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恋爱婚姻家庭 > 《最强大脑》最小选手孙奕东:每次就定一个小目标

《最强大脑》最小选手孙奕东:每次就定一个小目标

时间:2018-09-22 分类:恋爱婚姻家庭 来源: 恋爱婚姻家庭2018年9期

张愉

在2018年《最強大脑》的舞台上,一名年仅12岁的少年走红——他是《最强大脑》最年轻的30强选手,曾拿下华罗庚杯、陈省身杯、希望杯等19个数学竞赛一等奖,不仅如此,他的爱好特别广泛,业余围棋3段,擅长编程、骑行、魔方,是Minecraft的资深玩家,他还能演奏优美的钢琴曲……

这个叫孙奕东的男孩闪闪发光的荣誉背后,离不开他的妈妈极其用心的陪伴与坚持不懈的引导。

严格要求但从不勉强

我觉得作为家长,最为重要的是关注他们的兴趣所在。我在儿子孙奕东很小的时候,就发现他比较善于观察,对于新鲜事物有学习的好奇心,尤其对数字特别敏感。孙奕东4岁时,天津的红绿灯还没有倒计时功能,有一天过马路,他忽然问:“妈妈,你说红灯时间长还是绿灯时间长?”我随口回答:“一样长。”可是他马上说不对,因为据他的观察,红灯的时间等于绿灯加黄灯……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他的数学天赋不错,所以就在他感兴趣的地方尽可能地给他提供学习资源。一种是实物操作的思维游戏,比如数学启蒙的玩具,金字塔、九连环、数独等数学游戏;另一种是书,孙奕东本来就喜欢翻儿童画报,我便引导他看《霓虹书》、《脑筋急转弯》等。

孙奕东一年级时已经会看四年级的奥数书,他自己先看完题再看答案。但他不爱写,没怎么做题,也没说要学,那时的我也不着急,就顺其自然地先让他在家看看书。我对孩子的教育一直坚持一个原则:有兴趣,就多学;能力跟不上,就慢慢来。

我觉得,智力开发跟吃饭长个儿一个道理——儿子七八岁时,有点胖,因为我给他吃了很多。同样地,如果在智力上给他塞太多,也会带来反效果。

进入三年级,孙奕东主动说想学奥数、参加比赛,我就让他去。小学奥数不必妖魔化,它只是高级的思维游戏,我们把它当作认识数学的辅助工具。其实在我眼里,儿子只是个普通的孩子。满分的特等奖,他从没拿过,因为没有花时间疯狂刷题,在计算上都会出点小差错。我也不要求他必须拿满分,因为那不是目的,课外的特长和课内的学业,我分得很清楚,课内要严谨,课外还是随心。

儿子参加这么多比赛,让我感触最深的,不是拿了多少奖状,而是他的自信心和心理素质的变化。他以前性格很腼腆,5岁刚学围棋时,经常被对方攻击太厉害,都会哭鼻子。现在不一样了,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很稳,每次都铁了心要得一等奖。这不是为了争强好胜,更多是一种责任感。我不会给他很大压力,只要求他目标清晰。

孙奕东参加《最强大脑》,其实我比他还紧张。前几天我跟他说:“下次就是进PK赛了,这可是强强对决的PK赛啊!”但他反过来安慰我:“妈妈放心,我是来赢的。我享受过程,但也得有一个好结果。”

孩子能够这样说,我可以放心了,内心对于输赢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他在现场表现得很冷静,这得益于比赛积累回来的经验,其实孩子能有这样的心理素质,比一切外部知识都重要。

每次就定一个小目标

很多人对我说:“你的儿子很厉害,好像懂得特别多,什么东西都会一样。”其实我自己很清楚,孙奕东比起特长生,他的水平程度“段位”很低,他的优势就在于爱好比较广泛,而且对于自己的爱好愿意进行钻研。

我会根据孩子的生理发展规律来决定让他学什么。比如说,3岁到4岁的时候,可以学画画,接触一些简单的英语;5岁能开始学围棋、游泳;直到7岁,才正式让他接触奥数,9岁再去参加竞赛。孙奕东在学习知识的同时,我们也特别让他接触体育运动,他学了篮球和自行车,10岁开始接触网球。骑行是孙奕东最喜欢的运动之一。

其实,孩子就像海绵一样,你给他什么,他就吸收什么。当然,孩子也不是父母的私有品,家长不应有占有欲,我们不能根据大人自己的意愿强压孩子去学习。在兴趣培养这方面,我还是只给儿子提供资源,什么都让他试试。小时候学多一点东西,长大了如果有机会再做这件事情,会比别人学得快,就好像种种子一样。儿时曾经接触过的东西,在孩子长大以后的某个时间段,说不定就会发芽开花。但兴趣广泛不等于三分钟热度。我比较坚持一点:既然学了,如果不是完全没兴趣,就一定要有入门的水平,家长一定要跟进好,及时定个小目标。

孙奕东刚学围棋的时候,因为性格比较内敛,不喜欢这种对抗性的东西,别的孩子如果进攻特别激烈,他就哭鼻子,很不适应。看到他这样,我就给他信心和勇气,问他:“学一段时间,然后寒假去定一段,可以吗?”他觉得还可以坚持,那就继续下去。再过了半年之后,我又问他:“能不能多加一个段位?”就这样一级级慢慢升上来。

孩子弹钢琴也是这样。我总是强调,弹钢琴要反复练习。他一开始也很烦躁,我就说:“妈妈特别喜欢理查德·克莱曼的钢琴曲,你能不能先把《秋日的私语》学会了,就1个月,慢慢学,好不好?”

我还告诉他:“我一听你弹钢琴,就特幸福。”儿子就会觉得:原来弹钢琴这么有成就感。他就会用一种相对努力的态度去学习。后来,孙奕东真的就拿着《秋日的私语》去参加比赛了,得了二等奖。孙奕东曾经过对我说过:“妈妈,钢琴我不太想再往上考级。”我听后很淡定,觉得不继续考级也无所谓,反正之前定下的小目标已经实现了,有了基础的水平,以后想继续学的时候可以随时捡起来。

孙奕东学游泳的时候可怜兮兮的,不停喝水。但是学会以后,他就喜欢玩水,每次游两圈就挺高兴,我不会要求他必须游400米、800米,只是希望他能学会这项技能。

家长永远不知道孩子长大之后在哪一个领域有亮点,所以只能让孩子多接触。即使到上大学的时候,都不应该规定孩子的特长是什么,而要给他选择的权利。

未来社会需要的是全才,眼界有多宽,你将来的作为有多大,才能跟国际上的人才PK。要不然,孩子长大了会缺乏真正的创造力。孩子在小的时候学习范围广泛,发散性思维就会相对强。

做孩子的“同窗好友”

現在有很多人说孩子就要放养,对此我并不赞同。既然都是要在外面玩,为什么不引导孩子去学习一门体育项目,比如篮球、网球?如果在家里看电视、看动画片,为何不让他玩电脑,学学编程,做游戏?有了正确的引导,这种收获知识和技能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

跟所有孩子一样,孙奕东喜欢打游戏,也喜欢编程。他自己用软件计算游戏里面的数据,越玩越好。以前家里有无线路由,有段时间,很多人为了蹭网,就去破解无线路由的密码,儿子就把我们家所有电子产品的MAC地址都设置好,用单独的IP,这样别人就破解不了。我的理念很简单,电子产品不是洪水猛兽,家长要给孩子机会去了解,他们才能够做电子产品的主人。我从小就跟他灌输道理,而不是禁止,让他自己学会利用好这个工具。

现在孩子这么聪明,我们做家长的,也不可以懒。有些家长,掌控性特别强,把孩子时间都安排满了;有些家长,就什么都不管,直接放养。这都是走了极端。孩子喜欢的,你可以随他去,把握度就可以了;但孩子必须要做的,还是得让他做好。

我很早就知道,儿子理科思维好,但语文相对薄弱,我经常督促他,买回来的小说、古文,不能放着,还是得读。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偏科。所以,有一段时间我让他去书法班,那里的孩子不仅写字,还会创作诗词歌赋,我对他的要求没那么高,把字写好、写规范就好了。学了一期,后来精力有限,就没有继续上。但这段时间的学习同样对他有帮助。

我会尽可能把儿子的生活安排得充实快乐,但也很注重他的精力分配。孩子到底吃不吃得消,我尽量做到心里有数。

因为小学负担不重,有一段时间的节假日、周末和晚上,儿子都在上兴趣班,那段时间,我看到他好像容易感冒,觉得不对劲。突然发现,原来有一些竞赛组留了很多作业,压力有点大,为了减负,我就把竞赛班转成网校了,作业相对少,可能做题质量没有那么好,但这正是家长需要找到平衡点的地方。在我看来,这并不是浪费,而是适时调整。孩子确实能吸收很多能量,但他们真的还只是孩子,要求要适度,不能太苛刻。

在我看来,父母担任的角色既是引导者又是同学。我们要比孩子看得更广更远,发现他的兴趣,引导他把天赋发挥好,扬长避短,还要能跟孩子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在家里,我们和儿子无话不说。我会跟他聊很多社会问题,比如交通、环保,话题广泛,一有空就聊。可能因为这样,反过来,他也挺关心我的。有时候我工作忙,他放学回家,第一时间就问我:“妈妈你今天过得怎么样?你今天高兴吗?你累吗?”

家长要发掘孩子身上的闪光点,发现他们的善良,无论孙奕东被看作天才还是普通人,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纯真的孩子。他7岁时,有一次在辅导班里答对了题目,老师答应给一个小奖品。当时只剩下一个毛茸茸的玩具,有一个女生成绩不如他,但是特别想要那个玩具。孙奕东察觉到了,就把玩具给了那个女生,自己只拿了一根铅笔。

还有一次参加迎春杯数学竞赛,全天津只有两个名额。他和学校的一个女孩成绩一模一样,都可以去总决赛,但只能去一个。那个女孩看上去是志在必得的,但老师其实想让孙奕东去。孙奕东就很有绅士风度地说:“以后那么多机会,没关系,先让别人去。”

我的内心很感动,我觉得:其实孩子的行为对我有很好的影响,他有绅士风度,也贴心。所以不只是我在教育他,他也反过来让我变得更好。

孙奕东成为《最强大脑》年龄最小的直通选手,参加发布会时,主持人蒋昌建问他:“你来参加这个节目,比赛只有在最后一秒决出胜负,那一瞬间你的心情是:1.暴躁;2.有点焦虑;3,淡定;4.无所谓。”孙奕东选了无所谓。蒋昌建再问他:“当爸爸妈妈在底下看比赛,为你捏一把汗,你觉得:A.他们是他们,我是我;B.他们是我,我是他们。”他又说:“我就是我,爸爸妈妈就是爸爸妈妈。”

我听了之后特别欣慰。孩子有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心理也在慢慢变得强大。这种内心的培养、无形的力量,才会让家长感到真正的自豪。

浏览本期杂志: 恋爱婚姻家庭2018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