。公婆对她实施重点保护,啥都不让她干,包括画画。艾晓阳不悦。见状,潘林以画画有利于胎教为由,央求母亲多给妻子空间,并保证自己会督促她多休息。徐哲珮这才忍下来。

10月,艾晓阳接了个画廊的活儿,连日赶工。一天夜里,她正在创作,徐哲珮闯进来:“白天夜里不休息,想让我孙子出事吗?”劈头盖脸骂了夫妻俩一顿,潘林脸都被骂绿了。徐哲珮刚走,他就抱怨道:“画廊付你那点钱,家里能给你上百倍……”艾晓阳不敢相信她的耳朵。头一次,她觉得,丈夫并不怎么懂她。

艾晓阳坚持画画,徐哲珮忍无可忍,对她各种指手画脚甚至责骂。艾晓阳向丈夫提出:搬出去住。

潘林的要求立马被母亲挡回来:“翅膀硬了,那就彻底分家!以后别靠家里!”潘林瞬间蒙了,转头劝慰妻子:“何必出去过苦日子”。艾晓阳无语。

携女逃离富贵乡:为母则刚逆风飞扬

2015年1月,艾晓阳在沈阳市妇幼保健院生下女儿妙妙。孩子一出生,就被查出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表示,患儿需长期治疗和护理,考虑到孩子太小,建议到3岁时再进行手术。

一听这话,徐哲珮指责艾晓阳,不仅没生出男孙,连个健康孩子都生不出来。艾晓阳找丈夫哭诉。不想,潘林满脸怨忿:“你也是,怀孕期间整那么累,搞不好就是这给女儿埋下了病因!”艾晓阳泪流满面。

因为妙妙的病,月子里,整个潘家心情都不好,艾晓阳更是焦虑。好在经过治疗,妙妙的心脏病暂时转危为安,艾晓阳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想,徐哲珮立即让她抓紧调养身体、生二胎。艾晓阳气极,一口拒绝:“我只想给妙妙全部的爱,为她治病!”

眼见婆婆对女儿并不待见,艾晓阳再次鼓动丈夫搬出去。结果,潘林还反过来劝她:“咱就再生一个,有什么不行?”“可妙妙怎么办?如果再有一个孩子,你能保证你爸妈会一视同仁吗?”艾晓阳气不打一处来。

为了反击潘家父母的二胎建议,艾晓阳断然提出离婚,说要带着孩子走。她本意是想倒逼丈夫一把,可潘林除了一再说爱她外,只是默默站在父母身后。而徐哲珮放出话来,称如若艾晓阳足够傲气,就不要从潘家分一毛钱财产,自己去养孩子。

这次事件,艾晓阳终于看清丈夫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妈宝男”,没有勇气和力量去保护她和妙妙。艾晓阳思前想后,她坚决要求离婚。2015年4月,不顾潘林的挽留,艾晓阳净身出户,抱着妙妙来到她读大学时呆过4年的城市大连。

摆脱了豪门黑洞,横在眼前的,是赤裸裸的生活。艾晓阳要照顾女儿,只能在网上接些设计的活儿,吃过许多苦。有次,她精心设计了作品,却被对方说抄袭。还有一次,对方说要打钱给她,却发木马链接给她点,骗走她银行卡上的钱。那时,艾晓阳气得眼泪直流,可望着女儿,心又柔软起来。

所幸,艾晓阳之前的努力,让她在网上收获了些名气。粉丝们得知她的遭遇后,纷纷为她打call,当地一家画廊也特聘她为兼职画师。就这样,在带娃的间隙中,艾晓阳没日没夜地创作。有时,女儿连绵不绝的啼哭声占满房间,但为了赶活儿,她也只能自绝双耳,闷头涂鸦。日子,漫长得看不到头,像童年永远插不完的秧田,但她变得越来越坚韧。

潘林得知她的情况,多次打电话,劝她熬不住就回来。艾晓阳却叹息道:“与其做豪门的傀儡,不如做赤贫的自己!”语气里是潘林不懂的平静和执着。

2016年3月,艾晓阳和女儿的故事,被沈阳当地的自媒体报道后,受到好心人的关注,他们还将妙妙的病历传上网。大洋彼岸的美国,一群好心人同样为之奔走。好消息传来,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医学中心表示,他们有信心在孩子1岁半后,为她施行心脏手术。

抱着咿呀学语的女儿,艾晓阳笑出了一地的泪花。由于在业内已小有名气,她的作品价格也水涨船高。但,依然远远不够。潘林再次提出,只要她低头,家里会承担妙妙的费用。但艾晓阳拒绝了。

最终,在美国网友的斡旋下,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同意为妙妙减免部分手术费用。艾晓阳请画廊老板预支30万的工资,老板同意了。

带着预支的工资和积攒下来的20万,7月,艾晓阳带着妙妙启程前往美国做手术。在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一切进展顺利。8月底,艾晓阳和妙妙回国。妙妙在她的精心呵护下,很快又蹦又跳。

潘林得知消息后,震惊不已。对于艾晓阳母女,他从未舍得过。离婚是母亲的主意,她告诉潘林:艾晓阳性子太硬,让她出去吃点苦,早晚会回来。然而,如今的艾晓阳却令他刮目相看,开始发现自己缺少她身上的一些品质。潘林打去电话给艾晓阳,想见孩子。但艾晓阳不想女儿平静的生活被打扰,拒绝了。为让孩子安静成长,她更换了联系方式和租住地。

拯救绝望前夫:岁月里,我们一起成长

此后,岁月静好。艾晓阳除了带妙妙,就是努力工作,还画廊的债。

一晃来到2017年6月。这天,艾晓阳意外接到了潘林的电话:“晓阳,你先别挂!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的号……我每月给妙妙存了3000元钱,这笔钱,我想转给你。你给我个卡号。”话筒那边,潘林的语气显得虚弱而绝望。艾晓阳隐隐不安,一再追问发生了什么事。结果,潘林竟挂断了电话。

因为放心不下,第二天上午,艾晓阳让朋友照看妙妙,自己到沈阳一看究竟。在潘家别墅门前,她努力深呼吸,才按响门铃。开门的是保姆:“潘林出车祸住院了,他没告诉你吗?”艾晓阳惊呆了。

原来一周前,潘林驾车前往本溪,在丹阜高速公路上与一辆半挂卡车相撞,他卡在驾驶室里不能动弹,被紧急送医至沈阳军区总医院。经诊断发现,他的骨盆粉碎性骨折,医生建议他截去双肢保命,但潘林不能接受,拒绝手术,一心寻死。

艾晓阳听罢,既震惊又心疼,当即赶往沈阳军区总医院。病床上,那个下半身被白纱布包裹严实的男人,让她湿了眼眶。潘林见到她,微微张嘴,眼神里闪过一丝光芒,旋即又黯淡下去。

“对不起,打扰你的生活了……”他弱弱地说道。艾晓阳泪如雨下,脑海里浮现出在溜冰场上,那個紧紧拉着她的手、依赖她牵引向前的大男孩。

知道潘林最牵挂妙妙,当天中午,艾晓阳返回大连,再抱着妙妙赶到医院。在医院,她指着病床上的潘林,柔声说道:“妙妙,这就是你的‘猪爸爸!咱家那些‘小猪佩奇,都是他给你买的!”在她的极力鼓励下,妙妙走上前,怯怯地伸出手去。

“你,是我的‘猪爸爸吗?”妙妙脆生生的童音,让潘林激动地点头,又立即摇头。握住女儿的小手,他的泪水直往外涌:“妙妙,我是你的‘猪爸爸,不过是不合格的‘猪爸爸……”后半句话,淹没在了妙妙的笑声和欢呼声中:“我终于有‘猪爸爸啦!”潘林感激地看向艾晓阳。艾晓阳眼神笃定:“你好好治疗,我们陪着你。”一旁,潘家父母看在眼里,泪流不止:儿子的突遭不幸,击垮了这对强人夫妻的骄傲。

艾晓阳向画廊请了长假,和女儿在医院驻守下来。毕竟是血脉相连的,妙妙和潘林越来越亲近。这天,妙妙天真地问潘林:“猪爸爸,什么时候你能下床,带我去公园玩啊?”潘林下定决心般答道:“很快!‘猪爸爸保证!”

潘林找来医生,表达了他要保留双下肢的坚定心愿。医生有些诧异,称这将会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而且结果未必会好。徐哲珮艰难地让儿子三思,哭着说哪怕没有腿,他们也会保护他一辈子。但潘林都拒绝了:“我愿意付出所有努力,因为我女儿需要我保护!”此后,潘林积极配合治疗。哪怕是被打针打肿了胳膊,吃药吃到想吐,他从未叫过半声苦。那段时间,由于伤口发炎,潘林一度高烧不退。艾晓阳给他喂什么吐什么,胆汁都吐了出来。他依然坚持进食,说要保持抵抗力。烧糊涂了,嘴里还嘟囔着:“站起来,站起来。”看着他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艾晓阳特别心疼。看到这个像小鸡一样被父母保护着的男人慢慢成长,艾晓阳非常欣慰,悉心照顾他。

所幸,两个多月炼狱般的治疗后,在医生精湛的医术与亲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潘林奇迹般地保住了双下肢。见状,艾晓阳放心地返回大连工作,挣钱还债,逢周末和节假日,再带女儿过来看他。

2018年2月,潘林第一次站了起来。4月,他能拄着双拐,缓慢行走了。艾晓阳望向他跌跌撞撞的步伐,抿嘴而笑。她带潘林来到公园,妙妙开心地吹着泡泡,艾晓阳扶着潘林慢慢走。对着三个人的影子,潘林感慨万千,低声向她忏悔,他曾经的幼稚、懦弱和缺乏担当。艾晓阳摇摇头,说一切都已过去,最重要的是,他以后能好好地生活。

6月,潘林的恢复情况越来越好。这天午后,徐哲珮和丈夫潘昌宇约出艾晓阳。徐哲珮支支吾吾地提出,希望艾晓阳能谅解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与潘林复婚,并表示,他们今后绝对不再干涉他俩的生活。前公婆的低头,让艾晓阳愣了半晌,随即恢复镇定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人生没有回头路,我和潘林已经走到了爱情尽头,我现在对他,只有亲情。他是妙妙的爸爸,是我的故人,仅此而已。”

从饭店出来,艾晓阳带着妙妙去见了潘林,主动说起他父母与自己的谈话。潘林笑道:“他们总是为我操心,却不知道,我已不再是过去的我!”艾晓阳附和道:“我们都成长了。所以,要感谢岁月。”树影婆娑下,两人都笑得很明快,一如那日明媚灿烂的阳光。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艾晓阳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谈琳

浏览本期杂志: 知音(月末版)2018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