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大众健康 > 家有“老年漂”给Ta放个假

家有“老年漂”给Ta放个假

时间:2019-10-11 分类:大众健康

康传媛

你身邊肯定也有这样一群人吧,五六十岁的老人背井离乡,来到子女工作的大城市里,带着浓浓的外地口音,每天穿梭在小区花园、幼儿园门口和菜市场……

我们把这群人称为“老年漂”。子女在大城市里打拼,他们跟着漂晚年。来到陌生的环境之后,他们可能会无所适从,可能会感到孤单寂寞,可能会因为育儿观念的差异同子女产生矛盾。长此以往,老人很容易就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

“在过去的大半年里,我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总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伤心、焦虑不安,担心我的外孙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一个月前,一位60多岁满脸倦容的阿姨独自走进了我的诊室。

问诊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她和老伴退休后从老家来到上海帮女儿带孩子。女儿女婿工作十分忙碌,根本没有时间管孩子,老伴也帮不上忙,所以带孩子的重担全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晚上也是由她来带着睡觉,一岁大的孩子半夜总是会醒好几次,连带着她也不能安稳地睡一个整觉。睡眠剥夺本来应该是由妈妈来承受的,而现在转移给了外婆。再加上对上海的天气、饮食、生活环境等各方面都不太适应,慢慢地,时间久了,这位阿姨就出现了前面所说的情况。

我很遗憾的是,她是一个人来就诊的,没有一个家属陪同。一般情况下,我是希望有家属陪同的,可以跟家属了解一下情况,或者当病人情绪不好的时候,有人陪同会安全一些。但是她老伴来不了,因为要在家看着孩子,她女儿女婿工作太忙就更指望不上了。

于是我只能给她开一些抗抑郁的药,都是调整心情的药物,连安眠药都没有用,因为考虑到她晚上还要带孩子,不能睡得太沉了。我的思路是,把她白天的情绪调整好了,晚上不至于思虑太多导致睡不着觉。我还建议她,既然目前他们没有办法撇下外孙回老家,那就踏实在上海,可以偶尔休息个两三天去附近的苏州或者周庄看看,也可以两个人挑一天去逛街购物看电影。生活必须要有这种交替调节的时候,思维才会有一个转移,才有新的信息能够进来,才能有机会扮演新的角色。

这位阿姨退休前是一名公务员,工作体面且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是到上海之后就意味着要把以前的人际关系都隔断了,原来的社会角色就被剥离了。原来的生活中,跟年轻人一样,阿姨有朋友圈有闺蜜,有自己的交际圈,会去老年大学学习一些新的知识技能。就是说,原本她的生活是多元丰富的,她在生活中的角色是有生命力的,她的生活是富有成就感的。而现在,她就只有一个角色——外婆,每天就是围着孩子转,和老伴也是相对无言。这样的生活很容易陷入一种没有希望、没有乐趣、没有成就的状态,这样自然就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

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条新闻:“天津退休教师朱力,呕心沥血将独生子朱显明送往美国留学。儿子毕业后不想归国,老两口卖房赴美,支持儿子创业,但家中的战火不断,无法融入。最终,心理崩溃的朱力向媳妇举起了刀,而自己也在狱中自杀……”令人唏嘘。不止是这些为了照顾儿孙辈在外地甚至外国漂泊的老人,就算是在上海本地的家庭,也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中国的父母和子女两代人之间的分化往往是不那么彻底的。举例来说,这位就诊的阿姨,即便现在已经很痛苦了,很不情愿留在上海继续这样的生活,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我的建议,暂时把照顾外孙的工作交给女儿,回自己家休整一段时间。她放不下外孙,也放不下女儿,她内心认定这是自己的一个义务,她有责任帮助女儿看大外孙。但是事实上这并不是真正的法律上的义务和责任,这只是中国传统文化所赋予的一个角色,和我们的社会文化所赋予的一种责任。

在美国,就完全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大学生在假期想回家住几天,需要跟父母商量一下,因为他已经成年了,他要回的是父母的家,所以需要征求父母的意见。而在中国,父母子女这种过于紧密的关系如果分化不够的话,就会导致一个人没有办法发挥自我,也不能按照它的生命周期去发挥自我角色。

实际上这仅仅是一个次生问题。它的原始问题应该是在目前这种社会压力之下,一对夫妻孕育了一个孩子之后应该由谁来带的普遍问题。一个母亲生了孩子之后,怎么样能够保证她的权益和身心健康,假如她辞职回来带两年孩子,两年之后,这个社会在用工、升职方面会给他们一些优惠条件吗?显然不会。尤其是女性在社会的竞争力还不强的时候,辞职生孩子后有可能找不到工作,或者有可能找不到比之前好的工作。老人帮带孩子,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另外一个衍生问题就是,男性不能在家带孩子吗?在某些国家男性也可以全职在家带孩子,而女性工作也完全没问题。但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母亲做出牺牲。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多方因素加之深厚的文化因素影响所导致的难以解开的结。现在很多人都拼命地想要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取得一种平衡。

坦率地说,在中国的现状之下,“老年漂”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在外打拼的年轻人还是得养家糊口,而老年人也无法舍弃自己的儿女去安享退休生活。“老年漂”是时代与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此时此刻,我们似乎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接纳他们、善待他们、服务好他们,让异乡成为故乡。这不仅是家庭,也是社会与政府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而我们目前能做的,仅仅是给“老年漂”多一些关爱。

(编辑 栾兆琳)

(文字由何华秀、李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