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狗杂志在线 - 免费杂志在线阅读!
logo
当前位置: > 证券市场周刊 > 华昌化工:氢燃料伪概念样本

华昌化工:氢燃料伪概念样本

时间:2018-10-09 分类:证券市场周刊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2014年9期

高基元

伴随香椽的一份做空报告,持续了一个春天的美股燃料电池热暂告一段落;而同样的炒作概念在A股则上演了一种另类的疯狂,这种疯狂的名字叫做硼氢化钠。

3月5日,主营化工原料、化工产品和化肥的华昌化工(002274.SZ)在开盘10分钟后封死涨停板,事先毫无迹象。同花顺3月4日盘后还通过运算模型预测,华昌化工“处于弱势下跌过程中,可逢高卖出,暂不考虑买进”。

3月5日盘后,搜狐证券一条涨停分析泄露了“天机”。该分析称,华昌化工产品硼氢化钠作为高效还原剂应用广泛,是氢燃料电池的“主要原料”,涨停乃是因为搭上了燃料电池概念。

随后几个交易日,华昌化工作为新晋的燃料电池概念股,走势反而较同济科技(600846.SH)、长城电工(600192.SH)等传统概念股更为凌厉:截至3月11日,华昌化工连续出现5个涨停,而其他传统概念股均已显著回调。同期深市和中小板指呈现明显向下走势,华昌化工的表现可谓耀眼。

那么,硼氢化钠对于氢燃料电池到底有多重要?华昌化工该产品的生产现状又如何?通过公开的资料,其实并不难找到答案。

硼氢化钠可“储存”氢气

燃料电池从外表上看像蓄电池,但一般蓄电池只是储能装置,而燃料电池则是发电装置,只要源源不断地向其提供燃料(如氢气、天然气等)和空气(或氧气等其他氧化剂),燃料电池就能够持续稳定地发电,直到燃料耗尽为止。

以氢燃料电池为例,氢氧反应分别在阴阳电极发生,直接将反应的化学能转换为电能,具有发电效率高、反应产物(即纯净水)无污染的优点,但其组成部件——电解质隔膜和电极造价不菲,同时氢气如何安全快速获取或大量储存也是技术难题。

资料显示,硼氢化钠(NaBH4)是一种白色结晶性粉末,容易吸水潮解,熔点400度,在300度的干燥空气中稳定,室温下可与甲醇迅速反应生成氢气。

硼氢化钠是制造乙硼烷(B2H6)等的原料,后者是火箭和导弹的高能燃料。在其他场合中,硼氢化钠还被用作塑料工业的发泡剂,造纸工业含汞污水的处理剂、造纸漂白剂,以及医药工业制造双氢链霉素的氢化剂。

在华昌化工2008年9月份发布的招股意向书中,募投项目之一为1000吨/年的固体硼氢化钠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

在募投项目背景介绍中,华昌化工称,作为贮氢材料,“硼氢化钠单位质量的释氢量非常高”,“储运使用安全”,是“最有可能作为氢燃料电池的即时供应氢源”,“在乘客安全及公共安全、有效容积及整体设计方面比其它贮氢方法具有更大的优势”。

至于为何有兴趣生产“贮氢材料”,华昌化工解释称,硼氢化钠生产过程中需消耗大量氢气,而公司主要产品合成氨的驰放气中就含有高纯氢气,募投项目可以实现循环再利用,提高企业经济效益。

氢燃料电池汽车不用硼氢化钠

不过,在华昌化工上市 5年多以后,硼氢化钠为氢燃料电池提供原料仍是一项前景不明的技术。在最近的澄清公告中,另一家受燃料电池概念“波及”的上市公司天原集团(002386.SZ)表示,传闻中的“水合肼与硼氢化钠组成硼氢化钠-肼混合燃料电池”处于研发阶段,尚未大规模应用,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但这并不意味着氢燃料电池技术本身没有进展。实际上,过去几年一些国家的汽车制造商已经推出了较成熟的氢燃料电池汽车,为了提高这种新型能源汽车的普及率,这些国家已兴建并计划兴建更多的加氢站。在这些加氢站,高压氢气通过像加油管一样的管子从站点设施注入到汽车的燃料箱,整个过程从外表上看几乎和传统汽车加油没有区别。

根据美国能源部“燃料经济”网站资讯,高压氢气“燃烧”产生的能量比同等体积汽油或柴油要少得多,因此每加一次氢气后汽车能够行驶的距离很难与传统柴汽油车辆相比。

即使如此,各国似乎还没有采用压缩氢气以外的形式——例如将氢气“储存”到硼氢化钠中——作为氢燃料电池汽车携带燃料的方式。从结果上看,在氢燃料电池汽车领域,硼氢化钠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被采用,因为各国已经制定了在未来几年兴建加氢站的计划。

根据非营利机构Fuel Cells 2000于2013年1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截至2012年底,美国共有79座加氢站,计划建设的加氢站有24家。

据行业资讯网站FuelCellsWorks.com于2013年10月7日的消息,德国计划在2023年以前将加氢站数量从现有的15座扩大至约400座;第一阶段是在未来4年建设100座加氢站。

另据Fuel Cells 2000运营的资讯网站Fuelcellinsider.org于2013年10月29日的消息,截至2012年底,日本共有17座加氢站;计划在2013年建设19座加氢站;2015年以前,计划建设100座加氢站并由政府补贴50%的成本。

根据研究资料,由于高压储氢可在常温下进行,氢气储罐结构简单、充装速度快,目前大部分燃料电池车都是用氢气,与之配套的加氢站,绝大多数都加注高压氢气。加氢站里氢气的来源或者是先在工厂集中制氢,再通过拖车、管道等方式输送到加氢站,或者是在加氢站内直接制氢。而加氢站直接制氢情况下,绝大多数又都采用小规模电解水或天然气重整制氢方式,硼氢化钠在氢燃料电池车领域基本没有用武之地。

募投项目完工三年仍未量产

面对股价异常,华昌化工先后发布两份澄清公告,“公司硼氢化钠产品主要用于医药中间体、还原剂”,虽然是“优质储氢材料”,但“应用于氢燃料电池存在技术和成本方面的障碍”,“短期内公司硼氢化钠不会应用于氢燃料电池”。

但是,华昌化工的公告并未涉及一个重要的事实:直到2013年6月末,已经完工3年的硼氢化钠募投项目仍未实现量产,也未对主营业务做出任何贡献。

根据华昌化工2011年年报,2010年6月底,1000吨/年固体硼氢化钠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完工,项目开始进行调试、试生产。2011年5月底,公司固体硼氢化钠产出样品,但局部装置和设施还达不到预期要求,经过调试、整改、修正后,项目整改消缺的技术性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但“有关装置设备的改造安装正在进行之中”,预计2012年3月底,项目开通试联动。

2012年年报则显示,2013年1月8日,上述项目生产线联动成功,“生产出符合设计要求的固体硼氢化钠产品”,但2013年4月初公司开会研讨认为,“该项目实施的目标应是稳产、优质,生产符合高端市场需求的产品;目前虽然生产线联动成功,但与设定目标尚有差距;应该进一步优化工艺,提高运行质量”,“通过全流程贯通试生产,公司已有明确的消缺方向”,“目前公司项目团队正与科研单位一起,加快做好最后的工作,力争早日实现稳产、量产”。

华昌化工承认,“从现在的情况看,项目实施风险超出了公司预期”,“今后公司将吸取这方面的经验、教训,确保不再发生类似情况,提高风险控制及防范水平”,“由于项目滞后,给投资者造成的不便,公司致以诚挚的歉意”。

到了2013年半年报,华昌化工对上述项目的进展仅用“开展量产、稳产相关工作”等只言片语带过。募资1.7亿元、实际投入约1.1亿元的硼氢化钠项目历时4年多仍未结出果实。

回过头看,A股此轮伴随美股氢燃料电池概念的炒作牵扯上华昌化工实属莫名其妙。一个没有相应市场、甚至已经半截入土了的募投项目,仅凭着理论上的可能性就连续收获5个涨停板。

美国时间3月11日,一份意外的做空报告引发美股燃料电池概念股大跌。受此影响,3月12日,华昌化工开盘封死跌停板直至收盘,近期由氢燃料电池衍生的其他“水合肼”、“木糖”概念股票也出现不同程度下跌。

从深交所龙虎榜数据看,华昌化工交易异常日前几大席位的营业部与前段时间次新股热时的炒作主力重合度很高。A股燃料电池概念的兴起一方面伴随着美股市场热度升温;另一方面也伴随着次新股热的衰退,可谓生当其时,为资金炒作及时提供了新的题材。

随着燃料电池概念的提前结束,留给追高的投资者,或许是一地鸡毛。

浏览本期杂志: 证券市场周刊2014年9期